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 婚礼二/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蕊这才想起小峦的事,卡瑞娜这种情况,只怕往后不太好找人。

毕竟不是很多男人,愿意接受一个未婚先孕的女人,如果是二婚反倒容易了,毕竟是正常婚姻,正常生下的孩子的,但是未婚先孕,不少人会先就觉得这女人不正经,否则还没结婚怎么会弄出孩子。

顿时乔蕊觉得不好意思,正想说什么,卡瑞娜却摸摸下巴,突然说:“或许,我真的已经结个婚。”

“啊?”乔蕊一愣。

卡瑞娜脱口而出:“结婚了,那个姓左的应该就死了这条心了。”

“啊?你说谁?”

卡瑞娜回神,摆摆手:“没事,想远了。”

乔蕊眨眨眼,不知道她什么情况吧,过姓左的,难道是……左昀?

他和卡瑞娜……

容不得乔蕊再细问,这时,小堂妹拿着望远镜,一惊一乍的声音又响起:“到了到了,哇,好多人,堂姐,你快做好准备。”

乔蕊跟着看了一眼,这会儿游艇已经离小岛不远了,隐隐约约看到海滩上站满了人。

“望远镜我看一下。”

小堂妹忙把望远镜给她。

乔蕊对着那边看去,便看到人群最前头,就站着景仲言,他一身西装,脖子上戴着红色的领结,头发经过打理,他此刻身姿笔直,目光凌然的就看着她们的方向。

而他的两侧后方,是殷临和付尘,两人明显都经过一番打扮,西装笔挺,看着很有精神。

而稍远一些的就是其他宾客,乔蕊先看到了她的父母,又看到了景撼天,最后……

“哗”的一声,乔蕊放下望远镜,脸上露出错愕的表情。

卡瑞娜就在她旁边,见状不解:“干什么?”

乔蕊眨眨眼睛,满脸不可思议。

卡瑞娜狐疑的拿过望远镜看了一眼,顿时,也愣住了:“咦,他怎么在?”

“所以,你也看到了,不是我眼花对吧?”

卡瑞娜看她这个表情,把望远镜放下,问:“你究竟是高兴还是不高兴?我怎么觉得,你好像不想他来似的。”

“我当然是开心,不过,真的没想到。”她以为时哥哥不会来,毕竟她之前打了好几通电话给他,他都没有接,那应该就是拒绝的意思。

但没想到,他竟然来了。

乔蕊忍不住拿着望远镜又看一次,这次更确认了,站在景撼天右下方,那个一身西装,高大欣长的男人,不是时卿还是谁。

卡瑞娜在旁边嘟哝一句:“你说,他是以女方亲属来的,还是男方亲属来的?”

乔蕊勾唇笑着:“哪方都好,他来就好。”

他肯来,便是说明,以前的事,说不定有转机。

这是乔蕊乐于看到的,不止是她不希望时卿跟景仲言对着看,她跟时卿一起长大,她更希望,他能与他的家人,和好如初。

即便有些困难,但乔蕊就是这么期待的。

游艇越靠越近,乔蕊心中的紧张好像因为时卿的到来而消散了不少。

十一点四十三分,游艇抵达海滩,提前了两分钟,因为工作人员听到姐妹团的“阴谋”觉得准备十分钟给她们,估计不够。

游艇一到,先跑出来的就是嘻嘻哈哈的姐妹团,包括赵央和卡瑞娜也在里面。

大家齐齐的喊:“要想接新娘,留下买路财。”

乔蕊偷偷从窗户往外看,就看到景仲言打了个眼色,旁边的付尘早有准备的拿出一个大红包。

小堂妹见状眼睛都瞪圆了:“未来姐夫你别想浑水摸鱼,我们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

付尘摇摇手里的红包:“这是十万,是全部拿,还是我给你们减一万一千一百一十二?”

“全部全部!”小堂妹急忙道,提着裙子跑下去拿钱。

她一过去,就有人将她捉住。

小堂妹苦着脸望着甲板吼:“堂姐,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叛变了。”

她一说完,宾客们哈哈大笑。

姐妹团其他人眼见如此,便说:“钱是一回事,这个只是个彩头,想接新娘,主要还是要看诚意。”

“想要什么诚意?”付尘问。

赵央笑眯眯的:“一百个俯卧撑!”

宾客们“哟呵哟呵”的开始起哄。

景仲言眼睛一眯,看着赵央,赵央咳了一声,忙改口:“这个俯卧撑可以转移,这样吧,如果伴郎愿意代替新郎做,我们也同意啊。”

景仲言眼睛一转,看向付尘。

付尘目光一瞪:“为什么是我?殷临呢?”

景仲言理所当然道:“赵央是故意要整你,你让殷临做,做完了还是有招数对付你。”

“凭什么!”付尘不肯,一百个俯卧撑,手还不断了!

周围的宾客开始嚷嚷:“咱们新郎今天可是大日子,不能太辛苦,伴郎就难为你了吧,说好的男儿义气呢!”

付尘气得要死,抬头就瞪向赵央。

偏偏赵央还淡定的吹了吹指甲,说:“快点啊,吉时可是不等人的。”

付尘牙一咬,到底还是做了。

“一,二,三……五十六,五十七……快点快点,才五十七个……五十八……”

付尘做俯卧撑做的快死了,他平时就不爱运动,一口气一百个俯卧撑,也不知道会不会残废,偏偏甲板上的赵央还兴致勃勃的催促,深怕他不死似的。

娇娇在后面看到着急极了,可偏偏又被人拉着,不能过去,拉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乔蕊的小堂妹。

之前在船上她们就商量好了,赵央特地说了伴郎的女朋友是个麻烦,小堂妹立刻就说,她负责围剿敌人,保准把伴郎虐的不要不要的。

所以叛变什么,也是事先就商量好的,就算景仲言不给开门红包,小堂妹也会说“未来姐夫太帅了,我要叛变”,反正总之就是会“叛变”。

等到付尘做完一百个俯卧撑,那边姐妹团也终于放新娘上甲板了。

没办法,已经十一点五十五了,工作人员都催了。

乔蕊现在里面看热闹,这会儿被推出来,又站的高,看着下面黑压压的人头,心跟着突了一下,她脸蛋绯红努力把视线只放在最前面的景仲言身上,却发现心跳得更快了。

两人一上一下,目光交织,在后面宾客的催促下,景仲言踩着步子,走上来。

姐妹团们一哄而散,笑嘻嘻的将甲板让给了这对新婚夫妇。

乔蕊的脸更红了,景仲言慢慢走上来,嘴角噙着轻柔的笑,他总是不太爱笑,可现在,却笑的几乎溢满脸庞。

“你笑什么。”等他走近了,她才低声问。

男人将她手握住,放在掌心揉了揉:“开心当然笑。”

她也跟着一笑,乔蕊觉得,这男人越来越会甜言蜜语了。

正想着,下一秒,他突然将她打横抱起。

乔蕊惊呼一声,本能的搂住他的脖子。

下面顿时闹哄开了,工作人员苦着脸催促:“吉时快到了,快点快点。”

一路上,没再让新娘走路,新郎将新娘如公主般的一路抱到仪式场地,后面跟着宾客与亲友。

乔蕊的眼角瞥到走在稍稍后头的时卿,小声问:“老公,时哥哥……”

“闭嘴。”他沉下脸,盯着她:“今天,你的嘴里不准出现其他男人的名字。”

乔蕊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一路到了仪式现场,乔蕊刚被放下来,就被工作人员推搡着走到了后面,接着宾客入席,乔蕊看着打扮精细的乔爸爸,她还从来没看见爸爸穿西装的样子,看起来正经之余,却透着那么点别扭。

乔妈妈今天也穿的很隆重,此刻就抓着她的手,一下一下的抚摸,眼圈慢慢变红。

看妈妈这样,乔蕊忍不住心酸:“妈,你干什么,我以前不就结婚了吗,日子不也是这样。”

“我知道,我知道。”乔妈妈点头,眼睛却越来越红,这是受了气氛感染。

乔蕊叹了口气,将妈妈抱着,拍着她的背,自己的眼圈却不知不觉也红了。

化妆师急忙道:“别哭,别哭,千万别哭,补妆的话肯定错过吉时了。”

乔蕊:“……”工作人员为何这么冷血。

看不到人家情绪爆发吗!

但乔妈妈听到错过吉时就赶紧收了眼泪,急忙说:“好了,我没事,你嫁出去是好事,以前总担心你嫁不出去,能嫁出去也好,仲言又是个好孩子,挺好,挺好。”

乔蕊苦笑不得,她想起来,妈妈以前的确总教唆她相亲来着,和景仲言真正有接触,也是因此一次相亲,她遇到个奇葩男,他出现刚好为他解了围。

向来那时候,谁能想到,之后他们两会在一起。

现在,还连孩子都有了。

宾客都入席了,在一阵兵荒马乱后,婚礼进行曲开始播放。

有着之前的彩排,大家都知道该做什么,乔爸爸眼圈也有些红,但他克制住了,到底是男人,不可能像女人那样哭哭啼啼,他将手臂伸出,对着女儿示意。

乔蕊挽住他的胳膊。

这次,上面司仪开始讲话。

讲到差不多时,音乐再次响起。

乔蕊在乔爸爸的带领下,一步一步从红毯的另一边走过来。

红毯两边聚满了宾客,有的拿着礼花在放,有的在撒花瓣,一路过去,无数的恭喜声灌入乔蕊耳朵,她的视线却一直注视着牧师台前,那一身黑色西装,俊美无俦的男人。

随着步伐,他们越离越近,乔爸爸在司仪和牧师的见证下,将女儿的手交托过去,说道:“好好照顾她。”

“是,岳父。”景仲言认真的答应,执起乔蕊的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