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福福的百日宴/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爸爸,我和小蕊打算在家中为福福办一个小型的百日宴。”

话还未说完,景撼天已然提高了音量,似乎是极其反对这个决定。

好歹是景家的孙子,百日宴怎么可能这么敷衍,必须要大办特办才可以。

乔蕊听到景撼天分贝极高的嗓音,整个人颤抖了一下。

景仲言感受到她的不安,将环绕着她的手臂又加紧了几分,口中的话语却变成了命令般的口吻。

“我和小蕊已经决定了,就是通知你一声,到时候来不来悉听尊便!”

撂下了这样的一句话啊,景仲言便挂断了电话,低头看向怀中的小女人,眉宇紧皱着,脸上还挂着一缕内疚的讪笑。

景仲言当然知道,以这个小女人的一贯思考方式,必定又将所有的事情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觉得是因为她的决定才导致自己和父亲吵了起来。

他握住了乔蕊的双手,语气中足以令人安定的魔力。

“其实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孩子的满月宴没必要举行的很盛大,咱们可以等到孩子一周岁生日的时候再顺应父亲的意思,隆重的庆祝一次。”

这样可以吗?

乔蕊仔细的思考了一下,似乎是可以行的通的。

这样想着,又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举办百日宴,还可以不违背父亲的意愿,她便一下子开心了起来。

景仲言看到她再次绽放出来灿烂的微笑,眼底的宠溺无以藏匿,揉了揉她顺滑的发丝,低声问道。

“你想怎么办呢?”

乔蕊托着下巴,思考了片刻,便从他的身边站了起来,走到客厅中,指了指头顶的天花板,“上面我要弄上很多的气球,然后这里贴上大大的几个字,就写福福的百日宴……”

她指了指电视墙,目测了大概的距离,手舞足蹈的比划着自己的想法。

而景仲言站在离乔蕊一步的身后,怀抱着手臂看着她微微兴奋的模样,满足之情溢满了心头。

既然已经有了初步的想法,乔蕊便开始实施行动。

每天景仲言回到家中,屁股还没有坐热,便又被乔蕊拉着前往各大商场,购买各种用于装饰的物品。

气球,蜡烛,撒花……基本凡是可以用到的东西,都被乔蕊搬到家中了。

小天也从月嫂兼职成为了乔蕊的助手。

“左边,左边一点啊!”

乔蕊看着小天踩着木凳将自己写的毛笔字挂到墙上,可是反复很多次却都没有办法挂到理想的位置。

“小天,歪了!对,往下面一点!”

终于在反复第三十次的时候,男人停了下来,瞅着后面依旧在指挥的女人,微微有些怨气的说道,“姐姐,到底是挂在左边还是右边?上边还是下边?”

乔蕊抱歉的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好像自己的要求确实有点过于苛刻了。

“这样,我去黏,你帮我看一下位置。记得每一副字的中间都要预留出相同的距离啊!”

从他的手中将毛笔字接了过来,她小心翼翼的踩在了木凳上,但是好像高度不太够……

再摞上一个矮板凳,这样刚刚好。

所以当景仲言回到家时,看到的便是这样的一幅画面,一个身材瘦弱的小女人踩着两个凳子在那里贴着字条。

身材魁梧的男人站在客厅的中央指挥着。

女人晃晃悠悠如同杂技表演的姿势,让景仲言的眉头不禁蹙成一团。

“你在干什么啊!”

听到熟悉的男声,乔蕊赶忙回过头来,似乎是想要展示自己登高爬梯的能力,但没有想到一时却失去了平衡,从凳子上跌了下来。

还好景仲言眼疾手快,双臂揽过她的腰身,将她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又扭头看向后面的男人,斥责般的说道,“你怎么能让她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乔蕊一听,赶忙从他的怀中站了起来,直起身子,面上挂着不好意思的微笑。

“是我让他帮我看得,现在好不容易终于挂好了,老公你就别责备她了。你看,上面的毛笔字是我写的好看吗?”

成功的转移了景仲言的注意力,乔蕊冲着小天吐了吐舌头。

这个字……是什么字体?楷体?草书?

景仲言揉了揉眉心,颇为叹息的看着墙上的毛笔字。

歪歪扭扭的字体,明显没有遵循上留天,下留地,左右要留两边的一贯原则。

每张纸上的字不是紧靠在右边,就是紧靠在左边……

“还……还不错……”其实是很不怎么样。

不愿意打击自己老婆的情绪,景仲言很是违背内心的应承着。

果然乔蕊听了,凑到自己的身边,说是自己从书房中找到了一本楷体字体,模仿了整个一下午的成果。

很快,在乔蕊的“悉心”装扮下,三天后的满月宴按时到来了。

卡瑞娜领着厉峦刚刚踏进公寓的时候,就不禁惊呼出声。

“……是你老公授权你这么……折腾这个公寓吗?”

环视一周,电视墙上张贴着几张歪歪扭扭的毛笔字条,上面大大的书写了:福福的百日宴几个大字。

孩子的天蓝色婴儿车摆放在客厅的中央,餐厅的桌子上摆满了各式糕点水果,当然中间是一个双层蛋糕,上面插着一支蜡烛。

客厅的天花板上贴满了各种颜色的气球,整个屋子的白色墙壁上都被人用可爱的卡通贴纸覆盖上了。

整体看来,似乎……也没有特别的差强人意,家庭的气氛很是浓郁。

“当然啊!”

乔蕊点了点头,将一盘水果端到了卡瑞娜的跟前,又从中拿了一块苹果递到了厉峦的嘴边。

“今天来的人很多吗?”

卡瑞娜将自己的大衣脱了下来,挂到了门口的衣架上,又蹲下了身子,将孩子的外套也脱了下来。

“不多啊,算上你的话,好像也没有几个人。”

之前她给时哥哥打了好几个电话,但是好像他正好出差在上海那边,一时也没有办法赶过来。

心底虽然有些遗憾,但是工作自然要比这些事都重要,想着也便释怀了。

“咚咚……”

敲门声从外面响了起来,乔蕊走到了门边,将门打开来。

景撼天和时卿并肩站在一起,老人的面上带了一丝欣喜,而时卿却看起来浑身都如浸在冰水般透出了丝丝寒意。

“爸爸……时哥哥……你们快进来!”

微微侧开身子,乔蕊小心翼翼的将他们二人让了进来。

看到景撼天居然来参加自己设计的百日宴,只觉得这就好像突然有人来告诉她今天太阳从西边升起一样,简直是无法让人相信!

时卿微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又敲了敲她的额头。

“不用害怕他,老家伙是我请来的。孩子的满月宴,爷爷不到似乎也说不去,对吧?”

时卿永远都这样为她考虑着,努力的做着所有能够为他付出的事情。

但是她却连一点回报都无法给到他,心中感动与歉意交织在一起,未来的日子中,她只能加倍对时哥哥好,才能回报他这些年来对自己的疼爱。

“这是什么啊!幸好没有对外公开,不然让那些社会名流看到不得笑掉大牙!”

景撼天瞅着这一屋子的陈设和布置,微微有些生气的说着。

乔蕊一听连忙,用家中的茶具为景撼天沏了一杯上好的龙井茶,端到了他的面前。

“爸爸,您说的是。我和仲言研究过了,打算等到福福一周岁的生日时再按照您的意思,举办一个隆重的生日会,您看可以吗?”

对于景撼天说,这样的妥协也总比没有强,乔蕊毕竟为自己添一个这么可爱的孙子,大儿子也过来为他们说了不少好话。

这样想着,老爷子也便点了点头,就算应了乔蕊的建议。

等到人都来齐了,百日宴也便正式开始了。

说是百日宴,其实也就是类似于一个小型的家庭聚会,来的不是朋友,就是亲人。

厉峦站在福福的婴儿车旁边,仔仔细细的观察着小弟弟的每一个表情。

不知怎么的,每当看到他,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变得柔软了起来。

“小峦,怎么了?”

乔蕊看到呆愣着的厉峦,走到了他的跟前,微微下蹲了一点,让自己可以平视着他的双眸。

厉峦没有回答,只是伸出了自己的食指,缓缓的凑近福福的手边。

福福眨着天真无邪的黑眸,似乎对于他很是好奇,一下子便攥住了他的手指。

也许就是在这刻,让厉峦才真正忽然感觉到了生命的可贵,对面前的小生命萌生出了浓厚的保护欲。

多年后逐渐长大成人的厉峦每每想起那天的情景,仍旧觉得感慨万分。

生命与生命之间的羁绊,原来从那么早便已经开始萌芽。

夜幕逐渐加深,景仲言和乔蕊相偎着坐在沙发中,电视里面回放着白天的录像。

小天几乎包揽了所有的家务活,此时早就累的倒头呼呼大睡起来。

福福也已经送回到婴儿室中,这么久以来真是难得的二人世界。

面前的茶几上摆着简单的几袋零食,乔蕊边吃边看着录像咯咯的乐着。

而一旁的景仲言也不时噗嗤笑了出来。

外面的月光映照进室内,洒在二人的面庞上,世界仿若恢复到了平静无波的时刻。

然而阴谋,却未曾停下脚步。

幕后的黑手已经逐渐铺展开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