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 出人意外的结果/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景仲言把刚想跑出门的乔蕊拉了回来,从桌子上抄起车钥匙,“我送你!”

开车自然要比挤公交快得多。

乔蕊便欣然同意的和景大总裁一起步入到车库中。

黑色的商务车从车库中缓缓开出,景仲言似乎一点也不着急,乔蕊坐在旁边的位置上却好像如坐针毡一般。

再这么下去,自己就真的要迟到了!

景仲言似乎在思考着怎么说出口,才能比较不会打击乔蕊的热情。

终于在车子开过一半的路程后,他将方向盘一拧,把车子停靠在了马路边上。

“你怎么停下来了!”焦急的脱口喊出。

乔蕊扫了一眼右手腕的机械手表,还有五分钟……就要彻彻底底的迟到了!

“其实,就算这个项目没有拿下也是没关系的。你们的努力,公司都看得到。这个项目完成后,每个人都会增加薪水的。”

景仲言将她的焦急忽略掉,很是沉稳的开口说道。

听到他的话,乔蕊突然便安静了下来。

怎么感觉,他话中似乎还有着其他的意思。

是要放弃这么项目案吗?可是当初明明是他自己说,这个案子是必须要参加的。

“这是什么意思?”

乔蕊诧异的看向旁边的男人,满是疑虑的开口问道。

“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你最近因为这个案子太辛苦了。不管结果怎么样,都不要责怪自己,和你无关的。”

从这个项目开始,殷氏,秦氏,一系列突然的变故都说明了项目背后的暗涌流动。

只怕是有人故意在幕后操纵着一切,目的无外乎就是想要借助这个项目案牵扯掉景氏很大的一部分精力。

所以景仲言表面上对这个项目很是关注,私下里,却仍旧在进行着其他的地产项目。

而这些,他是无法像乔蕊说明的,含糊其辞的表述,也只能做到点到为止。

不过以乔蕊的脑子,恐怕是很难想明白的,她只是满头雾水的点了点头。

直到车子驶到了景氏大门口,乔蕊还是处于放空的状态中。

景仲言揉了揉她的脑袋,满含笑意的凝视着她的面颊,“别想了,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吧。”

乔蕊扭过头看了看他的双眸,眸中安定的力量瞬间便传递到了她的内心深处。

整整一天,乔蕊都在会议室中和组员们商讨这项目细节问题,终于在快下班的时候,所有人的意见全部统一了。

每个人虽然很是殷切的希望项目能够正常运作起来,景氏能够获得明天的地皮,但毕竟是拍卖的形式,对于最后的结果并没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

乔蕊将总裁的意思大致传递给了在场的所有人,听到结果无论如何都会增长薪水,忙碌了这么长时间,也算有了一些回报。

罗欣蕾坐在会议室的角落中,看着每个人笑意浓浓的脸庞,目光满是冰冷的射向处于所有人中间的女人。

似乎觉得后背一凛,乔蕊回过头看向对面的几个组员。

当目光掠过罗欣蕾时,如同小白兔般的女孩子绽放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暖意十足。

转天,在S市最为高级的中心酒店的礼堂中。

由政府举办的拍卖会紧锣密鼓的准备着,方征秋环视着全场,所有的布置都还算满意。

偌大的礼堂中,红地毯从门外一直延伸到台前。

红色的丝绸布将每一把座椅都包裹号,座椅的背脊上贴着对应公司的名字,花篮均摆放在了礼堂的左右靠墙位置,既不阻拦视线,又能烘托气氛,一切都恰到好处。

台上的主持人再次试音话筒。

方征秋扫了一眼礼堂墙壁上的挂钟,似乎时间也差不多了。

陆陆续续的,各家公司的代表都已经步入到礼堂中。

方征秋看到不远处走来的景仲言和乔蕊,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了。

第一次参加这种大型拍卖会,虽然面上很是云淡风轻,乔蕊的手心中还是冒出了几个汗珠。

景仲言感受到旁边人的不安情绪,大手牢牢的抓住了她正反复揉捏衣角的小手,双眸中的坚定令乔蕊一瞬间便心安了下来。

她环视着全场,殷氏的负责人应该也来了吧?

“在那边。”景仲言指了指前面一排右侧的两个人,“殷氏的人。”

乔蕊顺着他的手指望了过去,是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略微有些年轻的女人。

从赵央和陈新的口中,似乎殷氏是一个很神秘的存在。

但现在真的见到了殷氏的负责人,乔蕊倒觉得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大约可能是人家真的很低调,不愿意受到外界的打扰才形如消失一般吧。

直到拍卖会即将开始,秦诺才姗姗来迟。

鲜红色裙子将她姣好的曲线完全展现出来,秀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后,面上的妆容不浓但是却格外精致。

这一身过于鲜艳的打扮,倒是有种特意来抢风头的意味。

她环视了一下全场,微微抱歉的冲所有人半鞠了个躬,便坐在了景仲言旁边的位置上。

“有那么多位置不坐,偏偏要坐在这里……”

低低的嘟囔着,乔蕊不悦的蹙了蹙眉。

“既然各位公司代表已经就坐,那拍卖会就正式开始了。今天主要针对泽阳路附近的地皮,起价十万。”

居然这么低?

乔蕊狐疑着,如果真如最初只有景氏一个公司参加的话,那这个项目案倒确实是稳赚的,昨天在组内大家一起探讨今天拍卖会的起始标价,除了罗欣蕾,几乎所有的人都觉得要超过百万的标价。

这样想着,乔蕊便更加觉得罗欣蕾是个人才,至少在项目运营和预测方面有着超于其他人的判断力。

“二百万。”

坐在中年男人旁边的年轻女人举起了一块牌子,柔和却洪亮的叫道。

台上的主持人手中握着金色的小锤子,环视着全场,等待着下一个出手抬价的人。

方征秋坐在台下,心中却有着自己的小算盘。

如果是只有景氏一家企业,他还不太好把握,但现在是三家很有资金规模的企业。

原本他只是想要借助这个项目案提高一下自己的政绩,不过这么一来似乎给政府的资金收入添上了大大的一笔。

“一亿。”

坐在景仲言旁边的秦诺微微笑着,开口的数字却令在场的每个人都震惊了。

凡是参与过拍卖会的人都知道,喊叫自然是一点一点向上叫,除非你有雄厚的资金基础并且抱着坚定的信心要拍下这件物品,否则没有人会傻到一下子加价这么多。

“加价。”景仲言微微侧眸,看向旁边的乔蕊。

“景总,我们真的还要加吗?”

看到旁边男人点了点头,乔蕊将眼睛紧紧闭了起来,一手将腿上的牌子举起,“一亿五。”

秦诺似乎很满意景仲言的行为,脸上露出了一个知悉的微笑。

她侧了侧头,凑到了景仲言的耳边,悄无声息的说着什么。

旁边的乔蕊看着这两个人的动作,只能暗暗的咽下心中升起的妒意。

如果不知道秦诺对景仲言的想法还好,但是从第一次见到秦诺开始,她便大大方方明明白白的表现出了自己对景仲言的好感。

这让她还怎么能装作视而不见。

“五亿!”

坐在殷氏位置的中年男人将牌子再次举了起来,数字轮番向上攀爬着。

站在台上的主持人似乎也没有想到这块地皮居然价值这么高。

他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汗珠,又望了望依旧坐在台下云淡风轻的方市长。

方征秋冲他摇了摇头,意思让他平稳一下自己的情绪,不要表露在众人面前。

“十亿!”

秦诺举起牌子,朱红的嘴唇吐露出两个字。

这个数字完全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全场静寂了很长时间,直到锤子下落,发成叮当的脆响。

“恭喜秦氏总裁秦诺获得了这块地皮的未来使用权!”

主持人激动昂扬的声音回荡在整个礼堂中,方征秋听到这个结果却似乎没有任何喜悦的表情。

十亿,远远超过了他的估算。

而且以他对秦氏的了解,就算获得了十亿的注资,又会有那个企业总裁愿意将一切压在这样的一份项目案上。

怎么想都无法想明白,秦诺究竟为的是什么。

拍卖会结束,景仲言和乔蕊并肩走出了礼堂。

秦诺则留在了礼堂中办理后续的一些文书,至于殷氏的那两个人好像未等到最后便已经不见了人影。

“刚刚……秦诺和你说了什么?”

看到景仲言面上很是严肃的表情,乔蕊终究还是按捺不住问了出来。

“没说什么。”不走心的敷衍着,景仲言似乎不知道正思索着什么。

突然他拽住了乔蕊的手臂,双眸紧紧的盯着她的双眼。

眼神中的肃穆令乔蕊不禁心惊。

“怎……怎么了……?”

刚才她没做错什么吧……不对,刚才她什么都没做啊……

“你是不是吃醋了!”

景仲言如同发现新大陆一般,将她拉到自己的面前,仔仔细细的观察着她的每一个表情。

话一出口,让乔蕊不禁微愣了一下,这是冷笑话吗?

“不对!你又开我玩笑!”

突然反应上来,乔蕊狠狠的瞪了景仲言一眼,接着便开始挽起袖子,一副要将新仇旧仇一起结算的样子。

景仲言微笑着将她揽到了自己的怀中,手托在她的脑后,下巴抵住她丝润的长发。

脑海中回想起刚刚秦诺覆在自己耳边说出的话语——

景仲言,你要小心。以前不拿我当回事,以后你有一天会心甘情愿的送上门求我的。

他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自己的软肋,如今只有乔蕊和福福。

不管她在商场上如何对付自己都是没有关系的,他最怕的是她伤害到自己身边的人。

乔蕊的问题,他无法回答也只能突兀的转移掉这个话题。

就算将这一切告诉她,除了让她更加担心,也没有其他的作用。

还不如闭口不提的好。

礼堂内,秦显将自己的姐姐拉到了屋子的角落中,压低声音满含怒气的问道。

“你究竟又在搞些什么?”

“商场上的事,你别插手!”

秦诺将他的手甩开,眸子中冷冷的望向对面的弟弟。

原本以为他跟在市长的身边能有什么大出息,这么多年了,还是拿着这点工资做着打杂的工作。

“你就非要把自己弄进监狱才满意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