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 你终于来了,景仲言/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日头缓缓升起,光亮从排风口照射到阴暗的仓库中。

感受到脸上的暖意,小天逐渐睁开了双眼,第一反应便是扭头去看向一边的福福。

小小的孩子此时已经爬到了他的腿边,双颊通红,大大的眸子中失去了平日的精神气,看起来似乎状况很不好。

他将脑袋蹭到了福福的额头上,滚烫的温度让他瞬间清醒了过来。

“来人……来人啊!”

不再犹豫,小天将身体扭动过来,让自己的双手可以碰触到福福的脸庞。

这么高的温度,如果再不进行物理降温,只怕会把孩子烧坏的。

昨天为首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冷睨着面前这一大一小的样子,“叫什么叫?怎么,有事?”

“这个……小孩发高烧了,你想想办法,找点药来,或者弄点冰块来进行物理降温。”

男人听到他的话,不禁大笑了起来,他是把他当成开慈善堂的了吗?

这个孩子,对他而言,死或者活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他发烧,关我屁事?”

说着,便想要向外面走去,小天看了看福福的样子,心中很是焦急。

如果福福有什么三长两短,他怎么向蕊姐姐和景总交代?尤其是蕊姐姐,一贯对他很是照顾。

“你的目的,不就是利用这个孩子威胁景仲言吗?既然这样,这个孩子活着才对你更有利不是吗?我要是你,我就立刻想办法治好他,否则一旦他死了,手中的筹码就为零了。”

小天冲着男人的背影,高声喊着,虽然他不能百分百猜中男人绑架他们的目的,但至少他为了福福也要奋力一搏。

听到他的话,男人的脚步停顿了一下。

片刻的思考后,却仍是走了出去,将仓库的门重新锁了起来。

“对不起,福福……”

小天摸了摸福福的小脑袋,原本以为男人听到自己的话,会找人来为福福治病,却没想到这人居然这么冷血无情。

“唔……唔……”

小小的孩子躺在他的腿边上,高烧使得双颊如苹果般绯红,两只小手无力的挥舞着,看起来似乎很是难受。

被绳索绑着的手很是不方便,小天先将手放到旁边的地面上,将温度降下来,接着便将手贴合到福福的额头上,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替他缓解高烧带来的烧灼感。

这样反复几次后,仓库的大门再次被人从外面打开来。

一个壮汉拿着一盒退烧药和一瓶水走了进来,他走到福福的跟前,手捉住他小小的下巴,强迫他张开嘴巴。

一粒药片被塞到了他的嘴中,壮汉又拧开矿泉水,猛地给他灌了几口。

“喂,好歹是小孩子,你不能温柔点吗?”

小天看着福福已经被捏红的面颊,心疼的吼道。

壮汉斜睨了他一眼,从嗓子中挤出一声冷哼,将药和水扔到了旁边的地上,接着就走了出去,将门再次锁了起来。

公寓的门外,停着几辆黑色的商务车,时卿坐在车上等候着景仲言和乔蕊。

昨日的电话中,两个人已经达成了同盟,只要一方有任何消息都会通知另一方。

就在刚刚,他收到景仲言发来的地理坐标,便带着手下的人立刻赶了过来。

在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后,时卿不禁皱了皱眉头。

不过一天而已,乔蕊的面容明显比之前苍白许多,眼袋很浓,明显昨晚并没睡好。

“时哥哥。”

见到时卿,乔蕊仍是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勉强的微笑。

景仲言跟在她的身后,两个人一起钻进最前面的那辆商务车中。

“不用担心,我们肯定能救出福福的。”

时卿坐在副驾的位置上,透过后视镜注视着后面的乔蕊,安慰般的说道。

乔蕊笑着点了点头,昨晚景仲言几乎寸步不离的守着她,这也让她今天的状态好了很多。

她应该相信时卿和景仲言的,这两个人从未让她失望过。

黑色的商务车快速驶在街道上,很快便开出了S市中心。

仓库门口站在石块上的壮汉,看到不远处飞驰而来的车辆,心头一惊,立刻跑到了男人的跟前,“不好了……有……有人来了!”

男人从他手中一把将望远镜夺了过来,看向车辆来的方向,又将焦距再次调了调,车内的人虽然看着不太清晰,但他却能感觉到,来的人就是自己一直等的那个。

“把他俩带出来,我们上山。”

命令一下,几个壮汉立刻将小天从仓库中拖了出来,男人则亲自把孩子抱在了怀中。

仓库的旁边就是S市的最为闻名的刀刻悬崖,称为刀刻正是因为悬崖的样子,仿若被人用刀从上直直的劈了下来,悬崖下面是S市的母亲河,从郊外一直贯穿整个城市。

河水很是平稳,每到冬季就会有一些人慕名而来,在河水中进行冬泳。

黑色的商务车在仓库的门口停了下来,时卿远远的便瞧见了那几个正急匆匆向山上走的人。

记得小时候,他曾经和乔蕊一起来过这里,那时候也不过是小孩子猛然冒出来的探险念头。

两个人背着教授,偷偷的跑到了这里。

他记得那时候正逢盛夏,天气很是炎热,乔蕊走着走着就累了,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开始玩起蝴蝶来。

而他则好像是一个探险家般,在地上用石块绘制着简单的地图,其实说是地图,也不过好像随便涂抹的交织网格。

两个人从石砌小路上山后,又四处找寻,终于在山体的另外一侧找到了一条不明显的土路。

可是乔蕊却怎么都不愿意再自己走下山了,最后他只好背起乔蕊,小心翼翼的从山上走了下去。

回到教授家的时候,两个人均像泥猴一样,蹭得一身都是泥点子。

但是教授却并没有怪责两个孩子,反而很是鼓励他们这种寻求冒险的精神,最后唯一说到的要求,也不过是要他们下一次提前和他打个招呼。

“你们几个和我们一起从这条路上山,剩下的人绕到山体的后面,那里有一条土路,你们沿着那条路上山,争取可以把那几个人围堵在山上。”

时卿安排好后,就打头迈上了石砌的小路,经过这么多年,石路早就被岁月磨成了圆润的形状。

乔蕊和景仲言跟在时卿的后面,也一点点的向上攀爬着。

最后在距离悬崖不远处,他们找到了那几个绑走小天和福福的人。

小天被人用麻绳紧紧的捆住了双手,嘴巴上还贴着胶布,此时被扔在了一边的地面上。

为首的男人留着一团乱糟糟的头发,青色的胡茬布满了大半个脸庞,眼窝深深的塌陷下去,几乎干枯的手臂甚至可以看到里面白色的骨骼。

他表情狰狞的望向位于所有人中心的景仲言,双眸中的杀意很是浓烈。

“你终于来了,景仲言!”

男人笑了笑,皲裂的皮肤浮现出层层皱褶,看起来有种扭曲的感觉。

“你认识我?”

景仲言直视着面前的人,眉毛挑了挑,他倒是真不知道自己居然这么闻名,有这么多人费尽心机的想要置自己于死地。

“认识,当然认识。高高在上的景氏总裁有谁不认识。”

男人往前走了一步,将福福交给了旁边的一个壮汉,接着他抬起了一只手,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照片,上面的女孩是他日日夜夜思念的爱人。

他将照片举到了空中,冷冷的看着景仲言,“你应该认识她吧?她是我的未婚妻,但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勾引她,她怎么可能会离开我,现在也不可能落得这样的下场。”

照片中的人景仲言自然是知道的,尽管看起来是十六七岁小姑娘的模样,但大体的五官还是没有什么变化的。

萧婷。

从男人看向照片的狂热眼神,恐怕是萧婷的一个疯狂追求者。

“据我所知,她恐怕没有未婚夫吧?你这自话自说,是在白日做梦了吧?”

景仲言已经看到两侧慢慢逼近男人的时卿手下,开始拖延时间,分散男人的注意力。

乔蕊看着面前的一切,觉得很是熟悉,所有的一切都和自己那日的梦境完全一样。

她紧紧抓住景仲言的手臂,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微的汗珠,梦境中男人模糊的面孔与面前的男人重合在了一起。

而旁边大汉手中的福福看到熟悉的父母,两只小手在空气中挣扎着,小嘴中不住的喊着妈咪。

“福福……”

呢喃着,乔蕊想要走到福福的身边,却被时卿拦截了下来。

时卿双眸紧紧盯着乔蕊,脑袋轻轻的摇了摇,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如果现在她走向前,肯定会重新唤回男人的注意力。

只怕到时候想要救福福和小天就更难了。

景仲言的话如同利剑般直直刺入到男人的内心深处,他癫狂的大笑起来。

“你知道什么?我喜欢萧婷已经很长很长时间了,她在我心中就是最最纯洁的天使。我还记得,那次我从她身边走过,她居然回头冲我笑了一下。我知道那代表了她对我的爱意,是你!是你的突然出现,将她彻底毁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