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大结局2/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咨询了医生,医生说人的体质不同,有的孕妇的确是一直不会有过激的孕期反应,但是孩子一样健康,并且还感叹,这孩子是带福来的,还没出生就心疼妈妈了。

乔蕊听得开心,回到家就跟自家老公说:“孩子的名字不如就叫景福吧。听起来多喜庆,还吉利。”

景仲言深深的看她一眼:“你认真的?”

“当然啊。”乔蕊笑眯眯的仰头:“怎么,你不喜欢吗?”

景仲言没说话,只看着她的那本记名字的小册子,翻了两页:“这些名字,你不是想了很久?”

“这不是女孩的名字吗。”乔蕊就算听了赵央酸儿辣女的言论,也没好好想过男孩名,一直在想女孩的,记了好几百个女孩美美哒没名字,好像真的觉得自己肚子里的一定是女孩:“所以如果是男孩,就叫景福!”

景仲言:“……”

孩子还没出生就被重女轻男了……

而且景福这种名字,听起来像狗。

揉了揉眉心,未来准爸爸一下子很惆怅。

过了两个月,乔蕊准时被送到医院待产,在医院住了四天,到了第五天凌晨,乔蕊感觉肚子有些痛。

她半夜醒来,呻吟一声,有些难受:“唔……”

玛丽在旁边的陪护床睡,这会儿听到动静,赶紧起来,按了铃声。

接着,病房里一阵兵荒马乱。

在景仲言接到电话,赶过来时,乔蕊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原本这几天他都是在医院陪房的,不过医生说,大概还有一两天才会生,而他头一天加班太晚,就直接回了家,没想到刚巧就是这一天,就生了。

手术室外,玛丽和景仲言各坐一边,两人都很紧张的盯着手术室的大门,没过一会儿,景撼天在佣人的陪护下也来了。

来得等一句就问:“我孙子生下来没有?”

“先生,少夫人还在里面。”玛丽说道。

景撼天坐在等候椅上,面色严肃又冷峻。

过了一会儿,天还没亮前,乔家父母就来了,而乔蕊已经在手术室里呆了快一个小时了。

“怎么会这么久?会有会有什么事?”乔妈妈很担心,一直焦躁的走来走去。

乔爸爸皱眉:“呸,乌鸦嘴,少胡说八道。”

“对对对,是我胡说八道,不会有事,不会有事。”

接着,手术室外又是一阵安静。

所有人都没说话,可难掩紧张的心情。

终于,再又过了半个小时后,手术室门开了,婴儿的啼哭声,从门缝里传出。

在场所有人都猛地眼前一亮,纷纷站起来。

护士先抱着浑身是血的孩子出来,接着,后面一个移动床被推了出来。

“恭喜你们,母子平安。”医生取下口罩,微笑着说。

乔蕊此时还在昏迷,睡在白色的病号床上,唇色苍白。

景仲言忙走过去,握着她的手,看到她衣服下摆沾到的血,嘴唇抿的紧紧的。

乔蕊没醒,看不到他的神情,推床的护士却很为难:“先生,你先让让。”

景撼天拉了景仲言一把,将他拉开些,没耽误护士做事。

乔蕊被推进电梯,景仲言跟了上去,景撼天和乔家父母犹豫一下,还是都跟着护士走向了育婴室,乔蕊那边有人看着,他们也放心,但是孩子看起来太小,眼睛都没睁开,他们实在想多看一会儿。

乔蕊醒来时,入眼的,就是刺眼的日光灯,她眼睛眯了眯眼,别开了那股灼亮,皱了皱眉。

“醒了?”耳边,男人轻柔的声音响起。

乔蕊勉强偏了偏头,看到了预想中的男人,嘴唇勾起:“我生了吗?”

“生了。”景仲言捏着她的手,紧紧握住。

乔蕊笑:“是男孩还是女孩。”进入手术室后,原本是顺产,但是医生说孩子卡住了,只能紧急剖腹,之后乔蕊痛着痛着,就没知觉了,还只是男是女,也没注意,还没生完,就晕了过去。

“是男孩。”男人说。

乔蕊的脸立刻垮了下来:“哦。景福啊。”

景仲言:“……”

在孩子出生之前,本来可以查到是男孩还是女孩,但是两人都想保持神秘,所以没有特别去查过。

现在知道是男孩,乔蕊本意上,还是有些失望。

景仲言只好安慰:“以后再生个女儿。”

乔蕊鼓着嘴:“肯定啊!我一定要生个女儿!”

眼前乔蕊觉得男孩女孩都好,她也喜欢厉峦,也喜欢安德烈,但是自从自己怀上了,她就特别想是个女孩,因为她听到一个说法,女儿像爸爸,儿子像妈妈。

自从那天之后,她就极度的希望怀的是女儿,只要一想到生出来的是个像景仲言的漂亮女孩,她就兴奋。

反观自己,她的容貌不算很出色,能力也不算出众,感觉像她的话,儿子下半辈子可能媳妇都娶不上。

倒不是她贬低自己,但是她和景仲言之间,差距的确很大,她喜欢自己的老公,也崇拜他,自然就渴望,生下的孩子,能像最大程度的像他。

景福这个名字,最后终究没有投入使用,孩子的名字,由景撼天根据族谱上的排行取的,叫“景盛睿”,小名福气。

福气出生的第一天,病房里就挤满了人,同事,亲友,知道乔蕊生了的,几乎一天之间都来了,好多人也看到了育婴室里的小福气,所有人都赞叹,好可爱啊。

卡瑞娜则默默地抱着厉峦,任由儿子趴在景仲言身上玩,鼓励的对乔蕊道:“你放心,我有经验,孩子不是一直这么丑,大了会好看,你不用紧张。”

乔蕊哭笑不得:“我家福气很可爱。”

卡瑞娜看她那副自欺欺人的样子,最后还是点头:“恩,大了一定会好看。”

乔蕊:“……”现在就好看!

厉峦已经快两岁了,此时他就坐在表姨夫的膝盖上,抓着表姨夫的衣服袖子,仰着头糯糯的问:“姨夫,表姨生弟弟了吗?”

“对,你喜欢弟弟吗?”男人低头轻声问。

厉峦迷茫的眨眨眼睛,有点着急:“那有了弟弟,还喜欢我吗?”

“当然喜欢,喜欢弟弟,也喜欢小峦。”

厉峦立刻笑起来:“那我也喜欢弟弟。”

乔蕊趁机说:“那小峦以后就是哥哥了,当哥哥就要照顾弟弟,你会照顾弟弟吗?”

小峦乖乖点头:“会,我喜欢弟弟。”

“真乖。”乔蕊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小峦害羞的擦擦脸蛋,将红彤彤的小脸,埋进姨夫的衣服里。

景仲言眼中噙着笑意,心里想着,如果福气能长得像小峦这么好,他就满足了。

几人正在病房里说得开心,门口,一道突兀的男音倏地响起:“打扰你们了?”

众人回头一看,便看到高大俊美的男人,一脸淡漠的站在那儿,他的手上提着一个水果篮,看身上的装束,有些风尘仆仆。

“时哥哥。”乔蕊唤了一声。

时卿走进来,选择性的没看景仲言,对卡瑞娜点了点头,将水果篮放到床头柜上。

“抱歉,刚从外地回来,才知道你生了。”

乔蕊看着他笑眯眯的:“我凌晨生的,你还没多晚。”

“孩子呢?”

“在育婴室。”

“男孩女孩?”

“男孩。”

“取了名字没?”

“取了,爸取得,说是根据景家族谱的排位取的,盛字辈,叫景盛睿,小名叫福气,小名是我取的。”

时卿点头:“很好听。”

乔蕊得意地笑笑:“你要看看孩子吗?”她说着,看向景仲言:“老公,你陪时哥哥去看看孩子。”

景仲言看了时卿一眼,将厉峦还给卡瑞娜,起身,往外走。

时卿摸了摸乔蕊的头发,揉了一下,说:“我一会儿回来。”

等到两个男人离开,卡瑞娜好奇的问:“他们两兄弟现在是什么情况?”

乔蕊撇撇嘴:“谁知道,不过我觉得,不是仇人了,大概,偏向于,认识的陌生人吧。”

卡瑞娜点头:“这样也好。”

乔蕊也觉得这样就挺好,要非让他们相亲相爱也不现实,只要能保持眼下这种关系,就很不错。

看来孩子回来,时卿又问了乔蕊一些身体的问题,随后拿出一个红包。

红包看着薄薄的,乔蕊接过,却感觉里面硬硬,像张卡。

“是什么?”

“给孩子的。”

乔蕊拆开看了一眼,里面真的是张卡,里面还附带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密码。

乔蕊问:“不会很多钱吧?时哥哥,孩子还小,心意一下就行了,不用破费。”

“没有多少。”时卿道,又看了眼手表,说:“还有事,先走了,迟些再来看你。”

乔蕊赶紧又使唤自家老公:“老公,你去送送时哥哥。”

景仲言吐了口气,耐着性子重新走出门。

时卿看他一眼,倒是有些惊讶,这倒是听话。

乔蕊看出他的表情,偷偷一笑:“坐月子期间,我最大。”

时卿含笑着揉揉她的头发,对她点头:“这就对了,吃定他,不要自己吃亏。”

“当然!”乔蕊骄傲的扬下巴。

时卿的公司必经过还在发展,时间并不很多,直到乔蕊做完月子出院,他也才来过两次,之后乔蕊查过那张卡里面的金额,顿时就不淡定了。

一百万。

呵呵呵,她的儿子生下来还什么都没做,就已经是百万富翁了!

她想把钱还给时卿,时卿却说:“万一离婚了,拿着这个好过日子。”

乔蕊哭笑不得,时哥哥就不能不要动不动就诅咒她离婚吗。

出了院,乔蕊就一直照顾孩子,刚出生的孩子,她不放心佣人照顾,还是决定自己带一段时间。

这样一带,就带到福气半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