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真是缘分/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蕊心里有点着急,虽然最开始被拜师有点像在开玩笑,但是和花晓霈接触多了,她也喜欢上这孩子,而且花晓霈真的把她当师父尊重,这也让她有一种自己是长辈的责任感。

这会儿小徒弟出事了,她自然担心。

正在这时,乔蕊的电话又响了。

她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是方宝珊,不是花晓霈,但还是接起。

电话一接通,那头就传来方宝珊的声音:“乔蕊姐,救命啊。”

乔蕊:“……”为什么每次方宝珊打电话来,都是要她救命?

“怎么了?”她耐着性子问。

方宝珊将事情说了一边,话落,又抱怨:“我真的就是好心,陪着那女孩一起报警,谁知道就被困住了,那女孩跟警察描述了色魔样貌,警察去找了,真的找到这么个人,但是那家人说,根本不认识那女孩,还说对方是诬告,现在还要反过来告我们诬陷,我去,我就是个打酱油,为什么要告我,乔蕊姐,这次真不是我的错,我真没惹事儿,我是无辜的!”

乔蕊:“……”是不是太巧了点?

“乔蕊姐?”没听到乔蕊回话,方宝珊急了,这次她真的就是无妄之灾啊。

乔蕊咳了一声,叹了口气道:“我现在就去,你好好呆着。”

话落,她挂了电话。

景仲言看她脸色不对,问:“怎么了?”

乔蕊幽幽的道:“我又相信缘分了。”

而另一头,双西路警局里,方宝珊盯着被挂断的电话,急的嚷嚷:“我还没说地址呢,她怎么就挂了?”

花晓霈坐在她旁边,手里接着手机,有些不安的道:“那个……对不起……连累你了……”

方宝珊转头瞪她一眼,嘴里想骂人,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算了!反正一会儿有人来接我,但我告诉你,我可不会管你,你也是,人都看不清,人家说了不是色魔,监控摄像头都没拍到,你还硬说人家是,弄得人家冒火了,反而要告我们,真是没事找事!”

花晓霈有些委屈的撇撇嘴:“可是……本来就是他啊,我认得他的样子……”

“你还说是不是!”方宝珊怒了:“我就不应该多管闲事!真是倒霉!”

花晓霈低垂着头,闷闷的吸鼻子。

方宝珊看她那柔柔弱弱的摸样,气又不打一处来,但最后她也没说什么,只是咕哝着道:“算了,一会儿我求求我朋友,把你也接出去,免得你家都回不了。”

对方要告他们,他们现在属于被拘留了,要离开需要人来签字担保。

花晓霈弱弱地说:“不用了,我师父会来接我。”

“切,什么年代了,还有师父?”顿了一下,又问:“是游戏里的师父?带你打游戏的?”原谅她,听到师父两个字,只能想到游戏。

“不是,是我的象棋师父,我不爱打游戏。”

“哦。”方宝珊不说了,她有人管最好,别在连累她了。

两人静默的坐了一会儿,又等了二十来分钟,大门打开,一位小腹隆起的清秀女人,再另一个俊美无俦的高大男人搀扶下,走了进来。

方宝珊与花晓霈同时起身。

“乔蕊姐!”

“师父!”

两人同时出声,叫完,又猛地对视一眼。

乔蕊看到了她们,走过去,眉头轻皱:“到底怎么回事?晓霈,你有没有受伤?”跟色魔玩追击战什么,一听就很危险。

花晓霈忙摇头,模样有些可怜:“我没事师父,不过我真的没撒谎,那个人就是色魔,他还摸我来着。”

乔蕊点头,拍拍她的肩膀,安慰:“你放心,你师丈去问了,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方宝珊瞪大眼睛看着两人,师父什么,竟然就是乔蕊?还有师丈是什么鬼,这样的称呼真的可以随便说出来吗?不会显得和现实世界太违和了吗?

安慰完花晓霈,乔蕊又看向方宝珊。

方宝珊忙神色一凛:“我,我,不关我事啊……”

乔蕊抿了抿唇,叹了口气。

那边,景仲言已经跟警察交流起来,因为原告已经离开了,所以现在不好处理,景仲言要求看监控,警察给他看了。

看的时候,乔蕊带着两个女孩一起过去,方宝珊盯着显示屏幕里空荡的电梯,脸色又沉下来。

电梯在二十楼,花晓霈进去,然后一直到一楼,接着她就冲出来,撞到了方宝珊。

里面根本没有她所描述的,有个色魔冲进去什么的。

景仲言看了一会儿,对警察点点头,走远一些,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夏霄。

打完电话,他过来,才对警察道:“我安排了律师过来,关于这段监控,以我的眼光,很明显看得出片子剪辑过,不过还是让专业人员来鉴定的好。”

警察愣了一下,与身边的同事议论起来。

花晓霈忙看向景仲言:“师丈,真的……”

“没事,一会儿先送你回家,这些事,有律师处理。”

景仲言没多说,这件事在他看来的确是件小事,片子被剪辑过,从报警到警察到,拿到的片子已经是被剪辑过的,说明那个色魔极有可能贿赂过大厦保安,或者跟保安本身就是亲友关系,所以包庇了,这件事后面由律师走正常程序解决就行了,并且能这么快的联系到保安剪辑录像,说明那个色魔极有可能不是第一次作案。

不过这些事,也不用他们费心了。

签了字,带着方宝珊和花晓霈离开,两个女孩忙了一晚上,都累了,尤其是花晓霈,精神很差,将她送到舅舅家门口,等到她进了小区,乔蕊才看向方宝珊:“这件事我会告诉你哥哥。”

方宝珊都要哭了:“真的不关我的事。”

“我知道。”乔蕊道:“但他会担心你。”

方宝珊默默抿唇,最后什么也没说。

等送方宝珊回到家,已经快十点了。

乔蕊坐在副驾驶座叹气:“这都什么事啊。”

景仲言却看着她,问:“你和方征秋经常联系?”

看她刚才跟你方宝珊说话的口吻,非常捻熟。

乔蕊顿了一下,笑眯眯的看着他:“吃醋?”

他瞄她一眼。

乔蕊蹭过去,靠在他肩膀上:“就是方宝珊来慕海市上学,方市长托我照顾照顾她,就昨天联系过。”

方征秋对乔蕊有些想法,景仲言是知道的,尽管知道方征秋不会做什么,但心里总是有根刺。

沉默一下,他道:“以后少联系。”

乔蕊又是一笑:“你真的吃醋了?”

“没有。”他硬邦邦地说。

乔蕊才不信,扑哧一声,笑开了。

这次的事情,很快就有了结果,夏霄处理事情很老练,不到两天,就摆平了。

花晓霈的证供没错,她的确是被非礼了,原片也找到了,那个色魔也抓到了,他的家人也无话可说,并且也承认,那人的确是个色狼,在那栋大厦,已经不止一次作案了,不过因为他们有个侄儿是大厦的保安主任,所以这种事,每次都能解决,并且他们通常不会遇到一来就报警的,有时候给点钱就私聊了。

而那个色魔,其实并不缺钱,也不缺女人,他就是喜欢去非礼人家,喜欢那种快感,简而言之,就是有奇怪癖好的变态。

事情解决后,警方对色魔进行了拘捕,而大厦附近的人,也都知道了这件事,经常对那家人指指点点,不到一个星期,那家人就搬走了,而色魔也因为夏霄找的律师太给力,直接弄进监狱关一年了。

不过这次的事,倒是让方宝珊和花晓霈认识了,并且两人最后发现,她们竟然是同一所大学,但是不同专业。

可是因为年龄相当,两人还是走近了不少。

知道花晓霈想搬出舅舅家,方宝珊再找乔蕊再三确定花晓霈的人品后,提出合租,方宝珊一直觉得一千块租房子太贵了,这样一合租,立刻可以省五百,她觉得好划算。

而花晓霈也没想到这么好的房子,竟然才一千块一个月,分摊后,一人才五百块,她问过同区的房子,别说两室一厅,就是一室一厅,也要三千五一个月,这一区可都是精品房来着,一下子天上掉这么大的馅饼,她也乐疯了。

两人一拍即合,当即就搬到了一起。

因为还没开学,花晓霈继续当家教,方宝珊则联系到国外的朋友,偶尔会画点珠宝单子,赚点外快。

而两人平时没事的时候,就跑来找乔蕊。

乔蕊因为要上班,所以后来,两人变成了没事儿就到景氏来玩,累了就在一楼的大厅蹭空调,蹭饮料。

而且两人嘴巴甜,很快跟前台妹妹混熟了,偶尔还能喝喝可乐什么的。

乔蕊经常看着两人坐在一楼大厅休息区,一边拿着杂志翻阅,一边凑在一起喝饮料,简直不知道说什么了。

“师父。”远远看到乔蕊下来,花晓霈抬手招呼一声。

乔蕊干笑着对她勾勾唇,又对身边的客户道:“那李小姐,那我合同做好明天让同事拿到您公司去签。”

“麻烦乔部了。”

“不麻烦。”

等到送走了客户,乔蕊才走到休息区,一屁股坐下,没好气的道:“我说过几次了,大庭广众,别叫我师父。”

花晓霈摸摸鼻子,笑嘻嘻的:“我忘了嘛。”

乔蕊瞪她一眼,问:“你们又来干什么?”

方宝珊立马递上来一本杂志,指着其中一页问:“三个包,哪个好看?”

乔蕊气笑了:“你们跑来,就是问我哪个包好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