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大义灭亲/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确定?”他好心提醒:“这是我最后一次找你,签了字,证据一辈子不会出现,否则,就准备为你买凶杀人的罪行赎罪吧。”

“景仲言!”薛莹气的大吼:“你究竟还当不当我是你妈!”

“你说呢?”他反问她,嘴角讽刺的意味更浓:“乔蕊怀孕了,你上次一推,险些害她流产。”

“乔蕊乔蕊又是乔蕊,她有什么迷得你神魂颠倒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她到底哪里好,值得你连高紫萱都不要,也要护着她!我看你就是吃了她的药,早知道当初就不该放过她,在路上就该弄死她!”她说的咬牙切齿,语气不像开玩笑,仿佛真的悔恨当初明明已经把人绑走了,完全不需要非要送到国外去弄死,就算在国内,也不见得不能湮灭证据。

“你再说一便。”

男人的淡凉的声音,透着一股狠戾。

薛莹瞪着他:“再说十遍也是这句话,你有证据是吗?好,你就爆吧,我就看看你是不是为了一个外人,连亲母亲也不要了!”她说完,转身离开,房门还是打不开,她气的一脚踢门,大吼:“开门!”

外面的服务生这才颤颤巍巍的给她打开。

薛莹离开得很果决,仿佛真的不担心儿子大义灭亲,其实她心里也很悬,但是想到自己毕竟是景仲言的母亲,儿子怎么可能把母亲送到监狱,她又释然了。

是的,不可能的,有个囚犯母亲,他的脸上也无光。

这毕竟是家丑,所谓家丑不外扬,景仲言应该只是唬她而已。

薛莹越想越相信就是这么回事,心也放了下来,如今薛氏在高氏的手里,她无论如何也要保住薛氏,抱住薛涛的家产,所以景氏的股份,她必须拿到手!

而就在薛莹走后,景仲言并不意外她的离开,拿着手机,拨了一通他以为自己一辈子不会拨的号码。

“有时间吗?聊两句。”

……

“你真的要去?”轿车的前座,莫歆听到景仲卿接了一通电话,车厢里本就安静,她听到了电话内容,那是景仲言打给他的,要和他单独见一面。

莫歆并不赞成,主要是景仲言这个主动的态度,惹人深思,总觉得是什么陷阱。

“恩,开车吧。”时卿没什么反应的说,他想到景仲言会找他,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莫歆还在犹豫,司机已经驱动车子,往目的地驶去。

还是那间咖啡厅,还是那个包厢,景仲言并没有挪位子的打算,他也不想走来走去。

时卿来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快四点半了,这个时间,不管是谁,约见都应该在餐厅,在咖啡厅,实在是有点不伦不类。

进入咖啡厅,浓浓的咖啡味,伴随着淡雅的音乐,静静流淌。

服务生显然已经被知会过了,带着人就往包厢走。

时卿和莫歆一起进去,就看到里面正端着咖啡,瞧着窗外风景的俊逸男人。

五官硬挺,眉目成熟,莫歆不得不说,从某些方面来看,这两兄弟,其实很像。

“坐。”看到两人一起,景仲言并没什么反应,指了指对面的椅子。

时卿坐过去坐下,服务生又拿了把新的过来,摆在旁边,给莫歆做的。

咖啡很快送上来,等到服务生离开,包厢门别关上,景仲言才开口:“我听说,高氏有人在接触你。”

这句话,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

时卿面无表情,他就知道景仲言找他,多半为了这件事,高氏的人的确接触过他,并且就在这几天。

“是又怎么样?”

“他们开什么条件?”

“你想争取?”时卿冷笑:“还以为你不需要我。”

“的确不需要。”景仲言言辞冷淡:“但事情已经僵持了一段时间了,乔蕊也怀孕了,五月的婚礼不能延期,不能拖了,有简便的法子,自然想速战速决。”

时卿却猛地抬眸:“乔蕊怀孕了?”

“恩。”景仲言没什么隐瞒:“还不到一个月,之前出了意外,现在在医院安胎。”

“意外?”时卿眼睛眯起来,单从医院两个字,就能听出那场意外,涉及了危险:“高氏动的手?”

“差不多。”薛莹如今跟着高翔玉,薛氏又被高氏并购,她的确算是高氏的一份子。

果然,时卿脸色更冷了。

景仲言递了一个u盘,放在桌上:“警方那边很久没新证据了吧,这个或许可以帮你。”

时卿没做声,莫歆却看着那u盘,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提到了警局,那就一定是跟时卿母亲的事有关的,她不自禁的摸出自己的平板电脑。

景仲言看她的摸样,不在意的道:“插上看看吧,防盗了,复制不了。”

莫歆又看了时卿一眼,没有自作主张。

时卿沉默一下,点头。

莫歆这才把u盘拿过来,等到加载好了,就看到里面一分一分的文件,还有不少照片。

越看她越是心惊。

旁边的时卿看了一眼某张照片,眼神顿时凛住。

那是,她母亲的照片,那时候她母亲还很年轻,而她母亲对面,则是同样年轻的薛莹,那时候的她,盛气凌人,身边跟了好几个保镖,将她母亲团团围住。

拳头已经捏起来,他夺过平板,眼中满是危险。

对面,景仲言继续说:“恐吓,威胁,到最后买凶杀人,当年帮她杀人的三个人,有两个在坐牢,唯一一个,已经被我看管起来了,要不要?”

时卿死死的咬着牙,喉咙一片腥甜,几乎说不出话。

京综研知道他的情绪有多激动,并没有逼他,安静等着。

十分钟后,等到把所有文件照片都看完,时卿将平板关上,重重的闭上眼睛,浑身肌肉都紧绷了。

他现在很气,气的想杀人。

他知道当年的事跟薛莹有关,他恨薛莹,但是没想到,当年的过程,竟然如此可怕。

捏紧平板,他指甲都泛白了:“要。”他只说了一个字。

景仲言点头,笑了:“u盘密码是你的生日,人今天晚上,送过去给你。”

时卿并不敢信他,他这个弟弟,向来狡猾。

“连生母都能出卖?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你想要什么?”

“想要你去一趟京都。”他说着,看了一眼莫歆。

莫歆心头一阵,就听时卿说:“你先出去。”

她知道现在,她留不下来,只得出了包厢。

房门重新被阖上,景仲言喝了一口咖啡,淡淡说:“京都我安排了人,你只需要跟高翔玉见一面,最好能到他家,就行了。”

“就这么简单?”他挑眉,并不信。

“当然不是这么简单。”景仲言说着,拿出另一份文件,递给他。

时卿打开,看到里面的内容,再是冷静,眼眸也紧了一下。

“你胆子不小。”他冷哼一声。

景仲言神色淡淡:“我想尽快解决,不想拖泥带水,按照这上面的口供说,u盘和人,都是你的。”

这是一份口供,一份举报高翔玉走私国宝的虚假的口供,但是时卿好奇:“就算我配合,拿不住证据,高翔玉一样没事。”

“证据我已经安排好了,你只管报警就好。”

时卿眯了眯眼,看着手里的平板,沉下眸:“你确定,你要大义灭亲?”

“我给过她机会,作为良好市民,杜绝罪犯是我的义务,我想,监狱会好好管教她。”

“好狠。”他冷讽。

景仲言面无表情:“为了社会安定。”

他眼中的讽意更深。

这次的见面,两人各自怀揣目的,没有争锋相对,却因为各自利益,暂时定义为了合作关系。

而两天后,薛莹被警察带走了,因为证据确凿,加上还有人证,法庭的判决很快下来,二十年有期徒刑。

而次日,景仲言代表景撼天,向法院提出诉讼,单方面申请离婚,因为理由充分,女方为重刑犯罪份子,当场判定,离婚有效。

拿着判决书离开法院时,时卿也踏上了千万京都的航班。

而站在监狱门口,景仲言经过一系列申请,见到了短短五天,已经憔悴的满脸泛着黑气的薛莹。

一看到他,薛莹几乎是扑过来,一双眼睛赤红,发了疯似的,大吼:“景仲言你这个王八蛋,我是你妈,我是你妈啊……”

狱警急忙她按住,厉声呵斥:“不准吵!”

薛莹凄楚的大哭起来,那哭声震得接见室的房梁好像都要塌了,她哭得难受,眼泪鼻涕横流,却还是那句话:“我是你妈啊……我是你妈啊……”

景仲言始终安定的坐在另一边,脸上没有半丝表情:“我不是说过,让你乖乖签字。”

薛莹猛地抬头,一双被眼泪迷红的眼睛,射出慢慢的恨意:“就因为我不肯定离婚,就因为我不肯离婚就这么对我?景仲言,你不是人,你不是人……”

“就算我不帮忙,时卿早晚也会找到证据,只是时间问题,你杀人的时候,就该想到这个后果。”就是因为时卿母亲的事让她长了胆子,之后乔蕊才险些丧命。

当时景仲言没控告自己的母亲,一是证据不足,二是,他顾念了那份母子之情。

只是后来的太多事,令他越来越绝望,如今将她送进监狱,景仲言竟然没有半点愧疚,她,就应该在里面悔过,二十年,不是不能出来,而她做的那些事,需要付出代价。

薛莹没说话,嘴里只是各种脏话的骂着自己儿子。

景仲言静静地听了一会儿,烦了,起身离开。

后面,薛莹的怒骂声加大了许多,声音也是撕心裂肺。

景仲言像是没听到,一路离开,甚至连头都没回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