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二人世界毁了/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蕊忍不住鼻酸,明明之前不想哭,也觉得没什么好哭的,但到这一刻,情绪感染,还是想流泪。

他伸出手指,将她脸上的泪珠抹去,低声道:“以后,我不会再让你流泪。”

乔蕊眼泪还没收回,但却已经笑开了,又笑又哭,她的摸样看起来一定很滑稽。

此时,牧师开始说话。

“新郎景仲言先生,你愿意娶新娘乔蕊小姐?无论将来富贵或是贫困,无论她健康或是疾病,你愿意永远照顾她,陪伴她,相守一生,不离不弃吗?”

景仲言没有迟疑的道:“我愿意。”

牧师欣慰一笑,慈祥的目光,又看向乔蕊:“新娘乔蕊小姐,你愿意嫁给新郎景仲言先生吗?无论将来富贵或是贫困,无论他健康或是疾病,你愿意永远照顾他,陪伴他,相守一生,不离不弃吗?”

乔蕊含着笑点头:“我愿意。”

牧师郑重道:“好,我以圣灵、圣父、圣子的名义宣布,你们二人结为夫妻,现在,请交换戒指。”

伴娘和伴郎立刻上前,递上早已准备好的戒指。

两人彼此戴上,交握着手,没有放开。

牧师善意一笑:“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

话落,下面宾客已经闹翻了。

时卿静静的坐在第一排,看着这一幕,眼角噙出一丝笑意。

他是今天早上来到的,很赶的行程,却还是来了。

景撼天就坐在他旁边,那边新郎新娘已经被包围,他迟疑一下,还是偏头道:“回去的时候,一起吧,免得路上麻烦。”

时卿看都没看他,却淡淡“恩”了声。

景撼天受到鼓舞,老脸因为激动,有些涨红:“那个,你最近过的怎么样?仲言跟我说,检举高翔玉的是你,高翔玉那老家伙不是好东西,黑白两道认识的人也不少,过几天我派点保镖给你,万一他报复你……”

“不用。”时卿声音微凉的道:“黑白两道,我也认识,他动不了我。”

“还是保险点好。”知道大儿子人脉不少,但作为父亲,他难免想尽自己的一点力。

时卿没做声,起身,拿着手上的香槟,走向红毯最前方的两人。

景撼天瞧着他冷漠的背影,苦涩的扯扯唇。

他终究不会接受他这个父亲,不过也好,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他不能太贪心,来日方长。

乔蕊不能喝酒,手里拿着的是白水,时卿走过来时,就看她抿了一口水,脸上的笑意灿烂得犹如骄阳,遮都遮不住。

看到他过来,景仲言侧眸一下,对他举起酒杯。

无论如何,高氏的事,他出了力,并且站在了明面上,这为他省去了很多麻烦,也为他吸引走了很多仇恨,加上今天他特地赶来,就算无法视他为兄弟或者朋友,但也不再是仇人。

可他的酒杯停在半空,时卿却并没触碰,只是错开他,走到乔蕊面前,对他微微一笑:“恭喜。”

景仲言收回手,脸色有些难看。

乔蕊却惊喜极了,忍不住问:“时哥哥,我以为你不会来。”

“的确不打算来,不过不放心你。”

“不放心我什么?”乔蕊眨眼。

时卿淡然的看了景仲言一眼,眼中意味再明显不过。

景仲言眯起眼。

乔蕊看他们又有点针锋相对的意思,忙打圆场:“我们很好,时哥哥,我现在很幸福,以后也会很幸福,真的。”

“恩。”时卿这才收回目光,视线落到她肚子上。

乔蕊摸着自己的小腹,眼中闪着为人母亲的光彩,又好奇的问:“时哥哥,未来孩子应该怎么称呼你呢?舅舅,还是大伯?”他说到大伯两个字时,看了景仲言一眼,见他稍稍皱眉,却没反驳,松了口气。

时卿却淡声道:“干爹。”

乔蕊一愣:“啊,干爹啊……”

景仲言却冷哼一声:“他只有一个爹。”

时卿没跟他争执,却打定主意一般,认了这个为干儿子或者干女儿。

乔蕊哭笑不得。

这时,旁边又有其他人来敬酒。

乔蕊也顾不得时卿,忙招呼起来。

景仲言淡淡看了时卿一眼,路过他身边时,冷冷的问了一句:“为什么来?”

“说了不放心。”

“呵。”

时卿眯了眯眸,这才道:“逃难。”

景仲言神色一凛。

时卿挑眉道:“尾巴你去收,本就是你的责任。”

景仲言没反对,这件事,的确是他需要付大部分责任,不过他没想到,高翔玉人还在警局里,手已经伸这么长,开始对时卿进行攻击了。

不过这也好,买凶杀人,这个罪名不错,虽然跟走私国宝比不了,但叠加上去,不知道会给高翔玉多加几年牢呢?

一天的婚礼下来,乔蕊累得气喘吁吁,到了晚上,回到房间准备睡觉了,可刚躺下来,房门突然被打开,灯也被打开,一大帮人冲进来,大声嚷嚷:“闹新房,闹新房。”

乔蕊顿时捂住头,有种今晚不用睡了的感觉。

毕竟是大喜日子,两位新婚夫妻虽然都累了,但也必须起来应和,毕竟闹新房是老人家的传统,有驱邪驱恶,促进新人关系的意义。

这晚,乔蕊因为怀孕逃过一劫,但是景仲言却被折腾了一顿,因为今晚是新婚之夜,素来冷峻的男人难得没有发怒,而以付尘为首的犯罪团伙,更是将他欺负了好大一顿。

等到终于结束了,乔蕊一边为他擦脸上的口红印,一边心里咕哝,回去怎么不放过付尘,怎么报复回来。

等到两人终于弄好了睡下了,看了眼时间,已经凌晨三点半了。

因为乔蕊如今的情况吧,不能做那档子事,这个新婚之夜,意外的清水,两人只是拥抱着,没过一会儿,就睡了过去,与平时的每一晚,没什么不同。

但他们却知道,是有不同的,从今以后,他们的关系将正式确立在所有人面前。

他们是夫妻,不再是以前那样躲躲闪闪,而是正大光明的站在阳光下。

呈现在所有人面前。

明天,会是新的一天。

完全崭新的一天。

因为头天玩的太过火,第二天,大家都很晚才起。

直到婚庆的工作人员来催,说飞机时间快到了,大家才匆匆起床洗漱,往海滩上走。

送走了宾客,小岛上除了婚庆收尾的工作人员,就剩时卿,乔蕊,景仲言三人。

景仲言看着赖着不走的时卿,表情很微妙:“你想干什么?”

“昨天不是说了,逃难。”时卿说的理所当然。

景仲言挑眉:“我们要在这再住三天。”

因为没时间度蜜月,加上景仲言也怕乔蕊舟车劳顿,在路上会出什么意思,所以度蜜月这项活动给延迟到生了孩子后,但若是一结婚马上回去上班,又总觉得缺点什么。

所以便打算在小岛躲过几日二人世界。

但他没想到,时卿会赖上他们。

乔蕊此时在房间里洗漱,而两个男人,就站在走廊边对峙。

“怎样才肯离开。”最后,景仲言只能吐了口气,忍着怒气问。

时卿却闲闲的笑了一下,语气漫不经心:“等那位尾巴清了,我自然会走。”

景仲言拿出卫星电话,拨通一组号码,走到阳台边说了两句,回来时,脸色非常不好:“只是几个小喽啰,你可以搞定。”

“可是是可以,但我不想脏了手。”他说的理所当然。

景仲言冷笑:“已经吩咐下去了,你可以走了。”

“等人抓到了,才能确保我安全。”

“你很安全。”

“谁知道。”

景仲言:“……”

这时,乔蕊从房间出来,看到时卿还在,也愣了一下,眨眨眼问:“时哥哥,你也要留下来玩几天吗?”

“恩,欢迎吗?”

乔蕊一笑:“当然,我跟你说,这小岛很漂亮,尤其是晚上,很多星星,绝对是在城市看不到的风景,还有小岛的另一边,那边虽然没怎么建设好,但是偶尔能看到兔子什么的,你记得我们小时候养过兔子吗。”

“记得,养了三天,你给它洗澡,它喝了太多水,死了。”

乔蕊讪讪的摸摸鼻子:“我那时候不知道兔子不能喝水。”

时卿轻轻一笑:“还想养兔子吗?”

乔蕊羞涩的抿抿唇,点头:“一直想养。”说着,又看了景仲言一眼,上次看到兔子,她就说抓一只回来养几天,景仲言不肯,说野外的兔子很多细菌。

时卿直接道:“替你抓一只?”

乔蕊眼前一亮:“真的?好啊好啊。”

“不行。”冰冷的男音,从中间钻出来:“不能养。”

乔蕊顿时失望了,耷拉着脑袋,可怜兮兮。

时卿温笑:“这话回来我养,你远远的看。”他也知道野外的兔子,肯定不干净,乔蕊怀孕了,能不碰最好不要碰。

乔蕊急忙点头,又热切的望着自家老公,无声乞求他答应。

景仲言沉着眸,冷冷的瞧了时卿一眼,到底还是点头。

于是,时卿就这么留下了,还捉了一只兔子放在楼下的院子里,乔蕊隔得远远地看,撒菜叶子喂它吃,玩得不亦可乎。

而不远处另一个男人,则拿着卫星电话,催促夏霄赶紧解决事情。

什么怕不安全,什么逃难,景仲卿分明只是故意来给他添堵。

但受了他一个人情,加上乔蕊在中间打圆场,他连恩将仇报的机会都没有。

总之,二人世界毁了。

景仲言冷冷的看着不远处玩得蹦蹦跳跳的一男一女,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