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我叫慕沛菡/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蕊仔仔细细的看了看纸上的数字,对比自己刚刚那的计算,居然大部分都是相同的。

她再次抬眸看向对面的女孩子,眼睛中有着深深的惊异,略微思考了一下,她点了点头,算是答应罗欣蕾的要求了。

小白兔见到自己获得了认可,站在原地蹦了两圈,接着又欢欣雀跃的跑到了乔蕊身边,拽住她的双手,连连道谢了很多次。

大概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夸张,她微微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接着便悄无声息的从乔蕊的办公室中退了出去。

而乔蕊刚想继续手头的工作,却听得外面突然变得无比喧嚣,似乎还有一两声恭喜夹在其中。

赵央将她办公室的门打开,走了进来,似乎有些意外的盯着乔蕊的双眸。

“你批准让她进入这个项目了?”

她点了点头,将桌子上满是褶皱的纸递到了赵央的面前,“刚刚罗欣蕾把预算交给了我,我仔细看过,和我做的几乎不差分毫,所以就答应了。”

赵央扫了一眼纸上最后的数字,好看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她就知道这个女孩没有表面看到的这么简单,突然出现在乔蕊的身边,又突然提出要加入到项目中,不知道目的究竟是什么。

“外面怎么了?”

乔蕊将笔放在了桌子上,将已经做好的文件整理了一下,堆放在桌子的一角,很是随意的开口问道。

“还不是罗欣蕾,她说你已经答应让她进入这个项目了。很多在组里很长时间的老员工都很羡慕她……”

由于这个项目的特殊性,乔蕊当初并没有启动项目五部所有的人进入,而是只挑选了陈新、赵央等几个能力比较强的人。

现在罗欣蕾这么一闹,只怕是一些老员工对于乔蕊的公正度有了一些偏见。

原本其他项目组就一直盯着五部,巴不得逮到什么漏洞,但碍于组内都还算团结,所以没出什么大的变动。

赵央越想心里越不安,但又没有办法这样直接告诉乔蕊,以她那过分善良的性格,就算说了恐怕也是呵呵一笑,就算作罢。

看起来也只能她多关注一下那个女孩子了。

“这个女孩子就是太单纯了,这么讲出去,就不怕会引来别人的嫉妒吗?”

乔蕊微微叹了口气,似乎对罗欣蕾很是担心。

赵央听了她这话,简直无语到了极点,她和罗欣蕾中真有一个单纯的,但那一定不是罗欣蕾。

“小孩子嘛,估计也是没想这么多,后天就是拍卖会了,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她很是敷衍的附和了她两句,便将话题扭转到了拍卖会上。

乔蕊揉了揉眉心,身体往后移了移,将自己整个靠在了柔软的抱枕中。

“差不多了。预算已经进入到最后检查的阶段,该准备的资料也都准备好了。等这个项目完结了,我请大家吃一顿好的,算是补偿大家最近的辛苦了。”

赵央一听有美食可吃,眼睛骤然发射出光芒,连日来的熬夜辛苦被一扫而空,嘴里连连的赞扬着,“所以说跟着乔大组长就是好,吃香的喝辣的,日子不愁!”

……

S市最闻名的左栏酒吧中。

一个穿着浅蓝色衬衣的男人坐在距离舞台很近的卡座中,旁边一两个打扮暴露的美女几乎将身子缠在了他的身上。

男人的衬衣上的两口纽扣已经被拽开,左侧的脸颊上赫然沾黏着两个鲜红的唇印。

“付尘哥哥,你可是好久都没来看人家了呢!”

“付尘哥哥,人家好想你啊!”

两个女人贴在他的耳边,喃喃的说着,娇柔的语气好似能将人的骨头酥透。

付尘厌恶的甩开了她们的胳膊,从桌子上将酒瓶端了起来,咕咚咕咚再次灌了几大口。

“滚,都给我滚!”

他来酒吧无非就是想散散心,这种勾引男人的恶劣手段,早见过无数次了。

以前可能还会觉得无所谓,大家都是逢场作戏,放纵自己一两次并没有什么。

但是现在,他不想在继续过这样的生活。

男人的吼声似乎很有震慑作用,两个美女立刻乖乖的从他的身边站了起来,脸上挂着扫兴的表情。

似乎终于能安静一会了,付尘将双目紧紧的闭上,也许越是喧闹的气氛,人的内心越是会平静很多。

远处隐隐有哒哒的高跟鞋声,他紧蹙着眉头,分贝比之前又提高了几分,“不是让你滚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怎么?你刚刚有见过我吗?”

满含讽刺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畔,他将双眼重新睁开,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材高挑匀称的女人。

脸上没有酒吧女弄弄的烟熏妆,只是淡淡勾勒了眼线,甚至都没有抹任何的眼影,看起来倒显得很是舒服。

身上穿了一件淡绿色的长连衣裙,柔软的衣料直直的垂到了她的脚踝,白色的貂绒披肩将她肩胛处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在酒吧昏暗的灯线中,忽隐忽现给人致命的吸引感。

付尘笑了笑,瞅向对面的女人,虽然看起来有些与众不同,但这样突兀的出现在自己的身边,可是说不准究竟有着什么样的目的。

“你是谁?”

女人沉默不语,指了指他旁边的位置,眼中透着一丝疑问。

待到付尘点了点头,她便在他的旁边坐了下来,招手叫来了侍应生,“上两瓶L’orDeMartell,还有记在这位先生的账上。”

付尘诧异的看着旁边这个陌生女人,一脸理所应当的表情,似乎压根就没有把自己当成外人。

女人扭头瞥了他一眼,似乎能读懂他的内心一般,从金色的手包中将女士香烟掏了出来,纤细的手指夹住了其中的一根,打火机一闪,烟味慢慢扩散到了周遭的空气中。

她将香烟从口中缓缓吐出,这才迟迟的开口道,“酒吧这种地方,对女人感兴趣的男人,请一个美貌的女人喝酒,难道不是在正常不过的吗?”

似乎这话说的也没有什么错。但听起来怎么就那么刺耳呢?

穿着黑色制服的侍应生,将两瓶L’orDeMartell放到桌子上,微微半鞠了个躬,就退了下去。

“怎么?有心烦事?”

付尘将酒倒入旁边的高脚杯中,端起其中的一杯递到了女人跟前,自己则拿起另外一杯,一饮而尽。

现在,他很有心情来了解了解跟前这个怪异的女人。

“来酒吧的人,除了寻欢作乐的,自然就是心烦意乱想要放纵的,你怎么就料定我是第二种呢?”

女人微微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手中的杯子转了转,一双媚气流动的桃花眼紧紧的盯向旁边的男人。

暗示的意味颇浓。

付尘舔了舔嘴唇,不得不说在自己对女人的定义中,像她这种长相和气质的绝对算得上尤物了,奈何如今的自己早已经转性了。

面上的表情不变,但却故意在心里将她暧昧不明的话省略不计。

“第一种还是第二种,我怎么可能知道呢?你真是说笑了。”

女人也不着急,仍旧是淡淡的盯着旁边的男人,手中的烟卷滋滋的燃烧着,又抽了两口,她便将烟卷按到了桌子上的烟灰缸中。

“先不说我了,我倒觉得你是属于第一种,刚才那两个美女不是挺好的吗?怎么就把她们给轰走了呢?来酒吧却不偷腥的男人,我这还真是第一次见。”

付尘笑了一下,又满上了一杯酒,端到了自己的嘴边,略微抬起头,一整杯酒进肚,辛辣的感觉立刻充斥在整个胸腔中。

见到男人似乎没有要回答的意思,女人没有继续追问,只是含笑坐在了他的旁边,眼瞅着他一杯一杯的喝着闷酒。

心中却在思忖着什么,面上表情也变得越发怪异。

终于两瓶酒均见底了,付尘醉醺醺的抬起手臂往桌子上划了一下,酒瓶应声落地,碎成了千万片。

“酒……酒呢?给我酒!”

仍旧在叫嚣着,神志似乎已经不那么清晰。

女人凑到了付尘的身边,将他从桌子上推到了后面的靠座中。

她站起身,微微端详了他几眼,便又俯下身子,把他硬生生的拽了起来。

“你干什么呢?打电话叫景仲言过来!让他送我回家!”

话音刚落,付尘似乎就睡了过去,整个人的重量完全压在了女人的身上。

满是嫌弃的,女人瞥了瞥完全没有行动能力的付尘,“真是一头猪,要不是……算了算了,就算老娘我欠你的。”

一路抱怨着,女人选择了距离酒吧最近的五星级酒店,从付尘的裤子口袋中掏出了他的钱包,把巨额的住房花费记在了他的账上。

一进房间,她便将付尘直接扔到了柔软的双人床上,揉了揉自己已经酸疼的肩膀,这才抬起头环视了一下整个总统套房。

似乎也什么独特之处,但是价位却高的离谱。

反正花的也不是她的钱。

女人低头看了看睡得如同死猪的男人,微叹了口气,接着便三下五除二的将他所有的衣服全部扒光了。

“不知道裸照会不会用的上……”

一只手托着下巴,她仔细的打量着男人的躶体。

身材好像还算不错,抬手捏了捏他的胳膊,有些肌肉虽然还不算很结实吧。

嘴角露出一抹戏谑的微笑,她从包中取出一个小型的相机,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连续拍了数张照片,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照片,我就留作纪念好了。”

自语着,女人将被子翻了起来,将男人严严实实的裹了起来,紧接着就走进浴室,舒舒服服的冲了个澡。

从浴室中走出来,她从包中将一块肉色的贴纸取了出来。

毫不犹豫的,女人将贴纸贴在了X的纹身上。

清晨,第一缕阳光射入了总统套房中,付尘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意识满满回复。

头还是很疼……

等等,这是哪?!

付尘扫视着周围的环境,最后视线落在了旁边坐在黑色沙发上仅着睡衣的女人身上。

“你……”

这个女人看起来似乎很陌生……昨天有发生什么吗?

听到男人的声音,女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了床边,两只手臂撑在了床上,女人慢慢的凑到他的面前,一双黑眸紧紧的凝望着他。

“记住,我叫慕沛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