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大结局1/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晓霈忙说:“珊珊最近没有灵感,想看到时装上的东西,找找感觉,这是最新一季的切奈尔精品款,师父,你说哪个好看?”

乔蕊都要不会说话了,她随便指了一个,又说:“你们快开学了,在家看看书不好吗?天天跑到这里来,不嫌累啊。”

“不累啊。”方宝珊喝着饮料,慢吞吞的说。

乔蕊:“……”

花晓霈看师父要生气了,忙按住她的肩膀,撒娇说:“师父,其实我们今天过来是真的有事的,我昨天跟薛晖通电话,薛晖说过几天要来景氏实习,是不是真的?”

乔蕊是记得这件事,之前薛晖薛零的母亲,就找过景撼天,不过当时因为忙着婚礼的事,他们也没顾及到,这段时间闲下来,薛晖薛零的母亲又跟薛家那边周旋了一段时间,这才终于带着两个儿子正式脱离薛家。

而薛晖薛零已经大四了,本身就该实习了,进入景氏算是不错的选择。

“是有这么个事,怎么了?”

花晓霈笑得特别谄媚。

乔蕊瞬间有种不好的预感。

花晓霈道:“那师父,如果我毕业了,也能到景氏实习吗?”

乔蕊:“……”

“师父,师父,好师父……”

乔蕊深吸了口气,都不知道说什么了:“这个,也要看你的能力,他们两进来,也是要经过考核的,而且是真的做实习生做的事,不是空降。”

“我知道我知道。”花晓霈急忙说:“我也可以参加考核,我也可以做最底层的事,只要能进景氏就好。”

乔蕊其实明白她这种想法,她以前大学的时候,也是以能进景氏为目标。

在南方地区的应届毕业生,最想去的地方,无疑就是景氏。

被花晓霈缠得没办法,乔蕊到底还是答应:“可以给你机会,但是能不能行,要看你有没有本事。”

“啊啊啊,谢谢师父。”花晓霈一个激动,索性将乔蕊抱着。

乔蕊感觉就像有一只大猫在往自己身上撒娇似的。

让两人在楼下继续玩,乔蕊回办公室做事,到中午十二点,她打电话问两人走了没,两人说没走,她只好带着她们去外面吃饭。

赵央笑嘻嘻的说:“跟你白捡两个女儿似的。”

乔蕊叹了口气,两个小姑娘都是离乡背井的,在慕海市本来就没什么依靠,她既然答应了方征秋,又是花晓霈的师父,自然就要多照顾照顾她们。

而且两人没什么钱,开学前蹭着她,也是打着蹭点午饭的意思,毕竟开学就可以吃学校食堂,会节省很多。

乔蕊带着两人去离景氏不愿的西餐厅,点的最普通的牛排。

这种牛排四十八一位,做的就是附近白领生意,价格公道,分量也够,这段时间两个女孩过来找她,乔蕊都带她们来这家。

乔蕊没什么胃口,吃了一点就放下了,两个女孩还吃得香香的,这时,方宝珊的电话响起,她看了眼来电显示,随意接起:“瑾姐,怎么了?”

乔蕊眼睛抬了一下,瑾姐?孟瑾吗?

之前的事,乔蕊已经知道了,孟瑾就是上次她在茶楼,误以为是高紫萱那个女生,这是前几天景仲言才跟他说的,在她给方征秋打了个电话,说了说最近方宝珊的情况后,景仲言就拉着她的手,突然说方征秋调回京都,是因为他未婚妻,并且他未婚妻她还认识,就是上次茶楼那人。

乔蕊当时有点懵,或者说,她到现在还有点懵,因为她记得,那时候孟瑾刚离开,方征秋就进来了,那个茶楼只有一个出口,他们,不可能没撞见吧。

她也问了,可景仲言不再回答,只说是别人的事。

乔蕊也只好不问了。

这边,方宝珊已经放下刀叉,一边嚼着嘴里的食物,一边嘟哝:“你说借给我的那枚戒指?唔,我好像放在房间的梳妆盒里,不好意思啊,我都忘了还你,我现在在慕海市也没法给你,要不你去家里拿一下吧。”

电话那头似乎说了点什么。

方宝珊有些为难:“那要不,我让我妈带给你?”

接着又说了一会儿,方宝珊挂了电话。

看她表情讪讪,花晓霈问:“怎么了?”

乔蕊拿着杯白水喝着,耳朵偷偷竖起来听。

“我瑾姐,我之前借了她一枚戒指拍照,后来忘了还给她了,她说要用,问我能不能给她,我人已经在这儿了,怎么给她,我说让她自己去拿,她说不用了,我说让我妈给她拿去,她也说不用了,哎,真是的,不就是解除婚约吗,我哥又不在家里住,她去也碰不到我哥嘛。”

花晓霈眨眨眼:“你哥哥?对了,你说过你有一个哥哥,你这个瑾姐,跟你哥哥也认识?”

“当然,她是我未来嫂子。”脱口而出后,方宝珊又看了乔蕊一眼,神色有些复杂的说:“不过已经解除婚约了,他们现在,没关系了。”

乔蕊觉得方宝珊刚才那个眼神有点怪。

说到方征秋和孟瑾解除婚约,为什么要看她一眼?

难道,他们分手,是因为她上次说的那些话?

乔蕊一下脸都白了。

方宝珊注意到她神色变化,心想,果然乔蕊是知道哥哥喜欢她的。

要是以前,方宝珊免不了会有些不高兴,毕竟他们家真的都很喜欢孟瑾,可是现在自己还吃着乔蕊请的饭,实在做不出忘恩负义的事,只好叹了口气。

那惆怅的摸样,花晓霈戏言:“像个小老太太似的。”

“去你的。”方宝珊嗔了一声,干脆不管了,继续埋头牛排。

乔蕊却握着水杯,心思飘远了些。

晚上回到家,乔蕊就问了景仲言,她样子很紧张,也很认真:“你说,是不是真是我害了他们啊?”

男人正在看文件,漫不经心的回答:“不关你事。”

“可是,方宝珊看我的一眼,就好像在说——罪魁祸首就是你!”

景仲言笑了一下:“眼神里能读出文字,本事见长?”

乔蕊推推他:“跟你说真的。”

男人这才放开手中的文件,捏着她的手指,道:“孟家不干净,方征秋想上升,就不能娶孟瑾。”

乔蕊楞然。

“方征秋野心不小,上头也看重他,有的男人,比起感情,更看重事业。”

乔蕊听着,心里有了估摸。

孟瑾是孟琛的妹妹,孟琛就是混黑的,他妹妹就算再干净,底子毕竟沾了点灰,方征秋从政,跟她如果结婚了,是有点影响发展。

不过既然方家早就跟孟家有过婚约,就说明这些因素早就是考虑进去的,方征秋早不分手晚不分手,为什么偏偏是现在?

乔蕊也不想把事情揽到自己身上,但是她脑中想到那个哭的伤心欲绝的女人,心忍不住发软。

她看得出,孟瑾很喜欢方征秋。

不过随即,她又好奇:“你说方征秋为什么这个时候调回京都,我听方宝珊说,他预计是明年才调的,这次是临时调回去,刚刚和孟瑾分手,在京都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要是我,至少要先分开一段时间,总是见面,对谁都不好。”

身边的男人勾了勾唇,顺势将她搂住,低低的说:“他放不下。”

“恩?”

“一眼就看出来了,他心里还有孟瑾。”

乔蕊惊讶,随即又有点恼怒:“要分手的是他,放不下的还是他,不矛盾吗?既然都分手了,就不要去打扰人家,撩拨人家,又不愿意跟人家结婚,安的什么心啊。”

景仲言满意的看着乔蕊满脸怒容,微笑道:“恩,他不是什么好人。”

乔蕊重重点头:“很坏!”

景仲言嘴角勾的深了些。

自这天之后,乔蕊再不会主动打电话给方征秋了,她还是照顾方宝珊,却不会那么殷勤的跟他这个哥哥报告近况了。

转眼,方宝珊和花晓霈开学了,两人一起住,上学放学都一起,也有个照应,而且她们忙起来,乔蕊也彻底解脱了。

之后薛晖和薛零也来了慕海市,朴淑贞在景氏附近买了栋房子,房子不大,但是胜在地段好,出入都方便,薛零放到总经办,职位是助理,薛晖放到海外部,工作同样是跑跑腿,打打杂。

两人刚开始不太习惯,而且因为薛景两家的关系,不是很想面对乔蕊和景仲言,可是工作需要,又经常见到,后来有一次,薛零因为不想跟着景仲言去分公司开会,找了个别人顶替自己的行程,之后景仲言没说什么,但给他发了封警告信。

也是那天之后,薛零薛晖才清醒过来,这是公司,不是家里,没人跟你玩捉迷藏游戏,在工作时间胡思乱想,不服从上级命令,一切都要公事公办。

两人经此一事,才彻底安下心了,好好工作,即便有时候觉得尴尬,也不会影响工作。

薛晖之前追过花晓霈,不过花晓霈一直没答应,不过现在两人都在慕海市,见面机会多了,而且有都属于从外地过来的“老乡”,关系反倒亲近了不少,方宝珊也是后来才知道,原来薛零和薛晖,就是游戏里的零先生,晖先生,四人都感叹好巧,关系也更亲了。

而就在这样的平平常常的日子里,乔蕊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在八个月的时候,她就已经请假,彻底在家养胎。

与乔蕊之前设想的不同,她原本以为头三个月没有孕吐,后面就会吐得厉害,可是她竟然到如今八个月了,也没吐过。

这样一来,她反倒害怕了,因为没有孕期反应,会不会孩子有什么问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