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被人跟踪2/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景仲言点了点头,揽着她继续向前面走着,看到她几次三番想要回头,便用手强迫她将头扭转到前方,“别回头!”

“这人是谁派来的?”

乔蕊低着头,不敢再随便乱动,只是木然的跟随着景仲言的步伐。

虽说以目前景氏的名气和地位,总裁景仲言早已经成为一众人的眼中钉,但像现在这样如此明目张胆的跟踪,倒是首例。

“不知道。前面有个胡同,先想办法把他甩掉。”

俩人正说着,却没注意前面突然窜出来了一个身影,女孩子将头发全部拢在了棒球帽中,洁白的面庞上挂着两只亮晶晶的瞳仁,绯唇边挂着丝调皮的微笑。

“真巧啊!总裁还有部长,你们在这吃大排档吗?!”

乔蕊被她略大的音量一震,脸色显得很难堪,后面有人跟踪,而前面还突然冒出了一个小麻烦,今天晚上还真是有够惊险。

“对啊,这么巧,你也在这啊……”

不太自然的语气和微微闪烁的眼神,令罗欣蕾很是疑惑,她茫然的望了望乔蕊,接着又瞟向景仲言。

“景总,是不是我打扰到你们了?”所以乔部长才会这么生气……

乔蕊一听,连忙摇了摇手,嘴唇紧紧抿着,似乎在思考怎么解释会比较恰当。

不然转天传回组内,恐怕又是一档高爆炸的新闻。

而旁边的景仲言眉宇几不可见的蹙了蹙,面上露出不悦的神色,和乔蕊截然相反的,他点了点头,便揽着乔蕊从罗欣蕾的身旁走了过去。

“我还没解释了……”来不及再说什么,乔蕊抱怨的看向旁边那个高大的男人。

“怎么,你想把她也牵扯进来吗?”

景仲言挑了挑眉毛,一把便将乔蕊拉入到了小巷中,两个人藏到了一个垃圾桶的后面。

将她的嘴巴捂了起来,景仲言压低声音在她的耳旁道,“一会不管出什么事情,你都只管先跑。”

乔蕊震惊的瞅着景仲言,脑袋摇了摇,想说出什么却无奈压根发不出声音。

一直跟在景仲言和乔蕊身后的男人,看到两个人突然消失了,连忙一招手,又从四周跑过来了五六个穿着黑衣的男人。

所有人散了开,在四处开始寻找,很快其中的一个人便走到了小巷中,远远的看到了藏在垃圾桶后面的两个人。

“大哥,这里!”

男人高声呼喊着同伴,一行人小心翼翼的靠近着景仲言和乔蕊藏身的地方。

“一会你老老实实待在这,找准时机就赶紧跑出去听到没有?”

几乎很少听到的命令口吻,让乔蕊越发明白此时的形势。

只怕旁边的这个男人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但不管怎么样,他都还是要用自己全部的力量护她周全。

乔蕊心头掠过一股暖流,双眼也慢慢转红,泪水逐渐浸润了整个眼眶。

“你们是谁派来的?”

景仲言松开握住乔蕊的手,从垃圾桶后面站了起来,依旧冷静沉稳的声线,淡定自若的身影。

但只有乔蕊知道,这次怕是他的心中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可以逃脱。

为首的那个男人哈哈笑了几声,又向前走了两步,墨镜依旧遮挡着他的面容,但脖子上的刀疤却透着月色显得无比狰狞而清晰。

“死到临头了,还问我们是谁?罢了,我就告诉你吧,我们是孟琛孟老板派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取了你们两个的小命!”

男人的话音刚落,一只手从身侧抬了起来,略微招了一下,身后的几个人便齐刷刷的冲向了景仲言。

虽然平时景仲言很注重锻炼,但毕竟还是抵不过这么多人,很快便处于了下风,肚子上,脸上都落下了重重的几拳,嘴角边开始渗出血丝。

即便这样,他仍旧没有忘记那个战战兢兢的小女人,“快……快跑!”

乔蕊看着他的样子,坚定的摇了摇头,从垃圾桶后面跑了过去,想要将那个正在殴打景仲言的人拨开。

但女人的力气哪里敌得过男人,为首的男人走到了她的身边,手用力的拽住了她纤细的手臂,将她箍在自己的怀抱中。

“这就是景大总裁的爱妻吧。听孟老板说过,这可是景总唯一的软肋啊,哈哈!”

男人说着,抬起一只手抚上了乔蕊的面颊,又将下巴完全搁置到了乔蕊的肩膀上,似乎是在故意挑逗着景仲言的底线。

“你放开她!有什么冲我来!”

景仲言将面前的男人推开,往前冲了两步,却在刚刚触及到乔蕊的时候,又再次被周围的几个人拉了回去。

“放心好了,我对你的女人没兴趣的。”

男人将乔蕊扔给了旁边的一个壮汉,从怀中掏出了一把匕首,“一切该结束了!”

话音刚落,却忽见一个极快的身影来到了男人的身边。

头戴鸭舌帽的女孩子一个回旋踢,踢中了男人的下巴,男人踉跄着几步,抬眸看到了面前的人,双眼中掠过一丝狐疑。

却在下个瞬间,恶狠狠的瞪着面前的女孩子,“哪跑来的野丫头!兄弟们给我上!”

所有的男人全部围到了罗欣蕾的面前,拜托束缚的乔蕊连忙跑到了景仲言的身边,看到他苍白的容颜,整颗心仿若被碾碎一般疼痛。

“欣蕾,小心!”乔蕊扭过头,看向位于包围圈中心的女孩子,其中一个男人正要偷袭她的后背。

罗欣蕾调皮的冲乔蕊笑了笑,接着便一个后踢,将男人踢倒在了地上。

一连串干净利落的动作,随着最后一个男人倒地,罗欣蕾如同战神一般站在那里,浑身绽放着让人无法直视的光芒。

“我们走着瞧!”

男人捂着自己的伤口,冷冷的看了一眼靠在墙壁上的景仲言和乔蕊,又瞅了瞅立在原地表情很是骄傲的女孩子,眸中闪过一道复杂的目光。

接着便大手一挥,所有的人连同男人自己一起从小巷中跑了出去。

“你们怎么样?没事吧?”罗欣蕾走到了景仲言和乔蕊的面前,问道。

乔蕊摇了摇头,全部精力都停留在了景仲言的身上,她将景仲言的一条胳膊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还可以走吗?我们去医院吧。”

景仲言虚弱的摇了摇头,嘴角边扯出一丝微笑,像是安慰她般,但发生的声音却很轻,其中还夹杂着抹难以掩藏的暗痛。

“我没事,回家吧。不可以去医院,否则说不定转天就有不利于景氏的新闻上报。”

乔蕊还想坚持,但看到景仲言如此决绝的语气,也只好点了点头,同意了下来。

旁边的罗欣蕾看到两个人彼此扶持的场面,似乎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有些手足无措的说道,“那个……那个……有什么我能帮的上忙的吗?”

“帮我把他送到车里吧。”

听到罗欣蕾的话,乔蕊这才想起旁边还有一个小姑娘在,便有些不好意思的提议着。

景仲言瞥了她一眼,明显不同意她的这个决定,但是如今的他太过虚弱,也只能任由两个女人搭着肩膀,将他放置到了后车座上。

乔蕊从黑色商务车的后备箱中,取出一条羊绒毯,小心的搭到了景仲言的身上,这才扭过头看向自己身后的小女孩。

“你没受伤吧?”

“没……没有啊……”说着,罗欣蕾将自己的双手别扭的背到了身后。

乔蕊察觉到她的奇怪之处,将她的手一下子抓到了自己的面前,只见罗欣蕾的手掌上此时有一个将近七八厘米的口子,伤口极深,看起来很是恐怖。

“这还叫没受伤?你也跟我们一起吧,我给你包扎一下。”

乔蕊说着,便将罗欣蕾推到了副驾边,将车门打开来。

“不用了,我自己去医院就可以了!”

罗欣蕾急急忙忙的辩解着,但乔蕊却仍旧将她塞到了车子中,直接将车子发动,向公寓的方向驶了去。

到了公寓楼下,乔蕊给家中拨了一个电话,几分钟后,小天便匆忙的跑到了楼下,和乔蕊一起将景仲言搭到家中,而罗欣蕾自始至终只是木然的跟在他们的身后。

“怎么会受伤的?”小天从柜子中翻出药箱,开始替景仲言上药,边随口问道。

这一问,倒让乔蕊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说是遇到绑匪?只怕会吓倒小天那个胆小如鼠的人,可是还能怎么说呢?总不能说有人要把他们两个杀掉吧?

“是因为我啦,我遇到坏人了,然后景总和乔部长恰好碰到了,没想到为了救我就受了这么严重的伤。”

罗欣蕾冲着乔蕊眨眨眼睛,很善解人意的帮她挡掉了这个问题。

乔蕊从药箱中取出了消毒液,将罗欣蕾的手放到了桌子上,小心翼翼的取出一块棉签,蘸着消毒液替罗欣蕾擦拭着伤口。

“这么深的伤口……”

乔蕊心底很是歉意,如果不是为了救他们,罗欣蕾根本不会受伤,手对于女人来说很重要,只怕这么一来就会留下极深的伤疤。

“没事的,我都习惯了,以前练跆拳道的时候经常会磕磕碰碰的,家常便饭。”

等到乔蕊将伤口处理完毕,罗欣蕾便想要离开。

乔蕊瞥了一眼桌边的荧光数字表,已经将近凌晨了,一个女孩子自己单独回家太过危险,就将小天拉到了一边。

压低声音,问道,“你今天晚上在沙发上就和一宿吧。把你的房间让给这个女孩子睡一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