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家中多出了一个男人/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乔蕊从沙发上一下子跳了起来,双眸睁得如同铜铃一般,似乎发觉自己的反应有点激烈,抚了抚微微有点受到惊吓的心脏,这才露出一抹抱歉的微笑,“给个折扣吧。”

“一万!不讲价!”

男人瞅着这家人的居住环境,明显是能够掏得起这个价钱的,便一口咬定绝对不还价。

一咬牙一跺脚,乔蕊终究还是点了点头,定下了这个人作为自己孩子的月嫂。

心中却因为这个高昂的价格在滴着鲜血。

养孩子果然是不容易的,等孩子再大一点,自己一定要回到公司努力赚奶粉钱才好啊。

男人一听,瞬间便好似回归了本性般,兴高采烈的从门口将自己的行李拖了进来。

“行李我都带来了,今天就可以住在这里了。请多关照哦,您叫我小天就行。”

乔蕊看着男人的一系列动作,瞬间便觉得自己绝对是上当受骗了。

抚了抚自己的额头,她这才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简单的介绍着整个公寓的结构。

领着他来到了二楼,乔蕊先来到了婴儿房,福福躺在天蓝色的婴儿车中睡得很熟,圆嘟嘟的脸蛋很是红润,小嘴边似乎还带着浅浅的笑意,不知到底在做着怎样的美梦。

她将婴儿房隔壁的房间打开来,空间不算大但是收拾的很干净,一张单人床放在靠墙的地方,旁边是一套木质桌椅。

孩子出生后,景仲言便将衣帽间和书房搬到了楼下,又将楼上的房间简单的装修了一下改成了婴儿房和适合月嫂居住的客房。

“你就住在婴儿房的旁边,这样方便你照顾宝宝。”乔蕊简单的介绍着。

男人扫了一眼自己的居住环境,似乎很是满意,又把行李拖进房间中,将箱子打开来,从中间一件件的将东西取了出来。

乔蕊满脸黑线的看着他抱了一坨的护肤品出来,一一摆在了桌子上,又从中拿了很多颇具女性风格特点的衣服,甚至还有搭配的饰品。

和他比起来,怎么感觉自己反而不像是女人了呢?

傍晚,顶着夕阳的余晖,景仲言从公司回到了家中。

乔蕊围着可爱的机器猫围裙,哼着不成调的曲子在厨房中悠闲的洗着菜。

他缓缓走到了她的身后,双手圈住她纤细的腰肢,将脑袋枕在了她的肩膀上。

“怎么样?已经选好月嫂了吗?”

未待乔蕊回话,一个厚重的男声从景仲言的身后传了过来,“老板,您回来了啊!”

家里怎么会多出来一个男人?

景仲言闻声回过头,紧紧地蹙了蹙眉头,面前的男人身材还算魁梧,但是穿着就……

红色的女士吊带背心外面还罩了一个宽大的毛织衫,下面穿着一条褐色的家居运动裤,怎么看都觉得很是怪异。

“你是谁?”

景仲言冷冷的目光明显让这个男人很是惧怕,他跑到了乔蕊的旁边,拽着她的胳膊,仿佛找到靠山一般,这才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

“我是小天,今天蕊姐姐招我来您家做月嫂工作的。”

小天?蕊姐姐?叫的还真是亲密啊。

乔蕊瞅着景仲言越来越铁青的面容,微微的挪动了一下身体,让自己和小天保持了几公分的距离。

没有人比她还了解景仲言,只怕是老年陈醋现在已经即将要爆发了,还是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紧。

景仲言一把将乔蕊拽了过去,又打量了一下仍旧站在厨房中看着他的男人,低低的声线中带有些微的恼怒。

“你怎么弄了这么个男人到家里?”

虽然以这男人的打扮和长相,景仲言对自己还是颇有信心的,但是一想到乔蕊成天和一个陌生男人待在家中,心中仍旧觉得很是不爽。

“老公,我挑了很久呢。只有这个男人的经验还算比较多,而且,我觉得他对女人可能也不会有什么兴趣的。”

新闻里都说这种男人都是喜欢那种瘦瘦弱弱的男人的,所以乔蕊对他放八百个心。

景仲言看到乔蕊一把便抱住了自己的胳膊,小嘴微微的嘟着,面上的表情很有讨好的意味,心中就算再有火气,这一下子也烟消云散了。

空气中逐渐弥漫出一股糊味,乔蕊一下便跳了起来,冲到了厨房中,看到小天就站在路子的旁边,似乎很是诧异的看着锅中已经渐渐变黑的面饼。

“你怎么不把炉子关上呢?!”

她将炉子的按钮转了一下,看着自己一下午辛辛苦苦的成果就这么付之东流了,微微有些责问的脱口而出。

“蕊姐姐……我……我没见过这种电炉子啊……”

紧跟在乔蕊之后走进厨房的景仲言听到这话,嘴角扯了一下,好吧,他承认,刚刚绝对是自己想多了。

晚上入夜,景仲言将电脑搬到主卧之中,坐在靠窗的桌子上正在浏览着公司的财务报表。

刚刚沐浴过后的乔蕊穿着卡通睡衣从卫生间中走了出来。

头发湿漉漉的贴在白皙的面颊两侧,大概因为水汽的原因面庞看起来越发的绯红有致,如同红彤彤的苹果,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景仲言听到声音,扭转过身体,看到她完全没有擦干的湿发,不禁皱了皱眉头。

他从她的手中将毛巾拿了过来,用整个毛巾裹住了她的脑袋,反复的擦拭着,动作无比轻柔如同在对待自己最珍贵的宝物一般。

“头发不擦干就睡觉会生病的。”

白色的毛巾将乔蕊的大半张脸都几乎遮住了,只露出了水润红嫩的嘴唇。

在昏黄色灯光的照耀下,如同罂粟一般吸引着景仲言。

他缓缓低下头,慢慢的靠近乔蕊的面庞,嘴唇相碰的瞬间,毛巾从手中脱落到了地上。

“唔……”

乔蕊颤抖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眼,整个人都沉浸在属于他的气息之中。

景仲言自然的撬开了她的贝齿,逐渐的将这个吻加深。

“好不容易终于挨到你出月子了,我们有多久没有……做运动了?”

呢喃的声音回荡在乔蕊的耳畔,这么算起来怀孕有十个月了,福福回家之后又因为要照顾他,一直也没有时间能好好的和他待在一起。

憋了这么久,滋味当然不怎么好受。

景仲言扯扯嘴角,露出了一个微微有些奸诈的笑容,他低低的声音仿佛在蛊惑着乔蕊。

“不如,今天晚上你就一次性还清了吧。”

乔蕊娇羞的低下了脑袋,双臂却紧紧的缠绕住了他的脖颈,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的贴着彼此,空气中弥漫开火焰般的炙热温度。

砰的一声,乔蕊不知觉得被男人压倒在了床上,景仲言从床头扯过了被单将两个人交织赤裸的身体覆盖住。

乔蕊的双颊越发的红彤起来,微微的娇喘声从她的嘴边溢出。

就在两个人即将达到最完美的契合度时,突如其来的开门声从房间的门口响起。

两个人都不禁将视线射向了那个突然闯进的人。

小天呆愣在原地,看着面前限制级的一幕,一时竟忘记离开。

乔蕊看清门口的人是谁后,啊的惊叫了一声,便将脑袋埋在了景仲言的怀中。

真是丢死人了,就算已经是夫妻了,但猛地让人亲眼观看了自己和老公的房事。

乔蕊只希望能有人拿把刀在这一刻就结果了自己。

景仲言的面容一瞬间便恢复到了千年冰山般的冷冽,满含怒气的吐出两个字。

“出去!”

小天这才晃过神来,连连的道歉着,“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刚刚下去接水,可能……可能第一次住在这里……不小心就走错房间了。”

“别让我说第二遍,出去!”

景仲言用被子将乔蕊完完全全遮了起来,脸上的不耐烦越发深了几分,他蹙着眉头,不悦的再次重复着。

小天又再次反复的道歉了几次,末了,还顺带着将他俩的房门严严实实的关上了。

乔蕊听到关门声,这才从被子中钻了出来,手臂紧紧的抓着景仲言的肩膀。

“丢死人了,真是丢死人了。”

“还不是你自己找来的麻烦!”景仲言斜睨了她一眼,说道。

就这样,鸡飞狗跳的日子从那天起便拉开了帷幕。

小天虽然照顾孩子是一把好手,但是生活琐事却一塌糊涂,经常会给乔蕊带来各种各样的麻烦,最后只弄得景仲言和乔蕊都哭笑不得。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转眼便迎来了福福的百天礼。

乔蕊瞅着日历上面的红色标注,还有三天。

她又扭过头瞅着依旧在忙碌的景仲言,“福福就快要满百日了,我们要不要给她办个小型的party什么的?”

景仲言将手头的工作停了下来,走到乔蕊的身边,伸出手臂环绕住她的肩膀,将她揽到了自己的怀中。

又看了看日历上的日子,看着身边女人微微有些兴奋的表情,心中却在思忖着。

按照景家的规矩,孩子的百日宴势必要办的十分宏大,邀请各方知名人士一起赴宴。

但是看乔蕊的意思,却是想要简简单单的办一个家庭内部的小型聚会。

老头子那边,不知道会不会答应。

想着,他拿起手机拨通了父母家中的电话。

乔蕊靠在他的肩膀上,紧张的看着他耳边的手机,手心中微微的冒出了些许汗珠。

景仲言冲着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担心。

终于在电话响到第三声的时候,一个略微有些沙哑的嗓音从话筒另一端传了出来。

“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