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股权转让风波/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人坐在客厅中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天,突然一阵突兀的敲门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景仲言原本想要起身去开门,乔蕊却一把将他重新按回到沙发上,自己趿着拖鞋哒哒的跑到门口,一下子将门拽开。

一个高大俊美的男人,左手提着一个水果篮,右手怀抱着一束鲜花,此时正一脸淡漠的站在那里。

看到开门的是乔蕊,原本疏离的表情却在一瞬之间变得温暖而亲切。

乔蕊将花束接了过来,看着面前微微有些风尘仆仆的男人,不禁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时哥哥!”

时卿从外面走了进来,宠溺般的拍了拍乔蕊的脑袋,这才注意到屋内坐着的几个人。

他选择性的没有看景仲言,只把他当做了空气,越过他冲着卡瑞娜点了点头。

乔蕊将花束简单的整理了一下,又跑到储物室中翻找了一番,兴致勃勃的捧了个水晶花瓶出来,将花朵全部插了进去。

时卿将水果篮放到了沙发前的茶几上,这才面露歉意的对乔蕊说道。

“抱歉,刚从外地回来,才知道你生了。”

乔蕊笑眯眯的看着他,脑袋左右的晃动了一下。

其实只要他能来无论早晚她都是不会介意的,毕竟对于她而言,时卿有着自己全部的儿时记忆,是自己成长中最重要的亲人之一。

“我昨天凌晨生的,是个男孩,所以你还没多晚。”

“取了名字没?”

听到乔蕊丝毫不介意的声音,时卿走到了她的旁边,看了看他怀中仍旧在安睡的婴儿,似乎很是随意的问着。

孩子并不算漂亮,但是刚出生的孩子也都大同小异。

时卿仔仔细细的端详着这个孩子,似乎五官中的大部分都很像乔蕊。

看起来长大后恐怕是不见得有多么好看了。

当然这些他也只敢腹诽着,却不敢脱口而出,只怕是如果说出口,自己是很难再见到明天出生的太阳了。

“取了,根据景家族谱的排位取的,盛字辈,叫景盛睿,小名叫福福。”

福福?不消说,这个小名肯定是乔蕊起的。

时卿偏过头瞅了瞅此时怀抱着双臂一动不动注视着自己的男人,很是好笑的点了点头,颇为给面子的肯定了乔蕊的选择。

“很好听。”

似乎想起了什么,时卿又从自己的裤兜中掏出了一张卡,一只手拽过乔蕊的胳膊,将她的手心摊开,把卡放了上去。

“这是什么?”

乔蕊捏着那张黄色的卡片,翻来覆去的瞅了瞅,似乎怎么看这都是一张储蓄卡……

“给孩子的。密码我一会发到你的手机上。”

乔蕊还想说些什么,但时卿却摆了摆手,扫了一眼右手腕的机械手表,又转而看向乔蕊和卡瑞娜,“你们聊,我还有事,先走了。”

乔蕊一看,赶紧踢了踢仍旧坐在旁边的景仲言,不知道这两个人还要怄气到什么时候。

无论她怎么撮合,最好了恐怕也就是维持现状,最熟悉的陌生人这种程度。

她挤眉弄眼的冲着景仲言使了几个眼神,又推了推他的肩膀,“老公,快去送送啊!”

景仲言深呼出一口气,虽然自己心里不情不愿的,但终究是什么都没说的走到门口,将门打开来,等待着时卿。

时卿斜睨了他一眼,果然啊,这个世界上只有乔蕊才能够降住曾经轰动了整个慕海市的景大总裁。

乔蕊明显看出了时卿的想法,偷偷的捂着嘴笑了起来,蓦地才压低了声音,微微有些傲娇的说道。

“坐月子期间,我最大。他什么都要听我的!”

时卿含笑地点了点她的额头,这才顺从的从景仲言的身边走过,两个人一起出了门。

高氏,所有的股东都齐坐在会议室中,不知为何虽然转让股份的合同均已签订,股东们却没有透露出丝毫讯息。

唯一不同的是,无论高紫萱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他们均都是一致通过,再也没有一个人质疑她,或是如同以前一样不停的询问着,公司未来的走势和发展。

孟琛坐在高紫萱的旁边,鹰眼扫向在场的每一个人,冷冷的视线不禁让每个人都哆嗦了一下。

感受到高紫萱投来的目光,他微微颔首,示意她可以开始了。

“各位股东,作为公司的总裁,我想我有必要提前说明,各位手中的股份如果有任何变动都请第一时间通知我,否则,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高紫萱深吸了一口气,自己原本就不是什么厉害角色,如今也是被形势所逼,如果她在软绵绵的,只怕是个人就能把她从高氏赶走了。

为了父亲以及高家的产业,她必须竭尽可能的守护这个已经在萎靡边缘的空壳公司。

股东中有一些年纪尚轻,资历较浅的小股东,此时均已经惴惴不安起来,从总裁如此冰冷的话语中,他们多多少少都能嗅出,只怕是她已经知晓股权转让一事了。

但是X集团的名声在外,太具有威慑力,况且自己也已经拿了人家的钱财,怎么好如今做出出卖股权接收人的事情。

所有的人也只好兢兢战战地坐在原地,低着头,一言不发,身子却都难以自控的微微颤抖着。

高紫萱见到自己的口头威胁怕是没什么用,只能看向孟琛。

孟琛会意地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缓缓的走过每一个股东的身边,一只手中握着个红通通的苹果,另一只手则拿着一把锋利的尖刀。

“怎么?你们没有谁想要说点什么吗?”

他走到了其中的一个小股东身边,将苹果放在了他的面前,又将刀子嗖的插进刀中。

不过一瞬间,那名小股东哆哆嗦嗦着,而空气中渐渐浮出一丝尿骚味,仔细听还夹杂着水滴的声音。

孟琛低下头,才发现这个颇为年轻的小股东此时已经尿裤了,心中很是鄙夷。

没有这个胆子,居然还敢同X集团交涉,果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他将刀子从苹果中拔了出来,吓唬般地又在他的面前晃动了两下,“怎么?你还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小股东吓得赶忙点头,“有有,我手中的股权已经转让给外人了,如果……如果总裁想要,我可以去找他谈,将股权重新转让给总裁……只求……只求总裁能宽宏大量放过小人!”

孟琛看着面前低头求饶的年轻男人,嘴角扯出一抹讥笑,重新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毕竟是年轻,看起来对于X集团的了解也并没有多么深入,只怕是这个小股东权当这是一次简单的股权转让交易了。

当然,他也不打算提醒他,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欲望买单。

高紫萱看着这一幕,又环顾了整间会议室,这出戏是之前便和孟琛商量好的,只是没想到居然这么容易就奏效了。

想着,她朱唇微启,重新开口道,“那就麻烦丁股东了。”

她也是被逼无奈,这个姓丁的年轻股东手中有着将近百分中十五的股份,是几乎所有股东中占比最大的。

她并不知道为何这个人手中会持有这么多的公司股份,但是无论缘由为何,自己都不可能放任他将股权转让给X。

景仲言的公寓中,乔蕊很是别扭的坐在沙发中,上下瞧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几个打扮很是朴素的姑娘。

这一仔细打量才发现原来在这群女人堆中还有一个看起来女里女气的男人夹在其中。

原本乔蕊是希望可以由自己带着孩子直到孩子一两岁的时候,但景仲言却害怕她太过劳累了,乔蕊终究是拗不过他,答应从家政中心挑选一名月嫂来照顾福福,前提条件是她必须要亲自把关。

“你们……之前都有什么经验啊?”

乔蕊蹙着眉,看着那个涂抹着口红,留着长发,还翘着兰花指的男人,似乎很是随意的问着。

难不成是变态吗?这种人她可坚决不能留下来照顾自己的宝贝的。

“我之前有过三年的月嫂经验,从新出生的婴儿到三岁大的幼童,我通通都照顾过,而且每一家对于我的工作都十分满意。还有一点,我的价钱可是这些人里面最贵的,所以要是没有足够的经济基础,我还是劝您不要选择我的好。”

粗犷的男性声线,从他的口中传出,男人不屑的站在那里,手中还不停地摆弄着自己的红色指甲,细而长眼睛却偷偷的在打量着整个公寓房间的陈设布置,心中暗暗揣测着这家人的财富程度。

乔蕊一听,这话里似乎对自己充满了鄙夷,又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穿着打扮。

好像也没有多么糟糕,怎么这人好像一副看不起自己的感觉。

站在男人旁边的几个姑娘都陆陆续续的讲述了自己从前的经验,对比之下明显还是那个变态男人的经验略丰富了一些。

“你的价钱是多少呢?”

乔蕊将姑娘们都送走后,这才又看向男人,开口问道。

在她的心里,就算是贵还能贵到什么样的地步呢,顶多了也就是一个月三千到五千。

男人扯了扯嘴角,削薄的嘴唇一开一合,吐出了一个数字,“一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