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我的想法,只有你看得出/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蕊眨眨眼睛,不敢置信的抓住男人的胳膊,一脸惊喜:“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她说着,已经栽进男人怀里,将他死死抱住。

景仲言眼中笑意加深,回手也环抱住她,下巴抵在乔蕊的头顶,轻柔的道:“工作完成得早,李丽留下收尾,我先回来了。”说着,吻了吻她额头:“想我吗?”

乔蕊很想装作不想,摆出自己很硬气的一面,可已经一个月没见的男人突然出现,什么硬气都抛诸脑后了。

她笑眯眯的狂点头:“想啊,想啊,好想啊。”

男人笑的越发深刻。

近一个月不见,他也好想她。

因为景仲言的突然回归,乔蕊瞬间半点毛病都没有了,身子也不累了,精神也好了,双手死死的抱着男人的胳膊,跟着他走回客厅。

一坐下来,景仲言就明显感觉到乔蕊很黏他,他低头,就瞧见她仰着头,笑呵呵望着他的俏脸,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我不在这段时间,发生什么事了吗?”

乔蕊想了想,把这一个月的事,挨着说了一遍,时间转瞬即逝,两人像几百年没见过似的,有说不完的话。

乔蕊其实是相信赵央的话的,她的确有点产前恐惧症,随着怀孕时间变长,就开始逐渐的没有安全感,也更加的渴望能时时刻刻陪在景仲言身边。

好像只有靠近他,她才能安下心来。

嘴里跌跌不休的说个不停,她把自己能想起来的所有有趣的事,都说了一遍。

眨眼,已经快十二点了。

景仲言瞧了眼墙上的挂钟,又看着还在说个不停的乔蕊,半晌打断她:“只有这些?”

“没呢,还有。”乔蕊兴致勃勃:“前几天我看到娇娇到公司来找赵央了,那时候已经下班了,我留在办公室收尾,走的比较晚,下去的时候,就看到她们在公司对面的街上说话,好像是娇娇跟付尘分手了,来找赵央的麻烦,后来赵央和她说了几句,娇娇气的脸都白了,接着赵央就走了,第二天我问她,赵央只说那个娇娇有毛病,看她不想说,我就没多问了。”

她唠唠叨叨的都是别人的事,其中还涉及很多八卦,但是却就是不说她自己。

“高紫萱来找过你?”最后,他还是坦白的问。

乔蕊愣了一下,继而点头:“对,她来找过我,你不说我都忘了。”

景仲言盯着她的表情,死在判断她是真的忘了,还是不想说。

乔蕊笑着道:“其实这不是什么大事,她只是来跟我聊了两句,我觉得她很讲道理,是个挺好的姑娘。”

高紫萱的人品,景仲言没有意见,他知道她是个好女孩,所以才会帮她。

“她没有为难你?”但他还是不想乔蕊吃亏。

“当然没有。”乔蕊瞪大眼睛:“你怎么会这么想?”

“没事。”他随口道,不是他多想,只是免不了担心。

“你不问我那百分之十股份的事?”

那百分之十的股份,是在高氏出事之前购买的,也就是正常价格,要收百分之十那么多的份额,他动用了很多关系,更别提大量的资金,保守估计,那百分之十,至少价值二十到二十二亿,这还不算中间为了隐藏他的身份,而转的多道手的手续费。

那些手续费,可不睡一些文件转让费,是真正的“手续”,包含不少的人情和贿赂。

乔蕊也是做这行的,她应该能估算出这个价值,不管怎么说,高紫萱算是他的前未婚妻,他等于给了她二十几亿,乔蕊,就没一点想法?

乔蕊当然知道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他是怕她多想,所以索性把事情说开,让她光明正大的问,光明正大的发表意见。

二十几亿,的确是很大一笔钱,很多人十辈子也见不到这么多钱。

乔蕊捏着自家老公的大掌,抿着唇道:“你做什么,都有你的理由,况且,我知道你的意思。”

“恩?”他挑眉。

乔蕊道:“高翔玉出事,高氏土崩瓦解,这个时候,谁有能力,谁就能拿下高氏,按照景氏的位置来看,如果你出手,那么景氏很有可能,可以吞并高氏,虽然有些吃不下,毕竟太大了,但是总归可以慢慢吃,但是你不会这么做,上头……”她指了指天花板,已有所指:“也不会让你这么做,高翔玉这次的判决下的这么快,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上面看出了他要搅乱南北两地商界平衡,给予的惩罚,所以你不可能在这种时候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明明我们已经将未来的发展道路定在了美国,政府本身是最大限额的支持我们,将国企打入国际市场,如果你作死,非要搅合京都那块地方,就等于将从政府那里拿来的优势,一口气丢了,我都能想到这里头的乾坤,你不可能想不到,所以你不会碰高氏。”

她说到这儿,景仲言眼中的笑意,已经深了许多。

“继续。”

乔蕊继续道:“所以,你退出了高氏的争夺战,而我之前也说了,连景氏要吞下高氏,都要费很大的力气,那么其他的企业,自然也是吃不下这块肥肉,最后高氏,就落到了那些股东手上,那些股东中,谁能拿出最多的钱,谁就是能拿下整个高氏,但话是这么说,可从各个方面来看,如果其他股东拿下高氏的几率占百分之三十,高小姐拿下的几率,本身就占百分之七十,一来,高小姐身份最重,她继任下一任高氏总裁,算得正统,二来,她股份本来就最多,三来,她也的确是个有能力的,所以总归来说,你支持她,你就算解了个善缘,至少以后,她真正坐上高氏总裁的位置后,也没脸对景氏进行打击报复。所以你等于是,用二十亿买了高翔玉也高夫人的命,而他们的后人,还没脸说你一句不好,因为拿人手短。”

乔蕊说完,觉得有点口渴,拿着桌上的水杯,咕咚咚喝了半杯,才抿抿唇,看着身边的男人。

景仲言目光晦涩,瞧她的眼神,满是惊异。

乔蕊皱皱鼻子,凑到他身上,望着他道:“怎么?你真觉得我很傻,什么都想不到?”

“恩,你一点不傻。”

乔蕊笑眯眯的道:“不过我也知道,排出这些客观因素,你心里,对高小姐是秉持一份抱歉的,尽管是高氏先招惹你,如果我们不反击,现在坐牢的可能就是你,但是,你们毕竟是世交,你跟高小姐又从小认识,就算无缘做夫妻,但也不想走到反目成仇的地步。”

景仲言将她搂着,听着她的分析,眸色沉了一下。

“你很懂我。”他将她抱紧了些,下巴抵着她的头顶,深深道:“我的想法,只有你看得出。”

就连父亲都问过他,为什么要帮高紫萱,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斩草除根吗,万一高紫萱是个白眼狼,拿了他们的好处,之后起势了,又调转枪头报复景氏,不是养虎为患吗?

景仲言当时没解释太多,只说他有分寸。

但父亲还是不太理解。

可景仲言没想到,乔蕊居然理解他。

她懂他的每一分情绪,每一个想法,每一个决定。

这让他觉得很安心,整个人,都仿佛能放松下来。

有人说过,妻子,就是当你疲惫时,能理解你,照顾你,关心你,让你安心停靠的港湾,他相信,这句话,是正确的。

能拥有乔蕊,是他一生,最幸运的事。

小别胜新婚,这一晚,两人黏了很久,尽管因为乔蕊身体特殊,不能做那档子事,但他们还是到了半夜,也拥着没有睡着,只是彼此听着对方的心跳,感受着对方的体会,好像就已经是一种平静了。

第二天,照常去公司,乔蕊做在副驾驶座上,手里正在摆弄景仲言给她带回来的礼物。

不是什么稀罕东西,是个平安符,乔蕊看到时就想笑,哪有去美国回来带平安符的,又不是去的泰国。

这个平安符有两个,一对儿的,乔蕊带了一个在钥匙圈上,还有一个,就是她手里这个,正在弄着绳子,要挂在景仲言的车里。

等到她编了一个好看的绳结,小心翼翼的挂在后视镜上面时,她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问驾驶座的男人:“好不好看?”

“好看。”男人看了一眼,应声。

乔蕊笑的更开心了。

正在这时,乔蕊电话响了。

她看了眼来电显示,接通:“喂,晓霈?”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有些棉细的女音:“师父……”

乔蕊眨眼:“怎么了?”

“我……”

花晓霈嘟嘟哝哝的将事情说了一遍,等到乔蕊挂了电话,脸色沉了下来。

景仲言见状问:“怎么了?”

“晓霈出事了,她之前不是要考双学位,在原本的大学把学分修完了,就来慕大修第二学位,她有个舅舅在慕海市住,她最近都是住的舅舅家,但是不太好意思一直麻烦亲戚,她就接了个学生做家教,想做两个月家教,存点钱就搬出去,昨晚她家教下课,在电梯里遇到了色魔,她报警了,现在人还在警局,本来以为很快就可以走,不过出了点问题,她不敢找舅舅去接她,这才打给我。”

花晓霈来慕海市的事,景仲言也知道,之前还一起吃过一次饭,因为是乔蕊的小徒弟,景仲言还给了她一个红包,不年不节的也没包多少钱,就几百块,算是见面礼。

“她现在在哪儿?”

乔蕊道:“警局,双西路的警局。”

她说完,景仲言就转了车道,往双西路开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