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高紫萱约见乔蕊/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央一听就同情鲁易了,暗恋人家被变相拒绝了,工作上又被上司骂了,简直是个悲剧。

她叹了口气走过去,拍拍鲁易的肩膀,鼓励道:“这月结我帮你做了,你,你要坚强,知道吗鲁易,你一定要坚强!”

鲁易:“……”

张力在旁边笑得停不下来,有些知情的同事,也跟着捂着嘴偷笑。

正好这时,部长室的门打开,乔蕊凶神恶煞的声音响起:“鲁易,我让你进来拿表!你没听到是不是!”

鲁易脸当场黑了。

赵央赶紧冲过去,把乔蕊按回办公室,关上门,才说:“你少欺负人家鲁易,他都够可怜了,你什么表,我来做。”

乔蕊把文件递给她,坐到办公椅上就开始吃酸梅。

赵央看了一眼,随意说:“酸儿辣女,这胎估计是儿子。”

“你也觉得是?我也觉得是。”乔蕊一把按住桌子,表情有些惶惶:“为什么是儿子啊,我想生女儿,我连名字都想好了,你看你看。”她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笔记本。

赵央翻了两页,眼睛瞪得大大的:“你一个孩子,就想了两百多个名字,有这么严重吗?还全想的女婴名字,你就没想过生的是儿子?”

乔蕊无辜的摇头:“我没想过,我一直想要女儿。”

赵央叹了口气,看她那表情,有点不放心:“乔蕊啊,你是不是产前恐惧症啊。”

“啊?”乔蕊脸色有些恍惚,莫名的眨眨眼,神色有些复杂:“我不知道啊。”

“看看医生吧。”

“不看。”乔蕊倔强道:“看了更不安。”

赵央咕哝一声,突然眯起眼:“等等,景总出差多久了?”

乔蕊顿时仿佛整个人都焉了,无精打采的道:“二十二天零十一个小时二十三分钟零……”她看了眼手表:“零十九秒。”

赵央:“……”

难怪这个月乔蕊跟吃了火药似的。

美国分公司那边需要景总亲自过去,计划是要过去两个月,但是景总当时离开时说会尽量缩短到一个月以内。

赵央本以为一个月而已,很简单,以前景总出差,乔蕊也好好地。

可是这次,估计是怀孕的原因,她很没安全感,整个人都有些怪怪的,不止脾气不好,精神紧张,还各种产前恐惧症迹象。

赵央觉得自己该联系一下李丽了,问问到底景总什么时候回来,乔蕊再一个人呆着,只怕真的会出事。

等到赵央拿着文件离开,乔蕊盯着那罐子酸梅,一下子没胃口了。

她懒洋洋的继续看电脑,这时,手机却响起。

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陌生号码,但她还是接起:“喂,哪位。”

“你好。”电话那头,过了好一会儿,才传来女人迟疑地声音:“是乔蕊小姐吗?”

乔蕊本能的道:“是,请问你是……”

“高紫萱。”

……

和高紫萱约定的地点,就在景氏楼下的咖啡厅,乔蕊到的时候,轻易便看到了坐在窗边,那个容貌耀眼,气质出众,看着比自己小几岁的女人。

她走过去,脸上噙着微笑:“高小姐。”

高紫萱对她一笑,比了比的座位:“请坐。”

乔蕊坐下,服务员尽职的过来询问她要喝什么,乔蕊道:“一杯白水就行。”

服务员离开,乔蕊才看向对面的女人,她与高紫萱,今次才第二次见面,上次,她们并没什么话。

她不知道高紫萱约见自己做什么,但作为景仲言的前未婚妻,她觉得,见见她,也没什么不好。

高紫萱的来意很简单,她只是看了乔蕊一会儿,便从背包里拿出一份牛皮纸袋,递到她面前。

“这是?”

“高氏百分之十的股份。”

乔蕊一愣。

高紫萱温和道:“我不想找景仲言,所以只好找你,这个是他的,你替我还给他。”

乔蕊不明其中的原因,但她道:“既然是仲言给你的,那就是你的,如果要还,也是你还给他,我不可能代为接收。”

高紫萱微微蹙眉:“我父亲坐牢,我母亲被控谋杀,这些,难道不是你们景氏的手笔。”

这件事,乔蕊已经在殷临那儿打听到了。

高翔玉坐牢因为涉嫌走私国宝和买凶杀人,而梅澜,则是因为一起旧案子重翻,那件案子说起来和她还有点关系,正是杨凌前妻那桩案子。

因为殷临的坚持,高翔玉腹背受敌的时候,慕海市重案组将梅澜带走协助调查,调查之后发现,杨凌的前妻萧芸为高翔玉的私生女,而她的死,是被人买凶谋杀,背后的始作俑者,就是高翔玉的妻子梅澜,并且经过挖掘,警方还发现不不止是萧芸,萧芸的母亲,并且高翔玉另外几名情fu,比如顾茗茗的死也梅澜有关,这件事已经被判定为严重谋杀事件,梅澜没有直接杀人,但是授意谋杀,在法律上,逃不开一个终身监禁。

这件事上,高紫萱是最无辜的,她一下子,从高高在上的高家大小姐,变成了罪犯的女儿。

乔蕊抿着唇,她其实已经知道了,高翔玉走私国宝的事,并不是空穴来风,他的确涉猎了,但是是在很久以前,在高老爷子还没死之前,当时他很缺钱,走了黑道,等到他继承高家,那些往事原以为被掩埋了,但可惜,他妄想陷害景仲言的罪名,就是走私国宝,景仲言相信无风不起浪,这个罪名不可能凭空出现,于是他经过调查,确认了高翔玉的那些旧账,并且和时卿合作,加上在高家安的钉子,景仲言将一份虚构的走私罪证放在了高翔玉家里的地下室,并且还放了几样高仿的国宝。

按理说既然是高仿的,是假的,高翔玉就算麻烦点,也不至于出不来,可惜,他早年的确做过错事,那些事,将他困住了。

法庭已经在两个月前审理完毕,高翔玉罪名成立,二十年有期徒刑,表现好,可以提前放出来,但他已经六十岁了,哪怕只关十年,也不见得能活着出来。

而梅澜的案子,现在还在审理阶段,但梅澜心力交瘁,在警局大病一场,现在在医院,可即便在医院,也被警察二十四小时监视,不得保释,不得见外人。

看着坐在对面的高紫萱,乔蕊其实很佩服她,因为到现在,她还能面对她,如果是她遇到这种事,大概一辈子也不想见她的仇人。

“我只能说,错是他们自己的造成的。”乔蕊沉默了半晌,才说道。

高紫萱看她一眼,冷讽的笑了一下,起身离开。

乔蕊拉住她的手,将牛气纸袋塞进她手里:“这个,仲言送你了便是你的,无论你父母怎么样,他还是关心你,他给你高氏的股份,就是想让你在高氏站稳脚跟,你难道没本事守住你们高家的基业吗?我不喜欢你的父母,但我听仲言提说,你爷爷,是个很厉害,也很优秀的人,他睿智,聪慧,眼光独到,作为他的孙女,我相信你也不会太差,拿着这个,将高氏撑下来,让它变成你高紫萱的时代。”

高紫萱猛地看向乔蕊,眼睛瞪的大大的。

她来之前想过很多遍,这个乔蕊是什么样的人,但从她之前的调查来看,应该逃不开柔弱,温柔那一方面,但现在,听她的这些话,她却突然有种恍惚感。

或许,她小看了她,景仲言能喜欢的女人,怎么可能那么普通。

她想,她看到了乔蕊的魅力,她的身上,有一股能让人燃烧的气息。

比如她的这些话,比如她现在的眼神,积极向上,充满阳光,那么明亮,那么火热。

高紫萱觉得手很烫,手里被硬塞回那份股权让渡书,她不想要,哪怕她无法恨景氏,无法恨景仲言,她也不想受他们的恩惠,哪怕现在,董事局的确在想尽办法将她踢除。

乔蕊看她没有反抗,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笑着道:“高氏的股份,我们拿来也没用,如果你非要还,就换成钱吧,等你壮大了高氏,算上利息,到时候连本带利的还给我们。”

她知道高紫萱在乎的,只是那份尊严。

高紫萱果然不说话了,乔蕊拍拍她的肩膀,正想再说点什么,猛地抬头,看到咖啡厅门口,站着个面熟的男人。

她猛地一凛,快速的抓过身,小声的对高紫萱道:“门口有个变态,一会儿我要是被绑架了,你替我报警,你要是被绑架了,我也替你报警。”

高紫萱愣了一下,抬头就看,就看孟琛一脸深沉的站在那儿,正在等她。

“你说孟琛?”

乔蕊讶然:“你认识他?”

“恩,他陪我来的。”说着,她招招手。

孟琛果然走了过来。

乔蕊咽了口唾沫,赶紧躲到高紫萱背后,结结巴巴的道:“你,你让他停下来,走,走远点,到外面去,外面去……”

高紫萱狐疑的看着她:“你很怕他?”

“我差点死在他手上!”乔蕊永远不会忘记,这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病怏怏的男人,有多恐怖。

高紫萱不明所以,但她知道,孟家是走黑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