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商业间谍/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部长,我们都知道了。”另一个女同事笑眯眯的说。

其他人也顿时跳起来,大呼恭喜。

乔蕊脸红的不行,摆摆手,让大家小声点,才说:“不要声张,记住千万不要声张。”

她这么说,不就是变相承认了。

赵央偷偷戳戳乔蕊的胳膊,凑过去:“你和景总,真的的要补办婚礼,定在什么时候?”

“五一。”乔蕊说了两个字,看同事们越来越兴奋,她很不自在的咳了一声:“好了,不要说这些了,先谈正事,先谈正事儿。”

可是正事儿哪里这容易拉回来,就连赵央都好奇的不得了,乔蕊有点心力交瘁,刚好这时,她手机又来了,而且还是婚庆公司的。

有个男同事吹了记口哨,嘻嘻哈哈。

大家的气氛又被带动了,全都探头探脑的想去看那手机上的来电显示。

乔蕊捂着手机,忙跑出会议室,后面的嬉闹声,却还是不断传来。

乔蕊知道,婚礼之前,她估计要被天天打趣了。

晚上回家,乔蕊把这件事跟景仲言说了,景仲言倒是笑:“你的下属,婚礼要不要带上?”

“还是别了,我是他们上司,哪有上司结婚请下属的,不是逼着人家上贡吗?”

职场素来都有这种规矩,下属结婚请上司很正常,但上司结婚却不好请下属,因为礼金什么的,都不好收,下属为了巴结上司,很多时候会包很大的红包,名义上送礼,实际上贿赂,乔蕊不想搞这种不良风气,她会请赵央,其他的,婚礼结婚再请吃顿饭就好了。

“你决定。”景仲言没意见。

乔蕊窝在被窝里,掰着经男人的干燥的大手,她柔软的指腹在他大掌中戳来戳去,玩着他的手指。

他反手将她的小手包住,捏在掌心揉了揉:“这种行为,我视为勾引。”

乔蕊忙把手抽开,卷着被子,背过身睡下。

景仲言看了眼时钟:“才十点。”

“我明天早上要开会。”

“明天早上没有会。”

乔蕊硬掰:“我们部门的会议,你不知道。”

他将她身子掰过来,倾身压下,将她唇吻住,低低的说:“你的部长,可以延迟。”说着,舌尖探入,狂热的男性气息,在乔蕊唇内疯狂掠夺。

乔蕊被他吻得手脚发软,喘息着说:“老公,我明天真的要开会。”

“我说了,可以延迟。”他的态度强硬,显然就算明天天要塌下来,今夜也不会放过她。

最后乔蕊半推半就,两人又缠在一起,不过索性经过昨晚,今晚景仲言并没有特别疯狂,两人赶在十二点之前,终于可以睡下。

这事儿也给了乔蕊一个教训,看来限定zuo爱什么的根本行不通,血气方刚的男人你就得顺着他的意思,现在景仲言身体基本没问题了,车祸并没给他带来什么后遗症,乔蕊也不打算让他憋,之前他委屈了那么长一段时间,她看着也心疼。

只是没想到他从隐忍到爆发,苦的却是她。

……

时间一晃,又过了半个月。

乔蕊在忙着婚礼的同时,景仲言也开始处理一些事。

星期三的下午,乔蕊和赵央去外面打了牙祭回来,就看公司楼下很多人,还都是警察。

大厅里面看热闹的人很多,赵央看到于凉也在,走过去问:“发什么事了?”

于凉也刚和另一个女同事吃饭回来,见状小声道:“好像是公司发现商业间谍。”

“咦?”赵央挑眉:“是什么公司派来的?我们有什么损失?”

“不知道,我也刚过来,不过听前台说,好像是项目一部,销售部,人事部,和总经办,都有人查出来。”

“四个?”这下不止赵央,连乔蕊都愣住了,高氏对景氏虎视眈眈,那次高紫萱回去不知道说了什么,高氏的确好像沉寂了半个月,这半个月来都没出过什么针对性的新闻,不过乔蕊知道,高氏的前足部队已经进入南方了,是断没有现在撤回的道理,所以高氏不过是从明的针对,转为了暗罢了,她当时就设想,公司里指不定已经有高氏的钉子了,她还特别跟景仲言说过。

景仲言说这是肯定的,说这句话时他表情镇定,神色如常,看他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乔蕊就知道他早有安排,也没担心了。

不过她却怎么也想不到,有四个钉子这么多。

正在这是,电梯从楼上下来,电梯门打开,警察从里面拉着一串人出来,乔蕊辨认了一下,都是认识的。

项目一部的那个,经常往他们五部跑,人事部那个,偶尔会在餐厅电梯遇到,销售部那个,更是好几次跟他们项目部一起开会,至于总经办那个,乔蕊偶尔去十楼,那人还会主动给她倒咖啡。

见都熟面孔,乔蕊倒是不稀奇,但是却不知道这群人是怎么一下子都被牵扯出来的。

警察带着人走了,公司里其他人还是议论纷纷,乔蕊手机突然响了,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景仲言,便接起。

“喂。”

“吃晚饭了?”电环那头问。

乔蕊“恩”了一声,问:“你在十楼?”

“恩。”男人声线似有疲惫:“一直在忙,还没吃饭。”

现在已经快一点了,乔蕊看了眼手表,不满的皱眉:“是间谍的事吗?你忙了一中午?那你饿不饿,我给你买点吃的。”

“好。”男人没什么客气的答应,显然打这通电话过来,就是要吃的。

乔蕊挂了电话,对赵央和于凉他们说要买点东西,就又跑出公司了,二十分钟后,她提着一份日式料理,上了十楼。

总经办里人人都在讨论刚才的事,乔蕊去的时候,大家都在忙,只有林若看到了她,对她招了招手,乔蕊打了个招呼,直接进了总裁室。

门打开,里面男人正坐在沙发上,仰着头,靠着沙发背,疲惫的揉着眉心。

乔蕊反手把门关了,走过去,将料理放下,走到他身边:“怎么了?这么累吗?要不要我给你捏捏?”

男人似乎真的很累,闷闷的吐了口气,含糊的“恩”了一声。

乔蕊走到他身后,有节奏的为他揉着太阳穴。

短短的五分钟过后,男人好像好些了,握住她的手,将她拉过来,坐到他旁边。

“好点了吗?”她问。

男人点头,却抱住乔蕊,慢慢躺下来,睡到她的膝盖上,仰头看着她:“陪我睡一下,很累。”

乔蕊不太清楚向来能干的他,为什么此刻这么脆弱,但也归咎到,或许是重伤初愈,多少有些精神不济。

她也没多说,有些心疼的为他继续揉着眉心,又从料理盒子里拿出一块寿司,塞进他的嘴里:“休息也要吃东西,慢慢吃,要不要喝水?”

“不用。”男人寿司放进嘴里,慢慢咀嚼,突然说:“今天挖出来的四个,只是小人物,还有十二个,分布在总部分部之间。”

乔蕊一愣:“你是说,还有十二个人?你说真的?十二个?”

这年头间谍是大白菜吗?为什么有这么多,高氏这次手笔还真不小,派了这么多人过来,她是该谢谢他这么看得起景氏吗?

能找到的除了那四个已经被抓走的,还有十二个暂时不能处理的,并且还不知道有没有更多,景仲言现在的心神都被这件事给占着,要从几万人中把可疑人物挖出来,他必然是累得不行。

乔蕊心疼得不得了,一边喂他吃东西,一边给他按摩,看着男人微白的面色3D稍稍好些,她才吐了口气,说:“看来高氏这次是势在必得,我们不能总这么被动吧?老公,我们不反击吗?”

从高氏在媒体上挑衅,到高氏派人进入景氏内部,或者收买景氏员工,总总行为看来,的确是高氏一个热的在对付他们,而他们到目前为止,还算是处于被动。

这样并不好,乔蕊理解高景两家关系破裂的情况里头,不止是生意上的碰撞,还有感情上的破裂,高家和景家毕竟是好了好几代了,此次兵戎相见,估计景氏这便,是并不想的。

但是人现在已经潜入他们内部了,这就不是想不想的问题了,而是我们势必要做出反击了。

可是高氏对景氏怀着占有的心情,景氏对高氏不见得也想取而代之,如今景仲言的事业方向很明确,是在美国分公司那边,要在不影响分公司建设的前提下,承受高氏的对付,就算景仲言是铁人,只怕也会累到,而且美国那边已经开展开了,和那边的国外集团也开始洽谈了,这个时候,也不是他们想停就能停的。

两边都紧锣密鼓,再加上五月还要办婚礼,乔蕊知道景仲言想在五月前把高氏解决掉,但是这谈何容易。

“已经在反击了。”景仲言沉沉的说,闭着眼睛,声色淡淡:“你看不见而已。”

也就是说,高氏里面,也埋进去景氏的人了?

可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时间还是太紧了。

“不行的话,婚礼就延后吧,正事要紧。”乔蕊思考一下,还是说。

闭着眼睛的男人,倏地睁开,漆黑的视线刚好对上乔蕊的眸子,两人目光碰撞,他的表情并不好,态度却非常强硬:“不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