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厨房/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央这也注意到,殷临身上有些湿湿的,她问:“你回来时淋雨了?”

“一点点。”他不在意的说。

赵央抿唇:“我去厨房看看有没有生姜,给你熬点姜汤,去去寒。”

殷临想说不用,可心里一转,又笑道:“那谢谢。”

赵央亲手做的姜汤,他还是想喝。

赵央将毛巾随便搭在脑袋上,就跑去找厨房,可到了厨房,却看到里面还有个人。

付尘在里面。

刚才的乌龙,搞得赵央就算性格洒脱,也不觉有些介意,她站在门口,僵硬的思考着,是一会儿再来,还是去乔蕊房间用他们的厨房时,付尘突然转头,看到她,愣了一下。

两人四目相对,空气里飘着尴尬二字。

“拿什么?”付尘问,以为她来拿东西。

赵央深呼了口气,干巴巴的走进去:“我找姜。”

“冰箱有。”

赵央打开冰箱果然看到里面有生姜,她拿出来,就看付尘站在锅炉前弄着什么东西,这个厨房不大,如果付尘要用,她就不太好用。

“你干什么?”她问了句。

付尘头也没回:“娇娇不舒服,给她熬点粥。”

赵央脸色沉下来:“看不出付大少如此贤良淑德。”

付尘皱眉,瞪她一眼。

赵央没做声,却挤过去,冷冷的说:“我要给殷临熬姜汤,你让开点。”

“我先来的。”付尘不满。

“我是女人,没听过女士优先吗?”

“你讲不讲理?”

“不讲理怎么了?”

“不可理喻!”

赵央才不管他,硬生生将占了菜板,在那儿大刀阔斧的排姜

付尘被她挤到角落,有些不快,但到底没说什么。

将人一个搅着粥,一个拍着姜,都沉默着。

过了好一会儿,付尘才缓缓出声:“你不喜欢殷临就别搞这么多事,熬什么姜汤,吃点感冒药不就行了,让别人误会很好玩吗?你故意的吗?”

“关心朋友是一种美德,我们四个人过来,他也为了我们去找路,他淋雨了,难道我漠不关心就是对的?”

“又没生病,要你多事?”

“真病了怎么办?明天婚礼没有伴郎怎么办?”

“我不是吗?”

赵央转头阴测测的冷笑:“我怎么听着你像巴不得他病似的,你安的什么心啊?”

“我能安什么心?殷临是我哥们,我就不想他被你逗着玩。”

赵央板着脸,将菜刀一搁:“谁逗他玩了?我和他说得清清楚楚,我自问该解释的都解释了,他要乱想,我能控制吗?”

“听你这意思,还有点沾沾自喜?”付尘挑眉冷笑。

赵央都不知这人语文毕过业没有:“反正我问心无愧,要怎么想随便你!”

她说完,继续转头拍姜,这次力道却加大了许多,将菜板都拍得砰砰响。

她动作大,摆明了发火,付尘看她菜刀乱飞,下意识地走远点,几块姜眨眼就拍扁了,可赵央还没发泄完,她继续拍,却不想拍出姜汁,姜汁一溅,溅到她眼睛里。

“啊……”她叫了一声,将菜刀扔开,伸手去揉眼睛。

“别动。”付尘丢下汤勺,拉住她的手,皱眉:“没见过你手脚这么笨的。”

赵央眼睛又疼又辣,也没空跟他斗嘴。

付尘抽了张厨房用纸,打开水龙头沾了点水,走过来,抬起赵央的下巴,小心的将纸巾凑到她眼皮上。

“疼……”她叫了一声,想躲。

他按住她的下巴,轻声道:“别动。”

她憋着口气,只好忍着,任他给她擦眼睛。

锅里清粥咕咕的冒着泡,两人站在水槽边,靠的极近,赵央感觉有股熟悉的呼吸气,喷到她脸上,痒痒的,麻麻的。

她有些不自在,想退一点,但下巴被捏住,动不了。

擦了好一会儿,感觉眼睛没那么疼了,赵央才轻轻眨了眨眼,说:“没事了。”

付尘放开他,将纸扔进垃圾桶,抬头,就看到赵央红着一只眼睛看着他。

他别开眼,走到锅炉前继续熬粥。

经过刚才的事,赵央也不找付尘麻烦了,她老实的站在菜板前把姜弄好了又切碎。

付尘只熬一碗粥,熬不了太久,等到他弄完了,盛好,就把位置让给赵央。

等他走了,赵央才开始做姜汤,但是心里却总是莫名烦躁,尤其是下巴,现在还觉得热热的。

她摸摸自己的脸,忍不住自骂一声:“赵央,有点出息好吗!”

“什么出息?”乔蕊拿着个苹果,一边啃,一边走进来。

赵央回头看了她一眼,没理。

乔蕊凑上来,看到锅里的姜汤,挑眉:“给殷临做的?”

“恩。”

“就做这么点?不给付尘?”

赵央一愣:“付尘怎么了?”

“他刚才去找殷临的时候也淋雨了,我觉得他家娇娇应该不会这么体贴替他煮姜汤。”乔蕊真的很不容易讨厌一个人,那个娇娇也是挺有本事的,见面不到半个小时,就让她恨不得再也不要见了。

赵央握着汤勺的手倏地一顿,有些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乔蕊的把苹果吃完,扔了核,洗了手,突然抬头,看到赵央的眼睛红红的,她一惊:“你怎么了?过敏了吗?”

赵央碰了碰眼睛,摇头:“没事,刚才溅了一下。”

乔蕊这才放心:“你可小心一点,这小岛虽然漂亮,但是也有很多当地的蛇虫鼠蚁什么的,尤其是蚊子,这里的蚊子到了晚上才会出来,下雨天更甚,你要当心,晚上睡觉一定要关窗子,不然被咬了,第二天会肿很大的包。”

赵央含糊的应一声,也不知道听到没有。

乔蕊悄悄打商量:“你反正都在熬姜汤了,不如多熬一点,给付尘一碗,我怕他要是病了,伴郎就少一个了。”

本来伴娘就只有一个,如果伴郎再少一个,只剩殷临,乔蕊总觉得到时候没有挡酒的人,景仲言会被灌很惨。

赵央眼睛一亮,又极力克制住,正气凌然的说:“看在你的份上,我就多熬点吧,记住,是看在你的份上。”

“知道了,知道了,冲我的面子,回去请你吃饭好不好。”

赵央笑着看她一眼,又从冰箱里拿出两块姜。

赵央在忙,乔蕊索性坐在旁边,跟她说话。

两人好一段时间没见了,乔蕊问了些公司的事,赵央沉默一下,才说:“公司倒是很好,不过高氏那边……”

“高氏怎么了?”

“不太好说,不过我来之前看到新闻,高氏总裁高翔玉出事了,被警察带走了,说是协助调查。”

“恩?”乔蕊睁大眼:“他犯法了?”

“新闻写的很含糊,罪名不确定,涉及了走私方面,不过还没落实,暂时只是协助调查。”

走私,说实话乔蕊觉得不太可能,高氏本身就有国外的贸易出口,需要走私吗?就算走私比较便宜,但一家大公司肯定爱惜羽毛,乔蕊不太觉得高翔玉眼皮子会这么浅。

“可能是误会吧,不过有点事儿绊着他也好,别让他有空总想对付我们。”

赵央点点头,想了下,又说:“其实,还有一件事。”

“什么?”

赵央想到殷临的叮嘱,这种事,应该属于警方机密,她不太好说,但是也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那件事,跟高氏有很大的关系,而如今景氏和高氏又是这种情况。

赵央和一般的景氏职员不同,大部分职员对公司是没多少归属感的,但是赵央因为和乔蕊的关系,几乎从没想过要离开景氏,所以对公司的局势,她很上心。

“算了,这个以后再说吧。”最后她也只有糊弄道。

乔蕊却看出她欲言又止,不觉挑眉:“是什么不能说的吗?”

“不太好说,我问问殷临能不能说了,再告诉你。”

“殷临?”跟殷临有关的,还可能不能说,乔蕊立刻想到:“是什么案子吗?”

“回头再说。”赵央敷衍道,乔蕊现在越来越机灵了,都会举一反三了,说好的一孕傻三年呢,说好的智商下降呢。

乔蕊看她坚持,也不勉强,想着反正大不了直接问殷临。

赵央将姜汤做好,分了两碗,自己拿了一碗,另一碗递给乔蕊。

“干什么?”

“付尘的,你给他。”

乔蕊盯着那碗冒着热气的姜汤,撇撇嘴:“我不想见他家娇娇。”现在付尘就在娇娇的房间陪着她。

赵央呲牙:“我也不想,要不倒了,要不你自去。”说完,端着殷临那碗就出了厨房。

乔蕊苦兮兮的看着手里的姜汤,没办法的走出去。

赵央路过伴娘房间时,就听到虚掩的门里,传来娇娇绵绵的撒娇声,她心里特别不舒服,心想这两人要是敢在她房间做什么限制级的事,她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气呼呼的从门前走过,走进隔壁房间。

房间里,殷临刚洗了澡出来,男人洗澡特别快,这会儿他正在擦头发。

看到赵央进来,他下意识的露出微笑。

“趁热喝。”赵央将姜汤递给他,顺势坐到旁边的椅子上。

殷临接过,脸上的笑意更深了,闻了一下说:“好香。”

赵央失笑:“一个姜味有什么香的,你喜欢吃姜?”

“以前不喜欢,以后可能会喜欢。”殷临笑着喝了一口,暖暖的,有些艰涩的味道,但是出奇的很好。

赵央看着他的表情,想到了刚才付尘的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