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有惊无险/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人嘶吼着,瞳孔中盛满了恨意,五官几乎都拧到了一起,疯癫的表情让周遭的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景仲言敛了敛眉宇,尽量将声音放平缓,“这些事情是谁告诉你的?”

面对一个疯子,根本就没有道理可讲,当然也正是因为这样,没有思维,所以面对问题给出的才会是真正的事实。

“一个男人……一个很厉害的男人,他说他可以帮助我复仇的!他告诉我,是景氏总裁害了她……”

男人的表情一会笑一会哭,话语也说的前言不搭后语。

他亲吻了一下照片,又重新将照片抱到了自己的怀中,表情中全是眷恋和爱意,仿若抱着世间最珍贵的宝物一般。

景仲言听了他的话,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中,细细思索来,虽然话语不很连贯,但是表达的意思却已经非常清晰。

想必是这个幕后黑手不知从哪里找到他,又将萧婷的所有经历添油加醋的告诉了他,并派了人手帮助他进行复仇。

否则以这种疯子,又怎么可能有这么缜密的思维,将小天和福福绑架到了这里。

时卿的手下已经来到了那几个壮汉的身后,一夕之间便将他们倒在了地上,虽然身材及不上他们的一半,但是每个人的身手都很好,动作迅猛如闪电,很快便控制了大多数人。

抱着福福身形如猪的壮男人见到这个场面,赶紧从石块上跳了下来,身体晃晃悠悠的,肚子上的赘肉在空中反复的上下弹跳,还未怎样,就已经气喘吁吁了。

“老……老板,这……这怎么办啊?”

胖男人很是惊恐的后退了两步,几乎已经退到了悬崖的跟前,怀中的福福被男人的手臂紧紧的勒住动弹不得。

“福福!”

乔蕊看着胖男人摇摇欲坠的身子,惊恐的睁大了眼睛,一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心底的弦紧紧的绷着,害怕下个秒钟,孩子就会坠落悬崖。

听到乔蕊的尖叫声,仿若唤回了疯男人的意识,他睁着浑浊的双眼扫向了周围,旁边都是时卿和景仲言的手下,制服他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他猛地后退了几步,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疯狂的大笑。

尖锐而充满的恨意的目光再次盯向景仲言,“我会替婷婷报仇!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的!”

话音未落,眼见着男人从胖男人的怀中一把将福福夺走,因为力道过大,胖男人被整个推下了悬崖。

“啊——”

叫喊声震破苍穹,山上藏着的飞鸟大约受到了惊吓,全部四散着从树丛中飞了出来。

“景仲言,这是你的孩子对吧?”

男人抬起一只手,轻轻抚摸着福福的面颊,“还真是可爱啊。”

原本平缓的双眸,却突然在下一刻变得狰狞起来,他单手掐住了孩子的脖颈,话锋一转冷冷的望向景仲言。

“你这种人不配有孩子,这个孩子还是和我一起升入天堂吧!”

说着他一点点的向后退去,脚跟已经几乎踏到了悬崖的边缘,双眸透出血红的颜色,癫狂的神情似乎已经丧失了理智。

由于他手中的劲道,福福的脸庞逐渐变得苍白,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你有任何不满,冲我来。放过孩子,孩子毕竟是无辜的!”

景仲言边说,边又向前走了两步,乔蕊站在他的身后徒然的想要拉住他,但是景仲言却微笑着,拍了拍她抓着自己的手背。

“别担心,会没事的。”

但是却没想到,这两个人的动作似乎再次刺激了站在悬崖上的男人,他从怀中掏出了一把匕首,扔到了景仲言的跟前。

掐着福福脖子的手,微微松了一下力气,嘴角挂着抹残忍的笑容。

萧婷,我亲爱的萧婷,你想要我怎么惩罚他呢?

思考了片刻,男人露出了一个颇为温柔的微笑,但不知为何在这样的环境下竟透出一丝寒意。

“景仲言,为了证明你的诚意,不如用这把匕首先把你的大腿废了吧。”

一时之间,所有的人都看向了景仲言。

福福的命就在男人的手中,他别无选择。

景仲言从地上将匕首捡了起来,将皮套摘了下来,寒光凛凛的匕刃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显出了几分狰狞。

“不可以!景仲言,不可以!”

乔蕊声嘶力竭的喊着,泪珠早就已经浸湿了整个面颊。

景仲言回过头,对时卿使了一个颜色。时卿眼神复杂的将乔蕊拉到了自己的怀中,双臂紧紧的箍住她,任凭她厮打,啃咬都不肯放手。

他一只手握住匕首,眼神冷冽的看着站在崖边的疯男人,云淡风轻的表情,好像这不过是件再容易不过的事情罢了。

匕首从空中急速下落,下一秒钟,匕身的大半已经落入到了腿中,鲜血浸湿了黑色的西裤,一滴滴的坠落到泥土中。

剧烈的痛感袭向整个身子,让他的面容在刹那间变得无比苍白,尽管这样,他却依旧立在原地,纹丝不动,连表情都没有任何的改变。

就如同这柄匕首未曾落在自己的身上一般。

男人看着景仲言一连串的动作,鲜红色的血液刺激了他的双眸,从未见过真正的血腥场面,男人似乎一时之间不知所措起来。

原本复仇的杀意也被鲜血冲淡了几分。

掐着福福的手好像散尽了力气一般,孩子从他松开的手掌间坠落,直直的落到了地面上。

不过还好,山崖上的土质比较疏松,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石块,福福的屁股结结实实的和地面进行了一次亲密接触,接着就哇哇的大哭了起来。

见到男人的注意力有所分散,站在他不远处的时卿手下,慢慢的靠近到他的周身,原本是有百分百的信心可以将他制服住。

却突然不知从哪里冲出来了一个人,那人的速度极快,径直冲向了站在悬崖边上的男人,还没等所有人反应上来,两个人便一同从崖边跌落了下去。

时卿的两个手下赶忙走了过去,将福福从地面上抱了起来,又看了眼悬崖的下面,除了河水其他的什么都看不到。

按理说从这样的高度跌落下去,又被河水冲走,估计这两个人多半可能是已经身亡了。

时卿将乔蕊放开,走到了那几个手下的跟前,压低了声音吩咐道。

“把这些人送到派出所,另外,再找几个人去山崖下面搜寻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听到老板的吩咐,所有人都点了点头,推着那几个壮汉向山下走去。

乔蕊搀扶着景仲言,在一棵树下坐了下来,大腿上的伤口仍旧涔涔的留着鲜血,如果再不止血只怕还没到医院,就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身亡了。

“你怎么这么傻?他说什么你就听什么吗?平时不是挺精明的人吗,怎么就真的用刀子扎自己的大腿呢!”

乔蕊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了一块布条,边替景仲言包扎着伤口,边絮絮叨叨的碎碎念着。

虽然听起来像是埋怨的话语,实际上却满满都是心疼。

景仲言苍白的面上挤出了一丝安慰的微笑,他抬起一只手揉了揉她的秀发,声音中有着一丝微不可见的颤抖,却被他极力的控制着。

“别担心,这点伤不算什么。重要的是福福没事了。”

不过刚才那一幕,一时跌坐在地上的小天突然就冲向了那个疯男人,以当时的情形就算他不这么做,时卿的手下也一样可以将他制服。

按照一般人的思维方式,似乎这样丢掉自己的性命有点得不偿失吧?

怎么想来,好像都有点情理不通。

景仲言蹙了蹙眉头,却没有将心中的想法说出来。

站在一边的时卿,从手下的怀中将福福接了过来,此时的福福已经止住了哭泣,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望向他,舔了舔嘴巴,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

“孩子没什么事。”

时卿将孩子抱到了乔蕊和景仲言的面前。

的确没什么事,既没有受到什么惊吓,也没有受什么伤,相反的,从他的双眸中反而看到了一丝期待和好奇。

似乎除了屁股被地面墩了一下,在他的眼中,其他的事情都是蛮有意思的。

乔蕊与时卿搀扶着景仲言,一点点的从山上走了下去,时卿的手下已经将车子开到了山脚下。

“先去医院吧。”时卿看了看坐在后车上的景仲言和乔蕊,说道。

黑色的商务车在街道上疾驰着,很快就来到了S市的中心医院中。

乔蕊忙前忙后的又是挂号,又是交费,最后才将已经包扎好伤口的景仲言送到了VIP的独立病房中。

“这点伤,用不着住院的。”

躺在床上,景仲言看着怀抱着福福的乔蕊,很是无语的说道。

“用的。听医生说这个伤口很深,已经伤到了筋骨,没听过吗?伤筋动骨一百天,所以呢,景总你就在床上好好的休息,我好好照顾你的。”

时卿瞅了瞅乔蕊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不由得有点同情起景仲言来。

以乔蕊一贯的行事作风,不知道怎么能“好好照顾”他呢。

现在的乔蕊,于他而言是对自己很重要的妹妹,而不存在曾经的那些男女之情。

也许,这才是对所有人最好的选择。

看着病房中,你一言我一语,情愫绵绵的两个人,时卿很知趣的从病房中退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