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这叫日行一善/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公馆里,乔蕊正在厨房煎牛排,突然感觉眼皮有点跳得厉害,她往屋里喊了一声:“老公。”

景仲言放下电视遥控器,走过来:“怎么?”

“我觉得有点不舒服。”她伸手想摸自己的眼睛。

可手上有胡椒粉还有油,景仲言不让她碰,替她揉揉眼皮:“进烟了?”

“不是,眼皮跳。”她咕哝。

男人接过锅铲,让她先去洗手。

乔蕊把手洗了,转头就看见男人立在锅炉前,手中小铲子正在平底锅内的牛排上翻转。

他这么家具的摸样,看得她心里一软。

她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他,脸贴着他后背:“老公,我发现你现在厨艺好了。”以前这人连煮出来东西真的没法吃,现在至少有模有样了。

“恩。”他轻轻应了一声,薄唇微勾:“名师出高徒。”

乔蕊眼睛发亮:“我是名师吗?”

“是。”

乔蕊笑的更开心了。

在小岛上的日子与世隔绝,两人不用管外面的任何事,每天就这么黏黏糊糊的呆着,有时候一起做饭,有时候抱着一起看电视,有时候一起去小岛上逛逛,看看这些陌生的风景。

这种生活令乔蕊心情前所未有的放松,恨不得这样的日子吃持续到永远。

但他们知道,五月二号就不行了,五月二号,所有人都会来,然后,就要开始忙碌,等到婚礼结束,还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度蜜月。

正在这时,楼下突然响起什么声音。

乔蕊敏锐的动了动耳朵,挽着男人的胳膊:“老公,外面是不是有人?”

“恩?”景仲言愣了一下,将锅里火关小,没了热油的吱吱声,他果然听到楼下好像有敲门声。

“我去看看。”

乔蕊抓紧他的手:“小心一点。”

这里是无人岛,并且已经被清理干净了,按理说不该有人才对,这几天他们也在小岛上逛过,也没发现什么动物,顶多就是些鸟而已。

让乔蕊在房间里等着,景仲言下楼去开门。

公关大门打开,外面却一人都没有。

他微微眯眼,走出去一点,可突然,右边一道灰色的身影狠扑过来,景仲言眼神一凌,条件发射的挡住袭击,手反式一拧,将那人反身扣住。

“啊啊啊……景仲言你个混蛋,放开我,放开我!”

声音有些耳熟。

景仲言挑了挑眉,探头看了一下,倒是愣住:“付尘?”

“就是你爷爷我,还不放开,快放开!”

景仲言将他松开,眼中可见不快:“你怎么在这儿?”

付尘一边揉着胳膊,一点瞪着他:“我不在这儿在哪儿?机票订的就是今天到啊!你失忆了?”

“今天?”景仲言皱皱眉,眼中懵然一下:“是今天吗?”

“景仲言我真想杀了你!”付尘磨着牙齿。

乔蕊此时站在阳台上,探着脑袋往下看,看了一眼,她也愣住:“付尘?”

付尘仰头,顿时火气又上来了:“乔蕊你下来,你下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乔蕊缩缩脖子,不知他怎么会在这儿,也不知他这是怎么了?

不过她还是解下围裙,手下意识抚摸着肚子,下了楼。

看她下来,景仲言自然的将她扶住,尽管孩子才一个来月,但他也不能大意。

“你是提前来的吗?”乔蕊问付尘。

付尘冷笑一声:“今天几号?”

“今天?”乔蕊眨眨眼,看着自家老公。

她在这里住了几天,也不太看时间,一时也没注意今天几号。

景仲言却反应过来,面上有些不满:“今天二号,殷临也来了?”

“呵呵。”付尘笑的更加狰狞了:“你说呢?”

“他们呢?”

“殷临跟我分开找路,赵央和娇娇晕船,在沙滩等。”

乔蕊眨眼:“娇娇是谁?”

付尘眯着眼睛瞪她。

乔蕊反应过来:“哦,你的女朋友。”

看这对夫妻忘了时间竟然一点愧疚都没有,还一副他们来的太早打扰他们夫妻生活的摸样,付尘呕得不行。

乔蕊听到赵央晕船就有点担心,推推自家老公:“老公,你去看看赵央,我去收拾房间。”

“不要太累。”他叮嘱一声,不许她过度操劳。

乔蕊眉眼笑笑:“拿点被子传单有什么累的。”

他揉揉她的头,还是不太放心。

付尘在旁边脸黑的不行。

最后两人又磨蹭了一下,景仲言才一脸不爽的往沙滩走。

付尘在旁边跟上,表情难看极了。

到了沙滩是,没看到殷临,只有两个女人一个躺着,一个坐着。

赵央休息了这么久,早就没事儿,她利落的跳起来,顺便拿起她和殷临的行李。

娇娇却一看到付尘就撒娇:“阿尘,我难受死了,我的心口好疼,你替我揉揉,人家又想吐了。”

付尘脸上不好:“你先站好。”

娇娇不肯,继续赖在他怀里,眼睛却偷偷瞥着一旁的景仲言。

景仲言双手插着裤带,淡淡的瞟了一眼,走向赵央,接过她手里的行李。

赵央忙道:“景总,我来就好,不太重。”

“殷临呢?”

“还没回来。”

景仲言嗯了一声,使唤:“付尘,你去找殷临。”

付尘虽然不满他的无良,但这小岛不知道有没有危险,便答应:“好。”

娇娇一看付尘又要走了,不满的嘟着嘴,可这次她没嚷着他不要他走,只是略微抱怨了一下,就松手。

她突然这么懂事,赵央倒是愣了一下。

不过下一秒,她就知道了,什么叫狗改不了吃屎。

付尘走了后,娇娇便柔柔弱弱的走到景仲言身边,小声的嘟哝:“景总,我们又见面了。”

男人挑眉:“我们认识?”

“恩,上次在承阳集团的宴会上,我们见过,你还请我喝了杯酒。”她说着,脸颊都红起来。

赵央看的皱眉,不安的目光,落在景仲言身上。

乔蕊不在的时候,景总居然请别的女人喝酒?!

景仲言也皱起眉:“你认错人了。”

娇娇忙道:“没有啊,就是你景总,我在宴会上和服务员相撞,是你扶住我,才没让我跌倒,我的酒杯撒了,也是你拿了另一杯就给我,我记得清清楚楚的。”

赵央扑哧一声笑出来:“小姐,那也叫请你喝酒?那应该叫日行一善吧?”

娇娇双颊更红,瞪着眼睛看她:“我又没和你说话,我跟景总说话,你胡乱插嘴有没有礼貌。”

“好好好,我不插嘴,你们慢慢聊。”确定了景总不是花心萝卜,赵央放了心,大喇喇的走在前面,手里提着两袋行李完全不是事儿。

可是娇娇也拿着她和付尘的部分行李,她一个人拿不动,只好无助的望着景仲言。

景仲言沉默的拿起,这人是付尘的女伴,他没给她难看。

娇娇看他替自己拿行李,高兴的跟在他身后,摸样伶俐娇小,看着就像一只小兔子。

赵央讽刺的哼了一声,并不介意一会儿见了乔蕊,将刚才的事说一遍。

从石子路走过去,沿途过了两个分岔路,等到了时,赵央看到眼前古朴圣洁的小公馆,看的眼睛都直了。

楼上阳台上,乔蕊早就铺好了床,看到他们过来,笑着唤了一声:“赵央。”

赵央仰头看去,故意骂道:“你这没良心的女人,知不知道我一路过来多辛苦!不止要和两个奇葩同行,还晕船,你还不下来接我!”

“来了。”乔蕊笑眯眯的应了声,匆匆下了楼,没一会儿就从公馆大门里钻出来。

看他跑这么急,景仲言叮嘱:“慢一点。”

乔蕊立刻放慢脚步,走到赵央身边时,看她一脸狼狈,身上还全是沙子,忍不住担心:“你这是怎么了?掉进沙堆了?”

“差不多……”赵央懒洋洋的应一声,累得腿都软了:“你这婚礼也太糟心了,为什么非要这么远,跋山涉水的,就不能随便在六星级酒店办几百桌吗?”

乔蕊哼了一声:“你懂什么,办桌吃酒有什么意思,婚礼一生一次,当然要在最美的地方举行。”

“我要结婚一定没你这么多事儿。”

“你有结婚对象吗?”

赵央一噎,瞪她一眼。

乔蕊弯着眼睛笑着,两人正说话,却听不远处传来一声娇嗔:“啊,好疼。”

两人看过去,就见原本站在景仲言身后的娇娇突然像是被崴了脚似的,整个人扑进景仲言怀里,小脸皱成一团。

乔蕊眼睛立刻就眯起来,赵央在旁边唯恐天下不乱:“这是娇娇,付尘的女朋友,不过我看,你老公要是再扶她一会儿,她就要换男朋友了,顺带一说,她和你老公还在承阳集团的酒宴上见过,好像还有什么渊源……”

“渊源?”乔蕊嘴角轻轻翘着,眼神却厉了起来:“什么渊源?”

“不就是,摔倒了扶一下,顺便喝点酒什么的……”她故意说得迷迷糊糊。

果然,乔蕊表面的微笑都维持不住了,她哼了一声,迈着脚朝两人走去。

赵央顺势坐在旁边的花台上,等着看戏。

乔蕊走到两人面前,狭促的目光,瞧着娇娇脸上的红晕,再由上而下,盯着她死死扒着景仲言胳膊的小手……

景仲言不快的想挣开她。

娇娇却软绵绵的哀求:“景总,你不要放开我,我,我站一下就好了。”

“站不好就坐在地上吧。”乔蕊冷不丁冒出一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