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三个月后/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天后,乔蕊,景仲言,时卿提着行李,站在海滩上,等着直升机过来。

时卿一脸老神在在,双手插着裤带,看着蔚蓝的海平面,嘴角轻轻瞧着,这三天,他过得很愉快,不,非常愉快。

而另一边,景仲言则黑着脸,捏着行李箱的手指,死死攥紧,那疯狂的力道,险些将行李箱的把手捏断。

乔蕊小心翼翼的去碰碰他隐约冒出青筋的手背,男人顿时仿佛松了气般,反手将她手握住,气息总算平静了些。

这三天,这两个人男人就没给过对方一个好颜色,或者准确来说,连看都没正眼看过对方一眼。

原本乔蕊并不觉得时卿会跟他们一起过三天,但是在时卿不小心将景仲言的卫星电话弄坏后,他就安安心心的住下了,而从那天开始,景仲言的脸色就没好过一丝。

这两人好像暗地里在计谋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事,但乔蕊不知道,她问了,两人都没告诉她,她也只好乖乖的站在两人中间,老实把他们隔开,别让真的气上心头,闹出什么事。

今天总算可以回去了,乔蕊不得不说,她松了口气。

总感觉再呆在一起,事情会变得无法控制。

直升机很快到了,三人只有少量的行李,大部分行李之前都托运回去了。

直升机将他们送到附近的机场,搭乘飞机后,又经过两次转机,他们才正式步入回国的航线。

十二小时的飞行时间,当他们终于回到慕海市,乔蕊一看时间,凌晨两点多。

一出了机场通道口,乔蕊就看到等候区那里,坐着个熟悉的身影。

看到他们出来,那人站起来,笑眯眯的走过来:“卿,你再不回来,我都要飞过去找你了。”莫歆含着笑故作委屈的抱怨,时卿没说什么,是看了她一眼,对乔蕊道:“过两天我去看你。”

“好。”乔蕊笑着答应,虽然她很好奇,他会去哪里看她,景家吗?

景仲言却冷不丁冒出一句:“没事别来了。”

时卿看都没看他,将行李递给莫歆,转身走了。

莫歆拖着他的行李箱,对乔蕊挥挥手。

乔蕊也礼貌的挥别。

等到人走远了,乔蕊才说:“我总觉得时哥哥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景仲言没做声,拉着她的手,走向停车场。

之前他叫了夏霄把车停在机场停车场,方便他们凌晨下飞机时,不用等计程车。

这个晚上,他们没回景宅,乔蕊可以理解,太晚了,回去可能会把爸吵醒,回答了属于他们的公寓,一进去,乔蕊正在换鞋,景仲言已经把灯打开。

乔蕊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顿时愣住。

“喵……”细棉的猫叫声,从茶几地下传来。

接着,就见一大一小两只猫咪,慢吞吞的从地摊上钻出来,伸了个懒腰,慢条斯理的走过来。

乔蕊的瞪大了眼睛:“面包面团怎么在这儿?”

“我们搬回来,它们当然也回来。”

“我们要搬回来?”乔蕊眨眨眼:“那爸……”

“他很好。”景仲言提着行李,拉着她的手上楼。

乔蕊看着干干净净的房间,一尘不染的沙发,好奇他是什么时候让人来打扫的,不过能搬回来其实也很好,在自己家,总是会自在些。

因为时差的关系,两人现在都不想睡,乔蕊索性就坐在床上抱着猫看电视,景仲言则在旁边看电脑。

电脑一打开,叮叮叮的冒出无数条邮件,放置了这么久到公事,他要以最快的时间,掌握回手里。

乔蕊也想看看五部的事,但景仲言不准,让她休息。

可是睡不着,电视又不好看,她在旁边磨磨蹭蹭的无聊极了。

最后,还是景仲言把手机递给她。

乔蕊一看到手机,眼睛都红了,她都忘了她有多久没碰手机了。

她半信半疑:“我真的可以玩?”

“只准玩一个小时,有辐射。”

“好好好。”乔蕊连忙将手机打开,一打开机,就有无数条未接来电,有赵央,于凉,公司同事,还有一通时哥哥,都是很久以前打来了。其中还有几个没有名字的电话,她没在意,以为是广告。

还有短信也有很多,大多都是祝贺她结婚,都是公司同事发来的。

乔蕊统一回复了谢谢,才打开自己的邮箱。

邮箱里,同样有很多邮件,她一一打开看了,看到最后,脸色稍微沉了一些。

这些邮件,一部分是公事,一部分是祝福,还有一部分,是她订阅的新闻。

里面全是关于高氏的事,其中提到最多的,就是高氏总裁高翔玉涉嫌走私国宝,现被拘捕在案,等待警方取证。

过了一天,新闻变成——高氏律师团队秘密开会,高氏股东振荡,高夫人高小姐神情凄惶。

又过了一天,变成——警方掌握最新证据,高家别墅内藏乾坤,地下室内,国宝密集。

再过了两天,也就是昨天的最后新闻,是说高翔玉罪证确凿,已经安排时间上庭,不过由于事件严重性与被告身份特殊,此次开庭将作为全程保密,不允许记者采访。

乔蕊将这次从头看到尾,并没在里面看到景氏身影,但却在一张较为模糊的照片里,瞧见了时卿的侧脸。

那封新闻是说,检举人身份不详,但罗列了几个最近跟高氏有密切来往的人。

这里面,有时卿。

乔蕊不知里面的细节,她看了眼身边的男人,沉默了一下,将邮件都删了。

不管这事是不是景仲言动的手,不管时卿在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但景仲言竟然容忍时卿在小岛上与他们共度三天,便说明他知道他不是敌人。

只要清楚这个,乔蕊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他相信景仲言,他肯定有万全之策,高氏与景氏的纠葛,相信很快就有定论。

“怎么?”注意到她频频投来的视线,景仲言抬起头,看向她:“不舒服?”

“不是。”乔蕊微微笑着,甜甜的道:“只是觉得,我老公真厉害。”

这个夸奖莫名其妙,但男人好心情的承认了:“当然。”

乔蕊忍不住一笑,将手机扔开,栽进他怀里,紧紧的将他抱住。

天崩地裂,狂风暴雨,她都相信,这个男人会很厉害的为她抵挡住,为她撑起一天片。

……

三个月后,乔蕊挺着已经明显隆起的肚子,坐在部长室里,吃着酸梅,眼睛却盯着电脑屏幕飞快浏览。

看了一会儿,她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快捷键。

鲁易桌上得电话登时响起。

接起电话,鲁易还没来得及开口,电话那头就传来乔蕊噼里啪啦的声音:“于凉到底还有多久回来,你做的表根本不能看,我不是说了让素素帮她做,你凑什么热闹,这种一塌糊涂的东西,你要吓死销售部是不是?”

电话那头的鲁易扯扯嘴皮,心里隐忍怒火:“是于凉走之前让我做的,素素在忙上北路的新商业区兴建那单案子,抽不出时间。”

“我不管,要不让于凉回来重做,要不你想办法重做,进来拿文件。”话落,她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鲁易气的头发都快燃起来了。

赵央在旁边也听见了,忍不住安慰:“算了吧,你也知道她怀孕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要求也变高了,火气也大了,一丁点小瑕疵,都能憋得一整天缓不过气儿来,简直处女座加强迫症附带工作狂上身,你多让让她,不过也怪你,这种月结的事你让于凉做啊,你自己凑什么热闹。”

“于凉她爸住院,请假到下周五。”

“那你拿到医院去让她做,大不了算她加班费。”

鲁易抿着唇,没吭声。

赵央看他不说话,狐疑:“干什么?这种文件难不倒于凉的,别说在医院做,在厕所她都能做。”

鲁易还是不说话。

赵央皱眉。

旁边的张力拉了她一把,将她扯远了才说:“你还不知道啊,他和于凉现在可尴尬了。”

“尴尬什么?”

“上次有个销售部的客户来开会,看上于凉了,打听到她在五部,故意点名她负责那个项目,然后把人约出去,差点……”

赵央瞪大眼睛,这件事她的确不知道,前几天她也请假了一段时间,是爷爷办寿,她回老家回了一个星期。

“于凉没事吧?”她问。

张力笑笑:“于凉躲在洗手间给鲁易打电话,鲁易赶去把人家客户揍了一顿,然后口无遮拦的说‘我喜欢她这么久都不敢碰她,你算什么东西,敢用你的脏手摸她’,然后……”张力笑的有些猥琐:“反正突然告白,搞得两人都尴尬了。”

赵央不信:“你怎么知道?你看见了?”

“我听见了。”张力说:“当时于凉不止给鲁易打了电话,给我和夏豪也打了,鲁易打人的时候,于凉电话还没挂,我都听见了。”

赵央瞬间瞪大眼睛:“那他们现在怎么样?在一起还是没在一起?”

“没有啊,于凉说不交男朋友,鲁易说他不是那个意思,两人现在就僵着了,刚好于凉爸爸住院,她就请假了,于凉和她爸又不亲,本来不想管她爸,结果为了躲鲁易,在医院睡了三天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