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 福福的第一声爹地/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蕊仔细端详着旁边正聚精会神开车的男人,却不知将男人盯的有些发毛。

景仲言伸出一只手,将她的脑袋扭转到了前方,“不要干扰我开车,不然可是一车两命。”

乔蕊呵呵笑了两声,似乎也有一些尴尬。

谁让景大总裁生的这么一副好皮囊,就算看了这么久,自己居然都没有看腻。

“老公,我们去趟超市吧。”省得之后自己又忘记给面包面团买猫粮。

景仲言点了点头,扭转方向盘,车子开向公寓附近的超市。

依旧还是如往常一般,乔蕊热衷于购买那些打折商品,几乎跟附近的老奶奶老爷爷抢破了头。

但景大总裁却很是淡然的推着车,站在包围圈的外边,仿若只是路过般的瞅着那个上蹿下跳的小小身影。

等到乔蕊终于回到车子旁边,将四个猕猴桃扔到了车子中,景仲言抚了抚她的额头,帮她擦拭掉了那些微微泛起的汗珠。

“不差钱的。没必要非得抢这些折扣商品。”

声音中有着低低的责怪,省钱在他的脑中从来就没有概念,但是她却只有一个,如果真的因为争抢而出现什么意外,让他如何是好?

“知道啦。就这一次,就这一次!”

乔蕊伸出了一个指头,承诺般的保证着,面上挂着灿烂的微笑。

景仲言白了她一眼,这都第多少次了,每次都是一样的保证,结果每次到超市还不是一样,只顾争抢那些限时折扣的商品。

不过只要她高兴就好。

他看了看满满当当的购物车,似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用再来超市了。

水果,零食,蔬菜,几乎凡是能够进嘴中吃的东西,乔蕊都挑了一样扔到了购物车中。

“还有什么没买的吗?”

乔蕊略微思考了一下,然后就转过身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约莫过了十分钟,她抱了两袋猫粮回来。

景仲言扫了一眼猫粮,居然是进口的,真是不像她一贯的风格。

正想着,乔蕊就在一边嘟囔着,“这两袋猫粮好贵哦,但是面包和面团已经生病了,所以还是得买稍微好一些的。”

似乎是说给景仲言听的,但其实乔蕊是为了说服自己。

一路上说说笑笑,很快便来到了家门前,景仲言提着大大的购物袋,将钥匙扭转,门应声而开。

门内,小天穿着粉色的连体衣,梳着高高的圆形发髻,怎么看怎么怪异。

他的怀中抱着福福,满面春光的含笑望着他们。

“怎么了?”

看着他如此诡异的微笑,一种不妙的感觉噌的便从乔蕊的内心中升腾而出。

以小天的一贯行为,不知道又在家中闯了什么样子的祸事。

她赶忙先跑去厨房检查了一下,又来到厕所翻了翻。

厨房没有堵水,厕所也非常整洁。

难不成是婴儿房怎么了?

想着,她又三两步的跑到了二楼,每间屋子挨个搜寻一番,似乎也没有什么状况发生。

直到景仲言将购物袋里的东西一一整理好之后,乔蕊才重新又返回到一楼的客厅中。

“究竟怎么了?你说吧,没事我承受的住。”

乔蕊走到了小天的跟前,美眸半眯,一双手夸张的抚着自己的心脏,面上的表情似乎很是痛心的样子。

“蕊姐姐,不是这样的。福福今天开口叫了第一声……爹地……”

不好意思的解释着,小天的一双浓眉紧紧皱着,瞧了瞧依偎在自己怀中的婴儿,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之前每次,就算小孩子开口,喊得也大多是妈咪,而不是爹地。

当然他不会因为小孩的一个称呼而生气。

不过明显看起来,这个孩子的确要比起同龄人聪明许多,判断力也非常清晰。

站在小天对面的乔蕊此时可不是这么认为的,她瞪圆了一双眼睛,从小天的怀中一把将福福接了过来。

似乎很是哀伤地指了指旁边的景仲言,仿若教育般的碎碎念道,“这才是你的爹地!”

接着又指了指对面的小天,摇了摇手,“这个不是的……福福你要分辨清楚哦!”

怀中的福福眨了眨自己亮腾腾的大眼睛,看了看怀抱着自己的女人,绽放出了一个很是灿烂的微笑,两个小小的梨涡浅浅的挂在面颊上,看上去煞是可爱。

粉嫩的小嘴吐出了一两个气泡,又伸出自己的小舌头舔了舔,这才软嫩的声音叫出,“妈咪!”

似乎没有想到,乔蕊刚想开口说的下一句话生生的被这声妈咪拦截了回去。

暖意布满心头,她亲了亲福福细嫩柔软的脸蛋,“福福,再叫一声!再叫一声!”

“妈咪……妈咪……”

福福在她的怀中撑了撑懒腰,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她要自己一直叫这个代称,但还是很给面子的满足了她的愿望。

扭头看向她一步之后的那个男人,刀刻般的坚毅面容,高挑的身材,和日日陪着自己那个女里女气的男人,区别还真是大。

福福瞅了瞅旁边穿着粉嫩的小天,黑眸中掠过一丝嫌弃。

“爹地!”

明显唤不是小天,而是景仲言。

此时的景大总裁也难得表现出自己温柔而紧张的一面,大步向前走了两步,和乔蕊并肩站在了一起。

他微微有些颤抖的伸出自己的一只手。

福福睁大了自己的双眸,看了看面前小心谨慎的男人,接着用自己的小手紧紧的攥住了他的食指。

那个瞬间,好像这只小手也同时握住了景仲言的心脏,让他甘心付出自己的一切来保护面前的这个小孩子。

晚饭过后乔蕊照旧将福福哄睡着后,来到了一楼的客厅中。

她从背包中将文件翻了出来,递到了景仲言的面前。

“之前你给到五部的项目,现在非常棘手。我很想知道,这个项目咱们是必须接手吗?”

这是这么久以来,她第一次将公司的事情摊开询问景仲言。

从她的本心讲,她是不希望别人说她靠着总裁如何如何的。

所以一直她都非常努力,想让要所有的人看到,就算她不是景仲言的夫人,也一样可以将每件事情做的完美。

景仲言将身体微微向后移了移,让身子可以舒服的倚靠在沙发靠垫中。

他将桌子上的文件夹拿了起来,随意的翻了翻,这才又瞅向旁边的乔蕊。

“这些事情我全部都知道,但是参加这个拍卖会,并没有表面这样简单。可以说,我们是不得不为之。”

早在这块地皮项目刚刚开始的时候,方征秋就找过他,要他务必参加,作为地方,必定只有区域内最知名的企业带头参与,才能得到预期的收效。

不过别看方征秋这么信誓旦旦的条文,其实无非都是为了自己的政绩罢了。

正因为这样,景仲言其实是不愿参与到其中的,商人必定是以利为出发点的,但这个项目明显利润很低。

却无奈景市有很多的地产项目目前停滞在政府那边,一旦驳回,损失会极其惨重。

衡量再三,他也只能答应了方征秋的要求。

听到景仲言的话,乔蕊的眉头又是一拧,既然退出是不可能了,也只能去找政府方面,看看后面究竟可以给到景氏多少利益。

“那我明天去找一下方征秋吧……”

想着,乔蕊脱口而出,下个瞬间,她将视线紧紧的盯向旁边的男人,继续试探性的问道。

“你……不介意吧?”

景仲言愣了一下,看着面前小女人谨小慎微的样子,突然生出了玩笑之心。

他将脸一板,冷冰冰的看着乔蕊,“介意,而且非常介意。”

果然小女人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两只小手不安的轻轻拽了拽他的衣袖。

“真的是为了工作的事,我保证!谈完事立刻回来!”

所有的微小动作在景仲言的眼中都透出一种可爱味道,他挑了挑眉毛,似乎很满意她的行为。

接着便一把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中,嘴唇轻轻亲吻了下她洁白光亮的额头,又用大手顺着她柔软的发丝抚了抚,在她的耳边呢喃道。

“我有这么容易生气吗?”

乔蕊瞬间变绯红了双颊,赶忙摇了摇脑袋,而心底却在腹诽着,“有啊,而且还是大醋坛。”

但面上却将嘴巴牢牢的闭紧了,她可是领教了景仲言教育自己的方式,实在是能将她折腾到散架。

刚想着,却没想到景仲言拦腰将她从沙发上抱了起来,嘴角边挂着抹狡黠的微笑,接着便大步走向了卧室。

屋外月光皎洁,树影微动,屋内呢喃声声,双躯相缠,气氛暧昧非常。

不消说,这又将是刷新乔蕊对景仲言体力定义的一晚……

翌日,乔蕊坐在景仲言黑色的商务座驾中,铁青着张脸,连一眼都不愿看向旁边的男人。

景仲言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可是要怪也只能怪她太可爱,对自己的魅力太大了。

不过仔细想来,昨天却是有点不够温柔,然后……次数可能也刷新了历史记录……

终于到了景氏大楼,乔蕊拖着几乎散架的身体缓缓的从电梯中走出,抬眸便看到站在电梯口正焦急等待着自己的陈新。

从他凝重的表情中,乔蕊能察觉出肯定又是发生了什么变故。

瞅了瞅旁边办公区域中,此时投来好奇目光的员工们,乔蕊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这才转而看向陈新,压低声音问道。

“又出什么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