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最牛助手/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进行的还顺利吗?”

由变声仪发出的声线,扭曲到让人毛骨悚然。

“恩,已经绑来了,你确定景仲言会找到这里吗?”

男人犹豫着开口问道,自己煞费苦心的将这两个人绑来,目的也不过是为了与景仲言同归于尽,如果根本见不到他的人,那不是得不偿失吗?

听筒另一边的人,停顿了一下,接着便发出了一连串的大笑,“当然会。”

不消说别的,就算为了这个孩子,景仲言也必定会赶到那里。

X坐在黑色的大班椅中,玩弄的抚摸着手上的戒指。

“X,付尘那边,一切顺利,应该很快就能进到付家别墅了。”

女人低着头,不敢看向对面的男人,颤抖的声音缓缓报告着自己最近的进展。

“很好,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X挥了挥手,女人从屋内退了出去。

窗外的月光一如多年前的那般,皎洁而干净,只是如今的他却已经没有任何回头的可能了。

准确的说,早在多年前,他就已经丧失了选择的权利。

按照平日的习惯,时卿与乔蕊每天晚上都会在网上聊一会天。

然而今天,坐在电脑前的时卿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乔蕊上线,心中原本的不安又深了几分。

思来想去,最后仍旧决定给乔蕊打个电话,询问一下最近的情况。

他从怀中将手机掏了出来,乔蕊的电话位于通讯录的首位,迟疑了片刻后,他还是按下了绿色的通话键。

嘟嘟几声的等待音后,电话被接通。

但是对面传来的声音,却并不是他所期待的那个人。

“怎么是你?乔蕊呢?”

听到景仲言的声音,时卿下意识的问道。

“她……不太好,”景仲言握着手机走远了几步,瞅了瞅坐在沙发上的乔蕊,依旧双目放空,怀抱着自己的双腿,面包和面团听话的趴在她的旁边,不时拿自己的小脑袋蹭蹭主人。

“出什么事了?”

从景仲言的话中,时卿自然是能察觉到不寻常的气息,按照平日乔蕊的习惯,就算她和景仲言坐在一起,也不可能就这样让他代替她接电话的。

“小天和福福失踪了。”

没有零碎的表达,很简单的句子把目前的情况完完整整的表达出来。

又仔细询问了具体的过程,时卿将电话挂断后,整个人靠在了宽大的皮椅中。

从当时的情况来看,小天和福福进入到胡同之后就失踪了,而那些由景仲言派去暗中保护他们的人,却被一辆不知道从哪里开过来的车子拦在了胡同外面。

胡同中不可能有监控录像,但是胡同周围的街道上却必定都会有监控设备。

时卿将笔记本电脑打开,在邮件的收件人上敲下了一连串陌生的代码。

又将需要他调查的具体事宜罗列的清清楚楚,仔细核对了一遍是否有漏掉的内容,他按下了发送键。

邮件的图标在屏幕上闪耀着,转瞬间便消失了。

S市的一间小网吧中,坐在电脑前的男人,一只手握着黑色的鼠标,另一只手操控着键盘,仿若战神在游戏中所向披靡。

兜中的手机震动了一下,男人撇撇嘴,最后发出一个大招,兽兵乌泱泱全部倒在了地上,“KO——”

抬起手揉了下自己的鼻头,微微臭屁的露出个满意的笑容,他从裤兜中将手机掏了出来,屏幕上是自己熟悉的邮件图标。

点开邮件,仔细读完了其中的内容,男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将卫衣宽大的连体帽带到了自己的脑袋上。

他走到收银台前,将一张五十元的钞票递到了老板跟前。

最近无所事事,基本他每一天都赖在网吧中,除了老板外,在这个城市他没有任何熟识的人。

至于名字,老板唤他为凌宇,对于他自己而言,名字不过是一个代号罢了,什么都是一样的。

他从背包中取出一个掌上电脑,将邮件中的地点输入到了电脑中,红色的光标不停的跳转着,周遭扩散出了数十个绿色的光点。

“也不算多……”

斜了斜嘴角,他疾驰了几步,拐到了一个小巷中。

在巷子的深处,有一辆摩托车被黑色的塑料布整个覆盖了起来。

他走到了摩托车跟前,身手将整个塑料布扯到了地面上,摩托车周身是由钢材制成,坚韧不催,他掸了掸座位上的尘土。

“老朋友,该干活了。”

跳上摩托车,凌宇熟练的将手中的笔记本电脑与摩托车的电子屏幕连接起来,红色的对话框显示着传输进度。

不到一秒钟,对话框中显示出百分百传输结果。

凌宇将数据线拔了下来,又把笔记本电脑扔回到了自己的背包中,电子屏幕上已经将S市的城市地图展开来,目的地与他的位置距离并不远。

黄色的灯光将小巷照得通明,摩托车以疾驰的速度从巷子中驶了出来。

在距离目的地不远的地方,凌宇将车子停了下来,从背包中取出了一块电子镜片,他小心的戴到了眼睛上。

透过镜片整个空间变得明亮起来,前面不到一公里的距离上立着一个监控器,正好可以照射到出事胡同的全景。

他看了看旁边的楼层,约莫十层的建筑,不高但是却刚好足够他藏身。

将摩托车藏到了巷子中,凌宇沿着楼梯层层直达到了顶楼的露台上。

从包中将笔记本电脑拿了出来,他熟练的在键盘上敲下一连串的代码,屏幕上不断的蹦出不同的对话框,原本笃定的表情慢慢变的凝重起来。

看起来这一带的监控早就被人拦截和篡改了。

他略微抻了抻手臂,边瞅着楼下的动静,边再次输入着程序的编码,试图追寻之前的记录,找出删改程序的大本营。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屏幕上的地理坐标终于凝结在了地图上的某一处,凌宇将地图逐渐放大,最后终于确认了那里是殷氏企业的所在地。

凌宇将东西全部收回到背包中,从楼上走了下去,那条胡同估计已经被人搜寻过无数次了,想来也不会有更多的线索。

他慢慢沿着胡同向更深的地方走去,小心的瞧着四周的环境。

胡同不算深,但是却很曲折,杂物堆繁多,想要藏几个人非常容易。

而胡同的尽头连着一条宽阔的柏油马路,现在看来这里是最好的绑架地点。

既不容易让人察觉,又能留有后路,随时撤退。

他拿出微型照相机,将附近的环境一一拍摄了下来,连同刚才查到的地址,一起发给了老板。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不想被人随随便便代替,那就必定要争做一个领域中的翘首,比如凌宇,他的终极目标就是,做大boss背后最牛的助手。

时卿坐在电脑前,他比任何人都了解凌宇,按照他的速度,一两个小时便可以反馈回结果。

果然,邮件发出不到两个小时,一封新的来信静静的躺在了收件箱中。

他将光标移动到邮件上,点开,里面陈列了过于殷氏的所有资料,关于殷氏,他也曾经有过耳闻,但毕竟也不算什么过于知名的企业,很容易就让人忽略了。

这件绑架案,居然和殷氏扯上关系?

略微思考了一下,他拿起桌子上的手机,直接拨通了景仲言的电话。

“喂……”

“是我,时卿。”

景仲言看着乔蕊安静的睡颜,将门带上,从房间中走了出去。

其实他原本并不想和时卿联手一起调查这件事情,但以目前的状况,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小天和福福,只怕是需要各方的力量一起找寻才可以。

“景氏最近和殷氏有什么合作吗?”

时卿略微思考了一下,开口问出的话,却和绑架案没有丝毫关系。

“有,殷氏有一块地皮要转让给景氏,已经签约了。”

景仲言蹙着眉头,看起来当初决定与殷氏签约是对的,这件事情恐怕与殷氏也脱离不开关系。

自己派出去的人已经在追踪那辆突然出现的车子,最新的进展在S市的郊区发现了被遗弃的车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就能确定下来小天和福福的所在地。

这也是为什么,他并没有表现的和乔蕊一般担忧,事情只要在掌控的范围之内,就不算坏。

“这起绑架案和殷氏脱离不开关系,我手下的人查到,胡同附近的监控被人篡改过,根据这条线追查下去,发现最终的地点就在殷氏的办公区内。你既然对殷氏已经所有戒心,为什么要与他们签订这个合同?”

坦白说,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恐怕就是时卿了。

他没有任何惊讶和疑问,对于景仲言在商业上的能力也从未怀疑过,既然他做出这样的决定,必然是有百分百的把握能够应对。

景仲言笑了笑,声音低沉而缥缈,“殷氏恐怕是被推到台面上的替罪羔羊,而真正的幕后黑手还藏在殷氏的背后。”

而他要做的,是牺牲掉一部分利润,从而抓出那个藏在所有事情背后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