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 防人之心不可无/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超市中遇到的啊,然后我就邀请她来家中吃饭了。”

乔蕊将已经洗净的菜放在案板上,一边切着,一边随意的回答着。

超市遇到的?

如果一次是巧合,那么这么多次恐怕多半就是有预谋的了吧。

景仲言看着客厅中和两个孩子玩玩闹闹的女孩子,外表显得很是单纯无辜,但是却无法判断究竟内心中是一个怎样的人。

一顿饭吃的各怀心思,景仲言和卡琳娜审视般的打量着对面的罗欣蕾,而小白兔一样的女孩子则沉醉在与乔蕊的打闹中,看似气氛无比融洽。

饭后,罗欣蕾想要离开,乔蕊忙着收拾残局,便推了推旁边的景仲言,要他去送送罗欣蕾。

景仲言略微思考了一下,又扫了一眼站在门边的那个女孩子。

自从有了乔蕊后,他就很不喜欢那些故意接近自己身边的女人,虽然无法断定这个女孩子是不是也是其中之列,但是找个机会试探一下总是好的。

想着,他便点了点头,从桌子上拿过钥匙,开门走了出去。

罗欣蕾低着头,似乎很是腼腆,跟在景仲言的身后,望着前面男人高大的身影,内心中似乎有小鹿在四处乱撞。

“你家住在这附近吗?”

景仲言放慢了速度,偏过头,瞅着位于自己身后一步的小女孩,随意的问道。

“不……不在……但是我常常来这边买东西的……”

看到男人梭巡的目光,罗欣蕾两边的面颊瞬间便羞红了,水润的颜色仿若能滴出水来。她的两只手无措的揉捏着衣角,大脑中一片空白,下意识的回答着。

景仲言自然是很熟悉这个动作的,每次当乔蕊陷入尴尬或者无措的境地,都会有这么一个习惯性的小动作,很是可爱。

细端详来,这个女孩子的确很像刚开始进入景氏时的乔蕊,傻乎乎的却有着超脱常人的倔强和韧劲。

也许真的是自己多想了?

景仲言指了指小区的入口,“那边就是出口了,我就送到这里了,你自己没问题吧?”

听到他的话,罗欣蕾微微抬起了头,接着又一下子低了下去,滑稽般的点了点脑袋,迅速跑了出去。

景仲言看着她的背影,不禁被逗得乐出了声。

家中的卡瑞娜和乔蕊两个人并排坐在沙发中,前面的玻璃茶几上摆放着一大盘水果沙拉,厉峦抱着福福坐在不远处的地板上,似乎玩的很是开心。

“那个女孩是怎么回事?”

卡瑞娜随手将一块苹果放到了自己的口中,双眸看向旁边的乔蕊。

“什么怎么回事?就是我的朋友啊……”

乔蕊逗弄着怀中的面团,小猫的个头明显长大了很多,心中琢磨着是不是该给她寻个好人家嫁出去了。

明显没当回事的语气,让卡琳娜不禁在心头又将她数落了一遍。

“你和她怎么认识的?刚刚怎么会一起回来的?我记得你最好的朋友是赵央吧,怎么突然又多出了这么个小丫头?”

一连串的问题让乔蕊不禁蹙了蹙眉头,但仍旧还是将相识的过程以及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和卡瑞娜说了。

“这小丫头还是跆拳道高手?!”

听到她对阵六七个壮汉,而且还把他们全部打倒在地,卡瑞娜不禁惊呼出声。

厉峦和福福听到尖锐的女声,都不禁瞅向各自的妈咪。

卡瑞娜忙将自己的嘴巴捂了起来,冲厉峦挥了挥手,示意自己没事。

乔蕊点了点头,原本在简历上看到她是跆拳道黑带,自己不仅没当回事,还觉得那份简历很奇葩,现在看来真是不能小瞧任何一个人。

在最关键的时刻,居然就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人救了她和景仲言。

“就算这样,我还是觉得这丫头不简单,我看你还是小心点为妙,尤其是不要总把她往家里领。”

“不会啊,我相信她的。”

乔蕊听到卡琳娜的话,只觉得她太过夸大其词了,罗欣蕾这么个单纯的小丫头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还要她小心。

“你呀,自古有一句话,防人之心不可无,知道吗?”

卡瑞娜点了点她的脑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以景仲言如今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基础,只怕是有无数女人往上扑还来不及了,她倒好还给别人制造机会。

“好了,好了,知道啦。”

乔蕊应付的点点头,她是觉得没这么严重的,但是听表姐话里话外的意思,无非就觉得自己魅力不够大,根本绑不住景仲言。

这倒是让她觉得很郁闷,为什么每个人都觉得景仲言看上她,就跟她占了多大便宜一样。

“你们在讨论什么呢?”

从外面刚刚走进来的景仲言,看到两个人的样子,不禁问道。

乔蕊刚想打趣的将卡琳娜的话告诉他,却看到卡琳娜对自己一个劲的挤眉弄眼,似乎不怎么愿意她把刚刚的话说出来。

“没什么,就是随便闲聊。”

景仲言本身也是随口一问,接着便走到了乔蕊旁边,一把揽住了她的肩膀,将她圈在自己的怀中。

早就见惯两个人腻乎的卡琳娜,还是觉得无比刺眼,这么明晃晃的秀幸福,也太不把别人当回事了。

“好了好了,我也不打扰你们两个了。我和厉峦就先回家了。”

说着,卡琳娜便将厉峦从地板上拽了起来,又将外套替儿子穿好。

乔蕊将景仲言的大手从自己的肩上拿了下来,满是不好意思的说道,“没有,没有。你们再待会在走吧。”

卡琳娜轻飘飘的瞅了一眼仍旧窝在沙发中的男人,那一双黑眸中写满了逐客令,就差亲自把他俩轰出去了。

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扭过头,看向乔蕊,卡琳娜将脑袋靠向她的耳畔,压低声音耳语道,“我说的你一定要记到心里啊。”

接着便拉着厉峦,冲景仲言挥了挥手,“回家还有事,我们走了。”

乔蕊满是无奈的呆立在原地,直到景仲言走到她的身边,将她搂进自己的怀抱,她才回过神来。

“在想什么呢?”

景仲言亲昵的蹭了蹭她的面颊,声音很轻,让人心中痒痒的。

“没有啊……”轻笑了一声,乔蕊瞅向身后的男人,“表姐怕你出轨其他人,特意要我好好留意。”

“怎么可能呢!我有我老婆一个人就够了!”

景仲言抗议着,却将乔蕊搂的更紧了几分,似乎生怕她会逃掉一样。

福福坐在不远处的地板上,诧异的看着客厅中紧紧相拥的两个人,虽然这样只能证明爸比和妈咪的感情好吧,但是如果他们感情好到,把自己都忽略了,还是很不爽的。

婴儿哇哇的哭声,同时换醒了两个人。

乔蕊紧走了几步,将福福从地板上抱了起来,轻哄着。

而景仲言则站在一边,抚摸着福福的后背,又从厨房中将奶瓶灌好,递到了福福的手中。

几乎折腾到半夜,乔蕊才将福福哄着睡下。

蹑手蹑脚的回到房间中,景仲言却仍旧睁着眼睛,似乎在等着她。

“怎么还没睡?”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乔蕊将被子掀开一角,钻了进去。

“在等你啊,今天不是还有功课没有做完吗?”

景仲言狡黠的一笑,身子一翻,压到了乔蕊的身上。

“别闹了……折腾了整整两天,明天还得上班了!”

现在的周末对她而言,哪里是休息,分明比上班还累,孩子奴的她两天几乎全部贡献给了福福。

可是景仲言哪里是这么容易敷衍的人,两只大手早就已经不老实的抚上了乔蕊的腰际。

“那不如……次数给你减减……”

呢喃的话语间,房间的温度逐渐上升,乔蕊终究还是拗不过景大总裁而败下阵来……

翌日,乔蕊好不容易才挣扎从床上起来。

每月一次的项目会议,项目部所有的分组组长都要参加。

会议上会有不同的项目向下分发到不同的项目组负责,而遇到一些比较棘手,或者没有人接的项目,则会由项目经理进行安排。

上次的拍卖案项目,就是因为其他各部没有人愿意接手,她才不得不接手的。

所以这次,她要早点去打听一下各个项目的具体运作情况,避免同样的情况再次发生。

景氏大楼项目会议室中,所有的项目组组长全部围坐在了一起,乔蕊紧赶慢赶最后终于踩着点到达了会议室。

项目经理见到所有人齐全了,便开始介绍其今天即将要下放的各个项目。

大部分还是和地产行业脱离不开的。

“现在的这个项目和殷氏有关系。殷氏有一块地皮现在想要脱手,需要项目组的人进行实地的考核,最后并确定最后的估量值。就目前而言,殷氏只联系了景氏一个企业,所以我们的时间还是比较充裕的。”

话音刚落,项目四部的负责人便冷冷笑了一下,开口则明显带有些讥讽的含义。

“我看这个给五部正合适。上次的拍卖案五部和殷氏有过接触,相信以乔大部长的能力,必然不在话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