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报案/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躺在车子后备箱中的小天,在颠簸中迷迷蒙蒙的醒来。

福福已经不在自己的身边了,对于S市他并不是很熟悉,也只能凭借外面的声音而勉强判断出,这车子似乎是向着郊外开去的。

“唔……唔……”

想要呼救,但是嘴边已经被一块胶布,结结实实的粘上了。

破碎的呼救声,根本就听不清晰,再加上冬日呼啸的风声,彻底的将这轻微的呼救声掩盖住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逐渐减速最后停了下来。

几个壮汉将他从后车厢中抬了出来,外面是一片旷野,没有任何人迹,远处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个荒废的仓库,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地方似乎距离S市的一处山崖很近。

小天动了动嘴巴,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其中的一个男人。

男人穿着破旧的大衣,头发很长,乱乱糟糟的,一副瞳孔微微放大,看起来似乎精神状态很差。

“看什么看?!”

男人恶狠狠的走到他的跟前,抬起了一条腿,将他踹到在地上,“把他和那个小孩给我扔进去!”

得到了命令,几个大汉将小天带到了仓库中,又从车子里将仍旧哭泣的小孩一同带了进去。

“我劝你最好老实待着,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其中一个体型胖如猪的男人在一旁呵斥着,将小天嘴上的封条撕了下来,又将几个馒头扔到了破碗中,放在了他的腿上。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嘴巴终于摆脱了束缚,小天看了看躺在地上哭泣不停的孩子,冷冷看着面前的几个人,开口问道。

“我要是你就不问这些废话,因为反正知道不知道都是死。”

话音刚落,其余的几个大汉都发出阵阵讥笑声。

小天还想继续问什么,但没等他开口,所有人都直接转身走了出去,顺便还将仓库的门从外面锁上了。

瞬间,仓库里变得一片漆黑,只有一处通风口能够透进来一点日光。

小天环顾了一下自己的周围,空空如也,地上的淤泥大约是混了雨水的缘故,变得格外粘稠,沾了他一身。

比起他,福福还好,手脚都没有被束缚,大约他们也是觉得这不过是个小孩子,不值得多虑。

福福躺在地上,很快就被淤泥黏了一身,远远看起来如同一个泥娃娃,哭声仍旧继续着,也算是这里唯一能够听到的声响了。

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在心中暗暗想着。尽管这样,小天仍是一点点的挪到了那扇通风口附近,隔着墙壁,一声一声的喊着救命。

回到办公室中的乔蕊,仿若被抽离了灵魂一般,木然的坐在皮椅中。

赵央察觉到她的奇怪,从外面敲了敲门,走了进来,却发现对面的人根本没有察觉到她的动作。

“乔蕊,你怎么了?”

不问还好,一问却见她的双眸中溢出两行晶莹的泪珠,从脸颊上滑落。

整个人都陷入到了一种十分低沉的状态中,乔蕊抬起头看向赵央,眼底的绝望让她不禁心中一惊。

“福福……失踪了……”

“什么!”

赵央一听赶忙走到了乔蕊的身旁,手轻轻的抚着她的后背。

同是女人,她很能体会乔蕊此刻的心情,孩子毕竟是身上掉下来的肉,作为妈妈,自然是比其他人都更是心疼,生怕自己的孩子出了什么事。

最近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让人应接不暇,项目案的事情刚告一段落,居然孩子又失踪了。

看着乔蕊的样子,赵央心底很是着急,但她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整整一下午都陪在乔蕊的身边,安慰着她。

外面陆陆续续传来走动的声音,赵央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

乔蕊仍旧怀抱着脑袋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

不再落泪,但也看不出任何其他的情绪。

突然,办公室外传来一阵清晰的脚步声,门缓缓被推开,景仲言从外面走了进来。

“景总……”赵央看到来人的样子,微微颔首。

景仲言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他走到了乔蕊的身边,整个人微微蹲了下去,让自己可以与她的视线平行。

这样低微的姿态,于赵央来看,几乎是从来不曾见过的。

景大总裁大概也只有在乔蕊的面前,才会表现出如此不一样的一面。

“走吧,我们回家吧。”

将乔蕊从座位上拉了起来,景仲言从旁边的衣架上将外套取了下来,替乔蕊披到了身后,在临出门前,扭头看向旁边的赵央。

“谢谢你。”

接着便紧紧扶住乔蕊向外面走去,双眸中盛满了心疼与怜惜。

黑色的捷豹在S市的街道上飞驰着,乔蕊看着窗外,飞掠过的是完全陌生的景致。

似乎这并不是回家的方向。

“我们这是去哪?”

她木然的转过身,看向旁边的男人,问道。

“去警局,报案。”

虽然已经安排人手在私下中调查这件事,但是现在为了安抚她的心情,恐怕借助警方的力量是最妥当的。

当然,他是根本不相信警察在这方面的能力的。

车子在警局门口停了下来,景仲言将车门打开,一手扶住乔蕊的肩膀,两个人走进了警察局内。

作为S市的知名人物,景仲言的出现,让值班的民警很是兴奋。

每次只能在新闻频道看到的景氏集团总裁,突然出现在警局,很快便在警局中引起了骚动。

甚至连在后面工作的文案小妹,都跑到了大厅内,远远的望着那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双眼中明晃晃的冒出一串的桃心。

景仲言刻意忽略掉了这些,直接走到了值班民警跟前,“我们来报案,是你负责吗?”

值班民警赶紧点了点头,又将一只手拿到自己的衣服上蹭了蹭,这才递到了景仲言的跟前,“我是民警小赵……景先生……哦不对,景总,您好。”

景仲言点了点头,抬起一只手,象征性的握了握。

“家里的月嫂小天和我们的孩子今天突然失踪了。”

小赵听着,连忙一一写在了记录中,在了解了全部的情况后,他微皱了皱眉宇,按理说失踪人口,未满24小时,是不允立案的。

可是面前的这个人,在S市有着绝对的地位,只怕是可以当做特例来对待的吧。

这样想着,小赵还是将警局的规定简单的和他们说了一下。

景仲言自然是没什么,因为原本他也没有报什么希望。

但乔蕊就显得更为激动了一些,关心则乱,尤其这又是自己的孩子失踪了,现在的她早就失去了判断的能力。

“请您一定尽快帮我找到孩子……谢谢……谢谢您了。”

景仲言在一边搂着她的肩膀,反复的安慰着她,又向对面的民警小赵使了个眼神。

小赵自然心领神会的答应下来,定会竭尽所能,尽快帮她找到孩子。

黑夜缓缓降临,夜幕笼罩了整个S市。

仓库中的小天已经呼救了整整一天,嗓子也慢慢变得嘶哑了起来。

福福早就哭累了,此时多半也已经熟睡了。

外面的月光透过通风孔照射进来,小天看了看腿上的破碗,里面的馒头站着不少的灰尘,只怕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

但是不管怎么样,只有吃了东西,才有力气继续呼救下去。

而且福福……小孩子和自己相比,自然是更为虚弱的,只怕长此下去,福福肯定会生病的。

小天将头低了下来,张口咬住了其中的一个馒头,酸涩的味道立刻充满了口腔。

“这根本就是馊的啊……”

嫌弃的几乎呕吐出来,却被他生生的咽了回去,一口一口缓慢的咀嚼着……

仓库的大门突然被人拉开,两个壮汉从外面走了进来。

瞅了瞅正在啃食馒头的小天,冷冷的视线中满是厌恶,“臭小子,别再喊了。这里根本没有人,也别惦记着会有谁来救你。”

“你们究竟是谁?”

知道自己的想法早就已经被发现,小天略微提高了音量,再次问道。

“原本我们只想把这小孩绑来的,谁让你倒霉呢!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待着吧,反正也跑不掉,不如就认命吧。”

扔下这么一句话,两个人便再次走了出去。

外面的男人坐在一块石头上,依旧是那身破破烂烂的衣服。

他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照片,照片中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孩子,面上挂着个甜甜的笑容。

男人的双眸流露出疯狂的执着,握着照片的手微微发抖,撕裂的声线从嗓子中挤出来,让人听着很是不舒服。

“婷婷,你放心,我会帮你报仇的!所有伤害过你的人,我都会帮你加倍讨要回来!”

旁边的一个壮汉,将一部手机递到了他的面前,“有电话找您。”

男人将手机接了过来,对于电话那头的人,他并不了解。

好像突然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承诺可以派人帮他复仇,而他不过只身一人,也没什么后顾之忧,便同意了下来。

“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