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不期而遇/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蕊自然是不晓得这一天内的暗潮涌动的,只是自顾自的忙着手头的事情。

在项目案的会议上,她曾经承诺过要请参与项目的大家吃饭,但是家中的景仲言又让她无比牵挂。

权衡再三,乔蕊还是决定将饭局推一推,先回家照顾景大总裁比较好。

这样想着,她便急急忙忙的将桌子上的文件收拾了一下,便往家中赶去,途中路过超市顺道买了一些新鲜的食材。

家中,景仲言正逗弄着面包和面团,却突然发现两只猫咪怒目的瞪向某个地方,浑身的毛发都立了起来,明显带有恐惧的感觉。

顺着它们的目光,景仲言便看到从楼上正走下来的小天,眉头皱了皱。

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将两只猫咪抱到了自己的怀中,他走到沙发上走了下来。

在一下下的安抚中,猫咪们才逐渐安定了下来,很温顺的趴在了景仲言的腿上。

所以当乔蕊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家中便是这样一幅和睦的图画。

“怎么样?伤口还痛吗?”

乔蕊边将食材塞到冰箱中,边问道。

“痛啊!特别痛!”

客厅中的男人呲牙咧嘴的呻吟着,动作幅度大的让人一看便知道是在演戏。

乔蕊无奈的走到了他的身边,坐了下来,伸出一只手探了探他的额头。

还好,没有发烧,伤口没有发炎。

景仲言将脑袋倚靠在乔蕊的肩膀上,腿上的面团也慢慢的蹭到了乔蕊的身边,比起猫妈妈对于景仲言的喜爱,面团则更爱女主人一些。

乔蕊一只手拍了拍景仲言的面庞,另一只手则温柔的顺着面团的毛发轻抚着。

“昨天都快吓死我了……”

听到乔蕊的微叹声,景仲言将身子坐直,双目紧紧锁住她的黑眸,眸底深如大海般的感情将他一点点的卷入其中。

“对不起,昨天我……没保护好你……”

没有顾及到自己的身体,景仲言一开口竟然是这样的道歉,让乔蕊的心跳,蓦地漏掉了一拍。

“你是傻子吗?!那种情况下还不管不顾的冲过去,而且居然让我一个人先跑,你要是有什么事情,我怎么办啊?”

一直被压抑的感情在这一瞬间完全释放了出来,看似埋怨的话语中却隐藏着浓浓的情意,乔蕊捶打着景仲言的胸膛,泪水顺着面颊低低坠落。

景仲言没有说话,只是将面前的小女人按到了自己的怀抱中,抚摸着她秀发的指头微微用力,传递着此刻自己的心情。

厨房中的小天诧异的回头望了眼客厅中的两个人,无可奈何的耸了耸肩,便又继续打理着盆中的青菜。

直到怀中人的情绪逐渐稳定了下来,景仲言才将她从怀抱中拉了出来,大手抚上了她的面颊,擦拭掉上面仍旧挂着的泪珠。

“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够周全,不要难过了好不好?”

那样危急的时刻,他根本没有任何考虑的时间,第一反应便是要护住她。

如果两个人中只能活一个,他宁愿活着的那个人是她。

乔蕊抽了抽鼻子,红红的鼻头煞是可爱,她抬眸仔仔细细的凝视着面前的男人,第一次用了无比命令的口吻说道,“以后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生死一起。”

一句生死一起,看似简单却是那样沉重的承诺。

景仲言比任何人都懂得乔蕊,自然也明白乔蕊想要表达的意思。

他点了点头,便又再次将面前的小女人揽到了自己的怀中,胳膊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好像要将她锁进自己的身体里一般。

白天的左栏酒吧,依旧很是热闹。

不同于其他酒吧的冷清,似乎无论何时来到这里,气氛都是如出一致的火爆。

付尘坐在酒吧台前,台案上摆着一杯血腥玛丽,手中反复玩弄着一只打火机。

原本是抱着碰碰运气的心情来到这里,却没想到还真是失望而归。

自从上次电话过后,付尘无论怎么打给她,对方都没有接过。

这倒让他不禁加深了对她的兴趣,似乎这还是第一次有一个女人的出现,带给了他如此神秘莫测的感觉。

“在等我吗?”

正想着,女人轻柔的声音从付尘耳畔响起。

心下一惊,付尘旁看向旁边的位置,身着红色包身裙的慕沛菡,此时正坐在那里,含笑望着他。

依旧是白色的貂皮披肩,鲜红色的唇彩将她的唇线勾勒的极其清晰,性感无比但配上她淡然清远的表情,却又让人不禁望而却步。

“对啊,我在等你。”

不同于那日的疏远,付尘勾唇一笑,冲着服务员一招手,“来一杯Diablo,给这位小姐。”

慕沛菡轻瞥了他一眼,似乎很诧异,她从包中将女士香烟拿了出来,点上了其中的一根。

烟雾吞吐,瞬间便扩散到周遭,“我不喜欢这种甜甜腻腻的酒品,你面前的这杯血腥玛丽我倒是很有兴致的。”

说话间,服务生将刚刚做好的Diablo倒入了水晶高脚杯中,推到了慕沛菡的面前。

似乎很是嫌弃,但她仍旧将酒杯端了起来,微微抿了一口,香甜的味道立刻扩散到整个口腔中。

“女孩子,还是少喝一些烈性酒会比较好一些。”

慕沛菡听到这句话,冷睨向旁边的男人,嘴角边挂着抹讥笑。

“付尘大少爷这样劝说一个女人,倒是挺新鲜,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爱上我了呢。”

将手中的香烟再次递到了嘴边,刚想要吸一口,没成想,旁边的男人却迅速的将香烟夺了下来,扔到了一边的水晶烟灰缸中。

“你干什么?!”

慕沛菡诧异的瞪向付尘,很是不解的问道。

不要告诉她,他还真的爱上她了。花心大少付尘会真心爱一个女人,说给谁听都不可能相信的。

“也别抽烟,对身体不好。”

很是别扭的,说完这句话付尘便将头扭转了过去,双眸盯着面前的血腥玛丽。

但双颊边却挂着两抹可疑的潮红。

他将手中的血腥玛丽端了起来,一饮而尽,整杯酒进肚,瞬间便带来了辛辣的灼烧感。

“这次再喝醉了,我就没那么好心送你去酒店了。”

瞅着他的样子,慕沛菡好心的提醒着,面前的Diablo在水晶杯中散发出闪闪亮亮的光芒,令她的心似乎也变得柔软了起来。

“上次……我们真的有发生过什么吗?”

大概是酒精的作用,微醺的付尘扭头直直的盯向旁边的女人,问道。

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他不可能一丁点的记忆都没有,就好像那天晚上的一切都是空白的。

所以他有必要从她的口中听到真正的事实。

“你认为有发生便有,你觉得没有便没有。你和我都是成年人,也实在没必要抓住这件事不放。我都不在意,你又何必放在心上。”

慕沛菡并没有正面回答付尘的问题,暧昧不明的态度却引得付尘更加想要探知事情的真相。

他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臂,双眸仔仔细细的凝望着她。

“既然这样,我肯定要负责的,你做我的女朋友吧。怎么样?”

付尘提议着,大概这是他这么长时间以来,难得的真心告白,至少在这一刻,他的的确确是真心的。

“不是不可以,但是你确定其他的人你都处理安置好了吗?”

心头掠过一个模糊的身影,大约他自己也很是诧异,不是娇娇,不是任何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却是那个淡然却很是倔强的女人——赵央。

付尘没有继续说话,他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就好像心头原本有千千结,因着她的出现暂时忘记了,却又因为这个问题,所有的一切都再次浮现了出来,摆在了自己的面前。

“我……”

“我只是随意的一问。不用放在心上,我已经答应了。从这刻开始,我就是你的女朋友了。”

看到男人的欲言又止,慕沛菡冷笑了一下,便又开口回道。

原本开始摇晃的内心,却在他的犹豫间重新建起了铜墙铁壁,她不会忘记她的任务,明明已经将这个男人调查彻底。

自己刚刚怎么又会在恍惚中,居然相信了他的真心。

付尘看着面前的女人,心中却已然乱成了一团,将靠背上搭着的外套拿了起来,付尘扔下了一句话,便向外面逃去。

“我……我想静静,先走了。”

慕沛菡看着男人的背景,嘲弄般的扯了扯嘴角,她招呼着服务员,“来一杯血腥玛丽。”

桌子上的打火机仍旧留在那里,她将打火机握在手中。

又学着付尘的样子,将服务生刚刚端上来的血腥玛丽一饮而尽,微微有些晃动的向外面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