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景大总裁发烧了/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欣蕾淡淡的笑着,乌黑深邃的瞳仁中微微带有一丝骄傲。

“题目很简单啊,所以全部正确也没什么嘛。”

乔蕊一听,斜睨了一下老古板如今已经几乎铁青的面容,禁不住噗嗤乐了出来。

年轻果然就是无所畏惧啊。

“你之前是在阿联酋上学?学的还是土木工程专业?”销售部经理看着简历的第一行学校和专业的介绍,不禁皱了皱眉宇。

前来景氏面试的,有过留美留英的研究生,有过北大清华的博士……

但是从阿联酋毕业的,她倒是第一人。

“对啊,当初去阿联酋上大学,也是因为自己比较任性,不听家人的劝阻。但是不要小看这个大学,在世界上的排名也还是不错的。土木工程专业是这个大学最好的专业。”

明显罗欣蕾并没有听出销售经理话中隐藏的问题,倒是单纯的就字面意思简单的回答了一下。

当然顺便也夸赞了一下自己的学习能力。

“土木工程专业似乎和景氏的对外招聘要求不怎么契合。你怎么会想到投这个职位的?”乔蕊眨了眨眼睛,接着销售经理的问题,提示般的问道。

看起来其他部门的人对于这个女孩子是不怎么满意的,但是乔蕊却不知道为何,就是觉得这个女孩单纯的有些可爱,私心似乎已经打定主意,将她招进自己的项目五部好好培养一下。

“因为景氏是闻名整个慕海市的著名企业,业务涉及外销,内制,房产,土地,车,股票,娱乐,不消说其他的行业,只是说土地,房产和我所学的专业并不是距离很遥远。就拿土地来说吧,正因为我学的是土木工程专业,对于地皮的价值分析就要比其他人更为专业一些。”

罗欣蕾将自己提前在网上查到的关于景氏的资料一口气说了出来,说完最后一句,趁着所有人都低头做记录的空档,吐了吐舌头。

还是不太适应这种面试方式的,但是……

她将头扭转向乔蕊的方向,盯着那个正托着下巴,在表格上勾画什么的女人,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就是她吧?

那个传说中对景氏总裁极其重要的女人。

似乎感觉到一道炙热的目光,乔蕊抬起头看向她,正好对上她盛满好奇的黑眸。

她点了点头,又看了看身边的人,似乎所有的人都没有什么问题了。

景仲言坐在中间,笔记本电脑打开放在桌子上,电脑上是近期来公司的各项报告和数据。

原本这种公司面试,他是不用来参加的。

但是因为这次是景氏响应政府号召,吸纳人才,减缓就业压力而举办的大型招聘活动,如果他不出席就有一些说不过去了。

整个面试过程几乎占据了半天的时间,最后每个人都舒展了一下胳膊,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人事经理统一走到了各个部门经理跟前将表格收回,并做详细的统一和最终的回馈。

其实能够进入第三次面试的人,基本就可以说已经成功进入到景氏之中了。

不过最后还是需要看,是否有部门经理愿意留你到她所在的部门中进行工作的。

中午,赵央拉着乔蕊刚刚找到位置坐了下来,乔蕊的手机便响了。

赵央凑到了乔蕊的手机跟前,刚看到联系人的昵称,便啧啧的不禁感叹着。

“真是秀的一手好恩爱啊,你们也要考虑我们这种单身汪的感受啊。”

乔蕊点了点她的脑门,将自己盘子中的一只鸡翅夹到了她的碗中,这才又微微压低声音,似乎有些揶揄的说道。

“是啊是啊,没办法,我只有一个老公,不像某人,又是殷大刑警,又是付尘大医生的,真是不知道怎么选择哦!”

赵央听到她的话,双颊瞬间便红到了耳际,似乎是被人说中了心事一般,低下头,只紧着往嘴中扒着饭,却不再说话了。

吃完饭后,乔蕊又特意打包了饭菜,来到了总经办。

陈素素看到乔蕊踩着小高跟鞋,哒哒的走过来,满含笑意的打着招呼,“乔蕊,给总裁送饭吗?”

乔蕊点了点头,来到了总裁办公室门前,还是习惯性的敲了敲门,待等到景仲言的同意,才推门走了进去。

看到景仲言依旧在埋头于工作中,她从塑料兜中将打包好的饭菜一一拿出来,打开放到了总裁室的玻璃茶几上。

刚想要叫景仲言过来吃饭,却没想到腰身突然被一双有力的胳膊环抱住。

男人将头深深的埋在了她的肩窝处,甚至还有意无意的蹭了蹭她的面颊。

虽然已经结婚很多年,但是乔蕊却依旧对景仲言的亲昵行为没有任何免疫力,瞬间便羞红了脸颊。

“这是在办公室里啊……”

男人却不管不顾的,又加重了几分力量,几乎将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乔蕊的身上。

“老婆,我好累啊……”

乔蕊觉察出一丝不对劲,便将身体转而正对着景仲言,又将一只手伸到了他的额头上探了探。

却一下子就将手缩了回来,这个温度……都可以将鸡蛋烤熟了吧?

“你发烧了!”

乔蕊扶着景仲言慢慢坐在了总裁室的白色沙发上,又从茶几上取了一杯水递到了他的嘴边,“喝点水。”

景仲言看着她关切的目光,很是听话的将嘴巴张开来,将一整杯水都喝了下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发烧的缘故,景仲言如同孩子般,只肯依偎在乔蕊的身边,他将脑袋靠在了乔蕊单薄的肩膀上,又将两只手环抱住她纤细的腰肢。

下巴微微鼓动了一下,“喂我吃饭。”

乔蕊听到他撒娇般的声音,微微愣了一下。

印象中面前的这个男人,鲜少有如此示弱,甚至撒娇的时候,也许她该感激这次突如其来的高烧,让她看到了他不一样的一面。

让她更加深刻的体会到,在这个男人心中,自己的重要程度。

乔蕊用盛了半勺的米饭,又用筷子夹了两片青菜配在一起,慢慢的移动到景仲言的嘴边。

“可能会有点烫,你慢点吃。”

一只手微微扇着风,她小心翼翼的一勺一勺,慢慢的喂着他。

直到将这个一盒米饭都吃光,乔蕊才停了下来,又从景仲言的西服口袋中取出了那条他常带的草青色方巾,轻轻的擦拭着他的嘴巴。

“景总,你睡一会吧。”

乔蕊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慢慢的扶着他的脑袋,让他躺了下来,又将旁边的毯子拽了过来,将他的身子覆盖上。

“你别走!”

男人紧紧的拉着她的手,紧张的盯着她,似乎像是小孩子一般,很怕大人丢下自己。

乔蕊将另一只手覆盖在了他的手背上,微微的拍了两下,缓缓蹲了下来,坐在了总裁室的木地板上。

“我不走,我会一直陪着你。”

听到她肯定的回答,景仲言这才将眼睛闭了起来,眉头依旧紧紧的蹙着,呼吸却渐渐变得平稳,很快,便进入了睡眠中。

乔蕊握着他的手,将脑袋靠在了他的肩膀上,眼睛却仔细的端详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刀削般的眉宇,笔挺的鼻梁,坚硬的发丝,平日来一直仿若天神般存在,只要他在,就会给所有的人带来一种安稳的感觉。

似乎没有任何事情是他无法摆平的,但也许所有的人都忘记了,即便是完美如他,也一样会有脆弱,会有需要他人关怀的时刻。

乔蕊很庆幸,当这种时刻来临时,自己是那个陪伴在他身边的人。

落日的余晖从总裁室巨大的玻璃窗照射进来,昏黄色的光线打在交织相叠的手背上,女人的头微微靠在男人的肩膀上,两个人都沉沉的睡着。

“砰砰……”

短暂急促的敲门声从外面传来,男人皱了皱眉头,将眼睛睁开来,眼角的余光扫到仍旧坐在地上睡着的小女人,不禁扯扯嘴角,露出了一个幸福的微笑。

不得不说,睡了一会之后,自己立刻就觉得身体轻松了许多。

景仲言小心翼翼的起身,将她抱到了沙发上。

这才又重新走到了大班椅上,坐了下来,声音沉稳的说道,“进来。”

李丽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沙发上依旧熟睡的女人,怔了怔,接着紧走了几步,来到了总裁桌前,压低了声音,说道。

“景总,查到了,您的判断很对。殷氏集团最初注册的时候用的的确是一个假名字。当我去查殷氏的资金来源时,我发现,这个企业就如同是一个中介般,所有的钱款打到这家公司之后,又被转移到了其他的账户上。”

“哦?”景仲言揉了揉眉心,将手停在了脸颊边,抵着侧脸,微微的思考着。

刚开始,突然跳出这么一家公司和景氏竞争市中心的那块商业地皮时,他便觉得奇怪。

现如今,高氏萎靡,看遍整个慕海市,无论是从公司的规模还是资金链的持久运转上,几乎没有任何一家企业可以与景氏相匹敌,

凭空出现的殷氏,也不过是刚刚注册不足一年的公司罢了。

却能够拿出至少三亿来和景氏做比拼,幕后必定不会如此简单,但他没想到的是,这居然还是一家涉黑公司。

“接着,我又去调查了一下这家企业的幕后操控人,却发现无论如何查找,根本找不到任何关于他的信息……”

李丽说到这里,也不禁停顿了一下,按说工商局那边在公司注册之时就应该调查清楚整个公司的属性与法人的背景。

但是当她去查工商局的登记信息时,却发现那简直假的离谱,而真正隐藏在这之后的真正法人,却每每寻找都是一片空白,任何信息都没有。

“唔……”躺在沙发上的小人好像终于睡醒了过来,揉了揉自己睡意朦胧的双眼,这才将脑袋转向了他们的方向。

却在一瞬间完全清醒了过来,整个人坐了起来,双颊涨红,不好意思的低着头。

李丽好笑的瞅着她的动作,看到景仲言的眼神,微微颔首,从总裁室退了出去。

看到她离开,乔蕊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脱口而出一连串的发问,但语气中却满含着关切之意。

“我睡了多久了?你什么时候醒的?还发烧吗?怎么都不叫我起来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