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薛莹找上门/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股份,景氏的股份。”薛莹说:“你不是想对付景氏吗?我跟景仲言离婚后,得到的属于景氏的股份,我都卖给你,可以吗?”

“照片曝光,你出轨在先,你觉得景撼天还会给你一分钱?”

“他当然会!”薛莹自信的挺了一下胸膛,眼中闪过一丝寒光:“我出轨在先?呵,他私生子都那么大了,到底谁先对不起谁。他要是指着我的照片不放,我一样可以逮住他私生子不放,景仲卿那个孽种不就在慕海市吗?还有他跟那个姓时的女人的勾勾搭搭,我这里可有不少证据。反正我现在已经这样了,他要是不给我股份,我就跟他斗到底,我就看看,他还要不要他那张老脸了,就算他不要脸,他舍得他的好儿子没脸吗?景仲卿刚刚回国发展,他想断了他儿子的商途吗?他要真狠得下这个心,我倒是佩服他,不过我了解他,他的死穴,没人比我更清楚。”

高翔玉眼神动了一下,换了个坐姿:“你可想清楚了,你和景撼天斗无妨,你的儿子呢?仲言那孩子你就不管了?”

薛莹眼中的冷意更深了:“他还算我儿子吗?一个乔蕊,把他迷得晕头转向,还调转枪头来针对我了。我做的什么不是为了他好,他呢,吃里扒外,恩将仇报,他有没有把我这个妈放在眼里,既然他不想认我,我又何必顾忌他。”

高翔玉不清楚薛莹这些绝情的话是真是假,她现在想保住薛氏,说的话很可能有水分,但是无疑,她演得有太真诚了,让他忍不住相信。

“虎毒不食子,你真的舍得?”

“没什么舍不得的,一个不孝的儿子,要来干什么?”说到这儿,她又看了高翔玉一眼,眼神晦涩:“最近,听说紫萱回国了,我也没抽出时间跟她见一见,也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我这个阿姨。”

高翔玉眼睛眯了一下,语气变冷:“紫萱有她自己的事,你就不要打扰她了。”

这是不想她接近高紫萱,怕她利用高紫萱。

薛莹抓住这一点,趁机说:“高总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紫萱这么好的女孩,是景仲言那混小子不识好歹,紫萱往后,肯定能嫁个更好的,我听说陈将军的孙子下个月就要军校毕业了,和紫萱的年纪好像差不多。”

京都什么不多,权贵多,靠近中央,多少达官显贵你来我往,高翔玉公然对景氏下手,把南北两地商界搅合的乱七八糟,上面肯定对他有意见,她现在提议他巴结上陈将军的孙子,也是为薛氏博些好感。

那位可是开国元勋,就算现在退下来,声望也依旧存在,再加上那位的孙子,据说也是少年成才,能干的很。

可不想,高翔玉却皱着眉头,看她一眼:“紫萱的事,我自有主张,不要胡言乱语。”

薛莹一愣,有些惊讶,高翔玉这样野心勃勃的人,竟然愿意放过这么一个联姻权贵的好机会?

她正思索着,高翔玉已经站起身,往外面走:“薛氏要拆分,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确定的,我给你五天时间,让我看到你的诚意。”

这也就是说,不管用什么办法,五天内搞到景氏股份,她就能保住薛氏。

这场会议已经不用开了,薛莹从休息室出来,薛涛上前正要说话,薛莹打断他,吩咐:“替我的订机票,最快去慕海市的。”

薛涛还想问什么,但看姐姐表情严肃,只能先答应。

薛莹看他一眼,拍拍他肩膀:“我有办法,不要担心。”

薛涛心头这才定了,默默点头。

薛莹又问:“你老婆呢?还是质疑要离婚?”

薛涛不做声,沉默的抿着唇。

薛莹皱眉:“外面的女人玩玩就算了,你还真当回事了?还有那个私生子,你怎么能让那孩子出生?你也不看看薛零薛晖都多大了,还有你老婆,现在薛家已经够乱了,她还搅合个不停,弄得成天家无宁日……”

“姐,别说了。”薛涛打断她,吸了口气,才说:“我和她已经离了。”

“什么?”薛莹眼睛一瞪,厉声喝道:“你是不是疯了,离婚,你出轨在先,现在离婚,一旦要是弄上法庭,你连薛零薛晖的抚养权的拿不到。”

“他们已经成年了,没什么抚养权。”

“所以你就把两个儿子平白给那个女人了?”

薛涛有些烦躁:“那两个臭小子本来就向着他们妈,要不要我也无所谓,反正小雅给我生了儿子,等到小雅进门……”

“进门?你还要让她进门?薛涛,你是真嫌现在家里还不够乱是不是?”

“反正婚已经离了,离婚证都办下来了。”薛涛也破罐破摔了。

薛莹只觉得头疼欲裂,这个弟弟,她真不知道说他什么好了,又傻又笨,她用尽全力的保护薛氏,就是为了将来薛涛能继承,可他这样,叫她怎么敢把薛氏交给他?

薛涛看姐姐揉着眉心,知道她不舒服,也不说了,只是打了电话,叫人立刻订机票。

航班订的下午,傍晚的时候,便抵达慕海市。

除了机场,薛莹打了通电话:“余律师,是我,我到了,恩,在景家见吧。”

挂了电话,她上了一辆计程车,利落的报了一串地址。

……

晚上七点,乔蕊一回到家,就感觉家里今天特别安静。

佣人们正在餐厅忙碌着,乔蕊将手袋放到沙发上,顺势问了一句:“先生呢?”

平日这个时候景撼天应该在看晚间新闻,但现在客厅却没人影。

佣人们沉默一下,没人说话。

乔蕊皱皱眉:“怎么了吗?”

还是玛丽,犹豫一下,迟疑的说:“先生在楼上,那个……夫人和律师来了,都在楼上。”

夫人?

薛莹?

乔蕊着实愣住了,她没想到薛莹竟然会出现在景家,自从上次在医院相见,她就再也没见过她,或者,她也再也没回到过景家一次。

乔蕊不禁恍惚,眼睛投向二楼的楼梯,眉头轻轻皱着。

今晚景仲言有个视频会议要开,跟几位高管在公司加班,她没等他,提前回来了。

可是现在,她宁愿她在公司陪他,因为她实在不想跟薛莹打照面。

而此时,二楼的书房内,薛莹脸上带着一个厚重的大墨镜,即便已经是晚上了,她却没把墨镜拿下来。

“没脸见我?”坐在轮椅上的景撼天嗤笑一声,身上不怒而威的气势释放出来。

薛莹别开眼睛,推了推自己的墨镜,抿着唇道:“随你怎么想,我是来跟你谈离婚的事,之前几次,都没洽谈好,今天我们面对面说,律师也在旁边,有什么大家摊开了商量。”

“商量?”景撼天冷笑:“你我之间还有什么能商量的?”

他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本杂志,扔到对面的女人身上。

他力道有些重,薛莹下意识地用手挡住,她保护住了自己的脸,就听“啪”的一声,杂志掉在了地上,迎面而上的,就是封面,上面,她几乎半裸,与盖伊纠缠在一起,表情享受,动作妩媚。

薛莹几乎立刻弯腰,将杂志捡起来,卷成筒状。

景撼天鄙夷一哼:“做得出来,还怕人看?”

“够了!”薛莹豁然起身,隔着墨镜的眼睛,直视景撼天:“我就是出轨了又怎么样?你就很好吗?你没背叛我,景仲卿是怎么出来了,鸡蛋里蹦出来的?景撼天,我不跟你说这么多,我要的很简单,余律师已经说了,我要股份,景氏的股份,我要拿回我应得的。”

“这里没任何东西是你应得的。”他声音冷硬,不怒而威:“我也再说一遍,我能给的就那么多,如果你不想要,那就法庭见。”

“好,那就法庭见。”薛莹一点也不怕的扬起下巴:“不过我可要提醒你,我到了法庭上话可是很多的,你要不担心我说出什么不好听的,我们就法庭解决,让我想想,你不是一直觉得很对不起景仲卿那个孽种吗?那如果全世界都知道他私生子的身份,你说他还有脸在中国发展吗?他的分公司不是刚刚建立?好像势头还很好,就这么断送了,还真可惜,呵呵,这么想想,你这个父亲真是没话说,三十年前害了他,三十年后还要害他,你猜,他会不会比曾经,更恨你呢?”

“砰”的一声,景撼天一拍书桌,气的想站起来,却发现呼吸急促,胸口一阵一阵的疼。

薛莹一看就知道他气急攻心,她不再像曾今一样细心的为他顺气,只是哼了一身,看了余律师一眼。

余律师此时已经满头大汗,他深怕景撼天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连忙询问出门去叫人来帮忙。

一天听到先生出事了,玛丽立刻跑上去,乔蕊也倏地起身,跟上去。

书房里,玛丽看到先生的情况,急忙给他吃了速效救心丸,又给他顺了好半天的气,乔蕊在旁边想帮忙,刚倒了杯水想递过去,手腕却被拉住,她抬头一看,就对上薛莹满是恨意的眸子。

她的眼神很凶狠,乔蕊忍不住心头一颤,太久不见,她几乎忍不住眼前这人。

她是薛莹吗?是吗?

曾经的娴雅贵妇,眼下却穿着一身火辣塑身的紧身衣裤,脸上画着浓妆艳抹,眼中透射出的,更不再是曾今的雍容,而换成了另一种尖锐,阴狠得仿佛毒蛇。

一个人怎么可能变这么多,乔蕊一下竟然没反应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