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分手后的再次相见/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紫萱从服装店离开,漫无目的的走上在商业街的中心,周围到处都是人流,她在街上走了好一会儿,实在不知道去哪儿,最后拿出手机,给孟瑾打电话。

“瑾姐,是我,恩,你现在有时间吗?一起出来喝个下午茶吧。”

得到了孟瑾的答应,高紫萱脸上露出笑意,左右看了看,挑中一家咖啡厅,给孟瑾报了咖啡厅的名字,便走进去。

等了快一个小时,孟瑾才珊珊来迟。

她身上穿着黑色的女士西装,看起来干练又凌厉。

高紫萱愣了一下,她没有见过这样的孟瑾,她们以前见面,她向来是穿裙子的。

“你这是……”她指指她的衣着,很好奇:“从什么地方过来?”

孟瑾坐在她对面,面上挂着如往常一般柔软的笑:“今天去工地了,穿利落一点。”

可是看起来,好像变了个人。

这话高紫萱没说,孟瑾问她:“怎么这个时间约我出来喝下午茶,有事吗?”

“心情有点不好,打扰你了吗?”

“没有,作为老板娘,我不用打卡上下班。”

高紫萱一笑,跟孟瑾有一下没一下的聊了起来,说到最后,两人聊到的感情上。

“瑾姐你说你……解除婚约?”

孟瑾温和的笑着,并没觉得这个话题有什么不能触碰的:“恩,我已经说了,他应该很快就会同意。”

“我不知道,你还有未婚夫……”高紫萱一下子觉得两人的境况,好像相同。

“有和没有并没什么区别,他不愿意娶我,我已经努力过了,争取过了,他还是不愿意,不分开,难道还要死缠烂打吗?好吧,我的确死缠烂打了,缠了他好几年,可他始终没有回心转意,我知道,我做什么,也改变不了他了。”

高紫萱一下子低下头,握着咖啡杯的手,有些僵硬:“我也刚解除了婚约。”

孟瑾一顿,看向她:“你……为什么?”

“他喜欢别人。”

孟瑾理解了,苦涩的拍拍她的手:“傻丫头,世上不是只有他一个男人,你还这么年轻,这么优秀,这么漂亮,还怕遇不到好男人。”

“可是我很喜欢他。”高紫萱说出这句后,突然觉得很疲惫:“现在,我爸因为他不喜欢我,正在难为他,我不想这样,可我的话起不了作用。”

“就算被难为,他也不愿意娶你?”孟瑾突然问。

高紫萱觉得仿佛心口被扎了一下,但还是点头:“前短时间我去见过他,他的态度,还是那样。”

“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争取过了吗?”

高紫萱顿了一下,摇头:“没有,我……我不想争取,我不想让自己这么卑微,不想在他和另一个女人卿卿我我时,插进中间去找存在,那显得我太可悲了。”

孟瑾沉默一下,握着她的手:“你是对的,因为你还有尊严,可我告诉你,如果你真有这么爱他,你不会管那些尊严,你只会不管不顾的冲上去,哪怕明知道他绝情心狠,你也要死抱着他。”说到这儿,她嘴角牵起一丝苦涩:“就像我曾经那样。”

“瑾姐……”

“其实这样更好,因为我连尊严都不要的去挽留他,他还是走了,这让我现在放手,也放得更干净利落,一个女人,当你舍掉羞耻,舍掉自尊,盲目的去爱一场时,你的心是火热的,但当你彻底被推开,当你清醒过来,重新找回羞耻和自尊后,说会发现,你曾经做的事,多么令自己不齿,为了忘掉那段不齿,就要忘掉那段感情,忘掉那个男人,我忘得很轻松,意想不到的轻松,最后那天,我哭得肝肠寸断,可是我自己也没想到,当我清醒过来后,心脏原来没有想象中那么痛,紫萱,你年纪还小,如果你像我当初一样,扑的那么疯狂,我不会说这些,但你没有,你没有疯狂,这其实就变相说明,你,并没有那么爱他。”

高紫萱僵住,手指有些弯曲不了的痉挛一下,微微抽搐:“我不爱他?”

“不是不爱,只是不是非常爱,不是爱到,能让你盲目,能让你不顾一切,当你还在考虑后果时,这说明,你的理智和感情的比例,至少也是六比四,也就是说,不爱占六,爱占四,其实你这样很好,你会振作的很快,只要给你时间,这段过往,不会给你多少痕迹。”

“是这样吗?”高紫萱不太会想这些弯弯道道,孟瑾把感情拆分了出来,连比例都算了出来,可是不是都说,爱情只看感觉,再高超的数学能力,也解析不出爱情两个字含义吗?

她这么问了出来,孟瑾喝了一口咖啡,只是笑:“感情是讲就感觉,但如果人只讲感觉,不会思考,那跟动物有什么分别?什么爱情飘渺,不能计算,不过是些感性文字的无病呻吟罢了,一个人连自己的心都不能剖析,那她要不就是卡在盲目中央,暂时失去了判断能力,要不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白痴,女人谈恋爱时智商为零,就是这个意思,只有跳出来,才看得清。”

高紫萱一下很迷茫了,她分不清自己的心情,是因为她还卡在中间,没有跳出来吗?

所以,她该怎么做?

这个下午茶,没有好好吃东西,孟瑾跟高紫萱说了很多,接近五点,聊天结束,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了。

高紫萱接到母亲的电话,跟孟瑾告别后,便上了计程车。

孟瑾看着她离开,转身走向自己的座驾,顺便拿着手机,拨了通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孟瑾微微笑着:“哥。”

电话那头沉默一下,孟琛的声音才传来:“谈完了?”

“恩。”孟瑾说:“紫萱跟我说了她未婚夫,我想她现在大概很矛盾,她已经回家了,不过她想想也好,她是个聪明的女孩,很快就会想通。”

“你现在回家?”孟琛没在高紫萱的问题上纠缠,即便他今天跟孟瑾一起在工地,听到孟瑾打电话,并且暗示孟瑾,他正在暗恋高紫萱,希望她多跟高紫萱提提他。

但是现在隔着电话,他就算有些问题想问,也不能让自己显得太急切。

孟瑾此时已经走到停车场,打开车门:“恩,现在回来,等我吃饭。”

“好。”

挂了电话,孟瑾放开手机,驱动车子。

她正要将车子驶出停车场,却在过停车口的时候,迎面与另一辆白色商务车擦肩而过。

那辆商务车没关车窗,后车座的男人又正好侧头,孟瑾就这么与那人的视线猛地一幢。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孟瑾手指一紧,车子一个转弯,撞到了旁边的柱子。

孟瑾吓了一跳,快速刹车,可已经来不及,车头“砰”的一声,一声巨响,冒出了白烟。

孟瑾被贯力一撞,头往前,额头砸到了方向盘。

这只是个小车祸,车头灯撞坏了,车前凹了一块,但是安全气囊并没弹出,也就是说,这种程度的撞击,还没不到性命之忧的地步。

但是孟瑾受到的惊吓还是不小,她手捂着头,鲜血从指缝中流出。

她脸色苍白,牙齿紧紧咬着下唇,忍着疼痛之际,心中却恼怒得想骂人。

这时,车窗玻璃从外面被敲响。

孟瑾偏头,便对上车外方征秋慌张的眼眸。

已经多久没看到他露出这样的表情过了?在她面前,他不是向来镇定自若,冷漠绝情吗?

滑下车窗,她艰难的挤出一个笑容:“嗨,征秋。”

“你怎么样?”他的脸色很难看,问了也不等她回答,已经把手伸进车窗,反手打开了车门,身子前倾,替她解开安全带,拉着她的手就往外面走。

孟瑾被动的由他拉着,本来头部撞击就让她想吐,现在走的这么急,更让她觉得难受,头昏脑涨的,恨不得立刻就晕倒。

方征秋二话不说将她塞到了他的商务车里,对着司机吩咐:“去医院,立刻!”

他的声音很冷,孟瑾想,不知道的话,还以为他多在乎她。

司机老实的驱动车子,孟瑾想说不用了,只是小伤,她自己可以打车去医院,方征秋这个时候不该在京都,他回来一定是出差,或者有要事,时间可能很紧,她不想打扰他。

并且,她也不想跟他同处一室。

但是当她对上男人那双含怒的眸子时,她又咽下了嘴边的话。

难得相见,她不想让自己逃窜的太过狼狈,他们相遇,她心慌撞车,受伤了,在分手的情侣来看,她这种情况已经落了下成,如果现在再急于离开,那就太没脸了。

分手的情侣在见面,怎么才能赢过对方,那就是要比对方显得更不在意,如果她在意了,那她就输了。

孟瑾不喜欢输,尤其是输给同一个男人。

她老实的坐着,故意说:“真是不好意思,麻烦你了,我的车子刹车有点问题,前几天司机就说了,我忘了检查,幸亏不是什么大事,不过真巧,你怎么在这儿?”

她尽量表现的温柔亲和,和以前一样,就连说话内容,都像完全没有半点尴尬。

方征秋沉着脸看她,眸光黑得几乎渗出墨汁。

孟瑾皱皱眉,不喜欢他的眼神,这个目光很奇怪,让她不舒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