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郁闷的殷临/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每个字都发音很重,似乎很是强调自己的姓名。

慕沛菡轻飘飘的走到了衣橱前,在男人的面前脱了个精光,一件件的把昨天的衣服穿了起来。

临走之前,女人似乎想到什么,回过头,再次看向床上的付大少爷。

“你不用紧张,我不会要你负责的。这种事都是你情我愿的。哦,对了床头柜上有我的联系方式。相信你会需要的。”

又是神秘的一笑,女人将门关上便走了出去。

只留下付尘坐在床上,愣愣的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这个女人的话听起来这么别扭……就好像他才是女人,她才是男人一样……

烦躁的挠了挠头发,付尘这才从床上走了下来,换好衣服后直奔着景氏去了。

这不是付尘第一次来景氏,但是却仍旧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你看到没?刚刚有一个超帅的男人!”

“对对!男人直接就进了总裁办公室呢!”

花痴的言论充斥在景氏大楼的每一处,当然,传着传着,便进了乔蕊的耳中。

乔蕊来到了赵央的办公桌前,见到她仍旧忙碌着手边的工作,敲了敲她的桌面,“付尘来了,你知道吗?”

没有抬头,赵央很是平淡的回道,“和我有什么关系……”

乔蕊还想说什么,但赵央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冷冷的看了看周围竖着耳朵的女人们,大步向外面走去。

与此同时,总裁办公室中,景仲言看到付尘风尘仆仆的样子,不禁眉毛一拧。

开口却满是厌恶的冷语,“你怎么又跑到这来了?有什么事不能下班之后说?”

“我等不了了!昨天……昨天……”

支支吾吾的,对于这件事似乎很难启齿,难得一见的付尘大少爷的面颊居然涨的通红。

“有话说,没话赶紧走!”

在景总裁的逼迫下,付尘终于一闭眼一跺脚,大不了就是丢面子了呗,嘴唇开合吐出了一句震惊四座的话。

“昨晚……我好像被人……上了……”

果不其言,景仲言听到这话,双目睁得如同铜铃一般,常听付尘谈论他的艳史,第一次听到他这么尴尬的说辞。

怎么感觉跟太阳今天从西边升起一样……

“然后呢?”

微微镇定了一下,景仲言继续问道。

“什么然后呢!那个女人还给我留了个电话号码,表情就好像我以后会因为这件事情讹诈她一样!”

这倒还挺有意思的。

景仲言露出一丝夸张的微笑,最近一直忙碌着手头的各种地产案子,难得碰到如此好玩的事情。

“你怎么想的?要联系她吗?”

付尘一屁股坐在了总裁室白色的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嘴角瞥了瞥,又想起今天早晨起来那个女人满是不屑的样子。

心中却腾起一股异样的感觉,越是这样,他越想要接近她,了解她。

“没想好!”

明明心里有了想法,面上却仍旧不愿趁承认,付尘狠狠的加重了分贝,语气里郁闷非常。

“我劝你,既然没出什么事。就别联系她了,以你的社会地位,我想整个S市没有人会不知道的,突然出现在你的身边,又看起来这么神神秘秘,多半是为了吸引你的注意力!”

作为朋友,景仲言还是好言好语的劝说着,不过心里却非常明了,以付尘的性格,怕肯定会联系那个女人,只是不知道这其中又会生出什么祸端。

“景总说的很对!”

乔蕊在总裁办公室外已经偷听了有一会,这才推门走了进来。

满是怒气的瞪向沙发上坐姿大大咧咧的男人。

“我发现你不折腾出来点事,心里不痛快是不是?!怎么,和娇娇闹不痛快了吗?”

原本她就不喜欢娇娇,如果付尘大少爷能够收收心,她倒是可以把他和赵央撮合撮合,但现在看来,还是一个德行,一点改变都没有。

“乔蕊,真的!我发誓!对于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丁点都不记得了!”

见到乔蕊走了进来,付尘立马坐正了,一双手立在了自己的耳边,比出个发誓的手势。

鬼才信你呢!

心中暗暗念着,乔蕊走到了景仲言的身边,眼睛紧紧的盯着他,“这种朋友还要来干嘛?干脆绝交得了!”

“乔蕊你不能这样啊!我都出了这种事情了,你没有同情心就算了,怎么还过河拆桥呢!”

乔蕊听到这个词,不禁扑哧一下乐了出声。

“你是桥吗?我怎么不记得用你过河过呢!和你比起来,我更同情昨天那个女人!”

景仲言手环在乔蕊的腰间,冷冷的瞅着对面的男人。

丝毫没有想要插嘴的意思,他们两个人一贯都是统一战线一致对外,付尘早就领教过。

所以也不再说什么,摔门便冲了出去。

景仲言没有搭理付尘的一系列动作,目光转向旁边的乔蕊,“晚上我会早点回家,殷临似乎遇到什么烦心事,今天来家里吃饭。”

最近有烦心事的人还真多……

乔蕊点了点头,便乖巧的从办公室中退了出去。

晚上,两个人先从宠物医院中将面包和面团接了回来。

为了迎接殷临的大驾光临,乔蕊特意亲自下厨,让小天为自己打打下手。

客厅中景仲言和殷临坐在沙发中,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什么。

一道一道的菜摆上桌面,直到将整个桌子铺满,乔蕊才来到客厅中叫景仲言和殷临一起过去吃饭。

小天则自己盛好了饭菜,回到房间,边照顾幅幅边吃自己的晚饭。

“这么丰盛啊!来你家吃饭真是不错的选择。”

殷临将椅子拉开,坐了上去,不禁对乔蕊的厨艺大加赞赏。

说的乔蕊面上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头微微低了几分,将一些菜夹到自己的碗中,便胡乱的塞了一些米饭进到自己的口中。

“你到底怎么了?”

景仲言边为乔蕊夹菜,边开口问着。

刚刚坐在客厅中,殷临东扯西扯的,就是不说正题,但脸上却透出很是忧虑的神情。

听到景仲言如此正式的问话,殷临深深的叹了口气,“你们看电视中的新闻了吗?就是那个被定义为自杀的案子。”

话音刚落,桌子上其余的两个人却有着不同的反应。

景仲言满是疑惑的摇了摇头,乔蕊则一脸兴奋的冲着殷临点了点头。

“怎么了?那天我在电视上凑巧看到了这个案子!”

“就是这个案子,不知道为什么组里定义为自杀。但是那个男人明明不住在那里,怎么会这么想不开跑到破破旧旧的民宅中自杀。正是因为没有指纹,连被害人自己的指纹都没有,才更值得怀疑。”

殷临将一口菜咽了下去,筷子搁置到筷架上,似乎一提到这件事便没有了继续吃饭的食欲。

他也曾经向上头反应过这个情况,奈何自己终是慢了一步,已经盖棺定论的案子根本不可能被推翻。

况且法医给出的也是自杀的结论。

重案组压根就没有理由重新调派人手再次将案子翻出,重新调查。

但不知道为什么,殷临就是觉得这个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就结束了。

幕后恐怕还有黑手的存在,这是他在重案组工作这么久形成的第六感思维。

“我当时看着也觉得很奇怪,而且这次居然几个小时内就搞定了,有点匆匆结案的意思。”

乔蕊若有所思的说着,旁边的景仲言瞥了她一眼,似乎不愿意她过多插手这些事情。

“所以啊,我就很郁闷……”

“郁闷就去调查,既然组内已经有了定论,而你不甘心,那你就偷偷自己调查。”

还以为是什么天大的事情。

景仲言回想起殷临在电话中唉声叹气的样子,好像天塌下来了一般。

却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件小事。

“你说的对,光郁闷是没用的!”殷临点了点头,好像突然柳暗花明了似的,又将筷子拿了起来,飞速的将碗中的米饭扒到了嘴巴中。

一顿饭很快便吃完了,乔蕊陪着景仲言将殷临送走后,这才伸了伸懒腰。

景仲言顺势便将她搂在了怀中,低头蹭了蹭她光洁的面颊,呢喃的问道,“累了吗?”

乔蕊将小小的身体全部依偎到他宽阔的怀抱中,夸张的摇了摇头。

“那既然不累,不如……”

景仲言将她从地上横抱在了怀中,坏笑着低头瞅了瞅她。

“不是……能收回吗?哎,我忽然觉得好累啊!”

乔蕊将一只手抬起捂在了额头上,装作很是虚弱的样子,声音也是低低的映衬着自己的表演。

“晚了!”

景仲言大步走到了二楼的卧室中,用脚将门揣关上了。

接着便将乔蕊缓缓的放置到了宽阔柔软的大床上,自己覆在了她的身上。

室内的空气仿若点燃了一般,女人的娇喘和男人低沉的呼吸融合在一起……

转天从睡梦中转醒,乔蕊推了推旁边的男人,“几……几点了?”

景仲言皱了皱眉,但还是随手摸到了桌子上的闹钟,时针似乎已经转到了接近九的位置。

“什么?!九点了?!”

从床上跳了起来,乔蕊赶忙冲到了卫生间洗漱换衣。

她就知道,她就知道。

每次都会导致转天上班迟到。

但是她毕竟不能像景大总裁这样,迟到早退完全没有人管,虽然已经从总经办来到了项目组,上班迟到也是一样会扣工资的好不好!

乔蕊只觉得欲哭无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