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是我害死他的吗/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仍旧在家中老老实实养身体的乔蕊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回公司了。

她也曾向景仲言反复提出了很多次,早就已经出月子了,以如今自己的身体状况回到公司正常工作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奈何无论怎样,景仲言都不徒口答应。

好在陈新的工作能力很不错,一些重大的事情都会向乔蕊询问,并以乔蕊的决定为准则。

而自从百日宴之后,她在家中养身体的这段时间,时卿只来看过她两次。

大概是他的公司仍旧在发展阶段,实在是抽不开身。

前两天,乔蕊突然想起手中还有一张时卿给自己的储蓄卡。

便将密码告诉了景仲言,并嘱咐他查一下卡中的钱数,却发现竟然有一百万之多,原本是想要将卡归还给时卿的。

时卿却只轻描淡写的给她回了一句“万一离婚了,拿着这个好过日子。”

虽然时卿似乎对于她和景仲言结婚的事仍旧有些耿耿于怀,但在她来看,过去的那些纷纷扰扰似乎都已经过去,现在的日子平静的让她有着些许恍惚。

恍惚回到小时候,那种安稳而踏实的日子。

乔蕊摇了摇脑袋,果然人就不能闲啊,一闲就容易神游和乱想。

她将脚边的面团抱了起来放到自己的腿上,面团很是享受的眯起眼睛,蜷缩着身子完全窝在了乔蕊的怀中。

真是太无聊了……

她将电视打开来,随意的变换着频道。

最后停在了法制频道上,电视上正在播报的一则新闻不禁吸引了她的目光。

在慕海市的一处废弃民宅中发现了一具男尸,尸体好像已经搁置了一段日子,从电视上的画面来看,大部分都已经腐烂掉了,甚至还可以看到一两蛆虫从中爬出。

抚着面团的手不禁紧了紧,怀中的猫咪似乎受到了惊吓,不安的喵的叫了一声,从她的腿上跳了下去。

乔蕊抱歉的冲着面团笑了笑,又扭过头仔细的注视着电视上的案件。

尸体周身上除了腕处的一处割伤,并没有其他任何伤口,现场也没有发现其他人的指纹,如此只能按照自杀定论。

乔蕊仔细的读着屏幕上浮现出的关于男尸的介绍,“在慕海市有名的家族企业高氏中持有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是高氏的股东之一。”

左眼突兀的跳了一下,乔蕊按了按眉心,心中却在思忖着,这个高氏是不是就是高紫萱所在的那个?

坐在总裁室中的高紫萱此时也在看着法制播报,她紧锁着眉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故意逼迫,才导致了他如今的下场。

心中的内疚感逐渐放大,高紫萱抬起双手将自己的脑袋包裹住,烦躁的揉着自己的头发。

而站在一边的孟琛看到她这个样子,只能强迫的将她的双手拿了下来,又将她的脑袋扭向自己。

男人眼睛中的平静令她终于逐渐安静了下来。

“是我害死他的吗?”

“不是,不要这么想,这件事和你无关。如果非要有一个人承担的话,那也是我,是我威胁他,强迫他去要回股份。”

孟琛双眸紧了紧,没想到X集团的动作这么迅速。

自杀?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根本就不可能是自杀,有谁自杀会选择在这种偏远的民房之中吗?

只不过碍于这件事的复杂性,再加上又要安抚公众,只能将事件的性质定义为自杀。

一直以来关于X集团的所作所为,他多多少少都是知道一些的。

X集团的幕后操控人X没有人见过他的真是面貌,流传的版本倒是颇多,有说是一个年迈的老人,有人说是个长相俊美的青年,更有甚者居然说那是一个五岁的小孩子。

基本就等同于谜一样的存在,他也遇到过一些X集团散落各地的集团内部人,每每提到X集团总部,提到X均是一副战战兢兢很是畏惧的表情。

然而在X集团席卷全球的那些年中,作为集团操控人X的手段他们却都是知晓的,只怕是阴冷狠毒这四个字都无法将他完全勾勒清楚。

孟琛和他比起来,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

当然这些,孟琛没有透露过任何给高紫萱,他只能多派出人手将X集团的信息搜罗的更多一些,努力去保护高紫萱。

虽然可能微不足道,但是到底多一层保护也比她一个人独自要好的多。

“那个叫X集团的,真的有这么可怕吗?可怕到什么地步?”

高紫萱将脑袋靠在了孟琛的手臂边,喃喃的问着,其实她的心中或多或少已经有了答案,但却仍旧抱有一丝希望,希望事实并不是自己所想象的这样。

“只手遮天,这四个字形容X一点都不过分。”

孟琛无力的闭上了眼睛,将手抚上高紫萱的发丝,蓦地,又继续说道,“但是我会保护你,不会让任何人动你一根毫毛。”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除了前段时间的自杀案件,X似乎并没有牵扯太多的精力在慕海市上。

X集团各个地区的生意依旧在继续进行着。

孟琛依旧小心谨慎的保护着高紫萱,但是对于X的意图,却越来越揣测不明白了……

已经在家养足精神的乔蕊,终于回到了公司。

正逢新一轮的面试再次开始,她便被公司的人事部邀请作为面试官参与到此次的招聘活动中来。

正好乔蕊想着总经办和自己的项目组似乎也还需要招募一两个助理进来,便欣然同意了

景氏作为慕海市最大的集团企业,面试一般都要经历三轮,第一轮就是简单的众面,第二轮是笔试,最后一轮才是最终的面试。

乔蕊翻看着人事经理刚刚送过来的新人简历,不禁又开始叹息自己居然已经老了这么多。

尤其是当她有了孩子,心态都和以前有了很大的改变。

突然,她将手指停了下来,这张简历似乎和其他的有很大的不同之处。

先不说整个简历的底色居然是鲜红色,上面的从业经历更是让人大跌眼球,基本都没什么和企业管理,秘书相关的经验。

倒是在兴趣爱好上面填上了自己是跆拳道的黑段。

只是这个和来景氏工作有什么关系?简历上面的照片倒是给人一种清晰淡雅的感觉。

照片上的女生扎着一个马尾辫,双眸清澈无波,面颊绯红,穿着一套颇为正式的职业装。

但是面上却挂着一个调皮的微笑,许是这个微笑吧,让乔蕊不禁想要给她一次机会。

她将这个人的简历从众多的简历中拿了出来,放到了合格的一堆中。

如果乔蕊知道后来会因为自己的这次选择,而备受折磨,尝遍痛苦,怕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这个女孩走进自己的视野中的。

下午,人事经理便将她筛选好的简历拿了过去,继续安排第二轮的面试。

乔蕊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而将全部经历投入到了集团即将开始的新项目上。

由于自己之前团队的出色表现,景仲言又将这次的案子再次交给了她的项目组负责。

“殷氏企业?怎么好像之前并没怎么听说过?”

乔蕊诧异的喃喃自语着,想着便在网上先搜索着这个企业的相关资料。

成立的日子居然还不满一年……

但是这个成立不足一年的企业居然拥有这么庞大的资金系统,可以与景氏来争夺地皮,这就让人不禁难以理解了。

可是……这么奇怪的现象,自己都可以察觉出问题来,景仲言不可能没有做过任何调查便将一个案子下放到项目组中。

或许只是自己想多了吧……

景氏二楼的会议室中,人事经理将到场进行二轮面试的人数清点清楚后,便开始分发试卷。

一个头戴棒球帽,穿着很是随意的女孩子坐在会议室的角落中,低着头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试卷上的问题,并不算困难。

除了一些对景氏应该有的基本了解外,就是一些行测方面的逻辑思维题目。

女孩子几乎没等到规定的时间,便将所有的题目答完,大笔一挥,如同草书般的签上了自己的大名:罗欣蕾。

她将试卷反扣在桌子上,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会议室。

在踏出景氏大楼的那刹那,嘴角边却不自觉的露出了抹玩味的笑容。

人事经理走到了她所在的位置上,将试卷拿了起来,又对照着真正的标准答案,心中却不禁一怔。

这个女孩子居然回答的全部正确,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当即便将这个女孩子的姓名加到了最后一轮的面试名单中。

第二日上午,乔蕊刚刚走进办公室,便得到了通知,去二楼的面试专用会议室中进行最后一轮的甄选。

她简单的将手头的工作安排了一下便来到了会议室中。

景仲言坐在一排人的中间,此时正低着头看着人事经理已经整理好的简历资料。

感觉到了熟悉的目光,他抬眸恰好对上乔蕊深邃的黑色瞳仁,景仲言冲着她笑了笑,待到乔蕊坐定,这才宣布面试现在开始。

人事经理站在会议室门口,看到总裁的示意,便按照手中的排次表,依次的叫着人名。

“第一个,罗欣蕾。”

站在窗边的女孩子,听到自己的名字,连忙礼貌的走到了她的面前,微微颔首,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这才踏着正步走了进去。

乔蕊翻看了手边关于这个女孩子的资料,似乎她就是那份与众不同的简历主人,并且还在二轮筛选中以全部正确的第一成绩进入到了这轮终面。

她微眯起眼睛,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女孩子。

乌黑的秀发被扎成了一个简单的马尾,无波的双眸中很是平静淡定的看着现场的每位面试官,衣服终于换成了相对正规的白色女士西装,至于鞋子……却依旧任性的穿着白色的帆布鞋。

又是这么一身不伦不类的打扮……

与她的奇葩简历如出一辙。

“你就是二轮笔试第一的罗欣蕾?”一个带着硕大眼睛的中年男子,推了推镜框,开口就是咄咄逼人的质问口气。

乔蕊听到他话中的怀疑不禁笑了笑,也难怪。

这个老古板是闻名全公司的,这套题就是出自他的手笔,传说几乎没有人能够答对题目中的一半。

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位,全部答对的女孩子。

而且看起来还这么年轻貌美,当然他便无法淡定了,这简直是在挑战他的权威性。

没想到,女孩子丝毫没被他的气势所吓倒。

脸上浮起一丝甜甜的微笑,她微微点了点头,“没错,我就是罗欣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