第四百章 你就这么喜欢景仲言?/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蕊抿着唇嗯了一声,突然想到:“你之前一直对高氏诸多忍让,除了想以此判断那些早就不安分的势力,是不是还知道,高小姐会从中调和?你,不想和高氏弄僵?”

揉着她的头发,景仲言神色淡淡:“不是。”

“不是吗?”

“不是。”他知道高紫萱可能会在中间周旋,高紫萱的性格,景仲言还是清楚的,但是他并不会因为一个高紫萱,就对高氏的挑衅无动于衷,他的确有他的计划,高氏的一连串攻击,在他看来还只是小打小闹,外面虽然传的风风火火,但实际上,这个时候的高氏并没有对景氏造成什么严重的迫害。

高翔玉手段狠辣,在景仲言看来,他在外面搞的那些小动作,不过是转移视线,高翔玉的习惯,要对付,首先会对付的是景氏的内部,如果他野心真的够大,甚至大的想吞并景氏,那么他就越是会谨慎小心。

而如今,景仲言看似没什么作为,实际上是将计就计,并且,他想,他如今是占据了主动权的。

毕竟,他已经查到了高氏安排在景氏的几枚钉子的最新情况。

乔蕊因为高紫萱的出现,心情变得很复杂,而另一边,高紫萱心情也足够复杂。

高紫萱从没想过去看看乔蕊是谁,那个占据了她的景哥哥,成为景太太的人,究竟有什么能耐,她也不想去打听。

因为高紫萱明白,选择另一个女人的人是景仲言,而景仲言是因为不喜欢她,才做这样的决定。

那个该用什么立场去见乔蕊?

是的,她没有立场,她只是一个失败者,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她连面对情敌的勇气都没有。

出了景氏,今天太阳很好,春天太阳暖暖和和的,照在人身上很舒服。

高紫萱站在路边,给司机打了电话,就静静的等待着。

她今天回来景氏,目的只是为了当说客。

高氏和景氏多年的关系,不能因为她就破裂,她不希望看到这种情况。

景哥哥小时候虽然不太喜欢她,但是也很照顾她,哪怕没有夫妻的缘分,她也不想两方变得水火不容。

高紫萱不知道自己这种想法是什么意思,她或许是就算不能和景仲言在一起,也想在他心中留下大方善良的美名,她大概,就是不愿意让他看到她的狼狈和不甘。

司机很久都没来,高紫萱有些不耐烦了,正想再打一通,才看到那辆商务车从停车库里缓缓的开出来。

车子停下,她拉开车门,坐进去,嘴里忍不住抱怨:“怎么这么慢?”

司机没说话,沉默着。

高紫萱奇怪一下,抬头,透过后视镜,对上的却不是司机的面容,而是另一张,另一张熟悉的脸。

“怎么是你?”她登时皱起眉。

驾驶座的男人锁上了门,驱动车子。

高紫萱情绪不好:“孟琛,你什么意思?我的司机呢?你干了什么?”

“放心,他好得很。”孟琛语气平缓的说着,面上却带着浅淡的笑意:“你猜,知道你偷偷跑来慕海市,还找上景仲言,你爸会是什么心情?”

“别想威胁我,我会去也会跟爸说,景哥哥已经答应我了,只要高氏收手,他不会主动跟高氏为难。”

“你信他?”

“我当然信他。”高紫萱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车子一个急刹车,停在了路边的垃圾桶边。

因为贯力,高紫萱身子往前一倾,撞到了车座椅背。

她捂着头,愤怒了:“你到底想干什么?从美国到中国,我都说了不想跟你继续了,你为什么还缠着我!”

前面沉默了好半晌,孟琛音色不明的声音,才响起:“因为我喜欢你啊。”

“骗人!”高紫萱根本不信他的话:“你分明是故意接近我,你认识景哥哥,你还知道我是景哥哥的未婚妻,你还知道景哥哥在国内结婚了,你什么都知道,你明明就是早有预谋,干什么,想打高氏的主意?孟琛,告诉你,不可能,我不会让你接近高氏,你也别妄想我会喜欢你,你就是个卑鄙小人!你……”

她话还没说完,孟琛突然转身,眼睛逼视她的眸子,眼底一片幽光。

车内本来就比较暗,高紫萱看到了他苍白的脸上,那深沉的表情,也看到了他眼底,那浓得化不开的愤怒。

她心头紧张,往后推了一下,手指捏着自己的裙角:“你,你干什么?你还想打我?好啊,你打啊,你打了我马上你告你,告得你坐牢为止!”

“我是好奇。”孟琛定定的看着她,嗤笑一声:“你讨厌我,是因为我有预谋的接近你,还是因为,我告诉你景仲言结婚了,而新娘不是你?”

“闭嘴!”高紫萱咬牙切齿:“开门,我要下车!”

“被戳中痛脚了?你就这么喜欢景仲言?”

“我让你闭嘴!”高紫萱抡着拳头,往前面一砸,想打孟琛,可拳头在半空时,却被孟琛抓住,握在手心。

高紫萱挣脱不开,气怒。

“你放手!”

男人不放,只是看着她,很是不解:“到底,景仲言有什么魅力,迷得你晕头转向?”

“我让你放手!孟琛,你放手!”

到最后,孟琛放手了,他重重的将她的拳头甩开,哼了一声,下了车。

车厢里突然很安静,高紫萱坐在车后座,捏着发痛的小手,心里又是委屈,又是难受。

眼泪在眼眶里转了两圈,终究被她咽了回去,她拿出手,再次给司机打电话,司机之前就因为上个厕所出来车子就不见了而担心,听到小姐说了,赶紧赶来。

司机一连声的道歉,却看小姐似乎毫不在意,只是坐在那里,看着窗外,仿佛有什么心事。

车子再次驱动,高紫萱心里始终不能平静。

孟琛下了车,朝着停车库的方向走去,他追着高紫萱来,不可能不开车。

到了停车场,他心情还是不好,站在车门前,手重重一锤,将自己的车门,击凹了一块。

他并不在意,还像是出了口气般,终于舒服了点。

他拉开车门,坐进车里,刚好此事,电话响了,他看了眼来电显示,接起。

“小瑾?”

电话是孟瑾打来的,跟他说公司的事。

孟琛不在国内的一段时间,大伤元气的孟氏,一直是孟瑾打理,不过孟琛瞒得很好,只让孟瑾负责一些不痛不痒的小事,并没将公司如今的情况告诉她。

孟瑾这通电话,是说一个合作案,孟琛听了,忍不住问:“这案子不是上星期才确定下来,你已经做了一半?”

孟瑾没什么所谓的道:“恩,做快一点,工程可以进快展开。”

“你加班了?”

“恩。”孟瑾笑着:“没有熬夜。”

说没有熬夜,可要赶这么多进度,会不熬夜吗?

孟琛这次回来就觉得妹妹不对,她很用心的工作,每天都往公司跑,仿佛一门心思都挂在公事上,一点私人生活都没有。

这种工作狂的预兆,令孟琛很不满:“你身体不好。”

孟家兄妹,身体都不好。

孟瑾没什么所谓的道:“好了哥,我知道了,案子确定了我会找机会休息几天,你不要担心,你现在在哪儿?我有点事要跟你面谈。”

孟琛嗯了一声,说在外面,晚上再谈,又叮嘱妹妹不要那么搏命,才挂了电话。

合上手机,孟琛想了一下,又打给了方征秋。

可惜,方征秋大概有事,电话一直不通。

孟琛沉了沉眸,他猜测孟瑾的转变应该跟方征秋有关,回国这么久了,他一直忙着跟高紫萱周旋,对孟瑾和方征秋的事,了解得很少。

疲惫的揉揉眉心,他驱动车子,往机场方向驶去。

这段时间,他不会再找高紫萱,相反妹妹这边,就要多关心关心了。

公事上有条不紊的进行,而婚礼细节,也在匀速前进。

乔蕊时不时的就能接到婚庆公司的电话,是对于她一些喜好的询问。

乔蕊也想婚礼办得好,都给了这么多钱了,没理由马马虎虎,她也十分配合。

这也导致了开会时,大家经常能听到部长的电话响。

下午的行动会议上,乔蕊的手机又响了。

其他同事都见怪不怪了,赵央却怒了:“挂了。”

乔蕊赶紧抓着手机,跑到门口:“你们先谈着,给我十分钟。”说着,就跑没影了。

赵央气的跳脚:“她到底在忙什么?每次来电话又神神秘秘的,电话又这么多,这会儿在开会呢,也不能把手机关关,我们都关了。”

陈新一边翻着文件,一边道:“好像是婚礼的事。”

“什么?”其他人都愣住了,齐齐看向陈新:“副部,你说真的?部长要结婚了?跟景总?”

赵央也惊讶的眼睛都快掉出来了:“陈副,你说真的?”

陈新推着眼睛说:“昨天在洗手间门口,听到她说婚礼花球的事,说百合和玫瑰都可以。”

“我去,我们部长要当总裁夫人了?!”其他同事一阵火热,这种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感觉,剪子不要太好。

只有赵央和鲁易知道,什么要当总裁夫人,她早就是总裁夫人了,从景总成为总裁的那天,她的身份,就变了。

乔蕊打了电话回来,就看到会议室的人,都用灿烂的刺眼的笑容的看着她。

她摸摸鼻子,有点莫名,坐下后,问:“谈到哪儿了?”

“花球。”陈素素捂着嘴,偷偷一笑:“乔部,花球是百合花好,还是玫瑰花好?”

乔蕊一愣,脸色顿时一变:“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