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乔蕊怀孕/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薛莹对乔蕊早就恨之入骨,此刻看到她出现在这里,脸上当即露出狰狞的冷笑,手捏着她的手腕更紧了:“怎么,你住在这儿?呵,景撼天竟然让你住在这儿?他果然是个老糊涂蛋。”

她的音量没有控制,刚刚喘过气来的景撼天闻言,又是一阵恼怒。

乔蕊感觉手有些吃痛,她始终挣脱薛莹的钳制,等终于挣开时,手上已经红了一圈儿。

她捂着手腕,脸色不好的瞪着薛莹。

“你看什么?”薛莹语气也不好。

乔蕊挺胸抬头:“不能看吗?你镶金了?这时候我家,我有什么不能看的?”

面对薛莹,她即便再软弱,也要让自己看起来够坚强。

看她将“我家”两个字说的这么自然,薛莹咬牙切齿:“你家,你算什么东西?”

乔蕊反唇相讥:“我算不算东西我不知道,不过您肯定不是东西。”说着,她眼角趣味的盯着薛莹手上被卷成筒的杂志。

这个贱人竟然敢讥笑她。

薛莹气的怒火冲天:“乔蕊,你别给脸不要脸,怎么,巴结上仲言还不够,连这个老头你也要倒贴?那我倒想问问你了,这老头的滋味怎么样?”

“砰。”又是一声拍桌声,景撼天气的大喝:“贱人,给我滚!”

“我会走,不用你说,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是要上庭,还是要私下解决,你看着办,我的话不是假的,景撼天,你逼急了我,吃亏的也是你,还有你那个宝贝儿子,你不是已经亏待他三十几年了,你就不想补偿补偿他?”

“我让你滚!”

玛丽也立刻上前两步,寒着脸道:“薛女士,如果您再不离开,我要叫保安了。”别墅区的保安,来的可是很快的。

薛莹瞪了玛丽一眼,现在连个佣人都敢跟她拿腔拿调了。

她重新戴上墨镜,哼了一声,往门外走时,路过乔蕊身边,她眼眸紧了一下,故意加快脚步,重重撞了乔蕊一下,再在脚下勾了一个绊锁,只听“啊”的一声,乔蕊淬不及,身子往后一仰,后脑重重摔在地上。

“砰”的一声,是她的头骨,直接撞击地面。

幸亏书房扑了地毯,为她缓冲一些,否则大概已经流血了。

薛莹轻蔑的看了她一眼,快步离开。

景撼天气的呼吸又开始急促,玛丽也急忙去扶起乔蕊,乔蕊抱着脑袋,好不容易坐起来,却又猛地弯腰,抱住自己的肚子。

“我撞到了头,为什么肚子这么痛?”她拧紧了眉,腹部疼的像是肠子都在扭曲。

景撼天脸色一白:“医生,快叫医生,快。”

玛丽赶紧冲出去叫人上来帮忙,一番兵荒马乱,等到120来时,乔蕊已经疼得满头大汗,唇都发白了。

景撼天死死的盯着她的肚子。

之前见亲家那天,景仲言说乔蕊怀孕了,当时他也信了,可后来,他并没发现乔蕊有什么不一样,甚至就连平时吃饭,也依然吃很多麻辣刺激的食物,而景仲言竟然也没拦着她。

他这便想到,大概怀孕什么只是骗骗亲家他们,并不是真的。

他也没揭穿,心想仲言自有分寸,便将这件事遗忘。

可是现在,看到乔蕊捂着肚子,痛不欲生的摸样,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难道还是是真的?

乔蕊……真的有了?

120很快把乔蕊送上车,玛丽陪同前往,景撼天让司机开车,在后面跟着。

家里佣人也立刻通知了景仲言。

景仲言接到电话时,还在开会,听到内容,几乎一秒也没停顿,起身连散会都没来得及说,便往外走。

后面有人想叫他,可一出去,发现他已经下了电梯,人早已不见。

景仲言赶到医院时,并没过去多久,他询问了护士,等抵达妇产科的病房时,一进去,就看到乔蕊苍白着面色,头上包着绷带,半靠在病床上,护士正在给她换输液瓶。

看到他进来,乔蕊扯着唇想叫他,可剧痛之后,她连说话都没力气。

景撼天从椅子上站起来,脸色沉得不得了,起身,走出病房。

景仲言并没叫他,病房里只剩下两人,她握住乔蕊冰凉的手,捏了捏,柔声问:“到底是头疼还是肚子疼,我听到的消息,好像不一样?”

“都疼。”她轻轻说的,勉强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又摸了摸自己的腹部,漆黑的眸子,定定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我要适应一下这种痛,以后,可能会更痛。”

他楞了一下,看向她的腹部。

她勾起唇,苍白的笑了一下,那个笑,明明那么虚弱,却那么灿烂。

她说:“老公,医生说我已经怀孕两周半了。”

他眼神一顿,楞了一下。

过了好半晌,他手紧张的覆上去,握住她搁在肚子上的小手,声音黯哑:“真的?”

“恩。”

他顿时站起来,巨大的动作,牵连着椅子都倒塌了。

可他没心情去管,只激动的看着她,脸上是明确兴奋的表情:“真的?是真的?”

“恩,是真的。”

“真的是真的?”

“是真的,不过老公,你这个表情,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他没有回答,却倾身,对准她的唇吻住,大掌紧紧握住她的小手,手心忍不住有些颤抖……

他喜欢,当然喜欢,怎么可能不喜欢。

她的妻子,肚子里怀有他的孩子,他……要做爸爸了。

乔蕊觉得自己是庆幸的,孩子才两周半,连她都没感觉到,这样不稳的情况下,她摔了那么重的一跤,孩子却稳稳的保住了。

这个孩子好坚强,坚强得让她不可思议。

她捧着景仲言的脸,细细的看着他的眉眼,眼眸望进他柔和的眼眸里,仰头,吻住他的眼睑。

他配合的闭上眼睛,感觉她轻若蝉翼的吻落在他眼睑上,柔柔软软,仿佛刷子,刷进了他的心坎。

“你,我,孩子,一家三口,我们终于齐了。”她说出这句话时,鼻子有些酸酸的。

曾经,她好几次想要孩子,但是她知道景仲言不愿意,他有很多顾虑,而他最大的顾虑,就是怕保护不好她,他怕贸然令她怀孕,却无法保障她的安全,他怕当她顶着大肚子时,却遭遇不测,他怕曾经发生过的绑架事件,再次发生……

他有很多想法,很多顾忌。

那时候她谅解她,可是她真的喜欢孩子,是真的喜欢。

她方才问的那句话不是开玩笑,景仲言来之前,她真的迟疑过,她不确定他想不想现在有孩子,她不确定他会不会觉得时机依旧不对。

她很担心,很烦恼。

可他的表情,令她松了口一起,尽管他没有说出口,但她知道,他喜欢这孩子,喜欢的不得了。

她这下,才是彻底的松了口气。

陪着乔蕊在病房里好一会儿,直到把她哄睡了,景仲言才出去。

病房外,玛丽叫了声少爷,又看了先生一眼,走远了些。

景撼天杵着拐杖,对景仲言努了一下,让他坐到他旁边。

景仲言坐下,面上一改病房内的轻柔,眼底凝起肃杀:“这个婚,你还离不离了?”

他口气声音,仿佛议论的只是陌生人的婚姻,并不是自己父母。

景撼天有些疲惫的叹了口气:“我知道你的意思,我本想给她留个面子,既然她不要,那就速战速决吧。”

到底夫妻几十年,景撼天对薛莹有这一部分容忍,但是这个份容忍,已经在今天乔蕊的世上,消失殆尽了。

景仲言看他一眼:“这几天乔蕊就在医院呆着,你的身体也是,佣人说你被她气的心口疼,那顺便也住几天院吧,外面我会处理。”

“我还好。”老人沉沉的说。

“就这么决定了。”他不容他拒绝,即便这人是他的父亲。

景撼天到底没再说什么,既然景仲言愿意帮他处理,他也省了这份心,他这个儿子他了解,此刻,他是真的怒了。

乔蕊是他的心头宝,这下子孩子都有了,却差点掉了,是个男人也受不住。

原先仲言估计还惦念着母子之情,这件事后,这份本就疏离的亲情,只怕也要没了。

之后的几天,外面怎样,乔蕊不知道,景撼天也不打听。

乔蕊被转到了住院部静养,景撼天的病房在她楼下。

乔蕊住院的事,本来是想瞒着乔家父母的,但是乔妈妈打了一通电话过来,刚巧听到救护车的声音,就着急了,之后瞒不住,也只得说了。

一听说女儿动了胎气,还在住院,乔妈妈脚都没歇就跑来,玛丽原本被支来照顾乔蕊,但乔妈妈事事亲力亲为,玛丽只得老实的回到景撼天身边。

晚上景仲言来病房的时候,看到岳父岳母,自然免不了被骂了一通,他也老实听了,并没半句不满。

看他认错态度良好,也的确没有虐待自己女儿,乔妈妈这才消了这口气,但是乔蕊住院期间,她却要每天都来守着。

原先一两天还行,但是后面卡瑞娜要出差,小峦又被弄到乔家了,乔妈妈也只好抱着孩子来照顾乔蕊。

一段时间不见,厉峦已经长大了不少,圆胖胖的小脸蛋,还不会说话,但是会咿咿呀呀了。

乔蕊小时候就是一岁以后才会说话,但是十个月就会走路了,显然厉峦也是晚说话的那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