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人就是犯贱/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可是安排了好大一出戏,就等着各方位安排好,就要给警方一个大惊喜了。

走私国宝,这罪名,不知道够不够景氏从云端重重摔下呢?

相信,也够了。

他的人已经做了前期工作,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景仲言,恭喜你结婚,这份新婚礼物,你会满意的。

高翔玉嘴角忍不住翘起,想到很快景氏就会成为高氏的一部分,景撼天会带着残缺重病的身体,在他面前低眉顺眼,景仲言会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最后判定有罪,无期徒刑,景氏会彻底垮掉,从此,南北两地的商界一统,主事人,只会是他高翔玉。

思及此,他脸上的笑意,几乎带着点疯狂的扭曲。

助理在旁看着,虽然不知上司在想什么,但看那狰狞的表情,显然不是什么清新淡雅的事,其实他很搞不懂,高总这么渴望掌握整个中国的经济脉搏,他难道就不知道,一家独大的后果吗?现在高景两家平分秋色,上面的人,对这个情况也很满意,他这样贸贸然的打破平衡,只怕会引起某些势力的过度关注,反而不是什么好事。

况且,就算他真的成功了,将景氏收编进入高氏,等他百年归老,高氏又有谁来继承?到之后打下的江山,岂不是后继无人,他可不信,凭着高小姐那心软的思维,能承担起这么大一个集团的担子。

助理正胡思乱想,高翔玉突然又出声,问道:“杨凌那边,还是不接电话?”

突然又提到杨凌,助理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杨先生说他不打算来京都,也不打算跳槽到高氏。”

高翔玉脸色不好:“他现在在哪家公司任职?”

“一家很小的会计师行。”

“收购了。”

助理老实答应:“是,我立刻去安排。”

高翔玉恩了一声,又摇头:“不,你不去,让紫萱去。”

助理惊讶:“高小姐?可是您不是不想她去慕海市?”

“不想去她就不去吗?上次跑到景仲言的办公室去,不知道那小子跟她说了什么,回来就给我闹,她既然一颗心都在那边,我就送她过去。”说到这儿,他又顿了一下:“到时候你也一起,看着她,顺便,让她跟杨凌多接触接触。”

话说到这个份上,助理怎么能不懂。

他惊呆的等大眼睛,很不可思议:“杨……杨先生?”

高总的意思难道是,撮合高小姐和杨先生?

杨先生是萧小姐的前夫,就算高总想补偿萧小姐,也不需要把自己的小女儿也嫁给杨先生吧?况且,谁都知道,高家只有一个宝贝千金,就是高小姐,谁娶了她,将来谁就是等于是高氏的继承人,难道高总是属意让那个杨先生……

助理不敢想了,他觉得这个想法太疯狂了,哪有这样的父亲,大女儿死了,把大女儿的丈夫塞给小女儿,他这是到底是谁的父亲,这么糟蹋自己的女儿。

可高翔玉显然不这么想,在他看来,高紫萱如果找一个景仲言这样的,还不如找一个杨凌这样的,其实和景家的婚事,他一直都不太满意,主要是景仲言能力非凡,他很担心这个女婿将来并不会安心为高氏卖命,说不定等他百年归老,女儿和公司,都被并入了景氏旗下。

这是他万万不想看到的,他想找一个人朴实善良,长情重义的,而能让他那个叛逆的大女儿喜欢上的男人,一定不会太差。

他也考察过杨凌,对他的身份和性格都很满意,虽然他可能当不了一个开疆扩土的君王,但是他没有背景,一旦进入高家,就等同入赘,到时候,女儿也好,高家也好,都得到一个保障,而且,他想,萧芸在天之灵,应该也想杨凌能过得更好。

总之,比他当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会计来得好。

高翔玉有自己的思考,并且打算就这么实施下去,可是他没问题其他人愿意不愿意。

高紫萱在被告知要去慕海市办公时,正在陪母亲逛街,她的脸色最近都不好,一方面是担心是景家,一方面却是为了孟琛。

已经半个多月了,她和孟琛自从上次之后,就再没见过,但是京都就这么大,她却不能探听到他的一些消息。

甚至,她还见过孟瑾。

那个看上去轻柔优雅,做事却柔中带刚的女人。

是在一个小型的名媛聚会上,她与孟瑾还因为太无聊,而聊过两句,两人交换了电话,偶尔甚至会联系。

高紫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和孟瑾保持关系,点头之交向来是很少发展友谊的,除非一方刻意,显然,孟瑾并不刻意,刻意的是她。

她从没从孟瑾嘴里听到过她哥哥的消息,这本来是很和她心意的,他不想听关于孟琛的事,但是每次见面,她又会忍不住期待,期待能不能看到孟琛,他或许开车送孟瑾,或许中途会打电话给孟瑾。

这种期待令高紫萱很矛盾,也很烦躁。

明明被骗了,可是他三番两次出现在她的世界,把她搅得心神不宁,希望他永远不要出现,可正当他不出现了,她又开始想去关注他。

高紫萱想起网上一句话:人就是这样,他犯贱的时候,你避之不及,而当他走了,你又开始犯贱。

她现在,就处在这个犯贱的阶段。

高夫人梅澜换好了衣服,出来时就看到女儿坐在沙发上发呆,她给她挑的几件衣服,她都没换,就堆在旁边,而她身上,还穿着来时的衣服。

“怎么不去换?”她走过去,摸了摸女儿的头发。

高紫萱有些闷闷的说:“懒得换,买回去就是了。”

对他们这种身价的人来说,衣服从来不需要挑挑拣拣,喜欢的,就都买就好了,如果买回去不喜欢,那也无所谓,随便送给哪个佣人也就是了。

梅澜喜欢边挑边选,这也只是她的一个爱好,对喜欢逛街的女人来说,好看的衣服,就要当场换上。

“是不是有心事?”女儿的表情一看就不对,梅澜坐在旁边,面上挂着温和的笑:“是不是还在想景仲言?紫萱,妈妈不是跟你说了,我们高家的女儿,不做倒贴的事,他都已经有人了,你爸也在对付他,我们会为你出气,当你绝对不能自甘堕落,上次你跑到慕海市去的事,我还没跟你说,你爸很生气。”

高紫萱皱紧眉头,她想的不是景仲言,但是她也没有反驳,只是说:“我不要谁给我出气,景哥哥不喜欢我就不喜欢,妈妈不是说我是高家的女儿,只有我选别人的份,没有别人选我的,是我提出解除婚约,是我不选他。”

梅澜摇头:“你这么说,就是说你还喜欢他了?”

“妈,你怎么听不懂,我不喜欢他,我不要和他结婚,也不想逼他,更不想你们为了我,跟你景氏闹得不可开交。”高紫萱说着声音放大,有些控制不住的冒火。

心情本来就不好,她现在经不起撩拨。

“你听听你说的什么话。”梅澜皱着眉头:“口口声声的为他着想,为他好,这不是喜欢是什么?你什么时候这么放不下了?不就是一个未婚夫吗?没了就没了,本来我也不赞成你爸的做法,毕竟你爷爷和景爷爷曾经关系那么好,可看你现在这样,我觉得你爸做得对,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傻?”

高紫萱都不知道说什么,她觉得没办法沟通了,她曾经她不甘心,她还想着景哥哥,甚至前几天还做梦,做了一个和小时候一样的梦,是她穿着婚纱,嫁给景哥哥的情景,他们在教堂,白鸽在飞,他们互相凝视,目光中只有彼此。可是这不代表想就一定要得到,尤其是知道对方心里没自己的时候,硬是去争取也好,用优质的方法报复也好,在她看来都在自贬身价。

她大可以装作不在乎,可是家里偏偏搞得好像被抛弃了一样,实际上就算被抛弃了,她也不想被人用这样的目光盯着。

这会让她觉得耻辱,难受。

所谓的报复,就像是在揭露她的伤疤,把她的脆弱暴露在阳光下。

他们仿佛在告诉景哥哥,你看,就是这个女孩,爱你爱的不行,我们现在这么对你,就是替她讨回公道,你不选择她,我们就要和你战斗到底。

这算什么?她什么时候成为一个这么可悲的角色了?

她一想到这些,又莫名烦躁。

正好这时,电话响了,高紫萱接起,听了两句,她又暴怒:“不去不去不去,我一辈子也不去慕海市了,你们满意了!”

砰的一声,她挂掉电话。

梅澜但有的看着女儿:“是谁?”

高紫萱没说话,起身,丢下一句“我约了人”,便出了服装店。

而另一边,被挂了电话的助理愣了好一下,才对跟前的上司说:“高总,高小姐,说她不出差,不去慕海市。”

高翔玉挑了挑眉,半晌,沉吟一声:“那你去吧。”

助理没想到他也不问一句为什么,也不劝劝高小姐,就派他去了,但他还是点点头,老实的应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