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梦魇缠绕/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景仲言抬起头看向门口,发现是乔蕊后,将手头的工作停了下来,温暖的微笑立刻浮现在了面庞。

“你怎么来了?”

乔蕊扯扯嘴角,走到了他的身旁,将手中的文件摊开放在了桌子上面,“景总,这个项目案,您有听说吗?”

景仲言随手翻开了文件夹中的资料,殷氏转让地皮的项目他早就知道了。

只是没想到居然仍旧落到了乔蕊的组里。

“我知道。有什么问题吗?”

既然是要谈工作的事情,景仲言重新露出了肃穆的表情,又将资料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接着便将文件夹合了起来,开口问道。

“其实……也没有什么问题,就是觉得这个项目太过顺利了,心底总有不安的感觉,后面恐怕会出现什么变故。”

并不确定的感觉,让乔蕊底气很是不足,支支吾吾才将自己想要说出的话表达清楚。

景仲言自然是知道她的担心的,可是对于这个项目他有自己的想法。

明眼人都能看出最近发生的事情,必是有幕后黑手的,而他正好可以借助这次项目,将幕后黑手一并揪出来。

“别想的太多,后面就顺次推进下去就可以了。”

景仲言将她揽到自己的怀中,揉了揉她柔顺的长发,“我们回家吧。”

乔蕊原本还想继续说些什么,但是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默许的点了点头,便跟随着景仲言向外面走去。

以景仲言一贯精明的行事作风,如果项目案背后真的有阴谋,又怎么可能不提醒她呢?

大概真的是自己想的太多了……

晚饭过后,小天抱着福福在家中来回溜达着。

乔蕊则陪伴在景仲言的身旁,一个人在翻看着文件,一个人怀抱着手机,看着网上的各式新闻。

“蕊姐姐,我想以后每天带福福出去透透风,您看可以吗?”

乔蕊靠在景仲言的肩膀上,侧目看向小天,今天他穿了一身黑色的运动装,看起来倒颇有男子的风范,当然前提是,如果她忽略掉以前他一贯的作风。

“当然可以啊……”

也是她忽略了,小猫小狗尚且需要带出去透透风,何况是小孩子,总是要到外面去见见新鲜的事物的。

一味的关在家中反而对福福的健康有所影响。

这样想着,她就一口答应了小天的要求。

小天自然很是兴奋,除去周末的时间,他基本都是待在公寓中,成天与孩子为伴,鲜少有出门的时间。

乔蕊瞅着他逐渐放大的笑颜,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自己心中对于小天的印象确实改观了不少。

虽然依旧糊里糊涂,经常犯错,也还是保持着新奇穿着的习惯,但是他这个人却很是简单,没什么心眼,高兴和难过全部写在脸上。

坐在她身边的景仲言,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手中的公司文件上,只是偶尔会挪动一下已经被乔蕊压到酸疼的肩膀。

整个晚上,直到洗漱之前,乔蕊都腻在景仲言的身边,手中的书是之前景仲言从书架上取来的,说是比较容易理解的经济类书籍。

但对于乔蕊而言,书中的内容很是枯燥,大批量的经济术语让她很难真正读懂书中的内容,每次也只能借助手机,边搜索着解释,边仔仔细细的思索着语句里的含义。

直到将近半夜,景仲言才将手中的工作完成,扭头看向旁边的小女人,早就已经抱着书本沉沉的睡去了,头依旧枕在他的肩膀处。

他将乔蕊轻轻的放在沙发上,揉了揉已经被压到酸疼的肩膀,但面上的幸福却是藏也藏不住的。

瞥眼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已经凌晨了,景仲言将桌子上的文件简单收拾了一下,又把笔记本电脑放到了皮包中。

这才又转过身来,将乔蕊从沙发上抱起。

乔蕊微微蹙了下眉头,整个人团成了虾米状,脑袋向景仲言的怀中又蹭了蹭,寻得了一个最舒适的姿势,又再次沉沉睡了过去。

景仲言微笑着,凝视着怀中的小女人,接着便大步向卧室走去,小心翼翼的将乔蕊放到了大床上。

将她的发丝抚了抚,又在她的额头印了一个吻,他这才关上灯,躺在了床的另一边。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乔蕊的额头上开始渗出汗滴,手心中也沁出汗水。

嘴中喃喃的不停叫着,“不要——不要——”

旁边的景仲言将灯扭开,又将乔蕊拉到了自己的怀中,整个人将她抱得紧紧的。

“醒醒。你做梦了。”

低低的男性声线,回荡在乔蕊的耳边,将她从噩梦中唤回。

睁开眼睛,周遭的一切仍旧是自己所熟悉的,原来真的只是一场噩梦。

梦中的她站在悬崖边上,对面是一个模糊的男人,怀中抱着她的儿子福福。

男人的面孔不清晰,但脸上狰狞的表情,却让她印象深刻。

她站在那里,不停的叫喊着福福的名字,可是对面的那个人却一步一步的向后退着,眼见着下一步就要从悬崖上跌落了下去。

就在那刻,景仲言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她的耳边,将她从梦魇中叫醒了过来。

乔蕊将脑袋抵在他的胸口上,整个人如同树袋熊一般紧紧的裹在了他的身上。

梦中那种惊心动魄的感觉仍旧徘徊在心间,难以忘记。

“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景仲言抚着她的脸庞,很是温柔的问着。

乔蕊点了点头,双目仍旧颤抖着,“很可怕的梦,希望不会成真……”

“傻瓜,只是一个梦而已,怎么可能成真呢。”

拥着她的双臂又加深了几分力度,传递来的温暖和安稳,让乔蕊慢慢冷静了下来。

关灯之后,景仲言仍旧将乔蕊圈在自己的怀中,也许是因为他的怀抱,后面的时间中,乔蕊没有在做梦。

一夜安稳,直到天蒙蒙亮。

乔蕊缓缓睁开自己的双眼,旁边的男人呼吸平稳的熟睡着。

双臂仍旧保持着怀抱她的形状,不自觉的,嘴角边挂起了一抹满足的微笑。

早上,照旧景仲言将她送到了公司,又反复的安慰了她几句,这才匆匆的向着会议室走去。

乔蕊昏昏沉沉的向项目五部工作区走去,晚上做梦对她而言,简直就是最大的惩罚,尤其还是噩梦。

和之前每日的例行功课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部长,您来了!”

陈新一见到乔蕊,便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将手中的文件递到了乔蕊的面前。

“这是什么?”

乔蕊将文件夹翻开,地皮调查报告几个大字最先映入到眼帘中,昨天她让陈新派几个人对地皮进行深一步的评估。

结果这么快就出来了?

她亟不可待的一页页翻看着,最后一页的最终评估建议上,很婉转的表示了这块地皮的实际价值要比现在给出的转让金额,高出不止一倍。

按照这样的结论而言,景氏没有任何理由不接受这样的一块地皮。

尤其昨天景仲言也已经表示了,让她继续推进下去。

这样想着,乔蕊正视着面前的陈新,吩咐道,“你给殷氏去个电话,告诉他们,今天下午我和你一起到殷氏办公楼,进行合同的商议。”

“好的。”

陈新对于这个结果其实也很诧异,按照他在拍卖案中对殷氏的了解,这个企业太过神秘莫测,突然做出这样的转让地皮决定,让人更是摸不着头脑。

但不过怎么样,既然各个调查结果都显示,项目没有问题,他们也无需这样多虑了。

下午的时候,按照约定的时间,乔蕊和陈新按时赶到了殷氏办公区中。

白色的二层小楼门口,已经铺上了红色的地毯,旁边罗列着不少花坛,更加夸张的是,上面还架上了红色的条幅,写着:欢迎景氏的乔部长和陈副部长。

“在搞什么……”

乔蕊和陈新对视了一下,望向办公楼门口那个大腹便便的男人。

冯增年和几个助手站在那里,看到乔蕊后,立马挂上了殷勤的笑容,“乔部长,你来了。”

“不就是签个合约吗……”有必要弄得这么隆重吗?

考虑到冯增年的面子,乔蕊终究没有脱口而出,但对于殷氏这么莫名其妙的欢迎方式,倒是让她很是意外。

“这是总裁吩咐的,说是乔部长最近辛苦了,今晚还让我设宴请两位吃顿饭了。”

“饭就省了吧,只要合同没有问题,咱们两方也算完成了各自的任务。”

乔蕊淡淡的说着,对于殷氏的这种行径,于她而言并不喜欢,但是工作却仍旧要继续的。

冯增年一听,连忙一只手指向大厅中最里面的会议室,“咱们去会议室详谈。”

乔蕊和陈新点了点头,一前一后的向会议室中走去,冯增年和助手们尾随在他们的身后,也一起进了会议室。

等待所有人都坐了下来,冯增年才挥了挥手,示意助手将合同分发给乔蕊和陈新。

“这是殷氏拟定好的合约,二位看看,没问题的话,咱们就可以进行签约了。”

冯增年呵呵一笑,手中玩味的旋转着一只签字钢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