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慢慢收拾/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薛莹的事,就像一个导火线,在薛莹罪行被判决的同一时间,景仲言的电话,已经被打爆了。

全是薛家人打来的,他的舅舅,他的外公,甚至还有薛零薛晖。

他一一屏蔽,总算安静了。

回到公司,林若的表情很不好,她刚接了一通电话,脸色非常难看。

看到景仲言回来,她急忙调整情绪,殷勤的迎上去。

薛莹的事,没有张扬,公司的人还不知道,林若却已经知道了,林若是见过薛莹的,在京都,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是她当时,就站在高翔玉身边,想不注意都难。

景仲言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询问:“不舒服?”

林若摸摸脸蛋,赶紧摇头:“没有,没有,可能太热了。”

景仲言点头,进了办公室。

林若吐了口气,转身,刚想回秘书室,就看到李丽在她身后。

李丽的伤势是在全好之后回来的,如今的她看来和以前没什么两样。

看了林若一眼,李丽笑着道:“太热了吗?我叫人把空调调一下。”

“不用不用,我没那么娇弱,是我穿多了。”她说着,连忙脱下外套,笑着说:“好了,这样就好了。”

李丽点点头,转身,进了总裁室。

一进去,就对景仲言说:“林若看来挺沉不住气的,我看她都怕了。”

景仲言嗯了一声,没多少在意,问:“时卿那边飞机到了吗?”他既然想叫时卿这个名字,他也不会叫他本名。

“还没有。”

景仲言没说什么,递了份文件过去:“把这个交给京都的人,让他安排。”

高翔玉在景仲言身边安插人,同样的道理,景仲言就不会吗?

接过文件,一看内容,李丽就叹了口气:“景总这是为了高小姐?也是,高氏那些股东据说如狼似虎,一旦高翔玉和梅澜倒下,高小姐只怕就彻底成了小白菜。”

这是一份股份转让书,是景仲言通过一家中间公司,陆陆续续从高氏几个股东手里买了一些散股,凑在一起不多,但也有百分之十,等到高氏真的倒了,算上高翔玉集团的百分之四十,加上这百分之十,五十,足够高紫萱稳住形式了。

高翔玉一倒,高氏的股东势必会统一投票,撤掉高翔玉的职位,推举新任总裁,而高紫萱到时候哪怕拿着高翔玉百分之四十股份,也同样少了,其他人联合起来,她无法控股,只能被彻底驱赶,高氏到时候,除了给她花红,只怕连集团名字都要改。

如是高紫萱想保住高氏,唯一的办法就是独立控股,这百分之十看来不多,却是景仲言对她最大的帮助。

外面风风雨雨,在医院的乔蕊却并不知道,她刚开始还能打打电话,看看微博,偶尔跟赵央聊聊天,但是最近几天,医生跟她说,孕妇最好不要过多接触电子设备,有辐射,景仲言知道后,就把她的手机没收了,现在就算赵央有事找她,要不是打到乔妈妈那里,要不就是下了班亲自过来。

五部因为已经上了轨道,她这个部长不在并没多大的问题,而且陈新也管理得非常好,让她很满意。

卡瑞娜今天休息,带着儿子过来看乔蕊,一进门就看到她拿着遥控器在转台,转来转去,却并没确定看什么。

“这么无聊?”她走进来,笑着问。

乔蕊叹了口气,将电视随便换到一个台,关小了声音,说:“无聊疯了。”

“不是给了你几本小说吗?没看?”

乔蕊愁眉苦脸:“不好看。”

“那也没办法,你现在情况特殊,小心为上。”她说着,把小峦放到病床上,自己去洗了个苹果开始吃。

乔蕊把小峦抱住,任他玩着自己的手指,说:“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出院?昨晚我提了一次,可是……”

“可是你老公不答应?”

乔蕊颓废:“连爸都出院了。”

景撼天三天前就出院了,只留下了玛丽来照顾她,这会儿玛丽回去端饭菜了,医院的食物到底不如家里的好,这段时间,乔蕊都不记得自己吃了多少安胎药膳了,一嘴的中药味。

“我看你就好好在这儿呆着吧,我感觉,没两天就能出院了。”

“你怎么知道?”

卡瑞娜笑:“你看看日期。”

乔蕊看了一眼旁边的日历,四月二十七号。

她一愣。

“五月一号就是婚礼,二十九号肯定能出院。”

“我还以为……”

看她的表情卡瑞娜就猜到了:“以为婚礼延迟了?你肯,你老公肯吗?你妈也说了,说延期把,结果他不答应,亲戚们的机票也都订好了。”

乔蕊不禁皱眉:“婚礼要去国外,国内这边,最近高氏有动静吗?仲言不在,会不会出事?”

“他肯定会安排好,你操什么心。”

乔蕊就是操心,没办法不操心啊,这可是大事。

没一会儿,到了吃饭时间,送饭来的却不是玛丽,而是景仲言。

看着他提着食盒走进俩,卡瑞娜立刻抱起儿子,说:“我们也要回去了,不打扰了。”

乔蕊想叫住她,但看那个食盒小小的,应该没准备多的饭菜,总不能把人留下看着她吃吧,只好道了再见。

景仲言走过俩,将食盒放下,伸手为她将有些乱的头发理了理:“今天有没有不舒服?”

“没有。”她仰着头望着他,笑眯眯的:“你呢,今天工作还顺利吗?”

“恩。”将食盒里面的菜一一摆出来。

乔蕊看了一眼就皱起眉头:“这么多?”看着一个小小的食盒,里面怎么装了这么多菜:“我们一起吃吗?”

“你一个人的。”

“我吃不完。”

“为了孩子。”

乔蕊焉了:“那也不能把我撑死啊……”

“乖。”她夹了一块鸡肉,递到她嘴边。

乔蕊鼓着嘴不想吃,但看他下班衣服都没换,就过来,又有些不忍心,到底张嘴吃了。

将饭菜摆在她病床的横桌上,乔蕊叹了口气,老实的开始吃饭。

景仲言就坐在她旁边,开始为她削苹果,好像生怕她吃完饭就会饿着似的。

看得乔蕊苦大仇深的。

瞧着她一脸的不情愿,他笑了一下,说:“明天就好了。”

“明天就不用吃这么多了?”

“恩,明天出院。”

“我可以出院了?”幸福来得太突然,一下子来了精神:“真的?”

“恩。”他点头,又叮嘱:“快点吃。”

乔蕊这下也没脾气了,乖乖拿着勺子吃饭,就算再吃不下去,也全部吃光了。

乔蕊现在还没开始孕吐,医生说有这种情况,有的孕妇三个月前天天吐,吐得什么营养都灌输不进去,三个月之后却什么事儿都没有了。

也有那种,三个月前好好地,三个月后开始受不住,知道七八个,才停了吐。

景仲言就是打着,让乔蕊还没孕吐前,先多吃点,否则等到吐的时候,怎么受得住。

乔蕊知道他的意思,她也很怕到时候严重起来,吃不下东西,孩子长不好,所以每次虽然很不想吃,但还是硬生生的吃,只顶多趁机撒撒娇而已。

吃了饭,又吃了苹果,乔蕊已经不能动了,瘫在床上,大肚子朝上的敞开。

景仲言为她收拾好,上了床,睡在她旁边。

这是一间vip病房,床很大,并不是普通病房那种单人床,这里是双人床。两人睡绝对没问题,而且因为这是私立医院,管辖没那么严格,景仲言偶尔晚上也会在这里陪她,第二天直接去公司。

今晚他是会留下,明天直接为她办理出院。

两人缩在一起,景仲言拿手机看邮件,乔蕊就抱着那并不想看的书看,中途景仲言去洗澡,乔蕊就看到他手机响了。

拿起来一看,是没有来电显示的,她也不知道接不接,犹豫一下,还是接起。

电话一接通,那头劈头盖脸的辱骂就砸过来:“景仲言你还是不是人,那可是你妈,你连你妈都能害,她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孽才生了你,他生头猪都比生你好,你这个不孝子,你……”

那边还在骂个不停,乔蕊却盯着手机,满脸无措。

若不是对方一开始就说了景仲言三个字,她一定以为对方打错了。

回过神来,那头已经骂得很难听了,间或的粗鄙用词,令乔蕊听的皱眉,她猛地挂断电话,将那声音彻底扼杀。

但很快,电话又响了,还是那个号码。

乔蕊条件反射的屏蔽了,拉入黑名单。

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她不喜欢听到有人骂景仲言。

等到周围终于安静,乔蕊将手机放回原位,脸色却有些负责的盯着洗手间方向。

里面水声未停,景仲言还没洗好。

她又看了看手机,最近她没有手机用,几乎没怎么与外界交流,难道她住院的这段时间,出了什么事?

可是她问过卡瑞娜,她明明说没事。

或者是连卡瑞娜也不知道的事?

不得不说,乔蕊有些纠结,刚才那通电话里的言辞,听得她很不舒服,里面不止一次涉及到“她是你妈”这句,难道,这件事和薛莹有什么关系?

乔蕊想不通,觉得很复杂,过了一会儿,景仲言出来,乔蕊想了想,并没把电话的事说出来,只是问:“对了,爸离婚的事,办好了吗?”

“恩。”景仲言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说:“判定离婚了。”

乔蕊问:“给了股份了?”

“没有。”

“那……”

景仲言突然看着她,黑眸眯了一下,看向枕头边的手机:“我电话响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