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你就说,仲卿是你娘家人/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公司的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乔蕊带领的五部在开头几个月的努力打拼下,总算是在项目部占据了一席之地,虽说销售部那边看着景仲言的关系,总是给五部开后门,但不得不说,给了他们好案子,他们的确也做出了优秀的成绩,有时候甚至能为公司节省更多的开支,因此其他部门酸是酸,却也到底无话可说。

尤其是一部的部长和副部长,现在看到五部的人就恨不得用眼睛在人家身上戳出洞,但反之,一部的其他成员,和五部竟然还算融洽。

这其中一部分原因归咎于那些关于景仲言和乔蕊要结婚的流言,办公室里嫉妒羡慕的多,想抱大腿的也多。

这个时候他们看乔蕊的身份不是五部的部长,而是未来的总裁夫人,地位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对于这种转变,赵央的说法是不喜,他们之前可没少受一部的气。

但乔蕊倒是就觉得还好,至少明面上,没人找五部麻烦了。

而转眼,已经四月底了,乔蕊在算着假日的时候,也在统计宾客名单。

要跟着去国外的名单比回来后请客吃饭的名单人数要少很多,但是却需要统计酒店什么的。

这次的客人,景家统一出了支票钱和酒店钱,因为多数都是家里的关系好的亲戚,因此乔蕊也觉得这样挺好,至少不用亲戚破费。

不过好像还有几个人漏了。

看着名单上还没打勾的几个人,乔蕊拿着手机,准备打电话。

景仲言从浴室出来,就看到她坐在被窝里,盯着电脑,一个一个的拨号码,嘴里还念着数字。

他走过去,看了一眼,眸光变了变:“别打了。”他按住她的手机。

乔蕊一愣,抬头看他:“为什么?”

还没打勾的几个名字,都是跟薛家沾边的。

乔蕊当然也知道这个,但是虽然景撼天和薛莹离婚,可薛莹毕竟是景仲言的生母,而且,她指着屏幕上的两个名字,不确定的道:“薛晖薛零也不叫?”

“不叫。”

乔蕊眨眨眼睛,捏住他的手,揉了揉:“我还以为你跟他们关系不错,之前还一起打游戏。”

“只是打发时间。”自从恢复了夜间夫妻活动,那游戏就被他卸载了。

“我觉得吧,先问一问,毕竟他们是你表弟,如果他们不愿意来,那就算了,我还打算让薛晖把晓霈带上,本来那次要去看她比赛,也没去成。”

想到小徒弟,乔蕊脸上不禁笑,花晓霈特别可爱,也特别喜欢撒娇,乔蕊经常被她粘着师父师父的的叫,简直自信心爆满。

“明天再说。”他不想在这些事上浪费时间,上了床,拿着平板看邮件。

乔蕊看了他两眼,见他好像真不打算叫薛家的人,不觉叹了口气。

这件事暂时被放下了,可是没想到三天后,乔蕊见到了一个人。

这天景仲言要去参加一个酒会,乔蕊一个人回家,刚进门口,就听到客厅里有交谈声,她偏头看了眼一眼,就看到景撼天抱着面团,一下一下抚摸着它柔顺的背毛,正漫不经心的听着对面的女人说这话。

看到乔蕊回来,玛丽唤了一声少夫人,那正说话的女人顿了一下,看过来,顿时露出笑脸:“哎呀,这不是乔小姐吗?好久不见了。”

乔蕊认得这人,过年的时候见过,薛零薛晖的母亲,朴淑贞。

扯出一丝笑,乔蕊走过去,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称呼,只能说一句:“您来了啊。”

景撼天抬了抬眼皮,对乔蕊道:“你先上去。”

乔蕊虽然好奇,但也对朴淑珍礼貌的点点头,上了二楼。

等到她再下来的时候,快吃饭了,朴淑贞已经走了,她忍不住走到沙发上坐下,抬头问:“爸,刚才……”

“她来拿请帖,不用管她。”

“请帖?婚礼的吗?”

“恩。”

乔蕊眼神动了动,看着景撼天不愿多谈的表情,也不好再问,乔蕊其实挺惊讶的,她以为景撼天应该跟景仲言一样,对薛家人比较排斥,但是看来显然不是,他比她想的要宽容多了。

这么一想,她又看向已经把景撼天的膝盖当窝的面团,原本还以为景撼天不喜欢动物,现在他几乎每天抱着两只猫睡,两只猫有了爷爷也不要主人了,每天缠着景撼天脚边转。

乔蕊看着都要嫉妒了。、

她识趣的不问了,景撼天倒是思考一下,说了:“她过来,是说薛零薛晖。”

“恩?”

“薛零薛晖快毕业了,本来实习是要进薛氏的,但现在薛氏名存实亡,她打算把两个儿子送到景氏。”

乔蕊惊讶的瞪大眼睛。

薛家和景家现在的关系,这位姑且算是舅母的,还真好意思开口。

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景撼天吐出一句:“他和薛涛在办离婚手续,薛涛在外面有孩子了。”

乔蕊:“……”

“她一个当母亲的,娘家不显,怕两个孩子没出息,只能托付给仲言,也好,她是个有眼睛的,这些人在薛家也忍够了,现在孩子大了,她的责任也到头了,能过自己的日子了。”

乔蕊不知道说什么,她突然觉得,这位舅母突然早来,莫非就是看中了景撼天也在离婚,所以利用他这种惺惺相惜的同情心?

不过不得不说,乔蕊对这位舅母的印象也很好,上次吃团年饭,这位算是对她最热情的,一个劲的给她夹菜,还总是笑眯眯的,薛零薛晖也被她教养的很好,薛零活泼,薛晖冷静,两人也都很热情。

想到自己的微博还是薛零也注册的,她忍不住笑了。

“前几天我还跟仲言说到婚礼请不请薛零薛晖,今天请帖就送出去了,倒是正好了。”

说到这个,乔蕊又想到了景撼天的事,上次律师来家里谈过,晚上的时候,乔蕊也打听过,离婚还是没办成,薛莹咬死了要股份,事情一直闹下去,估计真的要弄上法庭。

吃饭时景仲言没回来,只有乔蕊和景撼天两人吃,吃完了乔蕊无聊,和景撼天下了两盘棋,没有意外的,还是平局。

“你学的很到位。”第三盘棋开始时,景撼天说。

乔蕊只是笑笑:“是时哥哥教得好,爸,时哥哥的棋,是不是您教的?”

“恩。”

“那他也学的很好。”乔蕊由衷的说,当时时卿才多大,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少年,但已经到了能教人的地步,显然小时候基础就打的很好。

“那孩子聪明。”提到大儿子,景撼天脸色柔和了些:“仲卿跟仲言不同,这孩子从小就崇拜我,我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仲言看不上我的棋,嫌我棋路死板,我是同时教他们两个的,仲卿学了我成,仲言把我门道摸清了,另辟奇径,渐渐的开始超越我。”

乔蕊不太经常听老人提两个孩子曾经的事,这会儿一说出来,乔蕊就特别想听。

“原来仲言小时候就这么厉害。”

“厉害什么。”老人嗤了一声:“他就是显摆,他不喜欢我,教他的东西,他都不学,他也不喜欢仲卿,我们干什么,他就偏偏不干什么,别扭又讨厌,像谁上辈子欠了他似的。”

乔蕊忍不住扑哧一笑:“不是都说儿女是来讨债的吗?”

景撼天顿了一下,眉眼染上愁丝:“是啊,是来讨债的。他们都是来讨债的。”

一个是小时候讨债,一个是大了来讨债。

就这么两个孩子,两个都跟他有仇似的。

乔蕊看他如此,有些不忍心:“爸,放心吧,您和仲言现在不是挺好的吗?至于时哥哥,以后会好起来的,我不是跟您说了吗,我们和切奈尔的服装代理,就是时哥哥帮的忙。”

切奈尔之前大火了一段时间,景撼天看新闻也知道,就是现在,热度也没消退,随着时间,甚至变得更加热门,现在国内名流,已经将切奈尔奉若神坛了。

这件事乔蕊跟他说过,说仲卿肯帮忙,并且没有落井下石,显然就是并不打算与景氏为敌。

可景撼天没法信。

自己的儿子,他清楚。

仲卿心里,对景氏终究是存着不满的。

他的报复,只是晚些才到罢了。

他没乔蕊想的那么乐观,因为他看多那孩子仇视的目光。

不知道景撼天正在忧愁,乔蕊自顾自的说:“其实,虽然伴郎不能让他当,但是我倒是挺想邀请时哥哥的,不过不知道……”

景撼天眼神一抬:“那就请他吧。”

“可是……”

“你叫他,他一定会去。”对这个,景撼天莫名的有信心。

乔蕊有点犹豫,他的动机和景撼天不同,景撼天想通过这个,来重修他们两兄弟的感情,当时她只是单纯的想她的哥哥,能参与到其中,站在宾客席上笑着祝福她。

不过对上老人灼热的目光,乔蕊叹了口气,还是点头:“我,我试试吧。”

“那现在就打电话?”

乔蕊眨眼:“现在?这么急,不用和仲言商量一下?”

“没什么好商量的,你就说,仲卿是你娘家人。”

乔蕊:“……”

虽然她心里也觉得时哥哥是她娘家人,但是这话从景撼天嘴里说出来,还是显得很微妙。

最后,趁着景仲言没回来,又被景撼天胁迫着,乔蕊还是打了一通电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