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信任不是盲从/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蕊现在很紧张,她盯着孟琛越走越近,手下意识摸着自己的肚子,即便已经听景仲言说过,孟琛并不会再伤害她,但她话还是怕,见到这人就胆怯。

这算是一种本能了,当初的事,对她而言可是个大yin影来着。

高紫萱看她如此,眉头微蹙一下,对孟琛扬声道:“你先去开车,我马上出来。”

孟琛脚步一停,狭促的目光又看了乔蕊一眼,轻轻道了一句:“乔小姐,好久不见。”

乔蕊一听他声音就肚子疼,忙转开头,假装没听到。

孟琛低笑一声,也没在意,转身离开。

直到他离开了,高紫萱才看看手里的牛皮纸袋,沉默的道:“孟琛手里有一部分高氏的股份,他现在在公司帮我。”

高紫萱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告诉乔蕊这个,但就是下意识地,说了这么一句。

当时见到孟琛出席股东大会时,她真的吓了一跳,并且看到他手里持着百分之五股权书时,更是惊得不小。

就算当时高氏的股票下滑的厉害,但是百分之五,也不是一笔小数目。

孟氏的效益如何,她很清楚,孟瑾也和她零星说过一点,也是直到后来,她才知道,那百分之五的购买资金,竟然是孟氏百分之八十的流动资金。

一个企业,如果不能确保百分之五十以上流动资金,是非常不利的,如果遇到什么特殊情况,公司很可能陷入拮据,如果严重一点,甚至可能面临破产。

她当时问孟琛为什么这么做,孟琛说,他只是做一笔投资,当时的股价太低,高氏有些小股东急于脱手,他花了并不算多的资金购买,成为手持百分之五,有话语权的股东一员,他觉得很划算。

高紫萱问他,孟氏怎么办。

他只说,孟氏有孟瑾。

实际上,孟瑾的确做得很好,但是却不足以担纲一整个公司,虽然孟氏并非什么一流企业,加上之前经过一次打击,现在也没恢复元气,但是好歹在京都那片儿上,也是叫得出名字的,他就这么甩手不干,跑进了高氏,真的不可能让人不惊讶。

但高紫萱知道,他说的投资是一回事,但他实则是想帮她,投资的项目不升值,这投资就亏了,所以孟琛进入高氏了,要了一个职位,真的就开始在帮高氏赚钱,并且一直在辅佐她,隐隐在各方股东的挖角下,坚定地站在她这一头。

如今高氏动荡,内部很多高层已经开始站位,小股东也纷纷被各方收拢。

而高紫萱手里的股份,加上景仲言给予的,再算上孟琛手上,不用说,已经赢了。

可是尽管如此,她还是不想要景仲言的东西。

毕竟,她的父母……

看孟琛终于离开,乔蕊松了口气,又瞧见高紫萱沉默的垂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该说的乔蕊已经说了,她相信高紫萱是聪明人,知道怎么选择。

她也不多讲了,只道:“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办公室了。”

高紫萱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觉得手上的牛皮纸袋,有些拿不住。

说实话,她也想把高氏撑起来,尤其是现在孟琛几乎抛下一切来帮助她,她不想让他失败,这份牛皮纸袋里的东西,能帮助她,很大程度的帮助,她现在陷入一个难题,是顾忌尊严,坚持不要呢,还是能屈能伸,就当做是景氏的赔偿。

想到这儿,她又忍不住嗤笑一声。

赔偿,用自己父母下半辈子的牢狱之灾换来的赔偿?

她心里有些难受,这是一个两难的局面,她不会选择。

今天鼓起来还股份,已经用尽她最后一丝勇气,再还回去,她其实根本舍不得,她知道这东西意味着什么,这对目前的她来说,价值太重了。

沉默的付了帐,她走出咖啡厅,就看到路边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停在那儿。

看到她出来,副驾驶座的车门被打开。

透过窗户,她看到了驾驶座的男人,那个看着斯斯文文,面上难言病气的男人。

她进去,关上车门。

孟琛看着她手里捏着的袋子,嘴唇抿了抿:“她不收,是吗?”

“恩。”

“正常。”孟琛没多说什么,驱动车子。

高紫萱却问:“你知道她不会收?”

“恩。”

“为什么?”

“因为是景仲言送出去的,她不可能擅自收回。”

高紫萱扯扯嘴皮,有些苦涩的笑:“不敢忤逆吗?”

听出她语气中的酸味,孟琛侧眸看了眼:“她尊重景仲言的任何选择,不管对还是不对。”

“盲目。”高紫萱语气还是有些别扭:“看来他要的就是这种乖顺,盲目的爱人,这种程度,我的确做不到,看来如果和他在一起后,肯定会有不少矛盾。”

“信任不是顺从,你做任何决定我也会支持,你可以说我盲目,但我觉得,这是信任,无条件信任。”

高紫萱脸皮倏地一烫,转头瞪他一眼,不再说话。

孟琛勾了勾唇,心情突然好了些。

乔蕊回到办公室时,大家还在忙碌,赵央看她回来,放下手边的工作,跟着她进了办公室。

看乔蕊不自觉的又拿起酸梅在吃,走过去,做到她对面:“刚才我跟美国那边联系了一下,李丽在熬夜,我电话打过去,她就接了。”

现在是中国的下午三点过,就是美国的凌晨三点。

“联系美国那边干什么?”乔蕊嚼着酸溜溜的零食,漫不经心的问。

“问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乔蕊手一抖,酸梅掉了一颗在地上。

赵央替她捡起来,丢到垃圾桶,才说:“你有这么激动吗?我知道你不好问,怕景总担心,耽误他们正事,所以我问的很有技巧,他们肯定不会发现是你想景总了。”

乔蕊耳朵根一红:“谁,谁想他了。”说着看赵央一脸狭促,又小声嘟哝:“是宝宝想他了……”

“噗嗤。”赵央笑出来。

乔蕊羞愤的瞪她,闷闷的又咬了一口酸梅。

“好了,你不想就不想,那宝宝想知道,他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吗?”

“我替你问问。”乔蕊装模作样的摸摸肚子,然后一脸正经的说:“宝宝说他想知道,你说吧。”

赵央已经笑的停不下来了,一孕傻三年什么,果然是有事实根据的,而且傻的日期不是从生完了开始算,从怀的时候,就算上了。

“那姨姨就告诉宝宝,你爸爸还有五天就回来了。”

“真的?”乔蕊眼睛立刻亮了。

赵央假装问:“不是宝宝想知道吗?你兴奋什么?”

“我兴奋了吗?是宝宝兴奋了,我代他转达。”乔蕊欢快的说着,然后就神采奕奕的摇头晃脑,好像还在哼歌。

赵央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而实际上,五天还没到,乔蕊没等到景仲言,第四天时,反倒等到另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看着提着行李箱,出现在公司一楼大厅的年轻少女,乔蕊有些困惑的走过去:“方小姐?”

方才前台打电话给她,说一楼有人找她,她以为是客户,可谁知道,见到的竟然是提着行李,一脸风尘仆仆的方宝珊。

看到她下来,方宝珊搁下手里的一次性纸杯,默默鼻尖,道:“那个……你有空吗?”

乔蕊看她有些尴尬的摸样,坐到她对面,点头:“有空,有事吗?”说着,还看了眼那不算小的行李箱。

方宝珊重新坐下来,态度却拘谨了很多,以前乔蕊认识的方宝珊就是个熊孩子,喜欢非主流,脾气还不好,但是心眼挺好,是个比起普通同龄女孩要懂事成熟很多,但是心性还是爱玩的女孩。

她这样不好意思的摸样,说实话,她还是第一次见。

方宝珊没说话,只是手捏着纸杯,有些不安。

乔蕊看她如此,只好问:“你一个人来慕海市的?你哥哥知道吗?”

“知道。”方宝珊闷闷的说,话落,突然将杯子一个,窜过来,抓住乔蕊的手:“乔蕊姐姐,一定要帮我。”

姐姐……

乔蕊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这称呼一听就不对劲,方宝珊什么时候这么叫过她。

“那个,到底怎么回事?”

她想将手从方宝珊手里抽出来,但是试了几次,没有成功,也就随她去了。

方宝珊这才期期艾艾的说:“之前我妈给我转校回了京都,但我不喜欢,过了一学期就不想读了,我又偷偷转回慕海市了。”

乔蕊瞪大眼睛:“你偷偷转回来了?那你父母还有你哥哥……”

“我买了机票,下了飞机,刚刚才跟他们打电话说,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我现在无家可归了!”方宝珊说着,脑袋顺势搁在乔蕊手臂上,开始磨蹭:“乔蕊姐姐,一定要帮我,我下了飞机才知道,我哥调任回京都了,他在慕海市之前租的房子也退了,在这儿我就剩一个人了,我本来打算再转学转回去,可是打电话去问,京都大学那边不收半学年生,如果要转,只能下学期玩了才能转,我现在怎么办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