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慕沛菡的过去/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沛菡摇了摇头,明显对于付尘的这些提议,都很不感冒。

两个人从医院出来,径直走向了付尘的座驾,一辆酒槟色的卡宴。

“你去副驾,我来开。”

慕沛菡轻轻从他的手中将卡宴的钥匙拎走,纤细的指头微微翘起指向了车子一边的副驾室。

付尘挑了挑眉毛,瞳仁中流露出了难得的欣赏之意。

这个女人的性情,倒是很让他喜欢。

他将卡宴的门打开,大大方方的坐到了副驾的座位上。

而慕沛菡斜了斜嘴角,柳叶般的眉毛向上翘了翘,熟练的挂档,提速,卡宴如同闪电般在街上飞驰而过。

扬起的风将她耳边的秀发吹拂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如雪般的肌肤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出淡粉色的光泽,配上她俏皮的表情,美丽而不失性感。

付尘坐在她的旁边,一时竟看的愣在了原地。

车子在一家西餐厅门前停了下来,慕沛菡瞅了瞅旁边的男人,轻笑了下,接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付大少爷,到了。就是这里。”

两个人从车子上走了下来,付尘这才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西餐厅。

欧式复古的风格,白色的栅栏将整个区域划分出来,里面摆放了很多绿色的盆栽,还有几套木质的桌椅,加上墨绿色复古风格的遮阳伞,看起来很是惬意而小资。

老板特意将菜单书写在门前的墨绿色小黑板上,字迹倒是很清秀,加上几片绿意盎然的叶片,与整体的装修风格相呼应。

付尘抬头看了看那块英文的招牌,“NaNa’scafé。”

“对,就是这里。”

慕沛菡环顾了一周,这里的环境没有任何的改变,这么多年过去了,物是人非,当初这家店的老板也早就不在了,经过几番的转手,曾经的味道早就不复存在。

她瞥了一眼左手腕上的机械手表,时间不早不晚。

“这里一般十点才开始营业,只接受100位客人,所以别看毫不起眼的样子,但是天天都很爆满。”

边说着,她边推开门进入到了店内。

灰色的洋灰地面刷上了墨绿色的油漆,并不很平滑,反而有些凸起,就如同街道上那些散落的石块一般。

每一套餐桌上都用墨绿色的餐布完全覆盖住了,桌子上放着一盆绿植,加上墨绿色的碗筷,和小巧的路灯,共同烘托出了一种暧昧的氛围。

慕沛菡选了靠窗户的位置,落地窗外街道上车水马龙,很是喧闹,而餐厅内悠扬的轻音乐带来了少有的宁静感。

身着女仆装的服务员将菜单放到了桌子上,脸上堆满了笑容,从装扮上一看便知道这两位客人肯定很有钱。

“你看看,想吃什么?”

付尘将菜单推到了慕沛菡的跟前,很绅士的询问着。

慕沛菡却没有打开菜单,她扭头看向旁边的服务员,“来一份牛油果慕斯,香蕉船,再来一杯意大利浓缩咖啡吧。”

“先生,您想要点什么呢?”

服务员将她点的单记录了下来,又转向了付尘,似乎这点东西不够两个人吃的。

“除了香蕉船,其余的一样。”

付尘微微笑了一下,将菜单重新还给了服务员,看着面前的女人微微走神的样子,心底却很是疑惑。

以她对于这家餐厅的熟悉程度,这必定不是第一次来。

尤其是双眸中极力想要隐藏起的波动,让人能感觉到这背后似乎隐藏着什么故事。

“怎么了?”

付尘凝视着她白皙的面容,不禁开口问道。

“也没什么吧,就是想起一些过去的事情。”

慕沛菡双手托着下巴,将外套脱了下来搭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嘴角边的微笑显得很是勉强,感觉到自己这样说似乎太过敷衍了,就又继续补充了一句。

“小时候的事情,都过去了。”

知道她并不打算全盘托出,付尘也没有继续追问,两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各怀心事。

对于他而言,面前的女人太过神秘,好像藏着许许多多的心事与故事,大概也因为这样,让他越发的想要追寻到底,想要看看究竟这个女人有着怎样的过去。

服务员将白色的餐盘一一端到了桌子上,又将两杯意式浓缩咖啡摆到了两个人的跟前,转身刚想离开,却被慕沛菡叫住了。

“香蕉船还没好吗?”

服务员摇了摇头,后厨的餐单太多,况且像这种冷品一般都要在饭后才会食用,但看着慕沛菡有些急切的表情,她只能礼貌的答道,“还要等一下。马上就好了。”

付尘咬着筷子,瞅着慕沛菡心不在焉的样子,心底的疑问就像泡泡一样越升越多。

但她不说,他也不好再问什么。

只能强压着心底的好奇,手执勺子无聊的拨弄着白色盘中的慕斯。

终于将近一刻钟过去了,服务员端着一个船型的玻璃器皿走到了两个人的座位边上,她将香蕉船摆到桌子上,而后从兜中取出一只蓝色的圆珠笔,在桌子上的点菜单上划了两笔,“您的餐齐了。”

慕沛菡点了点头,拿起了银色的勺子,微微有些颤抖的伸向了那副帆船造型的冷品。

不知道是不是太过挂念当初的味道了,白色的奶油入口带来了浓郁的香气。

一如许多年前,小时候的那丝幸福感。

双眸中微微有些晃动,泪滴逐渐汇聚,转眼就要滴落。

她将脑袋仰了起来,眼帘合十,让眼泪重新流回眼眶。

付尘疑惑的看着她的一系列动作,不自觉的也拿起了勺子,从香蕉船上挖了一些奶油,放到了口中。

味道不怎么好,最起码是比不上五星级酒店中的冷品。

心中对于这家店的评价又降低了几分,看起来晚上还是得去米其林餐厅,补一顿,好重新让自己的味蕾复活起来。

“小时候,我很顽皮,经常弄得一身灰的回家。爸爸在家门口开了一家餐厅,每天都会做很多的美食。因为我不喜欢吃水果,但是很喜欢吃冷品。所以爸爸就特意用一些水果和奶油冰淇淋拼成了船的形状。取名叫做香蕉船。”

慕沛菡重新调整了一下心情,看向付尘,语气中是满满的怀念。

这么说,这家店有可能就是她父亲开的咯?

话匣子好不容易打开了,付尘当然就要循着这根线继续问下去。

“然后呢?你父亲现在还好吗?”

话刚出口,付尘就看到慕沛菡的脸色一瞬间暗淡了下去,双眸中升腾而出的恨意让他的心中不禁一惊。

“车祸去世了。餐厅也转手给了别人。几乎就在那段时间内,我所有的生活全部被毁掉了。”

“怎么会突然出车祸的呢?”

看她的表情,恐怕这不是一场简单的车祸,不然怎么会突然之间双目凌厉了起来。

难道说是别人故意肇事?可是他不过是一个小小西餐厅的主人,怎么可能与其他人结下这么大的仇恨。

“天灾人祸呗。世界从来都不是公平的,灾难总是突然而至,让人没有任何招架之势。”

原本直视着他的双眸,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转而看向了其他的地方。

明晃晃的躲闪之意。

难不成车祸还能和他有关系吗?少说那也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他不过是个小孩子,怎么可能驾车出来撞人呢。

一时之间,气氛很是尴尬。

“这帮人,不就是要加班吗?怎么就非要吃这家餐厅,还得打包回去多麻烦啊!”

突兀的女声从门口传了过来,风铃般清脆,但明显有着颇大的埋怨之意。

“估计要通宵了。咱们赶紧买完回去,也好早点把计划案完成。”

男人低沉的声线中有着淡淡的宠溺,明显话语中大半是为了安慰旁边的女人。

“老板,来十份焗饭带走,顺便在加上十杯拿铁吧。”

原本皱着眉头,表情很是不悦的付尘,却在听到最后这句话时,有点不可思议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扭头看向大门的地方。

那里站着三个人,一男一女并排站在后面,男人穿着黑色的大衣,脖子上绕着一条咖啡色的围巾,双眸很是严肃,呆板的样子让人不禁有些厌烦。

女人带着白色的线织帽子,穿着朱红色毛衫,嘴角边挂着抹灿烂的笑容,看起来很是无辜而清纯。

而站在这两个人前面的身影,却是付尘再熟悉不过的。

褐色的风衣将女人玲珑的腰线很好的凸显出来,白皙的脸庞上,是一双疏远而淡然的双眸,头发被很好的盘成了一个荷包的形状,一两绺发丝垂在耳后,随风在空中摇曳着。

付尘震惊的看向她,口中的声音也不禁提高了两分。

“赵央?!”

坐在付尘对面的慕沛菡,看到他的举动,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两只眼睛望向那个女人的位置,上下的打量着她。

不怎么漂亮,也没什么出彩的地方,平凡的扔到街上,立马就会被人潮所淹没。

难不成那次付尘把她丢在酒吧中,就因为这个女人?

她不可思议的重新将目光聚焦在付尘的身上,“怎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