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 赵央心情不好/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以,高翔玉和萧芸有着不为人知的关系,但是问题来了,既然他们有关系,萧芸为什么还过得这么落魄?而萧芸死后,保险也断供了,而高翔玉这个人,从没有出现过,如果不是这次我心血来潮觉得有疑点查了,根本没人知道,萧芸居然认识高翔玉,高氏的总裁!”

“你是觉得,萧芸的死,和高翔玉有关?”赵央只能这么理解,因为听起来,高翔玉的确做了很不符合逻辑的事。

“至少有点联系。”殷临道,随即又面露怅然:“我经手的案子有这么大的漏洞,真不知道当时我脑子是不是被猪踢了。”

赵央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能道:“其实就算之前就查到了也没用,高翔玉那个人,就算你拿着证据到他面前,他也不会认,他的律师团队,会让你们一句话也说不出。”

“我一下子仇富了。”殷临耷拉下脑袋。

赵央笑了一下,逗他:“好了,这件事现在没办法,以后不见得没办法,要重新开案也不见得不行。”

“什么意思?”

赵央从口袋里把手机拿出来,翻到刚才看的新闻,递过去。

新闻里是说有知情人士举报,高氏总裁高翔玉涉嫌走私国宝,现在已经被京都警署请去协助调查了。

新闻是图片加文字,图片只有两张,一张是警察进入高氏,一张是高翔玉跟着一起出来,不过因为是协助调查,所以这位大总裁看起来依旧盛气凌人,脸上表情虽然严肃,但是没有一丝心虚,看来好像并不担心似的。

下面的文字描述了当时的情况,写的公公正正,没有多少自己的看法,纯粹描述事实。

这篇新闻一出来,就在微博上被转疯了,有人预测明天一早的高氏股价要起振荡,所有涉及财经界的,都对此发表了不同的意见和看法。

有人说高翔玉为富不仁,有人说他受人敬仰,说法不一,黑的和捧得各占一半。

殷临看了一会儿,倒是没表达什么看法,只是茫然的看着赵央。

赵央将手机收回,说:“高氏的保安都是傻子吗?记者家门口都拍照了,保安怎么不出现?高氏的公关是吃素的吗?有媒体竟然敢报高氏的八卦?不想在圈子里混了?结合上我们景氏和高氏如今在打对台事,我用脚趾头都能猜出来,这篇报答必然是景总的手笔,景总既然能提前安排记者去拍照,现在还能这么自在的跑到国外去办婚礼,你觉得他会没有后招吗?我觉得,高翔玉走私国宝的事儿说不定还真是真的,景总指不定就是那个举报人,或者,举报人就是他安排的,你只要等到高翔玉出事,然后打个报告给你们上司,要求重开萧芸的案子,到时候高翔玉自身难保,还能不配合调查吗?”

高氏和景氏的争斗,殷临也有耳闻,不过他最近太忙了,工作上的事挤在一起,也不太关注,并且他相信景仲言的本事,从头到尾也没担心过。

不过现在赵央这么一分析,他倒是愣了:“你们景氏和高氏,已经斗到要车上警局的地步了?我还以为只是抢生意。”

赵央冷笑一声:“前段时间景氏发现四个商业间谍,你说呢?”

殷临不觉惊讶,这个层面,他的确没想到。

赵央也不说了,看看时间,催促:“好了,喝完了吧,喝完了咱们就过去吧,他们应该已经到了。”

今天是四月三十号,李丽帮赵央、殷临、付尘、以及付尘的女伴安排的机票,就是今天,婚礼原本是定在五月一号,也就是三十号亲戚朋友们就要抵达小岛,但乔家有些亲戚朋友都是公务员,时间不能凑上,非节假日也不好请假,最后两天大家时间弄不齐,正着急,景撼天一声令下,那就把婚礼挪到三号,幸亏小岛包了七天,临时改点时间也能应付。

所以既然时间都改了,赵央殷临原本要请假的,也就不请了,等到三十号补休一天就直接过去,反正他们晚点去,说不定小岛上的那对无良夫妻反而更高兴。

而他们四个是今天去,乔景两家的亲戚则是统一明天去。

出了咖啡厅,街对面就是机场大厅。

赵央只背了个双肩包,里面放了两套换洗衣服,殷临更简单,只提了个小旅行袋,小的不得了。

所以,当他们在机场休息区看到付尘和他的女伴时,看了看那两大箱子行李箱,都愣了。

“不是只是去两天吗?你带了多少东西?”殷临走到付尘身边,惊讶的问。

付尘怀里搂着个小美女,淡淡的道:“娇娇的,一箱衣服,一箱化妆品。”

那叫娇娇的小美女摸样甜甜的应了一声,大庭广众的就在付尘脸上亲了一下。

赵央看的皱眉。

殷临也别开眼,转头笑问赵央:“你也是女孩子,你的化妆品呢?”

赵央反手,在双肩包的一侧,抓出一个化妆包:“这里。”

娇娇软绵绵的笑了一声:“就这么一小包?够装化妆水还是够装卸妆油?”

赵央听出她的讽刺,也笑起来:“都够装了,我这张脸还年轻,用不着那么多化学用品,年纪大的保养保养倒是不可厚非,我这种小姑娘,靠天生丽质就够了。”

“噗嗤。”殷临一下笑出来,觉得赵央简直太可爱了。

娇娇却一下子红了眼圈:“你是什么意思嘛”娇娇本身很年轻,看着只有二十岁冒头,但是赵央一说一箱子化妆品,年纪大才这么保养,她就觉得她在骂她老。

她哪里老,她才成年没两年。

赵央看不来这种娇滴滴的女人,就连于凉没她这么作,她学着娇娇的语气说:“我就是这个意思啊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啦”

娇娇鼻子一红,钻进了付尘的怀里。

付尘一边拍拍女伴的后背,一边用不快的眼神盯着赵央,随即声音有些冷的对殷临道:“管管你的女人,别放出来吠。”

赵央一愣,她和付尘不对付,但是他也没骂过她是狗。

殷临皱眉:“付尘,赵央就是开个玩笑。”

赵央打断他:“谁有空开玩笑,我有一句说一句,不爱听别听啊,还不让人说了?以为机场是你家开的?这可是公用场所,言论自由!”

付尘眯起眼。

殷临发现赵央今天火气好像有点大,明明刚才在咖啡店还好好的,他走过去,拉着她走到一边:“你怎么了?”

“没事。”赵央深吸了口气,有些烦:“我们非要和他们一起吗?能不能换机舱?”

“现在才换,来不及了吧,你到底怎么了?”殷临还是觉得她不对劲。

赵央不想他担心,还是摇头。

两人说了一会儿再过去,却看到休息椅上,只有娇娇一个人,拿着手机在看,看到他们过来,娇娇抬着标志可人的小脸,对着赵央哼了一声,眼角荡出一个冷笑。

赵央火气又上来了,刚才还是林黛玉,付尘一不在就成小辣椒了?

殷临也有点不快,但还是拉着赵央,无声安抚。

这时,付尘从服务台走过来,手里拿着两张机票,递给娇娇。

娇娇看了一眼,眉眼一笑:“头等舱?阿尘,你改了机舱了?”

“恩。”他只说了一个字,从头到尾没看赵央和殷临一眼。

但意思不言而喻,李丽买的机票,是前后座,他这是不想挨着他们坐。

殷临觉得付尘今天很怪,平时和赵央拌嘴,也没今天这样闹这么大的,又看看娇娇,难道这娇娇是付尘的真爱,看不得她受委屈?

可是这小女人刚才那冷笑的样子,他可还记得。

赵央压着心头窜起来的邪火,一屁股走在休息椅上,也不说话了。

殷临也只好沉默,在旁边陪着她。

可他们俩沉默,那边娇娇可高兴了,一脸笑的比花还开,挽着付尘的胳膊说着甜滋滋的话。

付尘随着她说,她不管说什么,他都应和。

赵央听在耳朵里,心里一阵乱烦。

终于等到登机的时候,四人分开不同两个舱,赵央一上机就准备睡觉,昨晚她没怎么睡,就等着今天飞机上睡,不然到了美国再倒时差麻烦。

殷临在她旁边,想说话,但看她这样,也没说了。

过了一会儿人,飞机起飞,等可以自由行动了,殷临去找付尘,把他叫到洗手间门口问:“你和赵央,不会打算就这么僵着吧,我们是去参加婚礼的,你就要这样去参加?”

付尘沉默的靠在一边,没做声。

殷临皱眉:“你今天心情不好?”

“没有。”

“还没有,你快把心情不好四个字写脸上了。”

付尘有些烦:“你有事没事?没事我回去了。”

殷临看他那表情,也不好说什么,只好道一句:“你要是有什么事,就说出来,都是兄弟,帮不帮得上都会帮帮。”

付尘突然顿住脚,回头看他一眼,突然问:“你和赵央真在一起了?”

“额……”殷临愣了愣,摸摸头:“不知道,应该没有,不过我会继续努力。”

付尘不置可否,只拍拍他的肩:“加油,你很好。”

殷临莫名:“我问你有什么事呢,你突然鼓励我干什么?”

“看你傻傻的,怕你一辈子也追不到那个母老虎,给你灌点鸡汤,激励一下。”

“去。”

付尘也不说了,摆摆手,回到头等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