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再加十瓶啤酒/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人将信将疑的跟着冯增年从殷氏办公楼中走了出去,冯增年的车在前面带路,而乔蕊和陈新的车则跟在他的后面。

三个人不知道究竟开了多长时间,似乎从郊区又重新开回到了市中心附近,最后终于在一块空地前停了下来。

空地的面积很大,野草茂盛,零星的有几棵不算茂盛的树木立在空地之上,乍看起来似乎没什么特别之处。

旁边濒临着S市环线的公路,交通还算便利。

由于没有企业的污染问题,整个地皮看起来很是洁净,乔蕊和陈新站在松垮的土壤上,环顾着周围的环境。

两个人对视了一下,从对方眼中可以看出,都对这块地皮很是满意。

“怎么样?乔大部长,我可没有蒙你吧!”

冯增年站在两个人的旁边,侧头瞅了瞅他们的表情,明显对于他们会产生的表现都已经了然于心。

“可是,就是因为这块地皮确实价值不菲,殷氏才更没有理由转让啊!”

陈新对于这个问题依旧是很迷惑,哪个商人都没有理由傻到将手中最价值连城的地皮转让给其他人吧。

就算企业目前出现了经济的危机,可以找银行贷款,可以获得其他企业的援助,为什么偏偏选择这么吃力不讨好的方式呢?

“哎呀,我刚刚不是说过了吗,因为企业的资金链锻炼啊。之前建立公司的时候总裁已经以自己的信誉为抵押,向银行申请过巨额贷款,如果不卖掉这块地皮,恐怕就只能对外宣告破产咯!”

冯增年伸了伸懒腰,对于殷氏目前的状况很是不在意。

说句白话,真的企业倒闭了,最先受到牵连的也是企业的头头,向他这种替人打工的,在哪干都是一样的。

所以无论殷氏是度过了这次的危机,还是真的倒闭了,他都不是很在乎。

陈新听了他的话似乎也在考虑着什么,偏头看向旁边的乔蕊。

对方叉着腰,站在原地,眼睛不时扫向四周,终于在沉默了片刻后,才开口说道,“这样,我们还需要进行后期的地皮评估,今天先到这里吧。冯总,辛苦您了!”

“不辛苦,不辛苦。那你们慢慢看,我先走了!”

好像得到特赦令一般,冯增年腆着大大的肚子一下子便将自己塞进了车中,车子启动在公路上扬起了不小的尘埃。

乔蕊看着渐渐远去的车子,心中却很是不安,隐隐觉得这个项目案到目前为止,进展的太过顺利了,越是顺利才越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就好像从天而降的馅饼,正好砸到了景氏的跟前,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从地上将馅饼捡起来就可以了。

“我们四周看看吧。”

刚刚碍着冯增年的面子,她也不好四处走动检查,现在他终于走了,也便可以放开拳脚了。

陈新点了点头,两个人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一些地方的杂草几乎可以达到腰线的位置,乔蕊只好将杂草从拨开,一点点深入到地皮的最里面。

的确,这块地相对于之前的很多项目案来说,是比较容易处理的。

没有住户,也没有企业的工厂,土壤还保持着最干净的状态,除了表面的杂草和树木,几乎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乔蕊远远的望向前面的某处,和其他地方已经发黄稀疏的草质相比,明显仍旧保持着绿色的生机。

“怎么会这样?”

她愣愣的看向那里,似乎在思考究竟土壤会有什么样的差别。

走进了才发现,这里的土壤似乎被疏松过了,明显比起其他地方更加柔软一些。

乔蕊瞅着那些嫩绿色的杂草,怔在了原地,完全想不清楚究竟为何会这样。

直到陈新站在远处喊着她的名字,她才恍若回过神般摇了摇脑袋,也许就是大自然的正常生长现象,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乔蕊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又经过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路程,两个人才抵达景氏的办公大楼。

经过小半天的奔波劳碌,此时的陈新和乔蕊都已经很是疲惫,尽管这样,乔蕊的心里却一直惦记着赵央的情况。

刚踏入项目五部的工作区,她便急急的直奔着赵央的座位,走了过去。

“赵央,你跟我来一下。”

害怕周围的人听到而产生什么流言蜚语,乔蕊很体贴的将赵央叫到自己的办公室中。

而自己则站在桌子前面,看着赵央木然的走到皮椅上坐了下来,明显的双目呆滞,似乎只是一夜的段隔,就好像突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

“怎么了?昨天付尘和你说什么了?他是不是欺负你了?!”

乔蕊急切的问着,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看着赵央的样子,心中越发的慌乱了起来。

以前无论什么时候,赵央都是很沉稳的,很淡定的,几乎很少见到她如此魂不守舍的样子。

难道她在心中真的将付尘放到了这样重的位置上吗?

“没什么,你别问了。我也不想说。”

若隐若无的音量,话语中还含着低低的哭声,她将头低了下去,双手环抱着脑袋,似乎不愿意再提起昨天晚上的事情。

“好了好了,我不问了。那晚上的聚会你还去吗?要不你先回家休息吧?”

乔蕊小心翼翼的问着,以她如今的状态参加这么欢庆的聚会,恐怕太过为难了。

“不用,我去。”

赵央摇了摇头,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双眸中满是倔强。

见到她这么坚持,乔蕊也不好再继续说什么,只能先让赵央自己冷静一下。

下午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整个项目五部的人全体都整装待发,经过一下午的讨论,大家定了一个私房的小菜馆,作为这次聚会的目的地。

听说那里的菜不仅好吃,样子还很别致,重要的是环境很好,特别适合这种小型聚会。

一行人有说有笑的朝目的地驶去,乔蕊坐在赵央的旁边,小心的留意着她的情绪变化。

热闹的环境,反而更能衬托出赵央的落寞与低沉。

陈新和罗欣蕾坐在一起,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面上都挂着无比灿烂的笑容。

“就是这里吗?”

下了车,罗欣蕾第一个跑到了饭馆跟前,瞅着这个不算大但是造型很是别致的私家小饭馆,不禁叹道。

饭馆整体格调是以绿色为主,周遭环绕着绿色的塑料藤条,远远望去就好像被树藤缠绕一般。

里面的座位全部都是架在类似树干下的藤条秋千,随着身体的晃动微微打转。

地板是没有进行任何装修过的洋灰地面,如果仔细看甚至可以感觉到上面附着一层薄薄的沙土。

偶尔有蝉鸣蛙叫声从饭馆的各个地方传了出来,而那些是老板特意在池塘边树木旁录制下来,拿到店中循环播放出来的。

“好像置身在大自然中一样呢!”

罗欣蕾站在陈新的旁边,抬着头环视着周围,一副惊诧的表情,双颊鼓起,微微泛着绯红的颜色,看起来很是可爱。

“恩,这个饭馆就是因为这个才出名的。”

服务员引领着一行人向里面的包房走去,一边走还一边介绍着这个饭馆的特色饭菜。

面上的表情微微有着小小的骄傲,毕竟如果自己工作的地方很出名的话,员工的心中也是会有自豪感的。

几乎所有的人都停在了包房门口,等待着乔蕊最新走进去选好座位。

这倒让乔蕊有些不好意思,虽然职位上自己确实高了一等,但是私下里大家都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实在没必要弄这些虚假的客套事。

心里虽然这样想着,她还是第一个走了进去,找了比较靠里的座位坐了下来,接着又招呼着赵央坐在自己的左手边。

而罗欣蕾则很不客气的坐在了乔蕊的右手边,挨着她的是陈新,其他人依次排了下去。

服务员将菜单摆上桌,所有人传看着,很快就将主食和菜品点好。

就在服务员打算离开的时候,一直坐在乔蕊旁边的赵央突然开口,“再加十瓶啤酒!”

话一开口,几乎所有人都看向了赵央。

相处这么久,赵央似乎是很少喝酒的,也从未曾在酒桌上这样叫过酒。

乔蕊瞅着她闷闷不乐的样子,眉头紧蹙着,既不知道如何安慰她比较好,也不知道现在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阻止她自暴自弃。

踌躇着,终究乔蕊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示意服务员按照赵央说的加上瓶酒就好。

“赵央,你这是深藏不露啊!居然酒量有这么大啊!”

一个戴着眼镜的女孩子,推了推自己的黑色镜框,看着赵央,不知是故意还是为何,突然开口说道。

但语气里明显能听出一丝妒忌的味道。

“怎么,喝酒你也要管吗?”

平日里,赵央并不喜和他人斗嘴,但是今天谁让她心情颇差,非得挑今天招惹她,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我管?我哪里能管啊,你可是部长面前的红人,又和总裁的关系也不错,我们这讨好还来不及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