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你有什么能让高氏看上的?/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直到办公室门开了又关,林若才笑嘻嘻的走过来,将文件递上,嘴里还打趣:“乔部还真是黏人,有个这么甜的女朋友,景总真是好福气。”

景仲言眉眼柔和的笑了一下,没做声,开始浏览文件。

林若也识趣的闭嘴了,等到文件都签好名,林若刚要离开,景仲言突然开口:“明天李丽就回来了,到时候你手上的工作交接一下,我有其他事安排你。”

林若早就知道自己应该会被留在总部,闻言也没惊讶,只是点头:“好的,我这就去整理一下,明天交接的时候方便点。”

林若离开后,回到秘书室,熟练的从保险柜里拿出那个老旧的手机,发了一通短信。

而与此同时,景仲言的手机里,收到一条短信。

上面写着——确定留下,考察期应该过了。

看了一眼短信内容,男人脸上露出一丝狭促的冷笑,将短信删了,扔开手机。

秘书室里,发完短信就把手机放回保险柜,关门时,她眼角瞥到保险柜下面,一份被牛皮纸袋包着的文件,她吐了口气,盯着那纸袋看了好一会儿,才将保险柜门关上,面色沉重的坐到椅子上。

坐下后,她却觉得有些累,其实她胆子很大,作为一个天才,她不止在学习上出类拔萃,在其他方面也很会把握机会,投靠高氏并不是什么坏事,高翔玉承诺给她的东西,是如今景氏给不了她的。

股份。

百分之二的高氏股份。

她知道哪怕为了股份,她也应该把这件事做好。

但到了这个关头,她突然有点胆怯了。

林若知道,自己和其他人不同,她是高翔玉留在景氏最大的钉子,她的身份也是最不能暴露的,因此前期,她从没有任何小动作,她工作做得尽心尽力,文件也完成的非常好。

如今,她确定能留在总经办,那么也就是说明,景仲言对她的考察,已经结束了,很快她就会被委以重任。

而这个时候,她才能真正的出手,并且一击即中的时候。

刚才保险柜里那份文件,是很久之前高翔玉就给她的,一份虚拟的合同,她需要骗景仲言签署,然后那份合同,会成为景仲言走私国宝的铁证。

最近几年国家方面对文物保护越来越重视,打击走私这一块,刑法也越来越重,尤其是一些视财如命的奸商,无数次的暗箱操作,将我国一些重要文物,卖过国外收藏家,这种行为不能说是通敌卖国,但也是触了不少人的胡子。

高翔玉很清楚,普通的罪名,整不倒一个硕大的景氏,整不倒已经羽翼丰满的景仲言,所以他铤而走险,来了这么一招。

一旦跟国家利益挂钩上了,哪怕是富甲一方的商人,也只有听之任之的份儿。

林若深吸一口气,直到空气进入肺部,安定下她躁乱的心,她才稍微镇定一些。

事情已经到了这步了,她没有退缩的空间,之后能一条路走下去。

尽管这条路太危险,景仲言那个人,又如此让人看不透,但她必须前行。

在这个关头,她只能赌一把。

尽管这个赌博,真的太冒险了,赢了,景氏完蛋,她在高氏成为股东之一,输了,她完蛋,商业间谍的下场,素来是没有好的。

运气好的,在监狱里待几年,也就出来了,运气不好的,很可能在里面就被人做了。

林若现在等于走在天线上,左边是悬崖,右边也是悬崖,她只有在上面颤颤巍巍的走到底,才有活下来的机会。

而林若行动暂且不说,高氏那边,却是热闹了。

会议上,高翔玉神色淡然的看着下面的股东几乎吵疯了,他却镇定自若,一句话也没说。

直到听到有人大骂一声:“薛氏,你们还叫什么薛氏?你们不过是我们高氏众多子公司里的其中一家,等到把你们彻底清洗,人员安插进不同部门,你们薛氏,就彻底消失了。”

本就脸色难看的薛莹和薛涛几乎拍案而起。

薛涛性格冲动,和那股东已经吵红了眼,转头立刻看向高翔玉,声音非常不好:“高总,您就不打算说句话?”

今天薛莹的新闻不止是在慕海市被炒热了,在京都这边,也掀起了振荡。

老爷子当场气昏了头,转进了医院,薛庆,薛方陪同,他们平时不见得多孝顺,当时这个时候,却都避之不及,不打算去高氏跟那些股东掰扯。

而高氏这边,当即召开了股东会议,薛莹薛涛被迫出席,高氏的股东这会儿正吵着要把薛氏拆分,因为一个薛莹,从今天早上,高氏的股价也开始起起伏伏,前端时间收购薛氏的时候,外面宣传得如火如荼,此后不止薛氏起死回生,连高氏的股价也涨了一截,几个股东都因此占了不少便宜,但是现在股价一落,大家都没好果子吃,到嘴的钱只怕还要贴出去,谁能愿意?

股东们看中的就是实际利益,收购薛氏动手,高翔玉说了不少好听的话,但现在薛氏闹出这种事,市场经济一旦下滑,高氏可能也会被带下去。

股东当然不乐意,于是从会议一开始,争吵就在进行。

薛莹此时脸色非常难看,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些照片竟然会流出去,她和盖伊已经没有联系了,当时薛氏被收购,她和景撼天被闹得要离婚时,她就想找盖伊麻烦,当时那小白脸已经跑不见了,她找不到人,只能咽下这口气。

而她的照片,她知道的,只有景氏,高氏,和盖伊有,或者景仲卿也有,但她不敢确定。

如今照片泄露,她一时也不能确定,是哪方泻出去的。

最有可能的是盖伊,或者景仲卿,不过景撼天也有可能,她想要景氏的股份才肯离婚,他一直没同意,他们已经僵持到要上法庭的地步了。

唯一不太可能的是高氏,并她的丑事曝光,刚刚收购了薛氏的高氏也会有麻烦。

当时此刻看到高翔宇一脸老神在在,薛莹突然觉得,高翔玉这人奸佞狡猾,心狠手辣,说不定这照片真的就是他放出去的?利用股东的压力,给自己找个借口,不顾他们之前的协议,强行将薛氏拆分,令薛氏彻底不再存在。

越想越有可能,高翔玉是什么人,他野心勃勃,连景氏都想吞并,何况一个已经在他手掌心转悠的薛氏。

只怕从一开始他怂恿自己说服父亲并购薛氏,就是为了将薛氏彻底吸收,融为己用。

他大概从没有想过,将薛氏还给他们。

薛莹脸色很难看,她脑子很乱,各种猜测都在脑中拉扯,每个人都有嫌疑,但是她就是无法确认。

况且这次的事,她已经栽了,事实已经造成了,薛氏,只怕真的就要彻底消失了。

薛涛逼迫高翔玉给出一个说法,薛莹也看向了高翔玉,眼中隐隐还有一丝没有绝望的光线。

可是当高翔玉是说出下一句话,她几乎当场晕倒。

“如今薛氏风评的确一落千丈,趁着股价没有再次落入新低,拆分,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薛涛气的骂人:“高翔玉你个王八蛋,你说的什么混账话,拆分,绝对不行,薛氏绝对不能拆分!”

“高氏真金白银收购薛氏,怎么处理董事会自有商讨,你说不行,凭什么不行?”跟薛涛吵的那个股东得到了高翔玉的支持,顿时盛气凌人。

薛涛气的牙都咬碎了。

薛莹也站起来,冷冷的看着高翔玉,面上漆黑一片:“高总,当初签约的时候,我们可不是这么谈的。”

高翔玉轻轻一笑,对身边的助理打了个眼色。

助理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文件,递上去:“这是当初签的合同,薛小姐可以仔细看看,如果还有不懂,高氏的律师随时待命。”

薛莹不用看都知道,这合同肯定没问题,这合同只是普通的并购合同,他们当初也找律师看过,上面写着,一旦收购,高氏有权决定薛氏的一切命运,包括拆分,甚至转卖,

但是当初,他们私下和高翔玉谈的时候,高翔玉分明不是这个态度,当时他的目标很明确,帮薛氏,整景氏。

时过境迁,现在他翻脸不认帐,口头承诺不打算履行,反口将薛氏一起吞了。

薛莹早就应该想到,高翔玉就是这种人,可当时,景氏逼得太紧,薛氏被打压得几乎爬不起来,那个时候,高氏不出手,薛氏只怕当时就没有生气了。

薛莹知道现在他们没有任何优势,眼看薛涛已经爆发,几乎冲过去要打高翔玉,她一咬牙,拉住弟弟,冷声说:“高总,单独聊聊?”

高翔玉趣味的看她一眼,点头:“好。”

十分钟后,两人在会议室附属的小休息室里相对而坐。

高翔玉的助理就在旁边,薛莹看了他一眼,板着脸说:“你先出去。”

助理没动,看着boss。

高翔玉点头:“出去吧。”

助理离开,房间里只剩两人。

薛莹深呼一口气,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高总,你我认识这么久了,今天就算拉下我这张脸,我求求你,不要伤害薛氏,只要你放过薛氏,其他什么要求,我都同意。”

高翔玉扑哧一笑:“阿莹啊,你觉得你有什么,能比得上薛氏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