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迷雾加深/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天有极其严重的洁癖,很是嫌弃的瞅了瞅仍旧坐在沙发上愣神的女孩子。

但是自己毕竟也算是个男人,也不可能让她一个女孩子睡在沙发中。

似乎做了一个极大的决定般,小天这才痛苦的点了点头。

乔蕊一看他同意了,便走到了罗欣蕾的身边,说什么都将她留了下来。

景仲言坐在旁边看着乔蕊忙东忙西的,双眉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他扫了一眼坐在自己旁边的女孩子,是不是太过巧合了?

今天突然就有人莫名其妙的跟踪了他们,接着便碰到了罗欣蕾,明明已经分开,但却在危机关头又再次出现了。

怎么看怎么都像自导自演的戏码。

还有刚刚那几个男人说是孟琛派来的,要将他们置于死地,只怕是孟琛现在一心扑在高紫萱身上,根本没有理由这么做。

难道是高紫萱不甘心之前的事情,授意他做的?

迷雾般的情况,错综复杂如同线团一般,让景仲言不禁也察觉出一丝与众不同的味道。

只怕是整件事情的背后还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

乔蕊将新的床单和被褥替罗欣蕾全部放好后,又将小天原本一贯用的从房间中拿到了客厅里,再次反复安慰了小天数次,这才搀扶着景仲言一起回到了卧室中。

转天,景仲言还未醒,乔蕊便蹑手蹑脚的从房间中走了出去,和早已经等在客厅中的罗欣蕾一起奔向了公司。

刚刚踏入到项目五部中,几乎所有的人便围了过来。

“怎么样?结果出来了吗?”陈新焦急的站在距离乔蕊两人远的地方,眼睛中满是期待。

不消说,问的便是昨天那场拍卖会的结果。

乔蕊知道所有人对于这次项目都非常重视,昨天从礼堂走出来的时候,她便一直在担心。

不知道今天如何向组中的人解释才好,这样出乎所有人预料之外的结果,根本没有人可能猜测到。

“秦氏获得了投标……最后的成交价格是十亿……”乔蕊很艰难的开口说道。

原本还很平静的众人在听到最后的数字后,却都不约而同的瞪大了眼睛,从口中发出了唏嘘的声音。

赵央站在陈新的旁边,虽然对于结果也很是震惊,但目光却集中在了乔蕊和罗欣蕾的身上。

对于这两个人居然会一起同时出现,心中有着隐隐的揣测和担忧。

罗欣蕾感觉到了一丝敌对的目光,微笑着看向赵央,瞳仁中有着浓浓的挑衅意味。

等到所有人终于平静下来,开始新一天的工作,乔蕊这才回到了办公室中。

赵央也跟着乔蕊一同进了部长办公室,刚刚关上门,便亟不可待的问道,“你怎么会和这个小丫头一起来上班?”

“昨天她住在我家了啊……”

乔蕊环顾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才压低声音将昨天发生的那些惊心动魄的事情,一一讲给了赵央听。

越往后听,赵央的眉头便锁的越紧,一只手撑着脑袋,双目呈放空状。

听乔蕊这么说,昨天救他们的人正是罗欣蕾,难不成是自己怀疑错了对象?冤枉了好人?

摇了摇脑袋,赵央还是觉得自己内心中的感觉是没有错的,这个罗欣蕾一定不像表面看来这么简单。

“不管怎么说,你和景总以后还是多加小心一些比较好。”

乔蕊听了,点了点头,对于昨天发生的一切就好像做了一场噩梦般,不真实但是那种痛和惊心动魄的感觉却久久留在了心中。

以前她只是觉得景仲言对自己而言很重要,也是直到昨天,在生死时刻中,她才忽然发觉,自己也可以变得如此勇敢。

而景仲言的安危早就已经重于她自己的生命。

赵央看着此时陷入沉思的乔蕊,没有再说什么,便从办公室中退了出去。

路过罗欣蕾办公桌的时候,她停了下来,看着正埋头整理旧项目案的罗欣蕾,扯了扯嘴角,收起了不怎么友好的声线,转而很是客气的说道,“中午有时间吗?一起吃个饭吧。”

罗欣蕾抬眸,梭巡般扫了扫她的面颊,这才绽放出丝微笑,点了点头。

从乔蕊离开的时候,景仲言便已经醒了过来。

有些事情恐怕还是要使用私人的方式处理一下会比较好。

他从大床上站了以来,略微收拾了一下,便来到客厅中,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孟琛的号码。

听筒中响了两声后,一个略微有些沙哑的声音传了出来,“喂。”

“咱们开门见山吧,昨天的事情是你做的吗?”

景仲言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一支烟夹在手指间,丝丝缕缕的烟雾从中腾起。

“什么事情?”迟疑了一下,孟琛不禁疑惑的问道。

“杀人灭口的事情,是你派人做的吗?”

景仲言从孟琛的语气中便能推断出,这件事应该是和他无关的。

但却没想到,在沉静了片刻后,孟琛再次开口给出了一个出乎意料之外的答案。

“是我做的。”

话音刚落,电话戛然而止,听筒中嘟嘟的提示音令景仲言不禁蹙了蹙眉毛。

他相信以孟琛光明磊落,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是他做的他就会承认,而无关他的势必不可能往自己的身上揽,除非……

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

这样想着,景仲言便又再次拨出了另一个电话,命人仔仔细细调查高氏,包括高氏近期的企业运营状况,还有总裁高紫萱和助手孟琛的所有动向。

赵央和罗欣蕾坐在西餐厅中,大约时间还算比较早,西餐厅中的人零零落落不是很多。

两个人随意的点了两盘意大利面,便相对着坐在那里,互相直视着对方的眼睛。

“不知道赵央姐姐,找我有什么事呢?”

小白兔先开口问了出来,很是无辜的语气倒让赵央觉得自己好像是个坏人一般。

“这段时间在景氏,你觉得怎么样?”

赵央将桌子上的饮料端了起来,抿了一口,说出的话似乎只是闲聊。

罗欣蕾疑惑的瞅了瞅她,语气中的深意她自然是察觉到了,但是面上却仍旧是那副单纯的样子。

“还好啊,周围的人都很照顾我,尤其是乔部长。”

知道赵央和乔蕊的关系,罗欣蕾故意在最后几个字上加重了语气,双眸直直的盯向对面的女人。

她知道赵央对于自己一直有着不大不小的敌意,只不过现在自己没有任何的把柄露出来,否则赵央一定会干净利落的将她扫地出门。

以赵央和乔蕊的关系,只怕是会对乔蕊有着很大的影响。

“既然你提到了,我也就不拐弯了。说吧,你接近乔蕊有什么目的?”

赵央冷冷的看着小白兔,她就不信这真是一只纯洁无暇的小白兔,就算今天问不出什么,也一定要好好试探一下才可以。

这个问题,倒是够直白。

片刻的沉默,罗欣蕾的面容逐渐变得冷漠而疏远。

就在赵央认为她不会回答的时候,她却突然乐了一下,“你这个问题吓到我了刚刚。乔大部长是我的偶像啊,我只是单纯的尊敬和喜爱她而已。”

现在还不是时候,罗欣蕾在心中暗暗的想着,如果现在暴露了一切,只怕是会前功尽弃。

戏已经演了这么久,就不怕再多演一段时间。

当然至于赵央究竟相信不相信自己,她倒是一点都不在乎的。

“是吗?那就好,面快凉了,我们先吃饭吧。”

赵央凝视了她一眼,接着便岔开了话题。

但心中却很是了然,一切果然和自己所料的完全相同。

如果现在她贸贸然的去找乔蕊说明自己的猜测,只怕是她也就是将信将疑,倒不如仔仔细细收集好证据。

这样想着,赵央便低下头,开始消灭盘中的意大利面。

高氏大楼二十层的总裁办公室中,高紫萱坐在大班椅内,旁边站着一个妆容很精致的女人。

如果从外面的角度望进来,只能看到女人将手亲密的搭在了高紫萱的肩膀上。

只有孟琛才能看到,女人的食指上戴着一直戒指,而戒指的尖端立着一个尖针。

轻轻一划,便可以轻易割破高紫萱的脖颈。

“电话我已经接了,也按照你说的做了,可以放开她了吧?”

孟琛不悦的紧锁着眉宇,两道冷冷的视线射向对面的女人,语气中有着强压制的怒意。

女人娇羞的一笑,将手臂从高紫萱的肩膀处收回,又从包中取出了一方手帕,反复的擦拭着双手。

戒指已经从手中取了下来,放置到了包中的方盒中。

“孟琛就是孟琛,还是一贯的豪爽。不过如今有了软肋,倒真是可惜了呢。”

似乎是真的在替他考虑着,女人微微叹了口气,高跟鞋在大理石地板上留下了哒哒的脚步声。

她走到了孟琛的身边,一只手指将孟琛的脸庞托起,仔仔细细的端详了一下。

有些嘲笑般的再次开口说道,“真是用情至深,连我都感动了。不过,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一个人一旦有了软肋,就将自己搁置到了任人宰割的境地。”

落下这样的一句话,女人深深的回头望了一眼,仍旧坐在位置上瑟瑟发抖的女人,便从总裁室中走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