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付尘的新女友/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那天开始,景仲言就将办公的地点搬到了病房中。

李丽作为景仲言的大秘书,自然也成为VIP独立病房的常客。

“景总,关于殷氏地皮转让的项目案,后期的建设方案您看?”

李丽坐在沙发上,笔记本电脑搁在了自己的双腿上,一边整理着文档中需要处理的各项事宜,一边将不确定的待办项,拿出来询问景仲言的决定。

乔蕊坐在病床的旁的椅中,一只手握着个红通通的苹果,一只手拿着把水果刀正在小心翼翼的削着皮。

听到与自己的项目组有关的事情,立刻竖起了耳朵,等待着景仲言的回答。

“还是交给项目五部吧,告诉他们明天晚上下班前至少出两个后期方案。”

还告诉他们?项目五部的头头就坐在他的旁边好不好……

乔蕊将眼睛睁的大大的,瞪向躺在床上一副闲适表情的男人,简直恨得牙根痒痒。

以前的选题也基本都是确定下来的,项目五部只是负责推动整个项目的进程,处理过程中出现的大大小小问题。

极个别的时候,虽然出过这种后期建设方案,针对的也都是一些小型项目。

就算这些都不是问题,那么就说这一天时间,一份后期方案,从概念设计到真正完成,最少也需要两天的时间,如今居然一天要出两份。

这不是成心给她出难题吗?

组里的人真正有过这方面经验的,算上她自己也不过三四个人。

现在她还要抽出很大的精力来照顾景大总裁,结果这口一开一闭,就将这么大个的烫手山芋扔到了她的面前。

真不是亲媳妇啊……

“景总,时间会不会有点紧?”

李丽看着乔蕊咬牙切齿的样子,心想确实不能怪她,这一天时间交出两份计划案,再加上项目组内的工作本来就繁杂,每个人都如同陀螺一样,忙到停不下来,时间给的的确太少了。

“李丽,秘书的职责是直接传递领导的决定,而不是来质疑我的决定。”

景仲言倚在床头,清冷的声音从嘴边飘了出来,双眸冷冷的睨向坐在沙发中的大秘书李丽。

“是,景总。”

李丽尴尬的瞅了瞅乔蕊,接着便低下头,继续忙碌着手头的工作。

反正乔蕊也已经听到了,应该也不需要她进一步传达这个噩耗了。

工作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景仲言笑呵呵的凑到了乔蕊的跟前,似乎等着乔蕊将手中的苹果切好,喂到他的口中。

乔蕊却猛地将一整个苹果直接塞到了他的嘴里,“不就是腿受伤了吗,又不是手不能动了,自己拿着吃。”

知道乔蕊因为什么事情生气,景仲言也没有继续说什么。

一天的时间确实少,但是地皮的后期建设绝对不可以拖延,这块地皮有问题,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就更需要项目进展的速度加快。

当然他也相信,经过了这么多事情,以乔蕊的能力绝对足够按时交上合格的计划案了。

一时之间,病房中陷入到了沉默中。

乔蕊从病床旁边的桌子上将手机拿了起来,既然只有一天的时间,那就尽快通知组里的人比较好。

想着就给陈新发了一条消息,让他现在立刻安排组内人员进行计划案的制定。

“景少,听说你腿受伤了?”

付尘抱着一大束菊花,从外面探了个身子,走了进来!

而他的身后跟着一个身着鲜红色羊绒大衣的女人,女人的妆容很清雅,水晶的发饰将整个人衬托的越发高贵起来。

乔蕊瞅着那个陌生的女人,虽然已经适应了付尘换女人的频率,但是似乎这个女人和之前的每一任都不怎么相同。

或者说,之前付尘的女伴都太过风尘,基本大部分都是夜总会中的女人,身上都沾染着说不出的魅惑感,让人很是厌烦。

而这个女人,疏远,冷淡,高贵,性感,似乎将原本矛盾的元素集于一体。

景仲言却只是瞟了她一眼,便又将目光转向到了付尘的身上。

“你来干嘛?”

“当然是过来瞅瞅你怎么受伤的,顺便感谢一下把你扎伤的人。”

付尘走到了病床边,一屁股便坐在了景仲言的身边,说着便想要将棉被翻开,查看他的伤势。

“那你不用感谢别人这么麻烦了,直接感谢我就可以了。”

景仲言将他的双手嫌弃的移开,又重新把棉被盖好。

天气真是越来越冷了,这医院的暖气却不怎么足,猛然掀开被子,让他不由得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赶明找个机会,得和院里好好提提这暖气的问题,别病没治好,反而把人冻出个好歹来。

“怎么,居然是你自己扎的吗?怎么几天没见,你多出了这么个癖好来?”

付尘拍了拍他的大腿,力度没轻没重的,让景仲言不由得吃痛,整个脸都拧到了一起。

乔蕊一看,赶忙将他从病床上拽了起来。

“开玩笑,也得差不多了吧。不是我说,旁边的这位美女,你一直还没介绍了吧?”

付尘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光顾着贫了,倒忘了正事。

“这是慕沛菡,我女朋友,哈哈。”

他从病床上站了起来,站到了那个女人的旁边,表情中有着小小的骄傲。

“早就听付尘说过你们,今天总算是见到真人了,很高兴认识你们。”慕沛菡很礼貌的笑了笑。

景仲言冷冷的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女人,从他的心里看,这个女人恐怕还不如娇娇了。

娇娇虽然也是在算计,但是目的却还算单纯,不就是为了付尘的钱和势吗。

而面前的这个女人,恐怕就要复杂的多了,联想起之前付尘和他说过的事情,只怕接近他,是有着不能同外人道的阴谋。

“客气了。”

很是疏远的语气,景仲言点了点头,算是正式打过招呼了。

付尘感觉到尴尬的气氛,连忙将手中的花束插到了桌子上的花瓶中,嘴巴里却还不停。

“我特意给你买的呢,怎么样不错吧!这可是刚刚采摘下来的野生菊花。”

“那真要谢谢你了!”

景仲言冷冷的瞅了他一眼,开口的话却丝毫不客气,“人你也看完了,赶紧走。”

轰人的话,景大总裁一项说的光明正大,都不带来个委婉的暗语啥的。

“行行,你好好休息,我们先走了。”

看着他毒舌的样子,也不像是伤的多么严重,付尘在景仲言和乔蕊那里,从未讨得过什么便宜,自然也就见好就收。

两个人和乔蕊又寒暄了几句,便从病房中走了出去。

“你感觉,这次付尘是认真的吗?”乔蕊坐到景仲言的旁边,拿胳膊碰了碰他的肩膀。

如果付尘这次对这个女人动了真心,那赵央怎么办?前赵央喝酒成那个样子,多半也和这件事脱不开关系。

虽然她从来没觉得付尘有多好,但如果赵央真的喜欢她也是支持的。

“不知道,不过我希望不是。”景仲言深锁着眉头,声音中有丝不可觉察的担忧。

付尘和慕沛菡从病房中出来后,付尘的爪子立刻便跨到了慕沛菡的肩膀上。

虽然两个人已经确定了关系,但其实这段时间下来,相处的时间却很短暂。

基本上也都是晚上约在左栏酒吧,见个面,闲聊一会,接着就各回各家了。

甚至慕沛菡都没有允许过他将自己送到家门口,最多了,也就是停在小区的大门处。

不过越是这样,反而激起了付尘越来越多的好奇心。

“今天怎么突然答应了和我一起来看朋友?”

付尘挪了挪身体,离她又近了几分,看到对方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抗拒,脸上挂起了浅浅的笑容。

“心血来潮。”

慕沛菡笑了笑,红色的唇膏将她的姣好的唇线完全勾勒了出来,在医院微微有些暗淡的走廊中,显得更加的鲜活而动人。

“那……不知道你今天会不会心血来潮,和我一起吃顿饭呢?”

付尘提议着,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慕沛菡的表情,似乎生怕她拒绝了自己。

以他付家大少爷的身份,何时被女人拒绝过。

但是在她这里,他却不止一次吃瘪了,这也使得他每次开口都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

慕沛菡斜睨了他一眼,对方那如同小孩索糖般的委屈表情,倒不禁把她逗笑了起来。

男人嘛,最贪图的就是新鲜感,所以她才要这样刻意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让他越想得到,却越得不到;越得不到,就越想靠近。

这样游戏才能继续玩下去。

不过偶尔,给他点甜头,她倒是一点也不介意的。

这样想着,慕沛菡轻轻点了点头,“好啊,但是地点要我定。”

“没问题,你想去哪都可以!”

听到她答应了,如同如释重负般,付尘的表情也变得轻松了起来。

揽着她的手微微用了些力,将她又拉近了自己一些,脑袋微微侧了侧,双眸瞅向她白皙的脸庞。

“你想去哪吃呢?川菜,粤菜,日本菜,韩国料理?随便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