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二女争一男/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没事,没吓到你吧?”

晃过神,付尘第一时间查看了一下慕沛菡的脸颊,不知道娇娇究竟用了多大的力量,红色的印记居然慢慢浮现了出来。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话语中有着自己没有觉察到的心疼,付尘真心的表达着自己的歉意。

如果不是因为他一贯不负责任的态度,恐怕也不至于伤及到她。

“没事的啊,一两天就能好的。”

尴尬的笑了笑,慕沛菡躲闪着他的眼神,脸微微侧了侧,大概还是不老习惯有个人居然会关心自己。尤其是这种柔软的触感,让她觉得很是陌生。

付尘将手搁置到她的背上,随手从钱包中掏出一沓钞票扔到了桌子上,“走吧,我送你回家。”

慕沛菡点了点头,两个人并排向酒吧外面走去。

寒风冷冽呼啸而过,冬日的夜晚,气温已经降至极低。

黑色的保时捷在街上疾驰着,付尘将一只胳膊肘抵着车窗,另一只手放在方向盘上,似乎精神集中,但其实思绪纷飞,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旁边的女人不时提醒着她,在哪里转弯,在哪里并道,而自己完全不需要动脑,只要如同机器般听着她的指令就好。

最后车子在一处小区门口停了下来,虽然是深夜,但小区内的照明设施很是齐全,昏黄的路灯将车影拉长。

两个人坐在车中,沉默着,一时之间车内陷入到尴尬的气氛中。

“不送你进去吗?”

微微咳嗽了两声,付尘终究先打破了沉默,低沉的男性声线在寂静的环境中,显得浑厚而好听。

“不用了,我自己进去就好。这个小区还是比较安全的,你放心好了。”

轻笑了两声,慕沛菡低低的解释着,一只手已经伸到了车门处。

却在车门开启的瞬间,她突然凑到了付尘的脸庞,轻轻的如同蜻蜓点水般,在他的脸上啄了一下,接着便从车门窜了出去。

付尘愣愣的看着她的背影,嘴角边却不禁扯出弧线的形状,整个人陷入到了一种欣喜的情绪中……

转天,乔蕊自景仲言的怀抱中苏醒过来,柔柔的日光照射到她的面颊上,带来冬日少有的温暖感觉。

她转过头,盯着男人刀刻般的五官,手指缓缓抬起,顺着他的鼻梁慢慢向下滑。

刚刚滑至嘴唇的手指却被他一下子抓住了,一双鹰目微微睁开,眸中溢出的感情将乔蕊完完全全的淹没。

“在玩什么?”

如水般温柔的嗓音,鲜少出现在景大总裁的嘴边,大概也只有在面对乔蕊的时候,他才会表现出仿若阳光般的温暖。

“在玩你呀,多简单的问题。”

乔蕊轻笑着,大大的瞳仁中透着隐隐的顽皮,她将手指抽回,再次用被子将自己完全覆盖住,这回连脑袋也一起遮住了。

景仲言挑了挑眉毛,也一下子钻到了被子中,昨天回来的太晚了,他也没有再折腾她什么,两个人洗漱完毕就直接睡觉了。

现在他才突然发现,好像是少了某一项功课。

“不可以!一会还要去上班,要迟到了!”

早就领受到景大总裁的缠人功夫,什么迟到,什么扣工资在他的眼里一点威胁的价值都没有。

可是在她看来,这些都是天大的事情,谁让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职员而已,撑死了也就算一个小官。

“时间还早,一会我送你,车开的快一点不会迟到的。”

就这样,乔蕊再再次沦陷在了景大总裁的魔爪中……

坐上直达五部办公区的电梯,乔蕊揉了揉自己酸疼的肩膀,整个人简直犹如散架般。

刚刚踏进五部的办公区域,乔蕊却发现几乎没有的人都围在了一起,包围圈中的人居然是罗欣蕾与沈夏晶。

而陈新站在罗欣蕾的旁边,表情很是微妙,明显是向着罗欣蕾的,但碍于自己副部长的身份,对于员工之间的争执,实在不好插手。

“出什么事了?”

乔蕊拨开人群,向里面走去,看到赵央恰好站在自己的旁边,便压低了声音问道。

“昨天晚上罗欣蕾不是向陈新告白了吗?今天早晨沈夏晶就把一些早就过期的项目案拿给了罗欣蕾,非要她在一天之内整理好,罗欣蕾一看项目的时间便察觉出不对劲,接着两个人就争执了起来……”

赵央看着罗欣蕾淡然的面容,似乎对于沈夏晶的纠缠完全不放在心上,眼神还不时瞟向她和乔蕊的方向。

“沈姐姐,我真的不是故意找你麻烦的。今天我还有其他的工作要做……”

罗欣蕾解释着,小白兔的双眼微微泛红,看起来很是委屈,就这副表情便为自己争得了大把的同情分。

“你的意思是我故意找你麻烦咯?女人不是只会勾引男人就可以了,工作就可以不用做了吗?”

沈夏晶边说着,边斜眼看向陈新,明显话里话外的意思,不仅教训了罗欣蕾,连并陈新也一起被她数落了。

“不是……不是……我会做的,就是等我现在手头的事情完成了的……”

徒劳的想要将她歪曲的意思,重新拉回到正途上,罗欣蕾垂着头,手不安的反复揉搓着。

倒是旁边的陈新似乎看不下去了,“这点事情,还有完没完了?沈夏晶,你自己清楚这些项目案早就已经下线了,而且日子已经十分久远,有必要为了这么件事,难为自己的同事吗?”

“呦,你心疼了不成?”

原本如果陈新不出口帮忙,沈夏晶也就觉得自己说痛快了就算了。

现在他居然真的站在罗欣蕾那边,开始针对自己,沈夏晶越想心中越不痛快,将手中的资料啪的扔到了地上。

“怎么?现在是想联手把我从公司中赶出去吗?”

乔蕊揉了揉眉心,看着这越演越劣的场面,只怕如果自己再不出声,整个项目五部今天就要沦为大家茶余饭后的笑话了。

二女争一男,连措辞乔蕊都能想象的到。

“都散了,你们大家都不用工作吗?还有,罗欣蕾,陈新,沈夏晶你们三跟我到办公室一趟。”

乔蕊微微提高音量,眼睛冷冷的环视一周,果然,刚刚仍旧围在四周的人群便赶紧散开了去,各自都回到了座位上。

沈夏晶瞪了对面两个人一眼,跟着乔蕊走到了办公室中。

罗欣蕾与陈新对视了一下,两个人也一前一后踏进了乔蕊的办公室。

末了,陈新还顺手将门带上了。

“怎么回事?这个早晨你们的精力都够旺盛啊!”

乔蕊坐到了黑色的皮质转椅中,双眸瞅着面前无比一致,都低着头的三个人。

“陈新,怎么回事?作为副部长你怎么还闹出这样的乱子?”

与上学时期老师处理事情的方式一致,乔蕊当然先要找那些挂着干部身份的人。

自从当了这项目组长以后,乔蕊就觉得自己的生活变得无比充实,智商情商都刷刷的提高着,没办法,这个年代,队伍不好带啊。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这件事怨我。”

陈新倒是很有责任心,将所有的过错都一并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作为一组的副部长,陈新明白自己不比其他人,理应出面阻拦两个人的争吵,而他不仅没有阻止,反而帮着其中的一方。

就这个来说,他的的确确犯错了。

“不是的,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非要先将手头的活做完,也不会耽误沈姐姐吩咐下来的项目文件核对工作……”

罗欣蕾垂眸,眼睛低着桌面,让人看不清楚她此时的表情,嘴里喃喃的解释着,但是话语中的措辞却很有学问。

这么听来,似乎是她在认错,但是怎么仔细听来好像都是沈夏晶的错误。

而她最是无辜可怜,自己的工作没有做完,沈夏晶却将其他没有任何意义的工作抛给了她。

乔蕊审视的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小白兔,就今天来说,好像她的本领已经超过了小白兔的范畴了。

沈夏晶冷冷的看了罗欣蕾一眼,嘴里却没有继续刚才的话语,反而紧抿着罪臣,不再说话。

“你们不用认错来认错去的,我也只是大概问问情况而已。天天在一起工作,难免会有磕磕碰碰的时候,互相体谅一下就过去了。没必要闹成这个样子,白白让其他组看了笑话去。”

乔蕊交叉着双手,放在桌子上,一双水眸盯着面前的三个人,语气中有着小小的失望。

刚刚她不是没有看到,四部中个别几个人站在距离五部工作区不远的地方,窃窃私语着什么。

公司中最不缺的就是流言蜚语,有任何花边新闻都能在一天之内传遍了整个公司。

“对不起……”

三个人不约而同的表达着自己的歉意,乔蕊一直都是很护自己的组员的。

这点罗欣蕾也许不清楚,但是已经在项目五部内工作很长时间的陈新和沈夏晶却是知晓的。

乔蕊微微叹了口气,摆了摆手,说道,“好了,你们两个出去吧,陈新留下来,关于项目案我还有事和他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