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赵央喜欢的人……/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娇娇一脸小脸泫然欲泣,无辜的望着她。

乔蕊笑着盯着景仲言:“老公,你还不放手?”

男人盯着她的笑脸,知道她吃醋了,也不管此时收手会不会让娇娇摔倒,他利落的收回手。

果然,下一秒娇娇就摔到地上,膝盖都被磕破了。

“景总……”她红着眼睛望着景仲言。

男人却看都没看她一眼,牵着乔蕊的手,走进公馆。

等两人都消失了,赵央才笑呵呵的从花台上站起来,走到娇娇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说:“付尘是不是没告诉你,你这次来是参加婚礼的,在婚礼前夕勾引人家新郎,你也算不要脸中的极品了。”

娇娇憋着嘴反驳:“你胡说,我只是和景总认识,什么勾引,你不要胡言乱语,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你想诬陷我,想让阿尘远离我,这样你就能趁虚而入,我告诉你,不可能,阿尘是我的,他只喜欢我。”

赵央掏了掏耳朵:“你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啊?”

娇娇瞪着她。

赵央懒得管她了,自己提着行李上楼,连个余光都不再看那坐在地上,连爬都爬不起来的娇弱女人。

娇娇崴脚是假的,可膝盖是真的摔破了,她干巴巴的坐在地上,委屈的想哭。

而赵央上了楼,在乔蕊的带领下走进房间,一看是双人房,顿时撇嘴:“不会我和那个娇娇住一间吧?”

乔蕊替她把行李放下,笑呵呵的说:“如果你想和殷临一间,我觉得他也没意见。”

“喂!”

乔蕊打着哈哈:“话说,你和殷临真的没可能了?说实话,前段时间你们冷战,殷临跟景总说过一次,我听到他们打电话,都听出他多委屈了。”

“乔蕊!”赵央皱着眉:“你别推销了,我真的对殷临没那方面意思,何况我还已经有了……”说到这里,她突然闭嘴。

乔蕊敏锐的看着她:“有了什么?”

赵央不理她,把衣服毛巾拿出来,要去浴室。

乔蕊却不放她走:“你有了什么?有了喜欢的人?还是有了男朋友?赵央,我住院一阵子而已,你都背着我跟人暗度陈仓了?”

“什么暗度陈仓,你少乱用成语。”

“告诉我是谁?那个男人是谁?”

赵央烦得要死:“真的没有什么人,你再缠着我,你信不信我打孕妇。”

“你打啊。”乔蕊挺着肚子,有恃无恐:“这可是你干儿子,你要打就打吧。”

“乔蕊!”赵央气得不行:“你什么时候这么无赖了。”

“我好奇啊,你不知道,我已经跟世界隔绝多久了,我连手机都被没收了,我觉得我都要跟你们脱节了。”

“脱节就脱节,安心当你的总裁夫人不挺好。”

乔蕊听出她在转移话题,忙板着脸:“别打算混过去,快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

“说了没这个人了!”赵央烦死她了都。

乔蕊不信,她对赵央还是很了解的,她眼下的表情,分明是逃避,哪怕她没有男朋友,也一定有心上人了,没跑的!

她拦住浴室,不让赵央进去:“我和景总在一起我都告诉你了,你不告诉我就别打算洗澡了!我赖上你了!”

“你……”赵央气得要死,最后憋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我喜欢有什么用,他又不喜欢我!”

乔蕊眼睛都瞪圆了:“你……暗恋人家?”

“呵呵。”赵央冷笑一声,也觉得自己有毛病:“放心吧,那家伙是个渣男,很快我就会忘了他,不过需要点时间。”

“明知道是渣男你还喜欢?你有那么喜欢那人?”

“不是喜欢,只是一时迷住了眼睛,你快点让开,我洗澡的时候仔细洗洗眼睛,说不定就把眼光洗回来了。”

“你们怎么认识的?”乔蕊才不会这么容易放过他。

赵央吐了口气:“酒吧认识的。”

“酒吧……很混乱的……”

“我知道。”

“然后呢,认识后,你们经常见面?”

“不经常。”

“他是做什么工作的?”

“不知道。”

“你们进展到哪一步了?”

赵央沉吟一下,抿了抿唇:“亲过一次。”

乔蕊瞪大眼睛:“你连他做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经常见面,还跟他亲过一次,赵央,你越来越不学好了!”

“那次是意外,我喝醉了。”

乔蕊眯着眼盯着她。

赵央烦躁:“就是酒后糊涂,我可能当时都没看清人,就没头没脑的亲过去,他也惊住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还是你主动的?”乔蕊都要哭了:“说好的矜持呢?”

“没矜持了,就这样吧,我要去洗澡,别烦我!”她说着,火速绕开乔蕊跑进浴室,砰得一声,将门关上。

乔蕊却愁着脸在门口说:“赵央,我觉得这种男人应该靠不住,你还是正正经经找一个吧,我们公司不就有很多条件不错的吗?你看上谁了,跟我说一声,我一定帮你撮合。”

赵央没有回答,反而开了花洒,哗哗的水声响起,掩盖乔蕊的规劝声。

乔蕊叹了口气,打算回自己房间,可一转头,就看到付尘一手拿着行李,一手扶着娇娇站在门口。

乔蕊不喜欢娇娇,让开一点,让他们进房。

娇娇也神色不好的瞪了乔蕊一眼,似乎自己会摔伤膝盖,都因为这个人。

乔蕊一眼就看出她眼底的恨意,有些烦躁:“付尘,你这次交女朋友的眼光很差嘛,我觉得上次那个琳达还不错,比这次的漂亮,也比这次的识趣。”

娇娇瞪眼:“你说什么?!”

付尘倒是没说话,只是将娇娇送到,就提着自己的行李离开。

娇娇一把拉住他:“阿尘,我们两一起住吧。”

乔蕊皱眉:“公馆只有两间双人房,是给伴郎伴娘留的。”

娇娇鼓着嘴:“那让那个赵央,跟殷临一起住,反正他们是一对。”

“这是我的婚礼,我连安排房间的权利都没有?”乔蕊有些恼怒,她不喜欢自己婚礼的宾客,有个这么讨人厌的人。

付尘也拍拍娇娇的手,叮嘱:“你就在这里睡,我在隔壁。”

“可人家想你抱着我睡。”

乔蕊撇撇嘴,也不想说了,只跟付尘道:“房间已经安排好了,调整的话很麻烦。”说完,她离开房间。

娇娇很不高兴:“什么意思嘛,我们是情侣,一起住有什么问题,我去找景总!”她说着,竟然真的一瘸一拐的站起来,往门口走。

付尘皱紧眉,在此后悔不该带娇娇来这一趟。

这一路过来他已经很累了,不想再烦这些小事了。

这件小公馆房间有限,明天还有很多宾客要来,到时候房间只会更紧张,赵央和殷临不是情侣,两人肯定不可能一起住,到时候又要单独分一间出来,平白增添麻烦。

不过娇娇是他女朋友,她不懂事,也要他去劝。

叹了口气,他疲倦的揉揉眉,起身跟过去。

可刚走到门口,浴室门开了,里面,赵央的声音传来:“乔蕊,给我递一下衣服,都是被你搅合的,害我衣服都没拿。”她说着,还伸出一只湿漉漉的手,手指乱抓着。

付尘看着她的光滑的手臂,热气从门缝里飘出,将那只手衬得越发迷蒙。

他深吸口气,看到一旁的床上,果然放着一套衣服,他走过去,拿起,递给她。

可赵央看不到,也摸不准衣服,手胡乱的找了一会儿,却抓到一只有些硬硬的大掌。

她愣了一下,探出半个脑袋,看了一眼。

这一看,她顿时惊住:“怎么是你!”话音未落,她忙着急的要关门,可关得太仓促,手还没来得及缩回来,顿时手臂便被门压出一个红印。

“啊——”她大叫一声,疼得赶紧开门,可手忙脚乱的门开大了,于是……她一丝不挂的身子,就这么落入了付尘的眼睛里。

付尘脸上一涨,赵央更是羞得差点咬死自己!

她慌忙的将门重新关上,捂着自己发疼的手臂,一脸懊恼。

怎么会被他看见了!真他妈倒霉!

外面,此时响起敲门声。

赵央紧张的汗毛都竖起了:“干什么?”

付尘淡淡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衣服放在地上了,自己拿。”话落,便没了声音,过了数秒,又传来关门声。

猜测付尘应该已经离开了,赵央这才小心翼翼的打开一个门缝,往外面看一眼,见果然没人,连忙将衣服拉进来,快速的又阖上门。

赵央洗完澡出来,看到房间里,只有娇娇一人在收拾衣服,看到她出来,娇娇狠狠的白她一眼,估计还在解恨之前楼下的事。

赵央也没理她,一边擦头发,一边走出房间,她才不想和这个娇娇单独相处。

殷临已经回来了,就住在她们隔壁,赵央路过的时候,就看到殷临一个人在房间里收拾,看到她来,直接上前,将手贴在她额头探了探。

赵央眨眨眼看他。

殷临松了口气:“没事就好,洗了澡舒服些了吗?还头晕吗?想吐吗?”

赵央哭笑不得:“只是有点晕船,早就过了,没那么严重。”

“这里气候不好,我怕你不舒服,万一再感冒了。”

赵央这才看到,房间里窗户打开,而窗户外已经飘起了小雨。

这种大海深处的小岛上,气温总是忽高忽低的,在公馆里还有冷气暖气,可以恒温,但是一出去,就要吃天气的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