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出轨曝光/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电话过了好一会儿才被接起,接电话的是莫歆。

“卿在洗澡,有什么重要的事吗?要不要现在叫他?”莫歆看了眼浴室的大门,说道。

乔蕊连忙道:“不用了不用了,我晚点再……”说了一半,她突然顿住,眼睛闪了一下,道:“莫小姐,那个,我有件事想麻烦你。”

莫歆愣了一下,还是笑着答应:“好啊,什么事,你说吧。”

十分钟后,莫歆挂了电话,刚好这时,时卿从浴室出来,连续加班三个晚上,他此刻才算轻松下来。

“谁的电话?”看到莫歆手里拿着他的手机,男人一边擦着头发,一边问道。

莫歆道:“是乔蕊,她找你。”

“哦。”拿过手机,时卿准备回拨。

莫歆却猛地说:“他想请你参加婚礼。”

男人的手指一顿。

莫歆站起来,沉沉的开口:“她让我跟你说,想我……劝劝你,恩,她说,她很想你能参加,但是考虑到你的心情,也不好勉强,所以让我游说一下。”

时卿没说话,将手机丢开,走进房间。

莫歆在后面跟着,嘴里还在念叨:“其实我觉得你去也不错,当然,如果你不愿意没人能逼你,但是,不是你说的,你对她不是那种感情吗?那你有什么不能去的?就因为会看到景家的人?卿,你早晚要面对景家的人,有这么避着他们,是怕了他们吗?还是……”还是你心软了?

最后一句话,莫歆没说出口,实际上最近一段时间,他们忙着分公司,真的累得够呛,虽然效率也很高,短短三个月已经将效益稳定,但是她总觉得,在这片黄色的土地上,时卿这么拼搏,为的不单单只是要创造势力,他好像是在用工作麻痹自己,疯狂的工作,让自己没心情去想别的事。

跟着时卿好几年,莫歆并不喜欢他现在这个样子。

优柔寡断,只是一个乔蕊,就让他失措到这种的地步了吗?

不是说他对她只是疼惜,不是喜欢吗?为什么又变成这样?

时卿掀开被子,头发都没擦干,就躺了上去,莫歆皱眉,将他扔到地上的浴巾捡起来,要帮他擦头发,被他挡开。

“晚了,你也回去睡吧。”

莫歆皱眉,他这是在逃避话题。

“卿,我是认真的,我们早晚好和景氏对上的,不是吗?”她说完,就紧紧的盯着他的面孔。

他脸色很冷,莫歆看不透他的心态,但是却隐隐觉得,他在迟疑。

莫歆已经明白了,他真的心软了。

因为乔蕊?

她吐了口气,转身就往外走。

外面大门开了又关,砰的一声,声音很大。

时卿不知道莫歆在气什么,以前叫他不要把那些往事放在心上的也是她,他现在正在一点点放下,尽管收效甚微,但薛莹的结局,的确消掉了他大半的气。

他知道薛莹和景撼天离婚不顺利,这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不过也无所谓,不管他们离不离婚,薛莹的命,他要定了。

不过如今,他倒可以帮景撼天一次,他还在顾忌掩面,不肯将薛莹的照片公诸于众,那么,这个丑人就让他来做吧,反正薛莹躲在高翔玉背后,他也需要点东西逼她。

至于乔蕊婚礼的事,他从没想过参加。

另一边,放下手机,乔蕊表情很无奈。

景撼天也沉着眸,刚才的电话内容他也听到了,仲卿不在,是别人接的电话。

“要不,我晚点再打电话去问问?”乔蕊道。

景撼天点点头,心情却差了很多。

乔蕊又陪他下了会儿棋,本来还想打个电话给时卿,可景仲言回来了。

一老一少对视一眼,默契的同时瞒住晚回家的男人。

“干什么?”瞥见乔蕊晦涩的视线,景仲言挑了挑眉。

乔蕊耸耸肩,摇头。

男人眯了眯眸,走过去一点。

乔蕊假装专心的看棋。

这时,一双修长的手指伸过来,将她的棋捻起来,下了一步。

这步不是乔蕊想下的,但是景仲言下完后,棋盘的确发生了变化。

景撼天挑了挑眉,不乐意的说:“观棋不语真君子。”

“那就当我是小人吧。”男人不在意的坐在乔蕊身边,乔蕊嗅到他身上的淡淡酒香。

因为景仲言的插足,原本平局的棋盘,被打乱,景撼天输了。

老人心里不乐意,抱着猫就上了楼。

乔蕊这才笑着一边收拾棋盘,一边问:“你没喝太多酒吧?晚饭吃了多少?不会光喝酒没吃饭吧?”

“吃了。”他随意说,捏着她的指尖:“刚才跟爸聊些什么?”

“没什么,就是闲聊,走了,上楼,你身上都是酒味。”

男人被她拉着,回到房间,就被推进了浴室。

乔蕊在外面又拨了一次电话给时卿,电话响了很久,没人接。

她叹了口气,只能明天再打了。

可是第二天,另一件事的发生,令她无暇再去想其他。

看着赵央递到自己面前的八卦杂志,看到封面的一瞬间,乔蕊的脸色,当场变了。

“怎么回事?”她捏着杂志,看着惊悚香艳的标题,眼睛瞪得大大的。

旁边有其他同事看过来,却有不自然的转开视线,乔蕊知道,大家应该都看到了。

赵央拉了把椅子,坐到她旁边,压低了声音问:“这是不是老总裁夫人?不是吧,照片看着很模糊,是不是误会?”

乔蕊指甲都白了,薛莹出轨的照片竟然已经在杂志上贴出来了,而且还是这么大尺度的,尽管照片的像素好像很模糊,看不清楚,但是标题却足够吸引人的眼球。

景氏,总裁夫人,密会,小白脸,几个字,更是用加红加粗的字体特别标注了,看得人心头颤抖。

赵央看她脸色难看,试探性的问:“难道……真的?”

乔蕊没说话,只是把杂志翻了一面,塞进自己的抽屉里。

赵央说:“外面都传翻了,不止杂志,网上新闻也出来了,公司的人都看到了,总裁夫人长什么样子,我们又不是不知道,已经有人在公司内部网站扒这件事了,你现在藏着也没用,我估计中午不到,公司门口就要堵满了记者了。”

乔蕊也知道这个道理,但她也不知道怎么办。

“我去找景总。”她说着,起身就往外面走。

十楼,气氛同样古怪,乔蕊出电梯的时候,就听到里面议论纷纷,等到她进入大办公室,不知谁咳嗽一声,人群顿时安静下来,一个个用晦涩的目光瞧着乔蕊,又别开脸去。

乔蕊沉着脸推开了总裁室的门,却看到里面,景仲言正老神在在的看着文件,看她进来,挑了挑眉:“怎么了?”

乔蕊反手把门关上,走过去,却不知道怎么说。

景仲言看她这表情,就猜到了:“看到杂志了?”

“恩。”她点点头,走过去,把他抱住。

她觉得,这个时候他需要一个拥抱,就算照片的事他早就知道了,但那毕竟是他母亲,这样大而化之袒胸露背的出现在杂志上,他肯定也难受。

男人盯着怀里,将他抱得紧紧的女人,伸手揉揉她的头发,低笑:“我没这么脆弱。”

“我脆弱,你安慰安慰我。”她认定他是嘴硬,使劲儿把自己往他怀里塞。

她力道太大,办公椅都被她挤得推开了些。

景仲言索性环住她的腰,将她抱起来,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乔蕊顺势弯腰搂住他的脖子,还是抱得紧紧的。

男人有些无奈,却纵容的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乔蕊是好意,虽然他并不需要。

等到抱够了,乔蕊才小心翼翼的退开,揪着男人的领带卷着手指,闷闷的问:“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

“跟我有什么关系?”他反问。

乔蕊一愣,瞪大眼睛看他。

景仲言捏了捏他的鼻子,倾身在她唇上啄了一下:“我出手不合适,父亲会处理。”

乔蕊点点头,又问:“照片是谁曝光的?”如果没有人授权,这家杂志社哪怕真的拍薛莹的不雅照,也不敢放出来,不怕得罪了景氏,以后不用在这行混了吗,而杂志社这么明目张胆的大肆宣扬,显然是背后有人撑腰。

景仲言并没回答,只是握着她的手,说:“这件事你不用多管,这几天不要单独出公司,看到记者就走,不要回答任何话。”

乔蕊狐疑:“为什么?记者也不认识我啊。”

记者不认识,公司总有些闲言碎语的人透露口风,他和乔蕊的事,在公司可不是秘密,那些狗仔队,都是闻风先动的人,哪怕只是绯闻情侣,也会缠上乔蕊,再说最近他们要结婚的事,已经传得公司上下皆知了,那些狗仔更不会放过。

“小心就是了。”他叮嘱。

乔蕊老实的点头,没再追问照片背后的人是谁,刚才景仲言故意不说,显然是不想让她知道,她非要问,知道了也不见得有什么帮助。

办公室一下子很安静,乔蕊又抱着景仲言,无声的陪伴了好一会儿,直到外面有人敲门,她才从他身上站起来。

“进来。”男人出声。

办公室的门打开,林若拿着文件走进来,看到房间里的乔蕊,愣了一下,打了声招呼:“乔部,早上好,我是不是打扰了什么?”

乔蕊摆摆手,又看了景仲言一眼,道:“那我先上去了。”

“恩。”他点头,目送她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