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无精打采的面包/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景仲言看着她鼓着脸颊,微微有些恼怒的样子,笑了笑,起身走到她的身边,假装责怪般的说道,“你就是这么照顾病人的啊?居然病人醒了,你还没有醒。”

乔蕊明显底气不足,知道确实是自己偷懒,可是她也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

只能怪总裁室太过温暖了,在他的身边太过心安了。

不过一瞬间,乔蕊的表情便换了好几番,从害羞不好意思,到似乎想通了什么的肯定和狡猾。

“我没事了,还有今天我可能要在这里加班,不知道几点回家,你不用等我了先睡吧。”

景仲言蹙了蹙眉头,想起刚刚李丽的话,心底不知为何浮起了几丝不安。

乔蕊没有多说什么,对于景仲言的工作,她一向都是十分支持的,毕竟是集团的总裁,需要处理的事情势必要比自己这么一个小小的部长多出许多。

没有多想,她便从总裁室退了出去。

瞅了瞅总经办大厅的挂钟,时针居然直指着五的位置。

“居然都五点了……”

想起来项目五部中还有不少事情在等着自己的处理,乔蕊不禁又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究竟什么时候她才会不这么稀里糊涂的,便匆匆的赶回到了项目组中。

所有的人都在有条不紊的工作着,陈新看到她回来了,忙将手头刚刚整理好的资料递到了她的面前。

但对于部长突然消失了一整个下午,心中颇为疑惑,便很随意的开口问道,“乔部长,你今天下午怎么一直不在啊?”

乔蕊翻着资料的手停顿了一下,眼神有些躲闪,嘴巴中的话似乎也有一些支支吾吾,顾左右而言他,“这个……额……就是……碰到点事……”

不然,她总不能说自己照顾病人,结果却贪睡睡着了吧?

逃也似的,乔蕊将资料抱在怀中阔步走了几步,回到了自己的独立办公室中。

赵央尾随着她,也进到了办公室中,学着她中午时的调侃语气揶揄着。

“我说啊,乔大部长,你这中午窝在景总办公室都做什么了啊?你俩都住在一起,还非要跑到办公室里面亲热,太不把大家当回事了吧?”

乔蕊本以为躲回到办公室中便好了,却没想到赵央依旧不死心的跟着继续追问,知道自己要是不坦白,肯定今天就回不了家了,只得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给赵央听。

“什么?你说……景总像小孩子?!”

对于这个修饰词,赵央明显觉得压根不符合事实,说景总是魔鬼,是撒旦,她倒是都能理解,但是说景总是小孩,这也……太偏离她的认知了……

“对啊,就是突然有了这么个感慨。”

回忆起中午景仲言对自己的依赖,乔蕊恍惚间依旧觉得好像是做了一场美梦一般。

看着她花痴状,赵央抚了抚额头,结婚也有年头了,居然还依旧这个样子,让她实在是难以理解。

在她的认知里面,爱情一旦成为了婚姻,便会立刻失去效应,不再具有激情,不再有浪漫,这也就是为什么有了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一说。

但是看景仲言和乔蕊之间,就明显彻底违背了这个理论。

“先不说这个了,陈新总结的资料你看了没?”

“还没有……”乔蕊说着,便将手中的文件夹翻开,但随着手中动作的继续,她面上的表情却越来越凝重。

最后当看完最后一页,她抬眸再次看向赵央,明显赵央的表情也很是肃穆。

“查到的资料显示这家公司已经储存了三亿的备用资金,用来介入这次的拍卖活动。”

这片商业用地,之前是一块被废弃的工厂集中区,位于离市中心很近的泽阳路旁边,政府希望可以将这块地再次循环使用,所以便开展了这次投标拍卖。

但是由于地皮原来的性质,想要处理好整块区间并不容易。根据这份报告,其中包含了不少的废弃污染工厂。

也就是说,除了地理位置优越,足够博公众的眼球外,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外在价值去争夺这块地皮。

并且最开始景氏介入这个案子的原因,也是因为这块地皮的复杂性,导致了整块地皮的价格都跌倒了谷底,景氏只需要少许的资金便可以将整块地皮购买下来。

其余的大部分资金都用来进行后续的建设和维护便可以了。

而这居然跳出来的殷氏,准备这么多的资金,势必会将价格炒上去,这样即便是景氏最后获得了这块地皮,所能带来的利润将大打折扣。

“能够找到殷氏负责这次拍卖活动的联系人吗?”

乔蕊皱着眉头,抬眸问道。

“找不到,我们查遍了和殷氏相关的资料,可是根本找不到一个负责人。估计咱们唯一能够见到他们的机会就是在拍卖会上了。”

一时之间两人相对沉默了下来。

这样看来,想要联系殷氏的负责人,劝说他放弃这块地皮的可能性就变为零了。

但是景总将这个项目交到了她们五部的手中,如果不将这个案子做好,只怕是不仅不好交代,也会大大的打击部门内人员的激情和自信。

听到外面员工陆陆续续离开的声音,乔蕊站了起来,走到了赵央的身边,“走吧,咱们先下班,明天部内开个会,针对这件事讨论一下。”

乔蕊站在公车站跟前,脑子却仍旧在回想着关于这个项目的事情,之前的项目虽然都很难搞定,但是至少自己还是会有一些思路的。

但是对于这个项目,却似乎连一点蛛丝马迹都寻不到,脑海中是全完的空白。

公车嗞的停在了她的面前,乔蕊摇了摇脑袋,既然没有思路就等到明天晨会的时候再说好了。

回到家中,小天已经在厨房中正为福福热着奶。

乔蕊扫了一眼他今天的打扮,黑色的运动长裤,深蓝色的长袖V领短衬衫,趿着粉色HelloKitty的拖鞋。

在她的印象中,这已经是最能够让人接受的打扮了。

往日他都是穿着女装在公寓中溜达来溜达去,让每天下班回到家的乔蕊倍受刺激。

她将手提包放到了沙发上,先来到婴儿室看了看福福。

不满一岁的孩子此时正坐在毛毯上玩着不倒翁,嘻嘻哈哈的声音从他的嘴边传出,只让乔蕊觉得煞是好听。

“福福,妈咪回来了!”

乔蕊将孩子抱到了自己的怀中,福福很是给面子的在她的右脸颊上亲了一口,似乎是在安慰已经工作一天的母亲。

小天从外面走了进来,将奶瓶递到了福福的手边,他一把接过去,便塞到了自己的口中。

“他居然可以自己喝奶了?”

乔蕊记得当初怀孕的时候,自己看的那些育儿书中讲明了,孩子一岁之前身体都无法做到完全协调,所以从出生到孩子两周岁,这中间都很需要大人的呵护和启发。

小天点了点头,相比较自己之前接触的那些初生儿,这个小孩子似乎确实要聪明很多,什么东西学的都很快。

乔蕊戳了戳福福的脸颊,看起来,不久之后自己就能听到福福喊出口的第一声妈咪了。

想着这些,乔蕊便觉得即便工作再辛苦都是值得的。

脚边突然感到一股绒绒的触感,她低下头,发现面团此时正窝在自己的脚边,拿脑袋侧着她的脚丫,嘴里还发出喵喵的叫声。

“怎么了?”

一般情况,面团都会窝在面包的身边,就算是贪玩也不会离开母亲太远。

可是今天,它居然自己跑到了楼上来,明显很不同寻常。

乔蕊皱着眉头,尾随着面团来到了一楼的猫窝跟前。

面包萎靡不振的窝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失去了生命迹象一般。

面团扭过头,瞧了瞧乔蕊,接着就凑到了母亲的身边,用脑袋顶了顶她的身体,叫声也变低了很多,似乎是想要将母亲唤醒。

听到孩子的声音,面包半睁开了眼睛,但脑袋却依旧耷拉着垂在地上。

乔蕊一看,心下就觉得不好,早在将猫咪带回家的时候,医生便提醒过她,大猫已经有五六岁了,已经算是猫龄中年纪很大的了,如今恐怕是接近人类的晚年了。

“小天,你注意到面包今天为什么会这样了吗?”

第一反应便是询问一直待在家中的小天,明明昨天晚上面包还很活蹦乱跳的趴在自己的腿上玩闹,今天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不知道啊。我今天就拿了一些猫粮喂给它,再之后就没再注意过了。它怎么了?”

听到乔蕊的问话,小天忙从楼上跑了下来。

看到猫咪没什么生气的样子,似乎也很觉得意外。

“你从哪拿的猫粮?”

她明明记得,前几天猫粮就已经用完了,这两天因为工作比较繁忙,就没来得及买新猫粮回来,也忘记提醒小天去买了。

“就在卫生间那边啊,我还奇怪……你怎么把猫粮放在了卫生间的角落中!”

乔蕊的脸色瞬间变得灰了几许,她抬手抚了抚额头,最后强压抑着自己的埋怨说道。

“那不是猫粮,那是灭虫药……”

由于一楼卫生间的整修,这一段日子来多出了很多小爬虫,乔蕊便从街头买回来了很多的杀虫药,据说特别有效。

不过和其他的杀虫药不同的是,这一款是大颗粒状的,和猫粮确实有点像。

但是无论怎么说,他用之前难道不会仔细分辨一下吗?!

看着她铁青的面容,小天的头越来越低,几乎要抵到自己的胸膛上。

就觉得不对劲,怎么会有人傻到将猫粮撒到卫生间中。

最后,他只能支支吾吾的,从口中挤出了满是陈恳的道歉。

“对……对不起……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