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我保证,他们都没醉/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到殷临将姜汤喝完,擦着嘴看她,赵央才说:“殷临,我们公司有个女同事,改变要不要一起吃顿饭?”

殷临一愣:“什么?”

“就是朋友间一起吃顿饭。”

殷临脸色变了变:“你不会要给我牵红线吧?”

赵央忙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我们如果还想当朋友,要不你交个女朋友,要不我交个男朋友,要不,总是怪怪的。”

殷临抿了抿唇,半晌才怪笑一下:“我可不是商品,你不要就随便送人。”

赵央皱眉:“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不想你……再误会什么。”

殷临转过头,擦着头发的手使劲了很多,他没看她,却说:“我没误会什么,我们现在就是朋友,我分得很清,你不用特别跟我说这些,这样反而尴尬。”

赵央叹了口气:“那你怎么不敢看着我。”

殷临手一僵,放下毛巾,转头看着她:“看了,怎么样?”

赵央盯着他的眼睛,心情很复杂。

说实话,赵央不是个愿意胡来的人,尤其是在感情方面,以前没有喜欢的人,她也想过和殷临在一起,毕竟两人是真的谈得来,后来殷临的工作原因,让她退却,退却的心一出来,她就立刻跟殷临说清楚,就是不想两人暧暧昧昧的反而耽误了人家。

到之后,她喜欢上了……

之后,她就彻底只想当殷临是朋友。

付尘说的很对,她这碗姜汤或许煮错了,这种事不该她去做,做了,反而更让人误会。

而现在殷临这个态度,令她再一次的想躲避他。

果然男女间要找纯友谊,太困难了。

“殷临,我有喜欢的人了。”

殷临眼神一顿,表情又难看了些,但还是勉强笑笑:“真的?恭喜你,他是谁?我认识吗?”

“不认识。”赵央想都不想的说:“我们大概过段时间就会在一起。”

殷临沉默一下,问:“他做什么工作的?”

“白领。”赵央撒谎道:“是景氏的职员,我们经常在公司见到。”

殷临不再说话,眼神却沉了许多。

长痛不如短痛,赵央觉得,这次之后回到慕海市,她大概不会再见殷临了,至少两人单独见面,是不可能了。

疏远,大概是唯一的办法。

从殷临的房间出来,赵央推开隔壁的房门,也不管里面的两人是不是在限制级,她眼睛都不抬走进去。

索性,里面两人衣服都穿的规规矩矩的,娇娇躺在床上玩手机游戏,付尘坐在旁边也在看手机,而床头柜上,放了两个空碗,一个是盛粥的,一个是盛姜汤的。

看到她进来,娇娇和付尘同时抬头,付尘眼神有些深,看了她好几秒,娇娇却只是瞥了一眼,低头继续玩游戏。

赵央没理他们,坐到自己床上,翻出平板电脑,插上蓝牙键盘,开始打字。

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在房间响起,大概觉得太吵了,娇娇报复的把手机游戏音放大,轰隆隆的声音,听到赵央皱眉。

她偏头看了一眼,对上娇娇示威的笑脸。

而旁边的付尘则只是皱皱眉,但什么都没说。

赵央看过付尘换了各种女朋友,但他好像唯独对这个娇娇特别宠爱,赵央不想多想,心里就觉得那碗姜汤喂狗了。

她抱起键盘和平板,走了出去。

大不了去楼下的客厅打文件,反正客厅宽敞。

赵央走后,付尘收了两个碗,也出了房间。

娇娇在后面唤着:“阿尘,你快回来。”

付尘没答应,娇娇又继续玩游戏。

而乔蕊,此时就站在楼道上,看着赵央去了楼下,她正想跟去,又看到付尘出来,将空碗随手放在厨房的水槽里,跟着跑下了楼。

乔蕊眨眨眼,心里有点想法突出来。

“怎么站在这儿?”身后,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

乔蕊一转头,就看到景仲言不知何时站在她背后。

她拉住他的衣袖,小声说:“老公,我觉得付尘和赵央……”

“嘘。”景仲言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低声道:“别管了,回房。”说着,将她拉回房间。

房门一关,乔蕊才瞪大眼睛,看着自家老公:“老公,你别告诉我付尘和殷临……”

“恩。”不等她说完,男人已经给出肯定的答案。

乔蕊吓得眼皮一跳:“怎么可能?赵央和付尘,这两人,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吧,而且赵央明明说她喜欢了谁,是个酒吧认识的。”

“就是付尘。”景仲言坐在沙发上,将电视声音开大点,这里的隔音不好,乔蕊一惊一乍的,万一被殷临听到。

“是付尘?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乔蕊坐到他旁边,拉着他衣角不放。

景仲言捉住她的手,说:“我只看到过一次。”

“看到什么?”

“他们接吻。”

乔蕊:“……”

景仲言继续道:“有点久了,大概大半个月前,你还在住院,殷临破了个案子,跟同事聚会,结果喝醉了,胡言乱语,还打电话给我和付尘。”

“然后呢?”

“然后我们到了,才看到他同事都走了,只有赵央陪着他,估计是他叫赵央去的。”

“所以……”

“付尘醉得不轻,说什么官商勾结,杀了人也不用坐牢,喝得迷迷糊糊地,还拉着我们喝,本来谁都没理他,结果我打个电话回来,付尘和赵央已经喝上了。”

乔蕊:“……”

“他们都喝了,我就不能走了,怕他们出事,结果他们越喝越有精神,我只能买单,去开车过来,但是车过来,只有殷临在房间醉的不省人事,赵央和付尘都不见了。”

“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不知所踪。”

“后来呢?”

“后来我去找他们,在洗手间门口,看到他们在接吻。”他说着,偏头看乔蕊一眼,认真道:“我保证,他们都没醉。”

乔蕊一下觉得这个信息量大的惊人。

景仲言继续说:“付尘的酒量我知道,赵央我不太清楚,但是看眼神也知道没醉,他们是硬被殷临拉着喝的,从头到尾,就喝了两瓶啤酒,绝对没醉。”

“我觉得,醉了吧。”乔蕊有些恍惚的说:“没醉怎么会亲上。”

景仲言低低一笑,伸手勾住乔蕊的下巴,在她耳边道:“我第一次亲你,你以为我醉了?”

乔蕊顿时瞪大眼睛。

景仲言却不说了,只是笑着:“他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酒精使人亢奋,要说醉后乱来不至于,但应该是亢奋上了,不过他们都装作喝醉了,那就当酒后糊涂吧。”

乔蕊还是不相信:“可是,可是不可能吧,他们俩,我真的没法想象。”

“谁知道。”他随口道,显然对别人的感情经历并不在意。

其实感情这回事,本来就微妙,赵央看不上付尘,付尘也不喜欢赵央,但两人偏偏有共同的朋友,又经常碰到,矛盾多了,也是一种牵绊。

只是不知什么时候,这种牵绊变了质。

景仲言觉得,那一刻他们应该都是冲动的,亲不亲看到是本能,只是亲完之后,才算是彻底尴尬了。

别人的事他不想过问,他提醒乔蕊:“你别管了。”

乔蕊心里痒痒的:“我想下去看看,万一赵央吃亏了,你也知道,付尘就是个禽兽。”女朋友换的比衣服还快,仗着自己不孕到处留情,祸害的女性同胞都能绕地球一圈儿。

景仲言哭笑不得:“他们是成年人。”

乔蕊叹了口气,到底还是没真去。

因为赵央四人的突然出现,乔蕊才算想起来快结婚的事,因为婚庆的工作人员被他们赶走,要明天才到,乔蕊只好自己动手,把客房挨着整理一下,至少要把被子给人家铺上。

景仲言陪她一起,两人动作不快,等弄完了回来时,看到赵央已经在厨房做起饭来。

景仲言和乔蕊本来打算晚上吃牛排,牛排都煎好了,还想着早点吃了,晚上去海滩看星星,结果来了客人,牛排只好切成牛肉丁,加了点蔬菜翻炒一下。

新郎新娘的房间有附设的厨房,乔蕊把赵央叫到房间的厨房,把景仲言撵出去,才问她:“刚才你去楼下干什么了?”

赵央一切切菜,一边说:“打文件,怎么了?”

乔蕊不说话,看着她。

赵央眨眨眼,不解:“干什么?”

乔蕊很想直接问她和付尘是怎么回事,但又想到景仲言的话,这种事,她作为外人,太过干涉好像的确不好。

想了想,她还是摇头:“没有,我怕你乱跑。”

“都下雨了我还能去哪儿。”赵央随口不在意的说,手上继续忙着。

做好晚饭,大家一起到楼下客厅吃。

殷临的精神看起来不太好,娇娇倒是面色红润,一直缠着付尘,付尘面色倒是平常,但乔蕊特地关注他,发现他好几次偷偷在看赵央。

身边抱着女朋友,眼睛还看着别的女人,果然是个禽兽。

乔蕊不满的戳着米饭,将好好的饭戳得全是筷子洞。

景仲言给她夹了块肉片,按住她乱动的筷子。

乔蕊这才闷闷的停下动作,将肉放进嘴里嚼得很响。

这顿放几人都吃得很安静,大概是长途跋涉,付尘、殷临、赵央都不太说话,他们不说话,乔蕊和景仲言也沉默,就只有娇娇一个人缠着付尘给她夹菜,好像她没手似的。

ps:快完结了,争取十号左右完结,收尾比较卡,更新时间无法稳定,抱歉,这里赵央的戏份突然比较多,是因为不打算写番外,但是要交代一下她这个三角恋,毕竟赵央殷临付尘都是乔蕊景总的好朋友,我想让他们完整些。后面还会有一些人会交代,但字数会控制得比较少,后面会多写些乔、景夫妇加宝宝的戏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