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小岛/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有!”乔蕊几乎是条件发射的说。

景仲言不语,沉默的看着她。

乔蕊耷拉下脑袋,终于闷闷说:“恩,响过……”

他没说什么,继续擦头发,像是不打算看是谁打来的,也不想解释什么。

乔蕊等到他把头发擦干了,上了床,才偷偷看他,见他拿着手机开始翻邮箱,也没看通话记录,终于憋不住了:“刚才那通电话……”

他看向她,等她问。

这段时间断了她跟外面的联系,就是不想她因为这些事乱想,现在孩子刚怀上,他小心翼翼,唯恐有什么影响了她。

不过她既然已经知道了,那她要是问出来,他就说好了,反正事情也过了,瞒不瞒也就是这么一回事。

当初开庭的时候,景仲卿的律师在庭上提过他的名字,表明那些证据以及证人的由来,所以当时一起观庭的人,都知道跟他有关,因为是下了禁令的,当时虽然没有记者和外人,但薛家的人知道了,这两天一直在找他麻烦。

乔蕊看他面色平稳,黑眸深沉,不知怎么的,到了嘴边的询问绕了一个圈儿,又咽了回去。

她转口说:“刚才那通电话是广告推销的,问你要不要投资商铺,我拉黑了。”

他愣了一下,看她的目光深了一些。

乔蕊其实是不太会说谎的,她说谎有个小动作,就是不敢看人的眼睛,她现在就是。

乔蕊说完这句话,也不管景仲言信不信,就缩进被子里,闭上眼睛说:“你还要忙吗?那我先睡了。”

他没做声,她就真的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呼吸均匀的睡了起来。

过了好半晌,他才伸出手,碰碰她的额头,将她额前的短发往后面理了理,有些无奈。

也不管她听到没听到,就说:“事情有点复杂,简单来说,你时哥哥控告我母亲,罪名就不好说了,但她判刑了,现在薛家那边对我有意见。”

骂得那么难听,就是单单一个有意见?

乔蕊没睁开眼,装作睡着了。

看她不说什么,景仲言也不解释了,乔蕊大概也并不是很想知道。

他的想法是对的,乔蕊不想知道,她知道了要烦恼,不知道,她只要安心的站在景仲言这边就对了,不管别人怎么说他,他是她的丈夫,她无条件支持他任何决定,没有原因,就因为他们是夫妻,是天底下最亲近的之一。

这件事乔蕊很快就忘了,第二天醒来,也一点事没有。

她起来后,景仲言的电话响了,他起来接听,声音有些低沉,因为刚睡醒。

接了电话,他也醒了,两人在洗手间简单洗漱完,玛丽就来了,帮忙收拾东西,住院了一段时间,病房里可是放了好多私人物品。

玛丽在收拾,景仲言去退房,乔蕊在病房等着,过了半小时,九点半的时候,玛丽提着东西,要先走了。

乔蕊一愣:“你不等我?”

玛丽也是一愣:“少夫人,你又不回家。”

“我不回家?”乔蕊眨眨眼:“为什么?”

“少爷没跟你说吗?你和少爷的婚礼就在几天后,你们要提前出国,今天十一点的机票,你们要直接去机场,行李昨天都已经托运过去了。”

乔蕊:“……”

景仲言拿了出院证明进来,就看到病房里只有乔蕊一个人,她看他回来,就问:“我们今天就要出国?”

想到可能是玛丽说了,他只能点头:“恩。”

“为什么你不告诉我?”

她这语气有点怪,他瞧着她:“怎么了?不想提前过去?”

乔蕊鼓着嘴:“不是不想,但你应该提前告诉我一声。”

“告诉你你就不去了?”他挑了挑眉。

她被他这理所当然的态度弄得有些火:“但你应该说一声!”

“说了你就不去了?”

“你……”乔蕊气得不行:“大男子主义。”

他却一笑,走过来搂住她的腰,轻轻说:“本来就不想告诉你,打算给你个惊喜,不过忘了提醒玛丽,她说漏嘴了。”

“惊喜?”乔蕊眼睛顿时一亮,刚才的不快抛到九霄云外了:“什么惊喜?”

“到了就知道了。”他牵起她的手,拉着她离开病房。

十个小时后,飞机递到的目的地,乔蕊已经累得浑身酸软了,坐飞机最不好的就是时差,在中国是早上出发,到了这里,竟然还早上。

可她已经困得不行了。

但是惊喜还在等她。

乔蕊又期待那份惊喜,又期待酒店房间的大床。

结果景仲言直接带她到酒店了。

乔蕊一下拉住他,不进去:“惊喜呢?”

他愣了一下,不禁笑了:“你一路上都在想这个?”

“不然呢?”她回答的理所当然,她脑中忍不住想到上次他的求婚,那个也算是惊喜吧,如果是那种程度的浪漫,她就不用睡了,撑着眼皮也要浪漫完。

景仲言一看她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将她搂在怀里,带进酒店:“惊喜在明天,而且,已经不能算惊喜了。”

出其不意才叫惊喜,现在这种顶多叫日程。

想到还要等一天,乔蕊心里更期待了。

在酒店睡了八个小时,在下午的时候,两人又踏上了另一班航班,他们的婚礼场地设在无人岛,但是小岛没有机场,只会有岛外有公路,所以他们需要先从中国到美国,再转机到小岛附近的机场,然后搭直升机到岛内。

乔蕊第一次坐直升机,心里有点害怕,坐进去后,还是忍不住问:“这个不会就是你的惊喜吧?”

虽然这个也算,但是她觉得没那么浪漫。

他失笑,吻了她唇一下,轻轻咬住:“对这件事,你就这么上心?”

惊喜两个字,他这一天都听了十几回了。

是怀孕的女人变幼稚了,还是他以前就高估了她的智商?

乔蕊任他吻着,眉眼笑笑,可眼角瞟到前面的机师,又有点脸红。

飞机升空,耳朵上带着耳机,乔蕊听不到噪音,很好奇的看下面的风景。

看了一下,她突然捂着嘴,有点胸闷。

她以前没有恐高症的毛病,这是怎么了?

看出她的不妥,景仲言赶紧拿了袋子给她。

她干呕两下,却没吐出来,摆摆手,嘴唇却白了很多。

从这里到小岛除了直升机就是坐快艇,景仲言觉得坐快艇容易被水溅到着凉,国外这种靠近海边的气候很怪,温差也很大,一不注意就会水土不服或者生病,所以他选择了直升机。

但是没想到,她也不舒服了。

直升机过了半小时就到了目的地,下了飞机,乔蕊呼吸到新鲜空气,身上的沉闷感消失了。

她软软的抱着自家老公的腰,把自己塞进他怀里,咕哝着说:“现在别给我惊喜,我没力气尖叫。”

他笑,还会开玩笑,那就是没事了。

他打横将她抱起来,走向早就安排好的小公馆。

这小岛不大,说是无人岛,其实里面也有一栋完好的小公馆,那公馆有点像上个世纪的产物,建筑也很古怪,据说是曾经二战时期有人在这里避难搭建的,只是过了很多年,早就荒废了。

几年前当地政府找到了这座小岛,看到里面还算好,小公馆也完整,就公开招租。

之后就时不时有人来包场举办婚礼,或者旺季就开发旅游。

五一应该是旺季,按理说会开发旅游,但是景仲言拿出双倍的钱包了,而且包场比旅游赚,当地政府当然高兴,自然不会白白把钱送走。

乔蕊被抱着,四下好奇地看看,发现越往里面走,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刚才那架直升机已经离开了。

她不禁问:“婚庆公司的人呢?”

“走了。”

“走了?”乔蕊瞪大眼睛。

“婚礼头天再来。”

乔蕊哦了一声,走了一会儿,两人就到了目的地。

看到那个白色的小公馆,外墙有些斑驳,但是总的看来,还是保养得很好,小公馆很高,大概左右,要说小,不是面积小,而是这种古堡类型的建筑,不管在哪儿看到都是成亩的面积,这个却跟普通的单栋居民楼差不多,看着实在就不大。

但是外部的轮廓,却透着一股沧桑的沉淀。

乔蕊看到时眼睛就亮了,这里真漂亮。

小公馆周围已经被打理得很干净,很大一片土地都特别被开垦过,还种下了很多五颜六色,叫不出名字的花,他们刚刚下了直升机一路过来,虽然路是完整的,但是免不了还是有些颠簸,并且也能看到两边的乱林,那些树木靠近大路的倒是给整理了一下,但是看进去一点,里面就是荒芜的摸样,显然是当地政府并没有对整个小岛进行维护,只是开辟出了一块比较好的进行宣传。

乔蕊刚才一路过来,还以为住的地方也是这样,还想着怎么跟婚庆照片上看的不一样,稍显简陋啊,但是看到眼前的美景,她就彻底呆了。

这种古朴与大自然结合的感觉,让她连身体不适都被憋了回去。

她拍拍景仲言手,嚷嚷:“让我下来,让我下来。”

男人确定她脸色已经好了很多,将她放下。

乔蕊一站到地上就到处踩踩,足下的草坪是真的草坪,不是假草,那些花也是真花,靠近了闻还能嗅到香气,这个季节的小岛上已经有蝴蝶,蝴蝶三两成群,绕着几株漂亮的鲜花,是不是的立上去采摘花蜜。

空气透着清新的味道,夹杂青草的气息,令人忍不住心旷神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