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 投标会/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新将手边最新传来的资料打开来,拿到了乔蕊的面前,指着其中的一条,语气满是慌乱。

“部长,今天得到的最新情报,秦氏……秦氏也要参加投标会了!”

乔蕊听到这话,不禁愣了一下,秦氏她是知道,尤其是秦氏总裁秦诺,她更是印象深刻。

双眸如水,泛着柔情,整个人将女人的娇柔演绎到了极致,但同时却又不失着性感。

也算是萦绕在景仲言身边的莺莺燕燕中,很有分量和地位的一个了。

但是就算这样,秦氏和景氏相比,只怕还会差很大一截吧,尤其是资金链方面,据她所知,秦氏最近遇到了资金周转问题,就算参与投标应该也是不足为虑的。

“镇定点,秦氏还不算很大的竞争者,依我看,它恐怕还不如殷氏了。”

陈新听到她的话却摇了摇头,又将一张今早的经济早报塞到了她的手中。

“秦氏获得注资,成功摆脱这次的资金链危机,而且你看秦氏总裁秦诺的采访,明显看出她这次是志在必得的,不可以掉以轻心啊!”

乔蕊扫了一眼报纸上的大标题,上面赫然写着:秦氏或将重新走出低迷?——近距离采访秦氏总裁秦诺。

再打眼仔细看,发现其中不乏仔细罗列了本次秦氏的资金注入数额,居然高达十亿资金。

短短不到一日,居然有了这么翻天覆地的变化,也着实令乔蕊感到意外。

她看向旁边的陈新,“政府那边有回音吗?”

陈新颓然的摇了摇脑袋。

他和赵央已经联系过政府负责此次投标会议的工作人员,但得到的回复却极其简单,只有四个字:无可奉告。

乔蕊拍了拍他的肩膀,算是安慰。

看起来如此只能去寻得方征秋的帮助了,想着她示意陈新先回办公室,自己则返回到走廊中。

站在走廊尽头的落地窗前,窗外车水马龙,人潮涌动,很是繁华。

她闭了闭眼睛,微微咳嗽了两声,这才从兜中将手机掏了出来。

手机中储存的号码很少,所以轻易便找到了方征秋的名字,她的手指在屏幕上停滞了一下,最后终于仿若下定决心般,按下了拨通键。

“喂……”

微微有些许沙哑的男声从话筒的另一边传了出来。

乔蕊蹙了蹙眉毛,捏着话筒的手又紧了几分,“方市长,我是乔蕊。”

“我知道,怎么了?有事吗?”

坐在车子后座上的方征秋,迟疑的问出口,其实心中自然是有了些猜测。

作为项目部门的乔蕊,必定是会接触到这次的地皮拍卖案的,而她此时找到自己,想必也是为了这件事情。

“我想问您关于此次拍卖会的事情……”似乎在思索如何措辞才能清晰表达出自己的意思,乔蕊停顿了一下,这才又继续说道。

“我已经问过景总,既然这次景氏参加拍卖会是势在必行的,那么想必政府对于这块地皮的处理自然是很有把握的,毕竟这次是商政联合,而景氏在本市的影响力您是很清楚的,所以不知道方市长对于未来这块地皮的整改有什么想法呢?”

方征秋听了乔蕊的话,脸上浮出一丝浅笑,与之前的青涩相比,如今她说出的话力度要大很多。

先是婉转的拍了个响亮的马屁,接着便将景氏的影响力丢了出来,又提到商政联合,其中不乏有威胁的含义,清楚的传递着‘如果这次将景氏坑了,只怕是会影响到您政事的稳定’。

这个小丫头,真是成熟了不少,至少在处理事情上,明显上了一层楼。

略微思考了一下,方征秋这才开口,“这是中央传递下来的文件,作为政府必定会全力相助,无论是宣传力度还是投入的人手都会是最大规模的,至于那些化工企业的污染处理,政府也一样会有求必应,尽力配合。所以我个人觉得景氏是无需担心后续的地皮整改问题和销售问题的。”

乔蕊听到方征秋平静的话语,心中总算一颗石头落了地,这话里明白的说明了政府不会将地皮一卖就脱手不管。

而后续进行的土地修正,建筑计划,政府也会配合,甚至帮助宣传销售,这么一来就大大的节省了将近百分之四十的开支。

这么看,她就无需再纠结这个拍卖案的盈利问题了,后面只要努力将地皮成功拍下就算完成本次项目五部的任务了。

连连道谢后,乔蕊这才挂了电话,欢天喜地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中,顺带将得到的消息传达给了手下的部员们。

S市一处隐蔽的居所内。

男人倚靠在舒适的貂皮沙发椅中,说中玩味的扭转着一个金属戒指。

戒指的外侧,如果仔细看可以发现一个寒光凌凌的针头,只突出了一小节,几乎很难引起人们的注意。

他的正对面,并排站着两个人。

一个留着地中海发型的中年男人,和一个妩媚性感的酒店侍女。

两个人都微微垂着头,双手交织在身子前,一副无比恭敬的模样。

“X,殷氏现已正常运转,我已经吩咐人将殷氏参与投标会的消息放了出去,相信景氏针对这次的投标案会牵扯很大的一部分力量。”

男人推了推自己厚重无比的眼镜,不敢抬起头,依旧垂眸像对面的男人报告着目前的进程。

而站在她旁边的女人,看起来明显淡定了很多,“付尘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来过酒吧中,不过最近似乎又遇到什么烦心事,频频出入各大酒吧,我正在寻找时机,进一步接近他。”

男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了女人的旁边,托起她的脸颊,仔仔细细的观察着她的面容,“妆容清淡一点,吸引男人不是仅仅靠着那点床上功夫。”

宽大的墨镜将近半张脸全部遮挡上,男人冷冷的收回手臂,嫌弃的从怀中掏出一方手帕,反复的擦拭着手掌。

“用你所有的魅力,让他爱上你,如果能够进到付家别墅是最好的,将付家那个老家伙锁在书房中的密码箱里的东西偷出来。至于完不成任务的话,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是什么样的下场,不是吗?”

男人勾唇露出一抹冷笑,对面的女人听到他话语里的杀意,不禁浑身一颤。

接着才磕磕巴巴的回道,“是……是……我一定做到。”

“下去吧。”男人挥了挥手,对面的两个人如同获得解放一般,急急忙忙的从房中走了出去。

远处一个有着金黄色头发,身材高挑的女人,踩着高跟鞋缓缓的走了进来。

“X……”

女人皱着眉头,望向男人孤寂的背影。

陪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从未见过他脆弱的样子,有时候她恨不得将他的心挖出来看看,是不是真的那样无情冷血。

“乔蕊那边怎么样?”

男人没有回头,声音回荡在房间内,隐隐透着空旷的寂寥。

“一切正常。所有的棋子都布好,只等着您的吩咐。”

片刻的沉默后,他开口但问出的问题却和这些都没有关系。

“乐菱,你陪在我身边多少年了?”

女人不禁怔了一下,她从未想过X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仔细想来,似乎已经忘记自己第一次来到他身边究竟是多少年之前了。

但却清晰的记得那个场景,和他说出的话——

那是一个飘雪的夜晚,很冷,小小的她裹着破破烂烂的衣服走在街道上。

就在那天,她碰到了略微比她长了几岁,同样穿着邋遢但眉目坚毅的他。

他冷冷的将一个硬馒头扔到了她的面前,明明幼稚的声线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命令感。

“吃了它,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

从那天开始,她便跟在了他的身边。

回过神,女人轻轻的语气,飘在空中,令人听不真切。

“不记得了,很多年了吧……”

男人将身子转了过来,墨镜之下的面容无比清秀,细观来仿若古代的文弱书生,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凌厉。

“其实,如果你想脱离这里。我可以同意的……”

话还未说完,乐菱便立刻将他打断,“X尊重每个人的决定,我想这里面也包括我吧。我还不想离开,也请你不要强迫我!”

男人听到她的话,好像一点也不觉得意外,面上扯出一丝怪异的微笑。

他挥了挥手,示意她可以退下。

当乐菱转过身,向外走时,却听到自己身后,男人重重的叹息声,几乎一直冲撞进她的内心深处。

坐在办公室中,乔蕊正在核算拍卖会的预算。

一阵突兀的敲门声传了进来,她连头都没有抬,随意的应道,“进来。”

罗欣蕾穿着宽大的女士衬衫,黑色紧身裤从外面钻了进来。

将昨日乔蕊给她的所有景氏资料整整齐齐的排列好,摞在了桌子的一侧。

这才眨了眨眼睛,冲着乔蕊呵呵一笑,“部长,这些资料我都看过了,记下了。您要不要考考我啊?”

听到她的声音,乔蕊这才将头从手边的资料中抬了起来。

瞅了瞅她,又扫了一眼桌边厚厚的资料,似乎很是随意的问道,“有什么想法吗?”

“就觉得景氏是一个十分正规而且强大的公司,规定都很符合人道。能在这样的公司工作是我的荣幸。”

冠冕堂皇的话语,明显含着敷衍之意。

乔蕊听了也不觉得生气,反正当初让她看资料也不过就是想打发她做些事情,给自己空出时间来。

她将手头一些简单的项目资料,略微整理了一下,递到了罗欣蕾的跟前,“你先看看这些以前的项目,了解一下项目组的运作。”

罗欣蕾只是翻了翻这些过去的历史文件,便将文件夹一合,重新又推回到了她的面前。

乔蕊很是疑惑,微微不解的看向她的双眸。

却没想到罗欣蕾从兜中拽出一张已经被揉的有些褶皱的白纸,上面密密麻麻列了一些方程式,她将纸摊开,又用手小心翼翼的将纸抚平。

“这是我昨天冥思苦想了一页,大概做出来的拍卖会预算。对于殷氏和秦氏,我不太了解,只是从上次的会议还有报纸报道中简单的了解了一下。数目不一定准确,但是我想……”

罗欣蕾停顿了一下,直等到乔蕊将纸上的一切看完,才又继续说道,“我希望您能同意,我很像参与到本次的拍卖会项目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